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_第31章 化险为夷
^^ 一起来看书,一起来聊书,米花书库天天陪着您,打发寂寞无聊的时间,和作者一起畅游无限的想象空间 ^^
“活该,谁让那小子不知死活?”

“得罪我们古剑门就该身首异处。”

……

丹虹仙子的声音传入耳朵,那些白衣剑手们的表情又恢复了飞扬跋扈。

可很快,扬起的灰尘散开,他们一个个的表情,却呆若木鸡了起来。

胜负已判!

可那该死的小子怎么还站在那边?

而古剑门少主……谢逸萧已身首异处,一条巨大的伤口由肩膀至右胸,整个被切成了两半。

凌仙的风灵神剑固然没有办法与真正的仙法相比,但破开一张山寨版大力金刚符的防御,还是做得到地。

李逵碰上李鬼,凌仙虽然只算半吊子的修仙者,但对于仙法的理解也非一般武林人士可以企及的。www.19zs.com

所有人瞠目结舌,包括那些围观叫好的家伙。

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有一个人看清楚。

古剑门少主使用的可是仙人之物,明明占据绝对上风的,怎么一转眼,就反而败亡了呢?

难不成这小子深藏不漏,乃绝世高手?

所有人的脸上满是震撼之色,原本的轻慢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畏惧与臣服。

没错,臣服。

这个小世界原本就是以力量为尊的,武林中人对此更是印象深刻,像强者低头并无可耻之处,那些侠少侠女们更是对凌仙羡慕嫉妒佩服。

丹虹仙子脸都白了,而其余剑客亦显得不知所措,少主陨落,就这样回去,门主又岂会有善罢甘休一说。

才没有人会考虑他们的无可奈何,多半会被送到刑堂抽筋拔骨。

该怎么办呢?

十几个炼体期四、五层的强者,一个个却显得不知所措,拔剑也不是,不拔也不是,左右为难是最好的形容词。

而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入耳朵,会在武林大会中纵马飞奔的武者,唯有负责维持秩序的武林使。

凌仙眼睛微眯,循声望了过去。

马如虎,人如龙。

这些武林使身穿锦衣,浑身上下隐隐弥散着磅礴的真气。

二流强者,共有十余人之多。

领头的,更是六层顶峰的一流强者。

“何人喧哗!”

人未到,杀气已扑面而来,想要让那些桀骜不驯的武林豪客守规矩,武林使的实力自然也要出类拔萃才可以。

这里信奉的是强者,否则,你空口白牙只会惹来人们的嘲笑与冷漠。

“武林使大人,此人心怀叵测,于大街上公然戏弄于我,古剑门少主好言相劝,却被他背后捅刀子,给打死了。”

嘤嘤的哭声传入耳朵,秦丹虹扑上前去,放声大哭,短短的三言两语,已将所有的罪过,全部推倒凌仙身上了。

最毒妇人心,此言果然不错。

“什么,此人背后偷袭,杀死了古剑门少主?”

古剑门虽然不比灵药阁,但谢逸萧在年轻一代中,亦算声名显赫,当街被杀,这要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他们做为武林使,也必被上边斥责。

心中不由得对凌仙大为愤怒,加上秦丹虹声名远播,哭得梨花带雨,美女博同情总是容易,武林使们看凌仙的表情已是不善以极。

凌仙眉头轻轻皱起。

倒不是怕,这些武林使的实力虽然胜过古剑门武者,但在自己眼中依旧是不够看的。

可与他们动手,就等于同武林大会的主办方为敌,自己还怎么在这里混下去。

解释显然没有用途,束手待毙?

凌仙更不可能那么做。

而那些围观者,亦保持沉默,见识了凌仙的超绝实力,他们固然是得罪不起,但古剑门也不好惹,自然没有人出来伸张正义了。

“小子,是乖乖的跟我们走,还是不知死活的动手?”

说法的是一身材矮胖的家伙,他还真相信凌仙打败谢逸萧是偷袭,将他当作了砧板上的鱼。

其余武林使也拔出兵器,狞笑着围了过去,局面对凌仙十分不利。

凌仙叹了口气,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只见人影一闪,那为首的武林使如大鹏展翅一般的扑了过来,却不是冲着凌仙,而是飞扑到几名手下的面前,“啪啪”几个打耳刮子扇过去。

几人在愕然中全部倒飞了树米。

“队长……”

“你……”

“一群蠢货,别人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这样的贵客也是你们可以得罪的。”

“凌大人怎么可能偷袭,明明是这姓谢的不识好歹,自己找死。”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所有人的惊呆了,这武林使的头领怎么知道事情的始末……等等,他叫这神秘的男子凌大人,难不成对方真在扮猪吃虎,其实是某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一时间,各种疑问,各种猜测,凌仙在这种复杂的氛围中,顿时也显得高大上起来了。

其实他自己亦稀里糊涂,这武林使,真是来主持正义的?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但凌仙当然不会当真什么,如果这个世界真能分辨是非曲直,凌家就不会如此没落,一切都不过是以实力说话罢了。

莫非,他认识我?

凌仙不动声色,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个猜测,还真猜到点上去了。

这领头的武林使,名叫袁朗,乃是云店主的外侄儿,凌仙或许不记得,但当年他去灵药阁的时候,两人是有过一面之缘的。

起初袁朗对他也没有多大印象,但做为云店主的外侄加心腹,他对于玉灵丹有关的事情可是一清二楚。

因为凌仙的缘故,伯父得到了那位大人物的赏识,而他们叔侄俩儿还想要从凌仙哪儿得到好处,对于他这大客户当然要偏袒,迎奉,加保护。

至于古剑门?

嗯,在别人眼里是不错,但对于灵药阁这样的庞然大物来说,又算得了什么,一个少主死了也就死了,谁让他们要去招惹惹不起的人物。

袁朗有自己的立场,有更深层次的考量,然而这番原委曲折,别人又哪里清楚,不论古剑门的剑客,还是那些围观的武者,一个个,都开始在心中倒吸凉气了。

连武林使都如此惶恐忐忑,这打扮老土的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呢?

绝世强者?

还是什么隐藏势力的大牛呢?

秦丹虹已忘记了假哭,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虽然她曾被凌仙的实力震慑,但并不认为这小子的来头会多么了得。

做为十大美女,见过青年才俊无数,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多半是一暴发户。

穷小子掉下山崖侥幸不死,获得绝世丹药与秘籍的故事虽然有些俗,但在这个世界还是有的。

原本她想要借武林使的手保护,这样既打击了敌人,又可以减轻自己的罪责,乃一石二鸟之策。

眼看着都要成功了,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明明是这位凌少侠好好的走路,此女见他长得帅,想要招惹,凌少侠正气凛然,不为所动,此女恼羞成怒,想要强抢帅哥,才闹出这桩血案来的。”

“证据充分,事实清楚,一切都是古剑门的错,与凌少侠丝毫关系也无,你们还不快给我将这些捣乱武林大会的家伙抓起来。”

袁朗一本正经的声音传入耳朵,其空口白牙的本事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秦丹虹更是暗暗叫苦,猎人变成了猎物,做梦也没想到这小子的身份如此离谱,连武林使也要小心巴结奉承着。

“凌少侠,不知道小人如此处理,您老可还满意?”

袁朗回过头颅,已是一脸的陪笑之色,随后悄然施展传音之术:“在下乃是云店主的外侄儿。”

“原来如此。”

凌仙点点头,总算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虽然觉得对方找的理由有点离谱,但这种时候也不好置评什么:“既如此,这儿就交给贵使。”

话音未落,凌仙已像远处走去了。

留下惊叹羡慕的目光数不胜数,不知不觉这武林中又多出了一段传说。

……

经过这么一小插曲,凌仙也没有闲心再逛下去,否则非被围观不可,如今名气太大对他实际没好处。

于是凌仙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盘膝打坐。

稍带片刻,他干脆取了一颗道行丹吞服。

聚气丹对于自己的修行有一定的好处,那道行丹又如何?

轰!

凌仙感觉自己体内真气运行的速度一下子加快了许多,忙屏气凝息,按照战神诀的方法运行这股真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真气的量在不断壮大,道行丹能在武林中掀起无数的腥风血雨,果然是盛名无虚。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

真气的量,居然壮大了一倍有余,已经触摸到炼体期第七层的瓶颈。

一旦突破,自己就可以号称顶尖高手了。

居然如此神奇。

凌仙心中大喜,干脆又服下一粒。

想要一鼓作气,将炼体七层的瓶颈突破,然而这一次,居然没有效果,第二次服下的道行丹如泥牛入海,没有掀起分毫的波澜。

凌仙愕然,果然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过这样的结果,已经让他非常满意了,虽然没有真正迈入顶尖高手的地步,但实力无疑又增加了许多。

也许只要一个契机,就能突破。

PS: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