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 如果您觉得这个小说好看,推荐给朋友们吧,这里是米花书库,好书多多,无弹窗,力求全文字,争取全txt )
@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
第35章 狐假虎威回顶部章节目录
众人循声搜索,却发现来客是在一包厢之中。

能参加拍卖的都是一方豪杰,有资格入住包厢的,那更是乖乖了不得,皆是一派长老或者名宿,难怪如此财大气粗。

“两千二百万。”

凌仙自然不会就此认输,武神符对他有莫大的用途。

“两千三百万。”

那神秘人不动声色,竟似与凌仙一般,对这武神符志在必得。

凌仙脸色有些难看了。

究竟是谁来搅局,他将神识放了出去。

包厢能够将视线阻隔,然而对于修士的神识却不会有多大用处。

然而看清楚来客,凌仙的表情却变得有些古怪了。

居然是他?

包厢中的武者共有两个。

居中而坐的男子凌仙并不识得。

星眉朗目,一眼望去,不过四十余岁年纪,但仔细一瞧,身上所透射出来的沧桑之意,又远远不止。

武者虽不能如修士一般驻颜有术,但内力深厚者,是要比寻常人显得年轻许多。

此人居然是炼体九层的绝世强者。

刚才自己居然忽略掉了。

而这还不是最让凌仙吃惊的。

让他错愕的是房间中的另一个。

此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微弱以极,不过炼体二层而已,偏偏容貌却是无比的熟悉。

陈云飞!

他怎么会在这里。

此人明明是陈氏少主,不知怎么却变成烈阳门有头有脸的人物,那这个人难道说……

一念至此,凌仙脸上也不由得露出惊讶之色。

烈阳门主!

还真是冤家路窄。

凌仙嘴角边露出一丝讥讽之色,这武神符他就更不会放弃了。

否则武神符落在对方的手里,对凌家还知道有怎样的杀伤力,然而这个念头尚未转过,那位疑似烈阳门主的中年人突然抬起了头颅,脸上带着几分疑惑,左顾右盼的似乎发现了什么。

凌仙眉头一挑,心中也是大为惊愕,莫非对方竟能发现自己的窥探么,不愧是绝世强者。

心惊之余,他想要将神识收回去,没想到对方却是毕恭毕敬的站起,冲着神识袭来的方向深深一揖:“晚辈烈阳门主陈空玄,给前辈见礼,不知前辈神游此处,究竟有何指教呢,但有吩咐,晚辈一定会尽力完成的。”

如此态度,让凌仙瞠目结舌,但很快脸上又露出玩味之色:“前辈,神游?”

若是没有弄错,对方多半将自己当成了某位先天级别的强者。

既然如此,又怎么不好好戏弄,甚至利用一下他呢?

想到这里,凌仙倒也不忙着将神识收回来了,而是施展传念之术:“嘿嘿,老夫是谁,小小的烈阳门主想问却还不配。”

这番话嚣张以极,却反而更加坐实了陈空玄遭遇前辈高人的心里,脸上不禁没有分毫怒意,反倒越发的恭敬无比:“是,是,晚辈多嘴,不知前辈神游此处,究竟有何吩咐?”

“吩咐,哼!”

凌仙的语气却显得不善起来了,听得陈空玄一阵的心惊胆战:“小家伙,老夫已闭关数十年之久,好不容易出来走动走动,看中一样有趣的事物,你却要出来横刀夺爱么?”

“什么,前辈就是另一位拍卖者?”

陈空玄大惊失色,心中更是后悔不已。

他怎么也想不到拍卖一件物品也会惹来这样的祸端,烈阳门虽然高手如云,强将似雨,但对于这样的老怪物,也惹不起。

先天武者,一般的武林人士恐怕听都没有听说,但做为烈阳门主,他却见识广博,越发知道这样存在的可怕之处。

“前辈,晚辈确然不知是您老人家看中了此物,否则借我一个胆,在下也不敢与您相争的。”陈空玄满脸苦色,就差高声求饶了。

“父亲,您怕什么,想我堂堂烈阳门……”

陈云飞在一旁看得不忿,然而话音未落,就被其父一掌扇成了滚地葫芦。

“前辈恕罪,犬子年幼……”

凌仙神念看得清楚,心中大感快意,口气却是老气横秋地:“你这儿子,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确实欠抽以极。”

“是,是晚辈教子不严,回去一定好好管教一番。”

“回去,哼,谁知道你是不是口上说说而已。”

“这……”陈空玄张口结舌,却不敢多说,那些修为高深的老怪物,一个个脾气乖张以极,根本不可能循常理,所以他倒没有怀疑:“那以前辈之意……”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这儿子一看就是纨绔,欠抽,欠教训,想要成才,唯有暴打,这样,你就将他打上一顿吧!”

“啊!”

陈氏父子两傻眼啦。

“父亲,这个人……”

“孽子,住口!”

陈空玄话音未落,一掌劈出,不,是一记耳光甩了出去,直接将陈云飞打得飞起。

他深怕儿子口无遮拦,引来杀身之祸,所以下手倒是毫不含糊,拳打脚踢,但闻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入耳里,不过转瞬间过去,陈云飞就变得浑身浮肿,连他妈妈都不认得。

当然,伤势虽重,却都流于表皮,他下手是极有分寸地。

看得凌仙暗爽不已,神识还有这样的用处,狐假虎威,忽悠坑敌,实在是让人心情愉悦以极。

“前辈,犬子体弱,不知道这样,可让您满意?”

陈云飞被暴打片刻,烈阳门主毕恭毕敬的转过头颅,向着凌仙请示起来了。

“嗯,马马虎虎。”

凡事不可威逼太过,凌仙倒也没想置对方于死地,见好就收是屡试不爽的原则。

“这小子教训教训就可以了,不过你与老夫争抢宝物的罪过,又该怎么算呢?”

“这……”

陈空玄心中刚松了口气,心中又叫苦不已,拍卖会价高者得,原本是天经地义的。

然而那是就通常情况来说,面对先天境界的天道武者,对方不讲规矩又如何?

“前辈,晚辈确实不知道是您老想要那宝物,否则……”

“行了,多说无益。”凌仙的态度却是蛮不讲理:“总之都是你的错,谁让你将价格抬得那么离谱,老夫虽然不缺这点财货,但对于花冤枉钱也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那依前辈的意图……”陈空玄小心翼翼的开口了。

“你犯的错,自然是自己解决了,那武神符你拍卖下来,让人送到我的包厢之中。”

“这……”

“怎么,你不愿意?”凌仙的声音变得冰冷以极。

“前辈误会了,能为前辈效力,乃是晚辈的荣幸,岂有不愿之理?”

陈空玄心中怒极,脸上还得维持着毕恭毕敬之意,谁让对方是先天强者,烈阳门根本招惹不起的人物。

凌仙心里,则笑破了肚皮,将神识收回去。

他不缺这几千万两的财货,但能够让敌人卖单心情自然是极好的。

而这件事,也给了他一些启迪。

神识除了提升实力,还有其他一些效果,若是运用得当,可以奇兵突出。

可惜自己不能视之对方以真面目,否则,还可以从这位烈阳门主身上获得更多的好处。

心中正这样想着,包厢的门被打开,一名侍女恭恭敬敬的走上前来,将武神符奉到凌仙的面前。

接下来,便是最后一件物品的拍卖,只见云店主走上前台,只见他袖袍一甩,手中便多出一玉瓶来,瓶塞打开,沁人心脾的香味儿从里面飘散。

随后从里面倒出一蚕豆大小的丹丸。

雪白如玉,通体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这是……”

下面的武者先是一呆,随后全都露出了狂喜的表情来。

云店主的声音随之传入耳边:“嘿嘿,各位道友看来也都识货,这东西也就不用我多做介绍了,没错,道行丹,武林圣物,服上一颗,可省却十载寒暑。”

“什么,真是此物?”

“哇哈哈,这一次武林大会,还真是来对了。”

……

狂笑的声音传入耳朵,下面的武者,一个个,无不露出欢呼雀跃的神色。

宝刀也好,武林秘籍也罢,造成的轰动,都不及此刻。

这也难怪,毕竟那些都是外物,打铁还需自身硬,所以道行丹的价值也要胜过前者。

十载寒暑,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尤其是那些武林名宿,随着年龄的增长,修为的进展越发缓慢,于心中也就更加渴望道行丹。

凌仙左顾右盼,脸上亦露出一丝惊愕,他知道道行丹乃武林圣物,但没想到造成的轰动这么离谱。

“底价两千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万。”云店主宣布了拍卖的规则,他也希望能够成交更多的财货,这对于交好凌仙,有莫大的用途。

“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

“两千二百万。”

……

话音刚落,竞价的声音此起彼伏,武林中多豪客,更不要说,此刻什么六大门派,八大世家,三帮四会全都加入了争夺,热闹场面远胜刚才许多。

价格一直高都了三千五百万都还刹不住。

凌仙亦为之瞠目。

玉灵丹可还没达到这个价格。

是云店主坑自己么?

答案是否定的。

对方不会为一点蝇头小利这么做。

玉灵丹虽然是仙家之物,但能够用到它的存在屈指可数,而道行丹不同,既然号称武林圣物,那就是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想拥有的。

基数众,争夺的人自然就多,于是道行丹爆出比玉灵丹更高的价格,也就没有什么奇怪之处。

PS: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请将本书“加入书架”吧!

求收藏!
第36章 各取所需回顶部章节目录
随着时间的推移,竞价的声音逐渐平缓下去,但却丝毫没有停歇的意图,依旧顽强的向上攀升着。

“四千一百万。”

“四千二百万。”

……

别说凌仙瞠目结舌,便是云店主这种老江湖,脸上也难掩震惊之色,此价格比他原先预计的还要高上许多。

这凌小子的运道还真是令人咋舌。

然而就在这时,一苍老的声音传入耳朵:“五千万。”

啥?

在场的人几乎以为自己听错。

面面相觑中都在打探谁这么财大气粗。

凌仙神色一动,这苍老幽怨的声音中竟隐隐含有一丝道的气息。

给自己的感觉更胜绝世强者。

难道说……

是先天一流的人物,天道武者。

凌仙没有放出神识探测。

他可不想弄巧成拙。

而其他人除了疑惑还是疑惑,但面对这么离谱的价格,也没有再不知好歹的竞争了。

道行丹固然难得,但五千万还是太离谱,那些名门大派虽然富可敌国,也不是说拿就拿得出。

只好颓然的接受了这个结果。

事情至此算是告一段落。

拍卖会在一片惊叹声中落下了帷幕。

凌仙无疑是最大的收获者。

说空手套白狼也不为过,不仅白得了武神符箓,道行丹五千万的成交价也让他一夜暴富。

凌仙回到了居所,英雄楼有一间天字号客房一直为他留着,吃过晚饭,云店主如约到来。

未语先笑,一脸讨好:“凌道友,老夫幸不辱命,这儿有银票五千万两,还请道友数数。”

“不用了。”

凌仙自然知道对方不会欺骗自己,脸上却带着几分奇怪之意:“五千万,难道武林盟不抽去一些?”

“呵呵,按照规矩,逢百抽十,不过道友乃是我灵药阁的贵客,所以这个抽成就免了。”

俗话说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凌仙可是送与了他一颗玉灵丹做为礼物,云店主又怎么可能在乎抽成的这点小钱呢?

五百万,在别人眼里或许不是一个小数目,但用于获取凌仙的好感绝对值得。

在他的眼里,凌仙可是潜力无限的。

“对了,云兄,在下还有一事要麻烦你。”

“贤弟何必客气,只要愚兄做得到,绝不推辞。”

云店主心中大喜,他恨不得让凌仙多欠自己人情一些。

“在下想要采购一批宝物,却又分身乏术,不知兄长可否代劳呢?”

“当然没有问题,不知贤弟想买什么,都可以交予我去做。”云店主大包大揽的开口了。

“嗯,这是清单。”

凌仙早有准备,直接递上一张纸片。

“清风草,雪罗果?”

云店主接过来一看,脸上的表情顿时目瞪口呆,还以为有什么宝物这样难办,没想到居然是两种烂大街的药材,寻常药店就有得卖。

凌小子要干嘛,而且数量这么多,云店主也算老谋深算,此刻却有些疑神疑鬼了起来。

“呵呵,贤弟,恕愚兄眼拙,你买这两种药材是为了……”云店主心中好奇,半开玩笑的开始试探。

然而凌仙又岂是那么好忽悠,同样装傻的将两手一摊:“我也不晓得,是老祖宗传讯让我这么做。”

扯起虎皮做大旗,凡是不好解释的东西,凌仙都推给老祖。

既能够免了麻烦,还能让对方心存顾忌,一举两得。

听凌仙这样说,云店主心中凛然,果然不好继续打探。

他低下头,继续查看清单,上面罗列得非常清楚,林林总总足有二十余种之多,丹药,兵甲无所不包。

凌家想要崛起,道行丹固然是最大的助力,但除此以外,其他的需求也不可轻忽。

否则,一切希望都会是空中楼阁,而自己采买,不仅麻烦,还扎眼太过,一不留神,就容易引起有心人的瞩目,交由灵药阁,则要轻松省力许多。

好在凌仙要求的数量虽然离谱,但所采买的,并无特别珍贵的事物,至少对灵药阁,不会有什么难度,故而云店主一口答应下来了。

随后凌仙拿出数百万两纹银,算是预付的定金,对方推辞片刻,最终还是接受了。

“对了,还有一件东西,也请兄长替我留意。”

“贤弟何必客气,尽管吩咐就是。”

“凌某有些场合,以真面目亮相不妥,故而想买一副面具,最好是有以假乱真的效果。”

“这没有问题。”云店主一口应承了下去,灵药阁虽然是以经营丹药为主,但也兼营许多其他杂货,区区一副面具算不了什么,虽然要求以假乱真的效果有些离谱,但翻翻库房,总会找到的。

两人又闲聊片刻,云店主便拱手告辞了。

凌仙吸了口气,对于这一天的收获十分满足,随后盘膝而坐,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颗道行丹吞服。

如今距离炼体七层的境界只差一步,凌仙想要一鼓作气,让自己的实力再提升一级。

体内的真气在经脉中流转不已,然而没有用途,瓶颈明明已到了清晰可闻的地步,却依旧难以突破。

那粒道行丹仿佛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

这怎么可能呢?

难道因为自己是修仙者?

凌仙心中郁闷不已,但却并不服气,他的性格也是很执拗地,我还真不信了,区区一武者的瓶颈还能将自己难住,今天不突破自己还不睡觉了。

凌仙心中发狠,哪知道一语成谶,这一夜他还真没有时间休息,一直在运转真气,直到天边发白,耳边传来清脆的破裂,那挡了他一夜的瓶颈终于被破,真气如百川入海,迅速壮大了起来。

炼体七层!

自己的修为再进一步,终于达到了顶尖高手的行列。

凌仙吐出一口胸中的浊气,脸上的表情亦满是欢喜。

他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虽然这里不好演练拳脚,但估摸着威力应该是大增了不少。

别的不提,火云惊天与冰封千里都不会一招就耗干法力,至于风灵神剑,更可以连出十剑有余。

大大提升自己的战力。

随后凌仙再次盘膝而坐,将磅礴的真气演化为法力,精纯厚实,数量也明显增加了许多。

距离炼体一层的境界已经不远了。

听起来似乎慢得离谱,但其实凌仙才刚刚走上修仙之路,而万事开头难,修仙最难的就是入门,迈过这个门槛后,修行速度反而可以加快。

而一夜未曾休息,他却丝毫也不觉得疲倦,修为再次晋级,已将凌仙的精气神全部提升到了巅峰状态。

于是凌仙起来吃了个早饭,然后就缓步像城的中心广场走去了。

武林大会,除了互通有无,交换各种宝物,还有一个职责,那就是提供一个舞台,让英雄侠少们扬名立万。

所以会在城中心设下各种擂台,名为比武,其实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名气传播,而这样的好机会,侠少豪客们通常都不会放过。

俗话说,人的名,树的影儿,行走江湖,此乃第一要务。

凌仙对这些虚名当然没有兴趣了,但既然来了此处,去瞧一瞧热闹也是无妨的。

然而才走到街上,居然碰上了云店主,一番寒暄之后,对方交给凌仙一件宝物。

是一张面具,据说乃百变天君的遗物,带上后有着瞒天过海的效果,就算是夫妻父子,对面也难以识破。

凌仙谢过,有这么一件宝物,自己要做的事情,接下来,可就更有把握了。

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凌氏的崛起几为定数,凌仙唯一的疑虑,就是时间不够充足。

毕竟积弱太久,就算有道行丹这样的武林圣物,凌家子弟想要成长起来也不是一朝一夕。

本来花点时间也没什么,可现在却有敌人虎视在侧。

先是陈氏无礼欺辱,接着赵家又开始蓄意挑衅了,而这些并不是巧合,有幕后黑手在背后搅动。

烈阳门!

凌仙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这么做,但如今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

凌家已从没落中走出,可与烈阳门相比,依旧显得实力孱弱,而种种迹象表明,对方不会这样一直放任下去的。

如今就是在与时间赛跑,一方面,要加强家族的实力,另一方面,将烈阳门可能的进攻推辞。

第一点好说,但第二点,凌仙则找不到突破口,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而拍卖会那意外的一幕,却给予他灵感,假如冒充一位天道强者,是否可以忽悠影响对方的抉择。

当然,这么做,风险肯定也是不小的。

烈阳门主不仅是炼体九层的绝世强者,而且还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一旦被他发现端倪,自己的处境可就分外不利。

但凌仙没有犹豫,做大事又岂有不冒风险一说,富贵险中求!

不过具体怎么操作,他还没有完全想好,这中间可是浪费了不少他的脑细胞。

心中的念头尚未转过,林轩突然似有所感的抬起头颅,前方千余米处,出现了烈阳门主。

陈云飞也在他的身边,不过因为街道拐角的缘故,视线被阻隔,他自然不可能发现自己了。

神识自然不受影响,修仙者在各种能力方面,都要优于武者。

PS:新的一周,求推荐票!

请各位道友一定收藏本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