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 书籍打开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 五彩缤纷 让我们去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米花书库是您最好的朋友 !!!
第37章 世外高人回顶部章节目录
这还真是巧合!

凌仙嘴角边露出一抹古怪之色,二话不说,闪身进了旁边的一家店铺。

很快他便出来,形象则整个换了一圈。

由一十七、八岁的少年,变成一身穿皂袍的老者,须发皆白,一脸的冷傲之色。

不得不说,凌仙还是蛮有演技的,这幅形象世外高人不敢说,至少,没有了浮躁之色。

随后凌仙迈着方步,不慌不忙的像着前方迎去了。

“爹,昨天那个家伙▲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你确定真是先天级别的人物,万一是什么人混蒙拐骗呢”?陈云飞浮躁的声音传入耳朵,两千多万两纹银,最后却全部被送做了礼物,他一想就觉得牙疼。

烈阳门虽然财大气粗,但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更何况自己还莫名其妙被胖揍了一顿,虽然只是皮外伤,也用了最好的药,可昨天晚上还是疼得睡不着,脸都比平时大了一圈还多。

“哼,你懂什么,我又岂会看错。”

陈空玄同样一脸没好气的神色,儿子抱怨,他的心情何尝不是一般,昨天被坑得好惨。

但又无可奈何,先天境界的存在烈阳门根本不敢招惹。

“可我们连对方的面都没有见,仅仅凭几句语言……”

“什么叫做语言,此乃神识传念。”

陈空玄没好气的声音传入耳边:“那是天道境界才有的手段,绝对没有假冒一说。”

语气隐隐透出羡慕。

他亦是炼体九层的绝世强者,表面上与先天只差了一步,但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越是接近,越明白这个境界的强者招惹不得。

“可……”

然而陈云飞哪里懂得,他不过一炼体二层的纨绔,除了仗着家族的势力飞扬跋扈,其他的知识,就与白痴相差仿佛。

心中依旧不服:“就算神识传念又如何,难道就不可能是西贝货?”

“桀桀,真是大胆狂徒,已经有多少年,没人敢这么背后议论老夫。”

话音未落,一阵狂笑如惊雷闪电炸响于两人的耳边,这是……神识传念。

陈云飞瞠目结舌,烈阳门主也吓得呆住……天下还有这样的巧合?

随后便看见一皂袍老者,大袖飘飘,不急不缓,像着两人走过来了。

“你是……”陈空玄忝为炼体九层的绝世强者,此刻也觉得有些心惊胆战的。

“哼,昨日才见过,怎么,小辈今天就已认不得?”

凌仙冷笑的声音传入耳朵,既然要装桀骜,那谱儿就要摆个十足,虎头蛇尾只会令人心中疑惑。

“前辈是昨日那位长者?”

陈空玄小心翼翼的说,神识传念是作不了假的,更何况对方表现得气势十足,偏偏,又分毫气息不露。

凌仙早将浑身的真气,转变为法力,储存在丹田气海里,对方自然看不出他修为强弱,而由于法力的缘故,又有一种特别的气度。

于是乎,越看越像世外高人了。

陈云飞心中却还有些不服,毕竟像他这种傻帽根本看不懂什么叫做气度,一想到昨天对方黑了自己价值两千万两纹银的武神符,他就觉得情绪有些控制不住。

忍不住反唇相讥起来了:

“装模作样又如何,谁知道你是不是糟老头儿一个……”

“混账!”

烈阳门主又惊又怒,这逆子也太不知道好歹了,一旦将这老怪物激怒,自己也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凌仙亦是眉头一挑,这种情况更不能示弱,于是他暗暗吸了口气,一眼像着对方瞪了过去。

原本想要尽量做得凶恶。

没想到一股有些奇特的气势随之而出,一下将陈云飞笼罩住。

“咯咯咯,咯咯咯……”

陈云飞原本还一脸的不屑之色,突然莫名的感觉如坠冰窖了。

不,还要恐怖许多。

就仿佛自己是一只老鼠,却被一猛虎大小的花猫盯住。

那寒意是来自灵魂深处,体若筛糠,牙齿也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了。

如此结果,让凌仙一愕,陈云飞虽是纨绔,但也不至于一眼就让自己瞪出这样的结果,难道说……

凌仙猛然想起玉瞳简中的描述,修士修炼到练气三层以后,身上会与微弱的灵压放出。

修为越强,灵压越是可怖,传说强大的修仙者,光是灵压就能让敌人慑服。

莫非自己刚才无意识的放出了灵压么?

虽然按道理,这一点是做不到的。

毕竟自己才刚刚踏上仙路,连练气一层的境界都没有达到的。

可神识不也应该要以后才出现么?

既然前车之鉴不远,那这时候绽放出灵压也就不足怪。

想通这一点,凌仙心中大喜,无形间,又有了一种非常奇妙的能力,而且这灵压还看似不弱,否则陈云飞再怎么不堪,也不至于一个照面,就被吓得屎尿齐流了起来。

没错,屎尿齐流,陈云飞不止牙齿打颤,身上还有臭气弥漫,如此结果,凌仙亦感觉瞠目结舌,究竟是对方太懦弱,还是灵压的效果远超预计呢?

陈空玄更心中凛然,就算心中原本有些许疑惑,此刻也烟消云散了。

对方绝对是先天强者。

除了这个境界的人物,不可能有人一个眼神,就让儿子如此不堪。

于是他深深的低下头颅:“前辈息怒,犬子见识浅薄,无意冒犯,还请前辈大人不计小人过……”

嘴上这样说,心总则后悔以极,早知道不应该让陈云飞来这里,这次回去,一定要让他好好反思面壁。

不过,又该如何度过眼前的危机?

心中懊恼不已。

都说祸从口出,自己这儿子失而复得,对他太过疏于管教了,以至于闯下这弥天大祸。

“大人不计小人过,嘿嘿,你这话说得好轻松,居然敢骂老夫是西贝货,你以为一句话,就可以将梁子揭开么?”凌仙嘴角边流露出冷笑之色,同时将灵压一放而出。

“嘶……”

陈空玄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固然是炼体九层的绝世强者,但面对灵压的感触其实与普通凡人相差仿佛,那是来自灵魂的战栗,恐惧根植于骨子里。

“前辈……您,您究竟想要如何?”

他心中,已经开始做着最坏的打算了。

“哼,蠢货,没想到陈老三一世英雄,生个儿子却是这样的没用。”

“陈老三,您……您认识我父亲?”

陈空玄表情一呆,脸上的神色顿时大为古怪。

陈老三,是陈家第二十八代家主,亦是当年烈阳门的太上掌门,惊才绝艳,是烈阳门千年来,唯一一个突破先天境界的天才。

可惜英年早逝,走火入魔而死,否则烈阳门早已称霸落云山。

没想到这是陈空玄生平一大恨事,没想到却被人当面提起。

“莫非您是我父亲的朋友?”陈空玄小心试探,没想到峰回路转祸兮福所伏,难不成自己要走运了。

“朋友,哼。”

凌仙却是抬首望天,一脸的傲然:“你爹陈老三,虽然资质比你好点,但也不过先天一层而已,也配与老夫称兄道弟。”

“是晚辈食言,那请问前辈与我爹如何相识?”

凌仙越是表现得不可一世,对方越显得谦恭以极,凌仙两世为人,对于人性的把握,无人可比。

“相识,老夫当年不过是指点了你父亲几句,否则,你以为就凭他自己,是那么容易领悟先天之境地。”

凌仙越吹越是离谱,但也并非没有一点根据,自从由三叔那里得知,烈阳门是幕后黑手,林轩就一直在关注与他们有关的消息。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陈老三的一切,就是无意中收集。

对方确实是千年来烈阳门修为最惊才绝艳的一个。

而一次远游后突破了先天境界的瓶颈。

可惜天不假年,很快走火入魔。

陈空玄听了凌仙的述说,脸上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惊讶之色:“指点,这么说……前辈是我父亲的师傅,那我应该叫你师公了。”

“嘿,我不过与你父亲有缘,随意指点,并没有收你父亲为徒,你也莫做师公的称呼。”

“是。”

陈空玄脸上的表情越发恭顺了,真是祸兮福所伏,今天是遇见世外高人了:“那……那不止晚辈该怎么称呼。”

“我与你父亲,虽然没有师徒之情,但总有一段香火,也罢,叫师公是不合适的,以我的年纪,做你的爷爷也是有余,你以后就叫我爷爷好了。”

“爷爷。”

陈空玄一呆,心中隐隐觉得有些古怪,但转念一想,这样的存在,平时想巴结也没有门路,叫一声爷爷也不会吃亏什么,说不定反而有数之不尽的好处,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于是他心安理得的叫起爷爷来了。

“嘿嘿,乖孙子,这倒不用客气。”

凌仙心中,已是笑破了肚皮,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能将最大的敌人忽悠得当自己的孙子,这放眼天下,也是一不起的本事。

陈云飞此刻脸上也带着一丝古怪之色,倒也是学乖了,恭恭敬敬的像凌仙施礼,叫了一声:“太爷爷。”

继续在街上交谈不妥,随后三人来到一茶楼的包间之中。

PS:这章,凌仙世外高人装得像吧,陈云飞父子也够悲催的,如果大家看得会心一笑了,不要忘记将本书加入书架哦!

求收藏!求推荐!
第38章 客卿长老回顶部章节目录
凌仙落座,自有小二奉上美酒瓜果,至于陈氏父子,则恭恭敬敬的站在一侧,就与端茶添酒的小厮差不多。

当然,凌仙之所以这做,可不是为了戏耍两人解气,而是想为凌家争取切切实实的利益。

简单的说,就是拖延时间,好让家族成长起来。

不过具体该怎么做,还要斟酌,好不容易将这父子两唬住,凌仙可不想他们看出什么端倪与不妥。

他缓缓的饮酒,而陈氏父子,心中则更为忐忑。

“听说你们最近对凌家出手了?”

“凌家,哪个凌家?”

“哼,在我面前,还要装傻。”

凌仙脸上露出不豫之色:“落云山宗门势力虽多,但除了昔日的侠王家族,你认为哪门哪派,老夫还看得上眼吗?”

“是,是,小子无礼,还望老祖……爷爷你不要介意。”陈空玄赔罪的声音传入耳朵,自己也觉得别扭难过。

偏偏这老家伙还不好惹。

同时心中亦是大感不妥:“那个……老祖爷爷,莫非你与凌家有旧?”

“有旧,嘿嘿,倒是有那么一箭之仇。”

“一箭之仇?”

陈空玄大喜,脸上却又带着几分不可思议:“凌家早已没落,怎么还敢得罪爷爷您呢?”

“无知的蠢货。”凌仙训斥起他来却是一点也不客气什么。

“还请老祖爷爷指点。”

“凌家是没落了不假,可侠王家族,曾涌现天才无数,其中有一个老怪物依旧活着,只不过不问世事而已,可你们最近搅风搅雨,那老家伙已有些看不过……”

陈空玄心中“咯噔”一下,最近凌家一改颓势,隐隐似要崛起,他惊讶之余,也加强了情报的收罗,隐隐听说凌家有什么一不出世的老祖。

原本将信将疑,没想到却与眼前老怪物所言相符,难道上天也不帮自己么?

那就偃旗息鼓!

可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虽然不曾出面,可纸包不住火,烈阳门乃幕后黑手,并非什么了不起的秘密,凌家如果强大了绝不会放过自己。

想到这里,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狠厉。

一不做,二不休,危险要扼杀在萌芽里。

然而这个念头尚未转过,凌仙冷笑的声音开口了:“怎么,想要铤而走险,蠢小子,我劝你不要那么做。”

“老祖爷爷,还请您指点一条明路。”

陈空玄开始不耻下问了。

“哼,忙什么,老夫说了,我与那凌家,也有一箭之仇的,他们背后的老怪物,自然有我对付,不过……”

“爷爷,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

“那老家伙实力不弱,便是老夫我,也没有稳赢的把握,不过只需要再给我一年的功夫,待老夫将神功练到大成的地步,自然就可以对付他了。”凌仙扬起头颅,满脸傲然的声音传入耳朵。

“老祖爷爷是想让我等么?”

“不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唯有先打败凌家老祖,否则,你图谋凌家只会是自取其祸。”凌仙煞有其事的说。

陈空玄低下头颅,这番话入情入理,他自然没有理由怀疑。

“前辈言之有理,我照做就是,不过……”

“如何?”凌仙眉头一挑的开口了。

“老祖爷爷同我都与凌家有恩怨纠葛,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烈阳门呢?”陈空玄满脸小心的说。

“加入烈阳门,哼,小子好大的口气,居然连老夫也敢算计。”

“前辈息怒,晚生岂敢对您不敬呢,在下,在下并无恶意,是想请您做本门的客卿长老。”

“客卿长老?”

“不错,您的身份,就与太上长老一样,完全不受门规束缚,还可以享有各种好处。”

“哦,那我可有什么义务?”

“没有义务,本门只是想要借用一下您的名头,即使有事,您想出手就出手,不想出手,本门也绝不强求。”

“这样啊!”

凌仙以手抚额:“看你这小子蛮孝顺的,我就勉为其难,做这客卿长老好了。”

“多谢老祖,多谢老祖。”陈空玄的脸上露出大喜过望的神色,随手从怀中取出一令符,恭恭敬敬的递到凌仙的身前了:“这是本门神火令,见令如见门主。”

“好。”

凌仙伸手接过,脸上终于露出那么几分笑意来了:“小子还蛮上道,既然如此,我就指点你几句秘术,以你的潜力,也未必没有机会突破先天之境的。”

“多谢祖爷爷。”

陈空玄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感激之下恨不得像凌仙磕头。

武者有何求?

无外乎名利双收。

然而到了炼体九层的境地,如何突破先天才是最重要地。

一旦成为天道高手,这方天地都会变得不同。

可说说容易,炼体到先天的瓶颈却是超出想象地,不知道多少绝世强者被掣肘于此处,只能眼睁睁看着岁月消磨。

而这时候,若有人指点,好处不用说,也就难怪陈空玄会露出大喜过望的神色。

……

一个时辰以后,三人分手,陈氏父子,恭恭敬敬的将凌仙送出了酒楼,眼看他走远,背影消失在天边。

“父亲,这人真是先天高手,与凌氏有仇?”

“住口,不可妄言。”

陈空玄狠狠瞪了儿子一眼,这小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受了这么多教训,还不知道收敛。

他将儿子拉回包厢里面。

足足等了一顿饭的功夫,才缓缓开口了:“小心隔墙有耳,对方乃天道高手,神念强大以极,不可揣之以常理,会被对方听去。”

见父亲一脸郑重的神色,陈云飞虽是纨绔,也不敢造次了:“孩儿只是担心他居心叵测。”

“居心叵测,哼。”陈云飞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你以为我烈阳门有那么了得,值得一天道高手居心叵测,何况他还指点我武技,这一点是做不了假地……”

……

与此同时,凌仙亦早在数条街区之外,脸上满是喜色,这次忽悠的结果比原想的,还要好上许多。

对方于自己的谎话深信不疑,如此一来,凌家至少有了一年的喘气之息,一年,看似没有多久,但自己如今可是能够随意炼化出道行丹。

有了此物,一年的光阴,足可为凌家造就强者无数,到时候,区区烈阳门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更不要提,对方居然会脑洞大开的请自己当什么客卿长老,简直是愚不可及,而有了这么一层身份,更方便自己见机行事。

至于最后指点陈空玄武技,凌仙更是没安好意。

他如今虽然只是炼体七层而已,但身为修仙者,眼光见识,对于力量的感悟,那都是远胜寻常强者,忽悠个把武林人士,那还不跟玩似的。

自己的指点貌似句句在理,刚开始修行也能获得不少好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会心魔大起,就算不走火入魔,修为也会废掉一半还多。

说杀人不见血也不为过。

当然,凌仙并不会觉得不妥,对敌人难道还要玩以德服人么,当然是无所不用其极,有机会坑他就决不放弃。

只要一切顺利,凌家就可以获得喘气之息,而自己还可以用客卿长老的身份对烈阳门做各种牵制,此消彼长,这一场角逐,局面渐渐的向着凌氏有利。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也不能大意,毕竟一年的光阴是有可能出现很多变数地。

摇了摇头,且不去想这么多,至少目前的情况不错,凌仙像着城中心的广场走去了。

那里共摆下了十八座擂台,凌仙虽然没有兴趣扬名立万,但既然来了,热闹却不可错过,看看新鲜也是好的。

然而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传入耳朵,丝毫征兆也无,整个地面都为之颤抖起来了。

凌仙一愕,附近的武者也瞠目结舌,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念头尚未转过,远处,虎啸猿啼之声已是不停传入耳朵,万兽奔腾,到处都传来一片恐惧的嘶喊之声。

“异兽来袭!”

“快,禀告盟主,成千上万的异兽正涌向此处。”

……

所有人惊呆了,几乎以为自己耳朵听错。

做为叱咤风云的江湖豪客,这里的绝大部分人是听说过异兽的。

但那些家伙不应该生活于深山大泽,几百年已经与人类没有接触,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呢?

还成千上万之多。

它们想要干什么?

众武者心中都有不好的预感,但若说是来找武林大会的麻烦,又有些太过荒诞,异兽有没有那么大的胆?

有人疑惑,但那些多是上了年纪,老成持重的武者,至于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可不知畏惧是何物,少年英侠们一个个脸上满是兴奋之色,争先恐后的像城门口跑去了。

或许他们也听说过异兽的可怖,却根本不放在眼里,此地强者云集,掌门名宿,恐怕就有千余之多,更不要提来自三川五岳的强者,那更是一言难以尽数。

换句话说,有这么多强者坐镇此处,异兽还有什么好怕的,那些侠少们甚至巴不得异兽攻城,这样的话,不仅有大热闹可瞧,而且一旦出现这样的机遇,对他们来说可就是扬名立万的良机。

PS:接下来,故事将会变得非常精彩,道友若是觉得好看,请将本书加入书架里面哦!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