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 好书天天看,好站天天来,好贴天天顶,好书慢慢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里就是黄金屋 ,这里是米花书库$$
第43章 化形妖族回顶部章节目录
怀着这样的憧憬,墨弘奋勇杀敌,想要拼出一条血路,可四周的异兽越来越多,五颜六色的斗气,让他疲于应付,异兽不懂武技的繁复,可天赋神通,往往具有一击必杀的效果。

“啊!”

又一声惨叫传入耳朵,墨弘顺手将宝刀像左侧挥落,他眼角的余光,已看见一巨大的狼头了,獠牙在夕阳中闪烁。

然而就在这时,他感觉一阵虚脱,四肢无力,真气更仿佛在一瞬间被抽空了。

怎么回事?

墨弘心中骇极。

难道元气散的时效到了。

不可能,武林盟不是说,可以持续两个时辰,如今最多过了四分之一。

墨弘心中茫然以极,很快他就惊讶的发现,四周的武者不仅动作变得酸软无力,连头发也变得花白无比。

一夜白头!

原本的少年郎,变成了皓首老翁。

怎么会这样呢,武林盟骗我,服食的根本就不是元气散么?

这个念头尚未转过,他就被一头丈许高的巨狼给狠狠的扑倒了,眼中带着不甘与愤怒,很快,连疼痛的感觉都消失了。

四支队伍的情况相差仿佛,原本想要杀出一条血路,最后却全军覆没。

没有生还者!

而此刻,城池的情况也好不了许多,其实刚才,不少武者就发现了不妥,没错,那阵法玄妙以极,将整座城池守护得非常严密,可对于真气的消耗也太过离谱,短短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就已经有人油尽灯枯。

随着人数的减弱,原本凝厚的光幕也变得摇摇欲坠起来了。

武者们面面相觑,心中无不骇然以极,这样下去,天知道他们能支撑多久的功夫,总而言之,绝等不到救援到来的。

唯一让他们庆幸的是,青颜老祖,芙蓉仙子等几位高人依旧在城头坚守。

他们既然不走,相必是另有算计吧!

怀着这样的想法,众武者将不安压了下去,吃着丹药恢复内力,希望能够坚持得更久一些。

屋漏偏逢连夜雨,原本光幕已越来越弱,偏偏就在这时,异兽们加强了攻势。

只见斗气耀眼,万兽嘶吼的声音不停传入耳边。

密密麻麻的攻击如雨打蕉荷,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光幕变得吹弹可破。

“快,快去找几位强者。”

形势危急,可几位绝世强者却依旧只是冷眼旁观而已,众武者心中感到深切的不安,一些人,更是遍体生寒。

而就在这时,一阵尖利的笑声传入耳边,随后万兽匍匐,浓浓的妖气滚滚而出。

武者们循声抬起头颅,就看见了令他们惊讶的一幕。

城池之上,天空之中,一红衣女子傲然而立,望向下方的人类就仿佛是在看蝼蚁。

居然可以在天空中翱翔,难道是某位先天境界的前辈来了此处,众武者心中大喜,但很快,那些眼尖的人却是满脸畏惧。

哪儿是什么红衣女?

这家伙是保持着人类的形态没错,但身上的特征依旧能将原本的种类辨识清楚。

只见她身材纤细,双目却做碧绿,更可怖的是两边脸颊之上,都有细细的蛇鳞延展而出,张嘴之间,一条蛇芯更是不停吞吐。

蟒蛇!

化形妖族!

不少人已开始惊呼。

留守在城中的是低阶武者没错,但也不乏见识广博,想象着关于妖族的可怕传说,他们的脸上已满是绝望之色。

“一群没用的蠢货。”

红衣妖女动手了。

只见她玉手一摆,滚滚的妖气浮现出来,在半空中竟然化为一巨大的蟒蛇,可怕的灵压朝着四面激射。

随后此蛇的身形骤然膨胀起来了,最后变大到百丈有余,巨大的阴影由天空投射下去。

一干武者瞠目结舌。

这般奇景他们何曾见过,神仙恐怕也不外如是了。

这个念头转过,信心顿时土崩瓦解了,原本就油尽灯枯,这士气一落,整个阵法,已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

“一群蠢货。”

红衣女妖的脸上却露出一丝自得,不过一小小的幻术,就将这些人类吓得屁滚尿流了。

她一道神念发出。

刚刚还温驯匍匐的异兽顿时恢复了狰狞之色,齐声嘶吼,争先恐后,但闻刺啦声传入耳朵,那摇摇欲坠的光幕已被撕破。

顿时,惨叫声大做,留守在这里的都是低阶武者,便是神完气足,也绝对抵挡不住,更不要说,如今一个二个,都差不多油尽灯枯。

想反抗都没有用处,更不要说他们发现那青颜尊者,芙蓉仙子不过是假的傀儡之物。

心中悲愤以极,然而这时候郁闷也是于事无补,伴随着涌进内城的异兽越来越多,整座城池已经染上了一层血色。

而这一切,凌仙并不清楚,此刻他跟着天衡老祖,还在秘道中穿梭。

这秘道竟长得离谱,难以想象,武林盟是怎么做到的,而且中途岔道非常多,随着时间的推移,凌仙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安详之意,照这种情况,自己应该可以化险为夷。

不知不觉,又过去了一盏茶的功夫,原本幽深的隧道,终于出现了拐角……不,是出现了亮光。

林轩心中大喜,其余几人也同样加快了脚步,终于可以由险境脱离,所有人的心情都是愉悦地。

眼看距离出口已只有数里,凌仙毫不犹豫的将神识放了出去。

然而下一刻,脸色却变得难看以极,想要出声示警,却已经错失了良机。

“嗖嗖!”

但闻破空大做,无数乌芒从四面八方激射而起,密密麻麻,足有百余之数,只一瞬间,就将从秘道里出来的几人包裹。

天衡老祖的脸色,顿时阴霾下去了。

其余几人,也都大惊失色。

对方居然在这里设有埋伏,他们的行迹,怎么可能暴露?

但此刻,深究这些已没有意义。

天衡老祖吸了口气,浑身真气鼓荡不已,化作熊熊烈火,将他须发皆染成了红色,随后那真气散开,一火红色的光幕映入眼帘,将所有人包裹在了里面、

保护膜!

与修士的防御类法术有异曲同工的效果,紧接着,“突突突”的声音接连传入耳朵,如雨打蕉荷,那些弩箭全部散射到保护膜上面了。

荡起点点涟漪,却未能突破天衡老怪的防御,凌仙心中松了口气,却见四周黑雾涌动不已,在那秘道的出口,是一不大的山谷,此时却密密麻麻围着上百头豪猪。

刚才射来的哪里是什么箭弩,分明是它们背上所生的尖刺,这些家伙的身体,皆散发着黝黑的斗气,强度足可与炼体四层的三流高手相比。

令人咋舌,而为首的豪猪体形比同伴还要大上许多。

此刻,竟非常拟人化的流露出吃惊之色。

接着撒开四蹄,毫不犹豫的像着远处奔跑了。

其余的豪猪也相差仿佛,做鸟兽散是最好的描述。

但天衡老怪又怎会让他们如意,脸上煞气一显,火红色的护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汹涌的真气。

如海潮狂卷,似怒浪滔天,顷刻间,方圆数十丈,就被火红色的真气填满,所过之处,如天火燎原,一股肉香弥漫。

没有漏网之鱼,所有的异兽都成了烤猪一般香喷喷的东西。

凌仙的脸上满是骇然之意,自己的火云惊天威力也不过如此。

那是自己的绝技,眼前,却是对方信手为之。

佩服是唯一的形容词。

不愧是先天强者,果然与炼体境界是完全不同的。

然而这个念头也仅仅是一闪罢了,很快,凌仙的表情就恢复了阴霾之色,秘道的出口被发现了,对方难道就仅派几头豪猪在这里偷袭么?

怎么想,都觉得不合理,那么就意味着此地隐藏着巨大的危机,必须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

凌仙脑海中念头转过,而天衡老祖也不用他去费心提点什么,做为站在这个世界顶端的强者,他什么大风大浪不曾见过,凌仙能想到的,他又怎么会遗漏掉呢?

“走!”

只见他大袖一舞,一阵狂风开路,便要冲出山谷,可已经晚了一步,一朵绿云悄无声息,不知何时已经飘临了这里,随后冷笑传入耳里:“走,真是愚不可及,你们以为在本尊的眼皮底下,还能走到哪里?”

话音未落,那绿云一阵翻涌,一股绿气,竟然化作了巨狼的头颅,狠狠朝着下方扑落。

“不好,是妖族!”

天衡老祖大惊失色,来不及多做思索,锵然一声,利剑已跃出了鞘壳,一剑在手,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变得渊停岳峙,施施然已化作了一代宗师。

“气吞山河!”

伴随着一声大喝,他一身真气再次外放而出,化作熊熊烈火,将剑刃都染成了诡异的红色。

霎时间剑气呼啸升腾,有若龙吟一般的声音传入耳朵。

吼!

仿佛飓风突出,呼啸的剑气凝聚在一起,向着那巨狼的头颅斩了过去。

凌仙瞳孔微缩!

两人的攻击已超越了一般的武者,如此手段,已能称之为仙术,但闻轰然一声巨响传入耳朵,整个天空都变了颜色,绿云散开,一容貌丑陋的男子映入眼帘。

PS:新书,求收藏!
第44章 危机四伏回顶部章节目录
一头散乱绿发,眼睛中蕴含有凶猛恶毒,嘴巴外凸,虽然大体看上去与人类相差仿佛,但恶狼的特征怎么也掩饰不住。

浑身上下,更被浓浓的妖气包裹,其身份已呼之欲出。

光是被他看上一眼就极不舒服。

妖族!

“愚蠢的家伙,你们以为跑得了么,不交出圣物,只有去死一条路。”

“狂妄!”

天衡老祖自然不可能屈服:“什么圣物,老夫听都没有听说,敢轻起战端,你们妖族可想过这么做的后果?”

“嘿嘿,事到如今,说这些又有什么用途,你们人类早已衰弱,这个世界,原本就该我们妖族来统治的。”

“不知死活!”

“是你这人类太愚蠢了。”

伴随着挑衅的话语,双方的气势,亦在不停攀升着,凌仙的脸色阴霾以极,千算万算还是遇见了危机,于情于理,这妖狼都不会一个人来此地。

这个念头尚未转过。

吼!

咆哮声传入耳朵,山谷外影影绰绰,果然又窜出无数猛兽了。

豺狼虎豹不一而足,那身材高大的巨猿,更是让人觉得惊心触目,皆非妖族,但也不是那种用于攻城的消耗物。

这些异兽,居然都是六阶以上的强者,堪称异兽大军中的精英一族。

对方果然是早有埋伏!

天衡老祖游目四顾,脸色亦越发阴沉了。

可恶,自己布置了那么多手段诱敌,没想到还是被对方堵在了这里。

知道这秘道出口的寥寥可数,对方究竟是怎么发现了此处?

沮丧以极,但深究已毫无意义。

“保护公主离开这里!”

“公主?”

凌仙眼芒骤缩,忍不住转过头颅,望向众星捧月的少女。

她是当朝公主?

怎么可能,以公主之尊怎么可能驾临此处?

要知道公主的身份,是非常超然的,远非芙蓉一流的皇妃可比,倒不是因为后宫嫔妃众多,而是整个武氏一朝,传承千载,也不过册封了七位公主。

那是真正的天潢贵胄,其余的宗室之女,未经册封,只能称之为皇女!

千年七公主,说出去都让人瞠目,至于这中间的缘由,则没有人清楚,有人说,涉皇室隐秘,还有人说,与千年前的侠王,有关系。

总而言之各种神秘,而此刻,凌仙亦没有时间思索这个问题,同行的几个年轻人已回到了秘道里。

可内城这时候应该早已被破,原路回去,不是重返虎穴么?

凌仙心生疑惑,动作却要坚决许多,几乎是毫不犹豫就跟上去了。

千金之子不坐不垂堂,连神秘的公主殿下都不在乎,自己又何必畏首畏尾显得怯弱。

“想走,太天真了!”

然而对方却毫无打算将他们放过,伴随着冷笑的声音传入耳朵,浓郁的妖气已开始向着四周弥散了。

“妖孽尔敢,明香公主乃我武国的掌上明珠,你伤她一根汗毛便是万死莫赎,莫非你们妖族,真要与我们人类重启战火?”

天衡老祖疾言厉色,心中却是叹了口气,他点破公主的身份也是不得已,希望对方可以投鼠忌器。

可事与愿违,那青狼根本就毫不在乎,眼中有嗜血的光芒闪烁:“什么公主,便是武国皇帝驾临此处,我也会将他大卸八块的。”

话音未落,他身前的妖气,已化为惊人的攻击,一头巨狼在半空中浮现而起,天衡老祖不敢大意,拔剑,急斩。

但见红芒耀眼,顷刻之间,已劈出了一百零八剑。

如疾风暴雨,每一剑的层次,却又分明以极,皆蕴含着可怕的剑意,夹杂着外放的真气,便是一座丘陵,也能够夷为平地。

一人一妖缠斗在了一起。

惊心动魄,天衡老祖显然已没有余力,再应付其他的了,于是伴随着鬼哭狼嚎,万兽呼啸,从他们身旁略过,争先恐后进入了洞窟。

“保护公主!”

其中一名男子的脸上闪过刚毅之色,不退反进,将腰间的钢刀拔出,随后他的手里,莫名多出了一张符。

此符黝黑如墨,上面居然栩栩如生的绘着一恶鬼的头颅,灵力充盈以极,却透出一种莫名的压抑。

“这是……”

凌仙眼芒微缩,这符箓竟带给他一种不安的感触,而那名年轻的侍卫,却毫不犹豫的将它拍到自己的胸口上了。

吼!

仿佛厉鬼咆哮的声音传入耳朵,那黝黑的符箓,竟然无风自燃掉了,氤氲的雾气中,幻化出一恶鬼的头颅,随后竟由那名武者的胸口钻入。

侍卫的脸上满是痛苦,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了,脸庞扭曲,配合着抽搐的五官显得狰狞以极。

就这样,又过了几息,他突然停止了颤抖,然而却扬起头,从喉咙的深处,发出一阵低沉的嘶吼。

那吼声凄厉以极,仿佛万鬼驾临了这里,伴随着阴风吹拂,他的身体表面,居然有一道道诡异的墨纹浮现而出。

随后噼里啪啦的声音大做,其整个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膨胀起来了……

阴风如墨,却又很快散开,显出了一容貌狰狞的怪物来。

没错,怪物!

头大如斗,身体亦很壮硕,浑身上下被一层浅褐色的鳞片包裹,一条手臂粗壮以极,足以与寻常人的腰身相比,另外一条却又显得十分孱弱,看上去与鹰爪差不多,可指甲却闪烁着黝黑的光泽。

背后还有一条如同毒蛇般的尾巴徐徐摆动着。

怪物!

不,正确的说,这家伙仿佛厉鬼附体,一瞬间实力膨胀到了不可思议。

原本,他也不过一流高手而已,此刻,那澎湃的真气却一路狂涨,居然连越数级,进入了先天高手的境地。

不可能!

凌仙神识扫过,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珠,这是什么可怕神符,居然能够连越数级,甚至打破瓶颈进入先天的境地。

前面还后说,先天与炼体,那可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绝世高手面对先天一层也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凌仙心中惊诧,但稍一凝神,发现对方的真气虽然庞大,但却很是庞杂,说是突破了先天,但实力比之真正的先天高手,那是远远不及。

不过此刻对付异兽,却有用武之地。

吼!

只见那怪物一步踏出,粗壮的前肢握成拳头,上下挥动。

轰,伴随着巨响声传入耳朵,气芒四射,呈椭圆形像着前方碾压而去了。

所过之处,筋断骨折,凡是挡在前面的异兽,几乎无一幸免。

这神秘符箓的威力果然不凡,若是人类武者,多半会犹豫止步,但如此结果,反而让异兽凶性大做,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咆哮声传入耳朵,那些豺狼虎豹不仅没有退后,反而纷纷施展起了自己的天赋神通。

对轰!

一时间,璀璨的斗气与磅礴的内力激撞在了一起,烟尘漫天飞舞,与之伴随的是弥漫的阴雾。

那怪物的实力果然不俗,那么多异兽愣是无法越雷池一步。

但凌仙明白时不待我,这年轻的侍卫不过是借助符箓之力罢了,看似威风八面,但天知道能持续多久的时间,说不定仅仅是昙花一现。

所以他不敢耽搁,必须用最快的速度离开此处。

很快,几人就进入了秘道深处,轰隆声渐渐显得模糊,原本凌仙还担心前门拒狼,后门迎虎,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自己几人与来时走的是完全不同的岔路。

狡兔三窟?

莫非这秘道还有别的出路。

凌仙心中惊疑,但表面上,却分毫异色不露,就这样,来到一空旷的房间之中。

说是房间,讲成石窟更加的适合,面积也颇为广阔,地上有不少碎石一堆一堆的散落着。

“殿下,还请您歇息片刻,到了这里,那些怪物一时半会儿,应该是追不来的。”那女侍卫扶着明香公主在一干净的石头上坐下来了。

凌仙则眉头微皱。

那一男一女两名侍卫都是高手,可这公主殿下却未免太弱,慢慢赶路还不觉得,可刚才一阵奔逃,她明显有些跟不上,这么一小段路就气喘吁吁,她的修为最多炼体二层而已。

金枝玉叶,养尊处优?

凌仙摇了摇头。

这可与穿越前的古代不同,皇族子弟,并非仅仅注重享受,他们同样要练武,而且比普通的世家大族有着更多更珍贵的丹药吞服。

别说堂堂公主,便是一名普通的皇女,在她这个年纪,实力多半也是突破了炼体七层地。

一流高手,在江湖上已是叱咤风云的人物,然而对于皇族,年纪轻轻想要迈入这个境界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明香可是公主,武国传承千年也才册封七个,说天之娇女也不为过,怎么可能才炼体二层的实力呢?

凌仙心中疑惑,突然一股淡淡的香味儿传到鼻端来了。

那香味儿很淡,几乎微不可查,若非凌仙乃修仙者,六识敏锐远胜常人许多,几乎是不可能发现异处。

这是一地底洞窟,香味儿是从哪里来的?

凌仙眼芒微缩,却听“噗通”一声传入耳朵,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明香公主与那侍卫同时栽倒在地上了。

PS:新书,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