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_第75章 前因后果
##这里是米花书库,欢迎加入米花书友大家庭,我们一起翱翔在文字的海洋里面,享受阅读的无上乐趣##
凌仙愁眉紧锁,但事到如今,郁闷也改变不了什么,静观其变是唯一的选择,于是他不动神色,静静的听对方往下说。

“这次的问仙阁与以往不同,几位既然拿到锦书,想必已经知道,这里并非古修士遗址,也不是在什么宝物的内部,而是由上界修士所操控的。”锦衣大汉的声音传入耳朵,里面隐隐带着几分诚恳之色。

“不错,可那又如何,同楚兄你的身世又有什么关系呢?”

其他人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那中年妇人的脸上,犹自带着犹疑之色。

对方所言,太过匪夷所思,若是不能拿出证据,自然很难令人信服地。

其他人的表情,也相差仿佛,显然如今对锦衣大汉,他们都抱着怀疑的态度。-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

“好吧,事到如今,我唯有告诉大家前因后果。”锦衣大汉咬了咬牙的说,若不能精诚合作,他此行的目的是很难达到的。

偏偏机会只有一次,这一回若是错过,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等到问仙阁重新开启了。

“这样说吧,武国所在的世界,只是一很脆弱的小界面而已,而在广袤的宇宙中,还有很多更强大的界面存在着。”

“你们口中的太祖皇帝与初代侠王就来自于那里,我也一样,而且我与他们两个,还是同一宗派的修行者,所谓的问仙阁,便是本宗太上长老,一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弄出来的。”

“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我并不晓得,每次问仙阁开启,都会消耗大量的资源,为了保证运行不出差错,本宗还会派出两名弟子,在一旁守护。”

“这两个人,就是你们口中的上使,而我原本,是上次问仙阁开启时的上使之一。”

“原本按照宗门任务,我只需要在一旁静静看着就行了,然而我一时好奇,却悄悄进入了这里,后来因为界面法则,我在里面陨落,无奈之下,神魂进行了夺舍,就有了现在的我。”

“然而这具身体,并没有灵根,不能走上修仙之路……”

“那你这次进来,是为了……”

几人听到这里,不由得面面相觑,虽然觉得这个故事太过荒诞离奇,但仔细想想,似乎又合情合理。

他们隐隐想到了什么,脸上都露出一丝期待之意。

“我这次进来,当然是为了寻找宝物,但并不是问仙阁本身的宝物,而是我上次肉身陨落前,储物袋中所存放的。”

果然如此

其他人听了,眼中精芒四射,一位上使随身所携带的财货,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一切都是不言而喻的。

若是对方所言属实,那他们一旦找到宝物,还真有希望走上修仙之路,甚至借助灵丹妙药,一下子就修为大涨。

几人互相使了一个眼色,表情都变得热切起来了。

“楚兄,就算你说的故事是真的,然而事易时移,你怎么知道,你随身携带的财货还在原地,说不定早就被别人得去?”那两兄弟中身材较胖的一个缓缓的开口了,看得出,他也是一位心机深沉的人物。

“哼,楚某虽然受界面法则反噬,陨落于这里,但我毕竟是一位筑基后期的修士,在临死之前,拼着损耗本命真元,还是可以做很多事,当时我将肉身封印了,如果没有我带路,谁也别想取得我所留下的财货。”

那锦衣大汉有些傲然的说:“这一次你们若是能够帮我,楚某人并非忘恩负义的人物,一定会让你们走上修仙之路,并且会想办法带你们回到上位界面去的,几位意下如何?”

他一边说,一边将目光扫过,观察着几名同伴的脸色。

“好,我信得过楚兄我为人,这个险,就陪你冒了。”那胖武者一拍大腿,恶狠狠的说。

“我也信得过。”

“也算我一个。”

……

几人纷纷表态,竟无一人退出。

锦衣大汉大喜:“多谢各位高义,放心,楚某人说话算数,到时候好好感谢诸位,一定不食言而肥。”

然而话音未落,一阵山风吹过,视线突然变得模糊不清了。

“怎么回事,起雾?”

“这风好冷。”

……

几人惊呼之余,表情也都变得凝重无比,要知道,身为先天级别的武者,早就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区区一阵夜风吹过,怎么会感觉冷呢?

有古怪

那锦衣大汉游目四顾,脸色也越来越阴霾。

“楚兄,你可是看出了不妥?”中年妇人语气透着几分紧张之色。

“我们尽快找一个地方落足,空气中飘散的是鬼雾。”

“鬼雾?楚兄既然将宝物藏在这里,难道对附近的地形竟不熟悉,鬼雾什么的,事前可从来没有听你提起”那两兄弟中的胖子表情一沉,语气也变得不善。

“我不知道,我虽然是上门使者,但降临到这里只是为了完成宗门任务,问仙阁究竟是什么,以我的修为,是无权得知的,否则我又怎么会悲催的陨落?”

一再被置疑,那锦衣大汉,也有些不耐烦,这个地方自己上次来过,明明不是这样的,他可又能确定,自己没有走错路。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难道这问仙阁中的环境,每一次降临,都是截然不同的?

几人话音未落,四周的雾气,已变得越发浓重了,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并有阵阵阴风在雾中吹拂,伴随着凄厉的鬼哭,听在耳里让人极不舒服。

好在这几个人都是先天武者,换做普通人,恐怕已吓得魂飞魄散。

“楚兄,我们现在应该如何?”

饶是如此,四人也觉得心中发寒,顾不得去置疑那锦衣男子,面对眼前的困难,必须抱团取暖。

“这儿的阴气非同小可,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鬼雾的笼罩范围再说。”

锦衣男子的脸上满是凝重之色,他虽然不再是来自上界的修仙者,但眼光见识却不会因此改变什么。

“离开此处,我们是原路退回去么?”中年妇人心中已打起了退堂鼓,眼前的一幕比与强敌搏杀,还要可怕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