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畅游书海,品尝文化,陶冶情操,彰显智慧。米花书库为您营造舒适阅读环境而努力,希望书友继续支持。)
第41章 上古阵法回顶部章节目录
阵法?

凌仙听到这里,是满面惊奇啊,自己一直以为,修仙者才有阵法,这个小世界,还真是给了自己无限的惊喜啊!

不过他们所谓的阵法是什么,该不会仅仅是几个人的配合,比如说你主攻,我主守,那样可就令人失望而没用。

不过凌仙的担心,明显是多余,很快,留守城中的武者,都得到了一杆小小的阵旗,听说只需要往阵旗之中注入真气,就可以调动阵法防守攻敌。

这真是武者研制的东西¥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怎么听都与仙法更有关系。

凌仙悄然将神识放出,可惜一无所获,他才刚刚踏上修仙之路,阵法也不过耳闻罢了,根本不曾见过,又怎么看得出眼前小东西的奥妙呢?

而好消息还尚未结束,武林盟大仁大义,那些吃了元气散的好手固然会突围求助,可武林盟的几位管事强者,却依旧会留在内城,与大家共存亡的。

士气高涨,青颜老祖,芙蓉仙子这样身份尊贵的人物,都决定留在此处,那还有什么顾虑的。

人人都对武林盟大加赞赏不已,士气也高涨到了无以复加的境地。

然而凌仙却总觉得事情似乎有什么不妥,仿佛有某种阴谋,在暗地里流淌着。

不过现在这种情形,自己什么也不能做,唯有静观其变,是最好的选择。

而事情的进展也极为迅速,毕竟时间是不等人的。

服用了元气散的高手足有千余之多,此时分成四队,每一对有三百人左右,突然四门大开,士气如虹的掩杀过来。

顿时鲜血飞溅而出,耀目的斗气也挡不住刀光闪烁,异兽完全被打蒙了。

每一队杀出的人虽然不多,实力却高得离谱,全是顶尖高手以上,随便一眼望去,就可以看见绝世强者,宗师级的比例亦高得离谱,天底下怎么会冒出高手这么多?

异兽有些失措。

很快就被杀出一条血路。

但它们自然不甘心就这样失败,很快开始了反扑。

一时间万兽嘶吼,喊杀声此起彼伏。

“快,往阵旗中注入内力,将阵法开启。”

一声雷鸣般的大喝传入耳朵,整个城池都听得清清楚楚,是狮子吼的秘术,那些留守的武者听得清楚,心中凛然,忙尊令将浑身的真气注入手中的小旗。

然而凌仙却并没有这么做,悄然将手中的阵旗放入了腰间的储物袋中。

随后他神识一动,抬头望向城头。

只见在那城墙的正中,门楼之上,仗剑而立的是青颜老祖,此外还有芙蓉仙子,除此以外,另有三个武林盟的高阶管事。

看见这些高手如约留在此处,低阶武者们中大安,更加卖力的往手中的阵旗,注入一道道真气。

而随着他们的动作,轰隆隆的嗡鸣声传入耳朵,由内城的中心亮起一道光柱,直冲入云霄之中。

接着那光柱散开,化为一大片光幕笼罩下来,将整个城池都包裹在了里面。

灵气盎然!

凌仙百分之百肯定,这绝对是仙法秘术,只是堂堂仙界神通,为何却能用真气启动。

这究竟有什么隐秘?

难道是初代先祖,或者那位太祖皇帝,改良而留下来地?

不晓得,此刻凌仙也没有时间探究什么,如今城中还留有数万武者,他们修为虽弱,但人数众多,齐心协力注入真气,所产生的效果那也是令人咋舌。

此光幕凝厚以极,拥有无以伦比的防御力。

异兽拼命攻击,一时竟也无可奈何,然而凌仙的脸上,却流露出几分悲悯之色。

他再次望向城头,青颜老祖,芙蓉仙子依旧矗立于那里,身上甚至散发出绝世强者才有的可怕真气。

可凌仙看得出,他们仅仅是假人而已。

没错,傀儡之物,做得太逼真了,甚至到了肉眼无法分辨的地步,可在神识的作用下,一切真假,却都是一览无余的。

金蝉脱壳。

那他们的真身究竟会在哪里呢?

凌仙心中凛然之余,嗅到了浓浓的阴谋气息。

……

而此时,城中一隐秘的地窖里。

此地窖宽敞以极,不过容纳千人后却也显得有点拥挤。

青颜老祖,芙蓉仙子还有各大门派的掌门名宿,包括他们的亲信弟子,全都在这里。

“我们这么做,真的好么,若是让那些武者明晓了我们的意图,非将我们恨之入骨。”说话的是一黑脸老者,脸上带着几分彷徨与犹豫之色。

“怎么,事到如今,谢掌门莫非还想反悔不成?”雷虎瓮声瓮气的声音传入耳朵:“这个决定,可是我们共同做下来的,谢掌门就算想要撇清自己,也已经晚了。”

“你……”那黑脸老者大怒,还欲辩说,一旁的芙蓉仙子却开口了:“好了,谢宗主,事已至此,再后悔没有用处,何况,但凡有一丝可能,我们也不想做下这个抉择,谁不想保全所有的武林同道呢?”

“然而,敌强我弱,不壮士断腕,我们会全军覆没于此处,如今,至少我们这些精英能够活下来,还可以为死去的同道讨回公道。”

“不错,谢老弟,这都是不得已的选择,事已至此,你就不必执着了。”

“是啊,两权相害取其轻,这么做,也算是顾全大局了。”

……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传入耳朵,他们不知道的是,一道神识延伸到了此处,凌仙在听了这些人的话语后,总算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些家伙还真够狠毒。

不论是那些突围准备求援的强者,还是依托阵法固守在这里的低阶武者,都不过是被扔掉的棋子罢了。

壮士断腕?

错!

说壁虎断尾还要更贴切得多。

这被扔掉的棋子,也是为了吸引对方的注意。

一旦异兽的目光被这两处的武者引开,躲在地窖的这些家伙,就可以从密道逃出生天了。

至于他们的许诺,根本不可能有实现一说。

怎么,不信?

那就先说说那些外出求援的家伙。

首先,他们服用的根本不是元气散,开玩笑,元气散乃是武林圣物,论价值,比之道行丹也差不了许多,怎么可能像大路货,一出手就拿出上千之多,你当武林盟真有这么富有么?

可他们的实力又真真切切的提高了。

那服用的是何物?

此丹药名叫“真元破”,本是元气散的仿制品,可惜失败了,吃了之后固然也能让修为在一瞬间提高许多,然而却后患无穷。

首先,它仅能持续半个时辰而已,时间才元气散的四分之一,其次,一旦药效消失,服用的人会武功尽失,甚至是瞬间老去。

真元破是以透支寿元为代价,来提高武者实力的,而这些,那些服用的人,都并不晓得。

外面被异兽重重围住,半个时辰,无论如何,他们也不可能冲出去,那不过是痴心妄想而已,而药效一过,他们就武功尽失,红颜已逝,丝毫反抗之力也无,唯有任人宰割。

这些家伙也太狠了。

再说那些留守的武者。

没错,他们所启动的那个阵法坚不可摧,妙用无穷,异兽虽众,却难以攻破,表面上,是安全的。

可凡事有利就有弊,那阵法固然威力无穷,可原本是仙道之术,被高人改良后用武者真气也能驱动。

很厉害是不是?

可付出的代价却是消耗的真气多得离谱,别看此刻城中有数万武者,可以他们的实力最多让整个阵法坚持半个时辰而已。

时间一到,阵法自破,到时候一个个已经耗尽了内力的武者,同样是任人宰割。

所以,这两处被舍弃的棋子,都是身陷绝地,了无生机。

而恰恰,他们一攻一守,又能吸引异兽几乎所有的注意,让这些名宿高手们从容撤离。

真是打的好主意。

凌仙心中叹息。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神念随之而起:“是谁窥探这里?”

对方竟然发现了自己的踪迹,凌仙心中一凛,难道是那位天衡老祖?

武林盟的太上长老。

自己还以为是为了稳定士气,而虚构出来的人物,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林轩额头有冷汗渗出,自己窥探了他们的秘密,绝不能让对方发现自己的虚实,否则,会有杀身之祸。

事到如今,也唯有硬着头皮伪装下去。

好在自己法力虽低,神识却是凝厚无比,对方未必能够发现端倪。

饿死胆小,撑死胆大,反正自己也没有退路,凌仙豁出去了,于是用神识传念:“老夫何人,你还不配问。”

“什么?”

天衡老祖大怒,毫不犹豫的将神念一放而出,想要重创这不知死活的家伙。

凌仙躲无可躲,只好将神念迎上去了,轰,撞击的结果,却是天衡老祖连退三步,一屁股差点将凳子撞翻了。

论实力,他杀凌仙如碾蚂蚁,然而比神念强度,凌仙居然还要胜他一筹。

天衡老祖的脸色涨红,再也没有骄狂之色,他哪里知道凌仙情况特殊,就正常来说,神念与实力,那可是成正比,然而凌仙却不可揣之以常理。

PS:各位道友看完了,请将本书“加入书架”吧,这样才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本书更新的消息哦!

求收藏!
第42章 狡兔三窟回顶部章节目录
对方的神念远胜自己!

天衡老祖心惊之余,脸上再也没有骄狂之气。

隐隐还带着几分畏惧,屏气凝息:“哪位前辈驾临此处,老夫刚刚多有失礼。”

能屈能伸大丈夫,这位天衡老祖,表现出了枭雄本色。

“哼,“老夫何人,你还不配问。”

林轩却依旧是嚣张如故,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态度,而给予丝毫改变什么。

这一回对方没有发火,尽管他的眼底深处,隐隐闪过一分怒色,却很是巧妙的掩饰过去了:“好吧,前辈既不愿说,本尊亦无可奈何,只是前辈驾临此处,不知道有何指教呢?”

“指教,嘿嘿,像你寻一条活路。”

“活路?”

天衡老祖一呆,脸上露出几分古怪,嘴角微扯的苦笑了起来:“前辈说笑了,以你的实力,区区异兽又如何奈何得了你,来去自如,像晚辈寻什么活路?”

“你这是在讥笑老夫?”

凌仙的声音露出了不豫之色:“如果单单是我,自然不用像你寻什么活路,异兽就算再多十倍,老夫一样来去自如,不过我一名后辈困在城里,老夫一会儿有有事要做……”

“原来如此,前辈早说就是。”

天衡听到这里,心中松了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凌仙因为那些被放弃的武者,正义感发作,来找自己麻烦什么。

既不是,一切好说。

“既然是前辈后人,在下自应照拂,这样吧,就让他到密道集合,一会儿随青颜,芙蓉他们一起离开好了。”

“天衡小子,你可是在敷衍老夫。”凌仙听了,语气却是更加愤怒:“俗话说狡兔三窟,偌大的武林盟,我不相信密道才准备一处,青颜芙蓉,他们可是千余人一起行动,虽然未必是被当作弃子,但一不小心也会泄漏行踪。”

天衡老祖听了,不仅没有发火,脸上反而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前辈明鉴,秘道确然还有一条,只是……”

“如何?”

“要走的人身份尊崇,绝不能有半分差错,所以晚辈才心存顾虑,并非有意谎言相欺。”

“哦?”

凌仙听了,亦有些疑惑,眼前的老怪物可是天道强者,连他也要小心保护的存在,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放心,老夫只是要为后人寻一条活路,并无意泄漏你的秘密什么。”凌仙的声音变得缓和,有时候也需要施展怀柔之策。

“前辈既然这样说,晚辈也非不近人情的人物,好吧,我这就将密道的入口告诉你,还请前辈让那后人尽快赶到集合地。”

“嗯。”凌仙听了,脸上露出满意之色:“这番气度,才不枉是天道强者,天衡老祖,你这番恩德,老夫记下了。”

“区区小事,何劳挂齿,前辈这么说,可就言重了。”

天衡将姿态放得更低,嘴角边露出几分笑意,随后施展传音入秘,将另一条秘道的入口,告知了出去。”

万兽的嘶吼依旧不停传入耳朵,城外,斗气纵横,刀光飞舞,那些服食了“真元破”的武者,正拼命的想要杀出一条血路。

可四面八方,异兽却越来越多。

除了那些被当作炮灰的家伙,此刻,一些强大的异兽,也纷纷加入了战斗,残阳如血,厮杀显得越发的惨烈。

凌仙叹了口气,用悲悯的目光看了一下四周的武者,做为弃子,他们已注定陨落,凌仙心中,也有些不忍。

可那又如何,以自己的实力,根本就为他们做不了什么。

揭露阴谋?

那于事无补,一旦士气跌落,城池反而更容易被破。

事到如今,凌仙也唯有选择沉默,保全自己。

并非胆小如鼠,而是能力不足,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反正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错。

想到这里,林轩也就将心情整理好了。

如今时间紧迫,根本没有闲暇耽搁,于是他打量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自己的举动,便悄然遁走。

左弯右拐,最后,凌仙来到一毫不起眼的石屋前。

凌仙用神识扫过,没有发现丝毫可疑人物与不妥,于是,他身形一闪,进入了石屋。

里面放置着各种杂物,却破破旧旧的难有用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废弃的仓库。

这地点倒是选得不俗。

林轩嘴角边露出几分冷笑之色,游目四顾,很快就找到一不起眼的开关了。

那是一恶鬼的脸谱,浮雕在墙壁上面的。

凌仙走过去,轻轻的冲着其额头点了几指。

吱呀一声传入耳朵,机关触动,角落的石板自己开启,一条黝黑的石阶映入到了眼帘里。

凌仙神色一动,将神识放出,却发现这石阶小得离谱,他略一迟疑,便迈步走了过去。

仅容一人通过,而且极短,很快凌仙就来到一宽阔的大厅里面。

五个身影映入眼帘。

这几人一见凌仙进来了,同时将目光转了过来。

凌仙眼芒微缩,他在里面竟然看见了一红发老者,气息深不可测,比炼体九层的存在还要可怕许多。

天衡老祖,这老怪物怎么会在此处,他不应该在另一处秘道的附近么?

难道对方将自己的身份识破,故意将计就计,在这里玩瓮中捉鳖的把戏?

千万个念头闪现在脑海里,凌仙心中惊疑,但表面上,却丝毫异色不露,越是这种时刻,越要保持镇定的情绪,否则被对方看出端倪,情况反而要更加糟糕一些。

“参见老祖。”

凌仙深施一礼,脸上的表情却是不亢不卑地。

“你知道我是哪个?”

“临行前,家祖有交代的,晚辈永感天衡前辈大德。”

“哼,你感念我的恩德,又有什么用处!”

那红发老者的脸上带着不忿之色,却也没有多说,显然他被那不知名的老怪物逼迫,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

“好了,时间紧迫,那两路人马能为我们争取到的时间不多,先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处。”

天衡老祖话音未落,袖袍甩出,随着他的动作,吱呀声传入耳朵,前面的石壁上,居然出现三条隧道了。

狡兔三窟,此行果然是最安全的一路,而且有天衡老祖亲自带路,就不知道这与自己同行的几个武者,究竟是什么来路?

凌仙心中有些好奇,一边紧跟着众人的脚步,一边打量起这同行的几个家伙。

两男两女,其中一个不过十七八岁年纪,看着比自己还要小上一些。

容貌清丽,不对……不是清丽,此女同自己一样,带着面具,凌仙虽然不敢将神识放出,但可以断言,这绝不是眼前女子的真面目。

然而即便真容被掩盖了,她所流露出来的气质,依旧是高雅不俗,而浑身上下,更不见丝毫真气波动。

此女竟不会武功?

凌仙除了好奇还是好奇,此女若只是普通人为何会混迹于武林大会里,而且连天衡这样的强者也会屈尊保护,她究竟有什么身份来历呢?

至于其他三名少年男女,年龄则明显要大上一些,但最大的也不过二十六、七,虽然穿着容貌也都不俗,但却无法将凌仙两世为人的目光骗过,他们不过是那神秘少女的护卫罢了。

具体修为无法看出,但绝对不弱。

凌仙心中越发好奇,当然,他可没有去一探究竟的兴趣。

事有轻重缓急,眼前如何脱困才是应该考虑。

……

与此同时,另一处秘道也已经出发了,而小城四周,却依旧打得是如火如荼,千余名服食了元气散的武者分成四路,正拼命突破。

可很快,他们绝望的发现,异兽是越打越多,想要杀出一条血路,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心中惶恐以极,但这时候,还没有人想过放弃,人都是有求生**地,即便明知道难以杀出重围,也没有道理束手待毙。

总而言之,他们依旧在拼命搏击。

墨弘的情况就是如此。

他只是一普通武者,家道早已败落,祖上只传下来一套拳谱,然而他的天赋却不错,靠着自己苦练居然将炼体一层的瓶颈突破。

然后便去闯荡江湖,可很快,他知道自己错得有多么离谱,天下之大,能人辈出,炼体一层,在他们那个小村落可号称实力不俗,可到了江湖,却不过是三脚猫的功夫。

到处受人欺负。

然而他依旧梦想着可以仗剑江湖,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江湖上厮混了二十年以后,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他终于突破炼体四层,晋级为了一三流武者。

百里至尊,可以与县令平起平坐。

不敢说鲜衣怒马于江湖,至少也已经是小有地位的人物,可以衣锦还乡了。

然而他还犹不满足,因为武林大会他还没有去过。

若是名门大派的弟子,修炼到他这个层次,可以说毫无难度,然而他却耗费了二十年的功夫,怎么甘心不长长见识,就回家乡挂刀归隐呢?

于是,怀着憧憬与好奇,他来了这里。

万万没想到却碰见异兽袭城这种事。

买了一份元气散吞服,已近乎耗去了他所有的积蓄,他不想死在这里,他还想娶妻生子,以后抱着儿子给他讲自己的英雄故事。

PS:各位道友看完了,请将本书“加入书架”吧,这样才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本书更新的消息哦!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