父亲南怀瑾
(无心者,可以阅读书本,但却难觅书中的天地;有心者,可以获取知识,更能享受书中的天堂。米花书库,伴你阅读成长。)
第1页 :基本信息回顶部章节目录
书名:父亲南怀瑾

作者:南一鹏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内容简介:

父亲,两个字,看似普通,因为人人必有;叫着困难,因为不是人人都有。本书是南一鹏先生对父亲一生经历和发心的介绍。

《父亲南怀瑾》是迄今为止,首部最完整翔实还原南怀瑾一生的传记作品。作者南一鹏是南师第三子,曾长期亲炙南怀瑾先生教导。本书从“继志述事”的立场,详尽述说了南怀瑾先生少时在家乡开蒙立志、青年离乡拜师访道、而立去台湾弘文励教、花甲至美国传道授业、古稀回香港广行善业、晚年归根定居太湖等重要人生阶段的点滴,以广阔的视角重现了南师“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经纶三大教,出入百家言”的百年传奇人生。

作者简介:

南一鹏,南怀瑾先生的第三子,是子女中跟随父亲时间最长的一位,祖籍浙江温州。他自幼坐拥书城,饱读史书,学贯中西,深得南师精髓,近年在国内开展“家教、身教和言教”、“家道家风与传统文化”、“国学与商道”、“心性管理”等系列主题讲座。

书摘正文:

第一章天纵清净本来身(一九一八至一九三五)

五、家变异数祸兮福

一个人在“福报”很好的情况下,不要把“福报”一下子都用完了。修得了“福报”,也是要慢慢用、省着用的。

个人、家庭的幸福与否往往与整个社会、国家息息相关,国家富强,则“远者来,近者悦”,国势倾颓,则“远者避,近者苦”。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处于内忧外患的中国就更是如此了。在那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时代,个人往往频遭厄运,无数家庭也因人祸天灾而凄惨度日,无以为继。

一九一二年后,中国政局持续动荡,国力逐渐衰败,政府无能,但随着通商口岸的打开,沿海经济和航运业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然而,彼时军阀混战,生产屡遭破坏,田园荒芜,民不聊生。于是,流民之中或为匪或为盗者日渐增多,中国东南海域的海盗活动再次猖獗起来。常常有沿海地区船只被劫、邮包被扣、船员被伤等消息见诸《申报》等报端,海盗之患成为一个社会热点问题。一九二○年十月,《申报》发表时评称:“时届冬令,每多盗匪劫掠之事,故官中名之曰冬防。实不知其何以至此。然至冬时,劫掠之案自多于他日,即以租界各地而论,亦已可证。意者冬令于需食之外,又需御寒,需用既多,故贫困之徒,不能不为盗贼欤,抑或冬时富有之人,多所收入,为盗贼者视其时为合宜之时”很多海盗实际上是由军阀内战时的散兵游勇组成的。

同样的历史也在明朝发生过,因为张士诚的兵败,加上日本军阀的争斗,日本社会也有许多浪人散兵,他们与中国海匪结合,引发中国沿海一带冲突不断。整个明朝都没有真正处理好海盗问题,甚至到了明朝灭亡之际,还是由海盗出身的郑成功家族,在台湾短暂地继承了明朝的正统,这也是奇事。唯一不同的是,明朝的海匪应该是有比较高强的海军技术的,毕竟那是中国曾经称霸海上的辉煌时代。可惜的是后来开设海禁,加上我们民族安土重迁的观念,中国没能真正成为海权国家。而几个世纪后,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就利用了他们的海盗,打击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舰队及商业利益,进而称霸世界。

民国时期,海盗主要集中在江苏、浙江、福建和广东等海域,他们的主要活动区域包括吴淞口的铜沙洋面,闽浙交界的温州、台州洋面,闽省的厦门附近和广东的汕头、汕尾海域。关于海盗的传闻,祖父是做生意的,消息灵通,自然有所耳闻。但是,毕竟自己的家离温州洋面还有相当距离,海盗主要劫掠商船,一般不会到岸上活动,所以也并没有什么防备。谁料,家里竟然招致了海盗劫掠这种无妄之灾。这件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父亲在城里小学读了半年,到了年关放寒假,学生们都回家过年了。他提前给林家人拜了年,就兴冲冲地往家里赶。新春佳节快要到了,家家户户不管收成好坏,岁入多寡,也不管政局多么混乱,辛苦劳累了一年,一家人总要热热闹闹、开开心心地吃顿团圆饭,从正月初一到十五元宵节,天天走亲访友,招待客人,忙得不亦乐乎。本来单是过年就够热闹的了,当年恰好又赶上给曾祖母做六十大寿,祖父是个大孝子,打算好好为曾祖母过个生日,热闹热闹。所以家里不免天天开十几桌的席,宴请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和乡里乡亲。祖父在乡里本来人缘就不错,加上他刚刚捐修了一个陡门,更是受四邻乡人的敬重,因此前来祝寿的人特别多,其中来“蹭饭”的,肯定也不少。就这样,声势浩大、热火朝天的宴席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元宵节。
第2页 :第一章 天纵清净本来身回顶部章节目录
生日宴好不容易才结束,此时离开学的日子还有好几天。然而,宴会结束后的第二天一大早,父亲突然从梦中惊醒,直直地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早饭时,父亲突然向家里宣布:“我要走!不能待在家里了!我要上学去!”态度异常坚决果断。

祖母就问:“为什么要这么早去上学呀?离开学不是还有好几天吗?现在不能去!”虽然祖母再三劝阻,也没拦住执意要走的儿子。

祖父最近一段时间忙着给曾祖母做寿,累得很,也没有心思管他了,就发话同意让他走:“走可以,你自己一个人去吧。”

父亲鬼使神差地一心只想赶紧离开家,到县城里去,没人送也不在乎。他收拾好行李就上路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独自步行几个钟头,进了城,还是住到林家。父亲给林家大人拜了晚年,送了祖父让带的礼物,放下行李,就和林梦凡到城里逛去了。这个时候,年味已经渐渐淡了,不过两个小伙伴依然玩得十分开心。

第二天上午,有人大声地敲林家的门。林父打开门一看,原来是祖父从家里派来的用人。来人急匆匆地说,南家昨天夜遭海盗抢劫了。父亲一听,吓出一身冷汗,怔怔地站立不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来人塞给他一张纸,叫他到县里报案。父亲这时才清醒过来,打开一看,原来是祖父写的状纸。林父赶忙到县衙报了案,县里接了状纸,说会尽快处理,先回去等候。林父怕父亲一个人回家不安全,便亲自带着他回到乡下老家去一看究竟。

到了乡里,远远地就看到南家门口围了一大圈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进了家门,只见锅碗瓢盆散落一地,柜子桌椅倒的倒,散架的散架,还有一些衣服也被扔在地上,房顶上挂着的大红灯笼也被戳破了,咧着个大口子。父亲毕竟是生平第一次遭遇这样的剧变,一时无所适从,张口结舌,呆立一旁,说不出话来。

见林父带着自己的独子出现在家门口,原本一脸颓丧的祖父母这才稍显欣慰。祖父招呼林父坐下,把父亲叫到身边,这才慢慢地道出事情原委。

原来,经过多天的热闹嘈杂,昨天晚上,南家人好不容易才把家里收拾停当,便早早地歇下了。半夜时分,突然传来一阵打砸门窗的声音,祖父从睡梦中惊醒。祖父的杂货店,前面是门脸,后面是住屋。细听辨认,声音是从商店那儿传过来的。祖父当下判断,很可能是海盗来打劫了。他赶紧把大家叫醒,让大家不要管家里的东西,赶紧逃跑,自己光着脚先从后门跑出去求援搬救兵。家里一阵慌乱,有些人还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门被撬开了,一群拿着刀枪的人冲进里屋来。祖母急中生智,把戒指耳环摘下来,拱手交给带头的人,说:“主人都跑掉了,我是他家的用人。这是主人的首饰,都给你们。”祖母平时就很朴素,穿着本就不怎么讲究,也不爱打扮,夜里又看得不是十分真切,海盗便信以为真,放过了她。海盗们肆无忌惮地翻箱倒柜,把家里和店里值钱的、能带走的东西席卷一空。临走时,一个海盗看到厅堂里的大红灯笼还亮着,就顺手用枪把它扎破一个大口子,这才满意地走了。可幸的是,海盗志在钱财,并无意伤人,抢劫时祖母和用人们都没有抵抗,所以没有人伤亡。等到祖父带着一群“盐兵”赶到时,那帮海盗早已不知所终了。

遭受海盗的这次洗劫,祖父的财产损失极为惨重,辛苦半辈子的心血几乎全部付诸东流了,但好在全家人的性命都保住了。祖父天性豁达,深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倒也看得开。最令他宽慰的是,孩子竟然神奇地逃过一劫,毫发无伤地出现在他身边。林梦凡的父亲也以“破财消灾”“钱财乃身外之物”之类的话语为祖父排解忧愁。

经祖父一说,父亲听得心惊肉跳,自忖身为南家独子,若在家中,恐遭不幸,必遭海盗绑架勒索。幸而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让自己避过这场祸端,现在想想,大概是天意吧。祖父不想让他过多操心家里的事情,便托林父继续把他带到城里等待开学。

从这个偶然事件上,父亲后来竟也悟出一番终身受用的道理。他经常说如果不是因为祖父大肆操办曾祖母的六十大寿,可能也不会招来海盗;祖父的小康之家还能细水长流,平平安安。所以,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不轻言做寿。拿佛学的道理来讲,一个人在“福报”很好的情况下,不要把“福报”一下子都用完了。修得了“福报”,也是要慢慢用、省着用的。也许正是因为童年时代的这个经历,父亲一生都淡泊名利,发善心善缘,却从来都是“为而不有”,不居功自傲。真是应了那句“满招损,谦受益”的老话了。

尽管神奇地躲过一劫,但此事对父亲的一生似乎都有着深刻的影响。他没有把它看成一桩有惊无险的飞来横祸,而把它当作一个值得铭记终生的教训。我们子女自小就听从父亲说的“财不露白”的训示,随时检点自己,不喜欢张扬。

也许正是因为童年的这些经历,虽然父亲才华横溢,但为人处世时,无时无刻不放低自己的身段。对人,他谦逊平和,不管是对待达官贵人、富商巨贾,还是对待贩夫走卒、平头百姓,都是同心同理同等对待。对己,他谦而不溢,低调行事,即便后来名声日隆,也从未轻狂恣肆。他总说自己最不喜欢别人像看明星那样对待他,他一生自知肩负着普通人无法理解也无力承担的重责和使命,从不为外在的功名利禄而发善心善缘,讲学著述非但不为“稻粱谋”,而且稍得余钱便常常乐此不疲地扶贫济困,秉持着“为而不有”的菩萨心肠助力公益,且功成弗居,急流勇退。他从来都是把自己当作普通的修行之人,远离名利之场、富贵之地,一生修行不辍,与天下人无碍,以期度化普天下的普通人,从不高高在上。如果说父亲有什么不同的话,现在看来,或许就是童年的这些遭遇使他早早地觉醒了自己的慧命吧。

七、习武弃医初立志

要多交天下朋友,多交有知识、有学问、有道德的朋友;有钱了,要多买书,多读书。

父亲小的时候,祖父曾告诫他:“仗剑需交天下士,黄金多买百城书。”意思是要多交天下朋友,多交有知识、有学问、有道德的朋友;有钱了,要多买书,多读书。父亲少时,确实就已读了很多书,比如《资治通鉴》,在十三岁以前,他就已经圈点过三次了。古书没有标点,他一边读一边圈点,每一遍用不同颜色的笔,不懂的地方就拿去请教老师,读得多了最后都能背下来。以前读书是读书,现在读书是看书。以前读书,像现在朗诵白话诗一样,是要朗声念出来的,是要唱出来的。一本书圈点过了,再这样读下来,印象就会特别深刻。他当年在书房里读书,大声诵读,读了三遍以后就不看字,开始唱了。放学的时候,和同学们一边唱和着古诗词,一边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嬉笑玩闹,很是调皮。

父亲常说小时候读书都是高声朗诵的,这样读了,几十年都忘不掉。父亲的这个经历也正印证了英国哲人休谟的一句话:“想要除掉田野里的杂草,最好的办法就是种上庄稼。”的确,人的头脑就是一块良田,与其让它长满杂草,不如让它结满果实。对孩童而言,好的东西不去占据头脑,那么坏的苗头就会乘虚而入。同样,如果头脑中没有这些深邃文雅的诗词歌赋,那么头脑很可能就会被一些糟粕的东西占据。今天的孩子们嘴边经常是一些毫无文化内涵的口水儿歌,甚至是电视里的那些广告词。相较而言,古人让童蒙记诵诗词歌赋的做法不知要高明到哪里去。而且,经过年少时的读书训练,父亲的记忆力更是十分惊人,到了晚年讲课,《资治通鉴》信手拈来,甚至这段文字在哪一页、哪一段,都还记得。

年少时的读书时光总是快乐的,一辈子也忘不了。不过对于从小身体不太好的父亲而言,少年时的欢乐相比其他同窗要少一些,更多的时间他是在生病吃药中度过的。他生来多病,六岁到十二岁,身体一直非常弱,加上正餐不好好吃饭,喜欢吃零食,三天两头生病。十二岁以后,像伤风感冒之类的小病仍然不时光顾,不过一辈子却也没有得过什么大病。

读书、练武是父亲少时生活的二重奏。虽然体弱多病,他却喜欢练武功,一心梦想着有朝一日做个侠客,行侠仗义,快意恩仇,真可谓是“学书未成先习剑,用剑无功再读书”。他曾偷偷地叫人到上海,买了许多有插图的武术书——大概是二十世纪初期的一些武术著作,真假也无从考证了,那些书后来也都没能留下来。没有老师,他就一个人待在书房里,趁家里没有人的时候,照着书上的图案,一招一式地依葫芦画瓢,倒也练得有模有样。有一天,他读完了书,照着书上的某个图案,倒挂在梁上,两条腿倒转来勾着,支撑不了一会儿,便气力不支,哐当一下掉到地上,发出很大的响声。祖父在楼下听到,赶忙上来问:“出什么事了啊?”只见父亲直挺挺地摔倒在地上,叫也叫不出来,动也动不了,只是不停地流眼泪。祖父不敢扶他,只是先拉个椅子坐下等着,过了许久,看他动了一下,才伸一只手把他拉起来。祖父既痛惜又爱怜地说:“你要练武功,不是这样的,光照着书上的图案比画是学不会的。”说完他把长袍解开,打了一套拳,亲自示范给父亲看。父亲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父亲武功很高,拳法也打得很好,真是身在福山不知福,舍近求远,拜错了老师。不过,他还是很不解,为什么祖父上来后不直接把他拉起来。祖父告诉他,跌倒了,尤其是老年人和小孩子,没有哭出来或者不出声,千万不要去抱,也不要扶他,跌倒马上去扶起来是很容易受伤的。父亲后来常常以此例告诫别人。这是个常识,可惜许多为人父母者或者为人子女者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