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生活中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www.7mihua.com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翅膀。]
第61章 落云山回顶部章节目录
太多太多的疑惑,总之凌仙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的。≥≥点≥小≥说,o

他的心中不安以极,隐隐又有几分兴奋之意,将这所有的一点连在一起,凌仙看见了危险,同时又觉得里面蕴含着巨大的机遇。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此刻,这句古话是凌仙心情最好的感触。

该怎么办呢?

视若无睹,还是搏一搏?

凌仙很快就选择了后者。

若他的灵根资质好一点k米k花k书k库k http://www.7MiHUA.CoM,凌仙也会选择安稳一些的修炼生活,但偏偏他是假灵根的修仙者。

不富贵险中求,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想到就做,但凌仙也没打算马上出发什么。

毕竟不用推测,也能想到这一次外出可能遭遇的危险非同小可。

既然如此,就要尽量加强自己的实力了。

法术凌仙不准备再学。

至少就目前来说,贪多没有什么明显的好处,所选取的四个已经够用了。

至于祭炼灵器,凌仙倒是也想,而且他在灵天大帝的洞府,还真得到了几件那样的宝物。

可得到又如何?

炼气三层的实力太弱。

法力根本不足以操控灵器,所以就算有,目前也只能看着眼馋罢了。

好在凌仙除了是修仙者,对于武技也从来没有荒废什么。

此时他吸了口气,将丹田中的法力反向流淌到奇经八脉里,通过任督二脉以后,顿时变成了磅礴的真气。

凝厚无比。

而且与凌仙以前的真气截然不同,他既然已经将由凡入仙,成为了真正的修仙者,那么转化出来的真气,自然也就突破先天境界了。

先天之气,天道强者!

听起来倒是很牛的,但在凌仙看来,武技毕竟比不上修仙之路。

就同阶存在来说,一对一打,修仙者多少还是要占据一点优势啊!

当然,这个也不能一概而论。

修仙者所擅长的是法术法宝,嗯,通俗点说,就是远程攻击比较擅长。

而先天武者正好相反,他们所习惯的是近身肉搏。

所以同阶武者与修士谁更牛一些,还要看彼此所处的位置与距离。

说到这一点,凌仙算一个特例,而且他是在无意间发现地。

就是凌仙的法力与真气,能够互通有无,相互转化。

所以他既可以说是武者,也可以说是修士。

而这一点,一般人是做不到地。

凌仙究竟有哪点特殊。

原因就在于他是假灵根的修仙者。

没错,假灵根,对于修士而言,这自然是一个悲剧,修行缓慢无比,但凡事有利就有弊,反过来也是一样的道理。

假灵根的修仙者修行虽然缓慢了一些,但也有一桩好处,就是他们体内的灵力,能够毫无迟滞的转化为真气。

当然,在真正的修仙界,没有人会认为这有什么了不起。

武功再高又如何?

难不成还真能对抗仙术?

法宝一轰,管你什么天道武者,也化为尘土。

所以,这项能力在修仙界虽然不算秘密,但真正的修士,都不屑以极,认为不过是鸡肋而已。

然而真是如此吗?

至少在此刻的凌仙看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谁说这种互相转化的能力是鸡肋?

它可以弥补自己实力的不足。

不论炼气级别的修仙者,还是天道武者,实力太弱,都有明显的短板,一个擅长远程攻击,一个近战有着很强的能力。

而凌仙可以自由转换法力与真气,好处自然是显而易见地,远可攻,近可守,相对于单纯的武者与修士,他没有明显的弱点,实力的彪悍显而易见。

此刻,林轩就取出了《武皇秘典》,此乃太祖皇帝所著,论价值,与凌家的《战神诀》相差仿佛,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战神诀》凌仙已很熟悉,他就想要看一看《武皇秘典》,里面有没有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里面的武技很多。

不过一般的,凌仙自然看不上眼,他要的是绝学。

最后,凌仙看中了一种剑法。

暴雪剑法!

名字没有什么出奇,然而着实拥有非同凡响的威力。

此剑法动用的是寒冰真气,附带冻结的效果,但最可怕的还是它的杀伤力。

每一剑刺出,剑花一抖,都能一化为三,三化为九……最后,分化出一百零八道剑光之多。

一百零八道,听上去是不是有些令人咋舌?

于普通武者,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

已经突破人类的极限了。

然而借助先天真气的帮助,这却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剑光这么多,其攻击的威力也就不用累述,不说近战无敌,但确实有着很强的杀伤力。

于是,接下来,凌仙又花费了半月的功夫,将《暴雪剑法》练习纯熟,然后凌仙又准备了一些必要的事物,便打算出发了。

当然,对家族,凌仙只说修炼遇到瓶颈,要外出游历,这么说,也是不想让族人做无谓的担心。

……

落云山,纵横八百里,然而那是指人类活动的面积,与整座巨大的山脉相比,那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

其余的,大多是蛮荒之地,原始森林,大泽荒地,毒虫猛兽数不胜数,偶尔还有可怕的妖族。

这里,别说普通的猎户,便是那些武功精强之人,也不敢轻易涉足,乃是货真价实的人迹罕至之处。

凌仙以前自然也没有来过,好在那张羊皮卷上有详细的地图,因此倒也不至于迷路。

至于一路上的危险……拜托,凌仙如今可是先天强者,普通的毒虫与野兽对他又有什么用处,自然是一路凯歌。

当然,凌仙也没有大杀四方的意图,能节省一分力气就节省一分力气。

就这样,凌仙不紧不慢的赶路,三天后,他来到了一处沼泽,突然,一阵呼喝叱骂的声音传入耳朵。

凌仙神色一动。

这里不是了无人烟么,前面的声响又是为何?

凌仙连忙放矮身体,找了一处灌木丛隐藏行迹,然后悄然将神识放了出去。

距此大约里许,有好大一片空地,旁边就是沼泽,而在空地上,有两个家伙正在大打出手来着。

左边一个,身穿黑衣,一眼看去,大约四十余岁年纪,容貌平凡以极,然而浑身上下,却散发出凛然的霸气。

先天强者!

凌仙仅仅看了一下他出招的动作,就眼芒微缩。

对方的实力很是不弱,居然已到先天二层的境地了。

而与他对打的是一红袍老者,不用说,此人自然也是先天级别的人物。

区别于普通武者,两人举手投足,都有石破天惊的效果,一时间,噼里啪啦的声音不停传入耳朵,更是惊起飞鸟无数。

“这两人为何会在这里,难不成也同自己手里的羊皮卷有关系?”凌仙躲在暗处,悄然思索,可惜他所掌握的情报,实在是太少了。

既然不清楚原委曲折,凌仙也就不忙着现身什么,先静观其变再做定夺。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盏茶的功夫,这两个家伙虽然打得热闹以极,可他们的实力,着实相差不多,一时片刻,哪里又分得出什么胜负强弱?

林轩的脸上,闪过一丝难看之色,隐隐有些不耐烦了。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丝毫征兆也无,从树林的一侧有破空声传入耳朵。

那声音来得突兀。

随后但见红芒闪烁,几道柳叶大小的风刃从树林中激射而出。

所过之处,枝叶飞舞,需要一人才能合抱的大树,竟被那细细的风刃一割就断了。

两名先天武者大惊失色,连忙想要躲避,但已经来不及,对方是以有心算无意,而那风刃的来势,又太过劲急。

“啊!”

伴随着惨叫声传入耳朵,那名黑袍男子已被割下了头颅。

一旁的红袍老者也不好过,一条手臂不翼而飞掉了。

他的脸上满是恚怒,但重伤之下,自然不敢留在这里与敌人厮拼什么,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者咬牙像一旁逃窜。

然而就在这时,又有破空声传入耳边,一条散发着淡绿色光芒的绳索,由树林中飞了出来。

时机角度,拿捏得恰到好处,“嗖”的一下,就将老者五花大绑起来了。

“修仙者!”

老者的脸上满是愤恨之色:“老夫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暗算于我?”

“暗算你,哼,区区一名武者,也敢窥探‘问仙阁’中的宝物,真是不知死活,你若乖乖交出手里的信物,我们或许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伴随着冰冷的声音传入耳朵,从旁边走出了一男一女两名修仙者,左手边的女子身材高挑,容颜颇为美丽,然而浑身上下,却散发出淡淡的杀气。

至于右边的男子,身材更是高大以极,容貌颇为朴实,可他的脸颊上,却有一蜈蚣形状的伤疤,凭空添了几分凶厉的气息。

与那两名倒霉的武者不同,这一男一女的身上,都散发出淡淡的法力波动。

显然二人是货真价实的修仙者,然而凌仙心中却多了几分疑惑,他们口中的问仙阁,指的究竟是什么?

事情似乎有些越来越复杂了,凌仙心中暗暗叹息,连忙收敛浑身的法力,与武者不同,修士可都拥有神识,不要被他们看破行迹。

ps:求一下收藏!
第62章 修仙坊市回顶部章节目录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在形势未明之前,凌仙选择隐在暗处。△

而那老者的处境可就不妙以极,眼珠乱转,却难以想到脱身之计,刚才他已拼命挣扎过,然而将他五花大绑的显然不是普通的绳索,别说他如今已身受重伤了,就算全盛之时,也绝没有半分希望挣脱。

正欲开口求饶,那女子突然手一抬,一缕风刃激射出指尖,血花迸溅,他的头已歪向了一边。

“夫人,你这是为何?”

那男子的脸上露出不豫之色。

“哼,不杀他,难道还听他巧言令色,须知夜长梦多,对方可是先天武者,若不是被我们以偷袭的方法制住,可没有那么容易对付。”

女子的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何况我们所求乃是藏宝图,留下活口又有什么用处。”

“也罢。”

男子听到这里,脸上露出几分释然之意:“你说得也有道理,反正我们修士与武者在问仙阁中也是你死我活,你出手狠辣一些也不算什么。”

男子一边说,一边袖袍一拂,随着他的动作,那条散发着淡淡绿芒的绳索如有生命一般,飞回到了他的面前。

灵光一闪,却居然化为了一张符。

凌仙瞳孔微缩,这是什么宝物?

仙符中所封印的,不应该是五行法术,像眼前这样的,自己却是从未见过。

随后两名修士一阵摸索,取回了此行的战利物,其中别的不提,果然有一类似羊皮卷的东西。

两人大喜,将其小心的收入了怀里。

“走吧,问仙阁还有两日就会开启,如今来到这儿的修仙者,应该会在太玄谷聚集,我们去看看,说不定会淘到有用的东西。”

那女子点点头,并无异议,随后两人施展御风术,离开了这里。

良久,林轩才从藏身处出来。

望着眼前的沼泽,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自己这次出来得还真是巧了。

就不知道那两人为何会提到问仙阁,还有自己手中的羊皮卷,究竟又有什么用处?

难道这真是什么藏宝图,还是进入什么地方的凭依之物?

一时片刻,凌仙也只能揣摩。

对了,两人还提到太玄谷,说那儿会有大量的修士聚集,这话又是何意?

这个小世界不是灵气稀薄,什么时候居然冒出了大量的修仙者?

林轩心中的疑问是一个接着一个,当然,这时候,也不可能去一一寻求答案什么。

凌仙决定去太玄谷。

否则,笼罩在自己的身前的就是一团迷雾。

他是意外得到的藏宝图,总之要弄清楚,这东西有什么用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凌仙隐隐感觉到,这次的意外与危机,同样蕴含着不小的机遇。

于是凌仙吸了口气,也施展御风术离开了这里。

凌仙并不知道哪儿是太玄谷,不过从那二人的口气,离这里应该不会太远,他们走的方向凌仙记得,只要跟上,大体上就不会有错。

这一路上,没有遇见任何波折,两个时辰之后,凌仙来到一小小的山谷。

前面弥漫着浓浓的白雾。

然而凌仙却从那氤氲的雾气中,隐隐感觉到一些法力的气息。

他眉梢一动,难道这儿就是太玄谷?

凌仙心中有九层以上的把握,但并没有轻举妄动什么。

而是游目四顾,在这附近打量起来了。

“咦?”

凌仙突然瞳孔微缩,向着左侧跑动几步。

那儿摆放着一些石头,看似杂乱无章,但隐隐的,却符合某种规律,地上还画着一些符文样的东西。

“这似乎是阵法?”

凌仙毕竟刚刚走上修仙之路,对一切都不太熟悉,不过眼前的东西,在玉瞳简中似乎也有提。

好像是可以用于短距离传送的东西。

确定了这一点,凌仙就毫不犹豫的站到了上面,然后吸了口气,往阵法中注入法力,呜呜的嗡鸣声传入耳朵,景物也变得一片模糊,当这些异象消失后,凌仙已来到了另一处地点了。

这似乎是一处山坳,不过面积却十分宽广,绿草如茵,百花绽放,景色就如同世外桃源一样。

然而凌仙的脸上,却露出了肃然之色,因为他在这山坳中,居然发现了数百名修仙者。

没错,眼前的修士足有两三百之多。

虽然绝大部分修为都很低,但这么多人聚在一起,还是让凌仙惊诧不已。

这小世界不是灵气稀薄,怎么会有这么多修仙者?

这种情况可是与先祖在玉瞳简中的描述完全不同。

真是奇怪,就算这些人有灵根能够修仙,他们的功法又是从何而来?

千年的时光,还真是沧海桑田,不仅多出了妖族,连修仙者也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的冒了出来。

然而即便如此,武国皇室的地位依旧稳若磐石,难不成,皇族也有真正的修仙者,而且比眼前这些家伙,还要强大许多?

凌仙在心中揣摩,但他可不会忘了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像着山谷的深处走去了。

那儿有好大一片空地,绝大部分修士也聚集在那里。

不过他们可没有闲着,一些在摆摊吆喝,还有一些人则左顾右盼的闲逛着。

“难不成,这就是修仙者的坊市?”

凌仙大喜,脸上闪过一丝兴奋之意。

这些在先祖所留下来的玉瞳简中都有提,虽然眼前的规模,小得离谱,但在这小世界中,已算难得,足以让自己淘到所需要的宝物。

于是凌仙满脸兴奋的走过去了。

但他心中依旧有疑惑,如此多的修士为何会突然聚集在这里,这同自己的手中的羊皮卷究竟有什么关系?

而且这个小世界灵气稀薄,于情于理,天道武者都应该比修士多,这儿为何竟然一个都没有见到呢?

怀揣着这样的好奇,凌仙走进了那让他向往的坊市里。

里面果然热闹以极,叫卖声不绝于耳朵,到处都是摆摊的修仙者,然而凌仙在随便逛了一圈之后,却大失所望了。

根本就没有好东西。

这些所卖的物品价值都有限以极。

凌仙失望之余,也就绝了淘宝的念头,四处闲逛,同时左顾右盼的寻觅,看能不能找到一个人,打探自己所需要的消息。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爽朗的大笑传入耳朵:“哈哈,符器,坊市上居然还有此物,墨某人的运气真是不俗,这东西我要了。”

“等等,谁说你看中就是你的,既然是买东西,自然应该价高者得。”另外一有些阴柔的声音响起来了,语气中分明带着不屑之色。

“胡说,什么价高者得,这又不是拍卖会,莫非你想坑我?”

“少说这些,风某出五块灵石。”

“你……”

争执的声音传入耳朵,也让附近的修士大惊失色,呼啦一声就围过去了。

“这就是符器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哼,少见多怪而已,符器虽然珍稀,但也并非可遇而不可求之物,有什么了不起。”

“哦,张兄这么说,那你是拥有符器,何不拿出来,给我们见识见识。”

“我……”先前说大话的男子张口结舌,脸上顿时也露出尴尬之色,被众人好一阵嘲弄奚落。

“嘿嘿,符器固然算不上稀世之物,但得之也能大添实力,如今问仙阁就要开启,此人居然出售符器,你们不觉得诡异?”

又一粗豪的声音传入耳朵,众人听了都不由得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很多人都抬头打量起摊主。

然而对方却平凡以极,只是一个身材瘦削的老者而已,面容干枯,带着一顶草帽,修为也低得离谱,才刚刚踏入炼气,仅有一层的修为而已。

而在他的前面,摆着一个小摊,别无他物,只有一张巴掌大小的灵符。

一看就是年代久远之物,边角甚至有些破损了,而在符箓的中间,绘制着一柄弯弯曲曲的小剑。

“这就是符器。”

凌仙皱眉不已,从周围人的议论中,他隐约已知道了这种宝物的来历。

符器,乃是超越炼气,更上一层境界,筑基期修仙者才能炼制的宝物。

简单的说,就是将灵器的一部分威力,用秘法抽取出来,封印在符纸里。

当然,这种符纸也是特别制作,与封印五行法术的符纸大不相同,要珍贵许多。

而筑基期修士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炼气六层以下的修仙者,法力太弱,根本就不足以操控灵器,而光靠五行法术,实力又太弱,所以他们的师门长辈,才想出这个折中的法子来了。

听到这里,凌仙不由得大为诧异,符器居然要筑基修士才能炼制,可这个小世界,不是只能容纳炼气与先天武者,谁若能够筑基,早就应该举霞飞升到更高层次的世界去。

换句话说,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筑基修士。

那符器是从何来的?

如果只有一、两张也就罢了,可听对方议论的口气,数量明显不会太少的样子。

再联想这个小世界本不该存在那么多修仙者,毕竟就算拥有灵根天赋,可没有修仙功法,也只能做一个凡人罢了。

然而他们却成了修仙者!

这中间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