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生活中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www.7mihua.com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翅膀。]
第27章 古画宝物回顶部章节目录
前倨后恭!

这样的变化别说那些围观的武者,便是凌仙亦瞠目结舌。

难不成是对方的诱敌之策?

可他又不知道自己是修仙者,毫无理由这么做。

难道说……

林轩心中隐隐有了一点揣摩,但也不敢就此肯定什么。

既来之,则安之,凌仙不动声色,跟着一群同样瞠目结舌的侍者,昂首阔步,迈进英雄楼了。

里面的设计,让凌仙赞叹不已,虽然只是木质结构的建筑,却处处透出巧夺天工。

而每一层的景致都各不相同,越往上走,越是恢宏。

华贵大气,食物更是精美以极。

不过随着层数的增多,客人已变得十分稀薄,第九层,居住的皆是绝世强者。

凌仙一路上也被指指点点,不过他却处之泰然,炼体九层又如何,自己与他们所走的,可是完全不同的道路。

最后,凌仙被引到一十分豪华的房间,侍女送上精美的食物,恭恭敬敬的退下去了。

“那吴长风,究竟发现了什么?”

得到如此礼遇,凌仙也惊诧不已,心中虽颇多疑惑,但对方没有恶意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于是也不再顾忌,不管如何,先填饱肚子再说。

大吃大喝!

酣畅淋漓,当凌仙有九分饱的时候,突然眉梢一动。

有人接近这里,尽管隔着墙壁,但修仙者的神识是不会受影响地。

“楼主,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您大度不与他计较也就是了,怎么还像大爷一般的供着?”一不解的声音传入耳朵,是一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身穿红色宫装,脸上带着几分不满之色。

“哼,你懂什么,这小子可不是普通人,乃凌氏家主。”吴长风冷哼一声开口了。

“凌氏,你是说那已经没落的侠王家族?”女子却是失惊而笑:“听说他们已经沦落为贩夫走卒,饭都吃不饱的地步。”

“那是以往,如今他们已经强势崛起,前一阵,这凌小子与我姐夫做了一笔交易,可是让那位大人十分满意。”

“什么,你是说那位大人……”

“不错,你该晓得,获得那位大人的赏识,对我们有多大好处,如今这凌小子是香馍馍,要将他当大爷供着,千万得罪不得。”

……

两人的对话传入耳朵,此时他们是在一间密室里面,自然不用担心泄露,可神识的玄妙又岂是常人所能够揣摩,所有的隔音,对凌仙形同虚设,全都听得一清二楚。

在修仙者面前,凡人是没有秘密的。

原来如此!

凌仙总算了解了事情的始末,这英雄楼竟是灵药阁的产业,而吴长风更是云店主的妻弟。

如此曲意迎奉,是因为自己卖给他们的玉灵丹大有用处,那大人物的信息,更让凌仙有了联想的余地。

玉灵丹可是初代先祖留下来的宝物。

难不成对方也是修仙者?

仰或先天境界的人物?

当然,这只是猜测,不过确定对方没有恶意,凌仙也安心下来了,吃饱喝足,招呼侍女进来,将自己带去休息。

英雄楼可不是普通的酒肆,倒与前世的星级宾馆有几分相似,餐饮一体。

而林轩得到的也是最好的待遇,如今吃饱喝足,他的精气神也全都恢复,于是袖袍一拂,将一物从腰间取出。

是一幅画轴,颇有几分古色古香的韵律在里头。

为了争夺此物,陨落的异兽数不胜数,凌仙祸水东引,用空木盒将烈阳门嫁祸,而真的宝物则在他怀里揣着。

此时磨砂着宝物,凌仙也不由得心怀激荡起来了。

猛虎也好,恶狼也罢,虽然实力不低,但怎么会对一幅古画感兴趣,这不合常理,多半包含有什么不得了的玄机。

凌仙吸了口气,将手中图画徐徐展开,一幅水墨山水映入眼帘,意境悠远,隐隐含有道的气息,凌仙的心神似乎也要被吸引进去。

随后凌仙突然感觉好饿。

按理说这是不可能的。

他刚刚才饱餐了一顿来着。

而手中的画卷,在这一刻仿佛化为了美味的食物,以凌仙的性格,竟然也忍耐不住,一口将它吞下去了。

整个过程匪夷所思,反应过来的凌仙自己也瞠目结舌,几乎怀疑是在做梦,但手中的画轴确然已消失得踪影全无,难道说……

凌仙忙施展内视之术。

丹田之中,多出了一个气旋,凌仙将神识没入里面,随后发现眼前的景物一片模糊,自己竟然来到一全新的世界里了。

青山绿水,有些眼熟,等等……这不与刚刚画轴中所绘画的景物一模一样么?

凌仙瞪大了眼珠,但也没有吃惊太过,毕竟这个世界上,自己连仙法都已经见识过,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他隐隐觉得,自己这一次,捡到了不得了的宝物,不过具体功用是什么,还需要好好揣摩。

于是他开始四处闲逛起来了,左顾右盼,任何一个细节,都不漏过。

起初一无所获,然而半个时辰以后,当他偶然抬起头颅:

“咦,那是什么?”

凌仙突然发现,在远处最高一座山峰的半山腰处,有一个山洞,然而走进去不过丈许,却石门紧闭。

凌仙不由得大喜,难道是古修士洞府?

这样的好事岂能错过,他二话不说开始攀登了。

仅仅是神识之体,登起山来自然容易,很快,凌仙便来到了目的地。

近距离看,越发磅礴,在洞府的上方,还有几个大字雕刻。

第一个,或许是年深月久,已经脱落,看不清楚。

但剩下的几个,则龙飞凤舞,自有一股恢宏的大气,从里面透射而出。

第二个,是一个“仙”字,凌仙看到这里,心中不由得大喜,难不成不是古修洞府,而是真仙的遗迹之处?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然而再往下看,那几个古字虽然并未模糊,但自己根本就不认出。

凌仙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稍后却又振作,既然到了,总要看看再做定夺。

然而这一看,还是失望以极。

从石门进去,果然是一宽阔的洞府,然而布置却是简朴以极,石桌石椅,除此以外,空无一物。

既不见宝物,也不见修炼秘籍,总而言之,没有一样与修士相关的东西。

难道自己弄错,但这画轴既然有那么多强大的异兽争夺,肯定不会是没有缘故。

究竟是哪里弄错,凌仙一边想着,一边放出神识细细搜索。

开始没有收获,但半个时辰以后,突然像是触动了什么,整间石室突然光华大做,石桌石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出现了一个熔炉。

不,正确的说是地底凹陷,岩浆呼啸而出。

凌仙虽是神识之体,也感受到一阵难以忍受的高热。

火红的岩浆跃入眼帘,就在这石屋的中间。

他不由得退了几步。

“轰”的一声巨响传入耳朵,从那岩浆的深处,跃出了一件宝物。

是一炼丹炉,然而却灰扑扑,造型也毫无出众之处,甚至可以说是锈迹斑驳,就像一学徒练手的拙劣物。

凌仙不由得大失所望了。

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宝物,可这个样子,看着像法宝么?

街上随便找一杂货铺,买个炼丹炉,也比眼前的好上许多。

可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想想这离奇的经历,若说眼前的只是一垃圾,未免又说不过去,难不成还有什么玄机自己未曾堪破,此事另有乾坤么?

凌仙心中疑惑,就在这时呼啸声传入耳朵,从那岩浆中再次飞出一道光束,悬停在炼丹炉的上空,随后整间石室光华大做,地底的岩浆消失得踪迹全无,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唯有那拙劣的炼丹炉,以及悬浮在其上面的一卷丹书。

没错,就是丹书,此物倒是造型古朴,一看就非凡物。

凌仙心中一喜,手一抬,那卷丹书就自己飞了过来。

凌仙将其打开,表情却有些愕然,因为里面居然是空白。

无字天书?

凌仙哭笑不得。

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

但这件事情未免也太诡异了。

林轩心中有些憋屈,或者说不愿意放弃。

他不相信自己费尽辛苦,到头来所得到的却是一件废物,不管如何,总要先尝试一番再说。

不过该怎么做,却是一点头绪也无。

罢了,此宝既是丹书,那自己就先拿出一颗丹药再做定夺。

凌仙神识一动。

聚气丹从储物袋中移出,纳入丹田紫府,最后进入这神秘的画轴之中。

当然,他也不知道有什么用,纯粹是尝试而已。

简单的说,就是碰运气。

然而接下来却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卷神秘的丹书自己翻动起来了,一道青蒙蒙的光华洒落,将聚气丹笼罩住,随后原本空白的丹书,居然多出了一段金色的文字。

聚气丹,世俗丹药,可提高武者真气,低阶修士吞服,有一定淬炼灵力的效果……

前面只是此丹药的介绍,简单清楚,然而后面的文字,却让凌仙露出大喜过望之色。

聚气丹加清风草,雪罗果,可炼制道行丹。

什么,道行丹?

凌仙大惊失色,随后脸上流露出狂喜了。

他虽然不曾闯荡江湖,但对于这个世界所流传的绝世丹药还是有所耳闻的。

PS:各位道友看完了,请将本书“加入书架”吧,这样才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本书更新的消息哦!

求收藏!
第28章 炼丹术回顶部章节目录
道行丹,顾名思义,可以提高武者内力。

聚气丹服上一颗,仅仅是对武者稍有帮助,这道行丹,那可乖乖了不得……怎么说呢,有点类似于前世武侠小说中描写的天材地宝,吃上一颗,直接增加十年内力的那种。

省却十载寒暑之功。

十载寒暑,人的一生能有几个,此乃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宝物。

只要多吃几颗,大侠也能变废物……哦,说反了。

听上去离谱,但道行丹真有这样神奇没错,可惜太难得。

光是需要的药材就有数十种之多,且每一种,皆万金难得,别说如今凌家早已落魄,就算是灵药阁,甚至皇室这种庞然大物,想要凑齐,也有千难万阻。

而即便凑齐了此物,道行丹的难以炼制那也是出了名的,即便是有着丹神之称的褚大师,成功率也十不足一,至于别人,那就更是休提。

总而言之,这几乎是属于传说中的事物,江湖上偶尔出现一颗,便能引起腥风血雨数不胜数。

可这丹书中却说,以聚气丹为原料,就可以炼制,至于清风草,雪罗果,更是再普通不过,寻常药店也可以买到的。

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么?

凌仙先是狂喜,叙而心中又有些怀疑,心念一动,便重新回到了现实之中。

他翻身而起,像门外走去。

究竟结果如何,总要试一试才能清楚。

很快,凌仙便买回了大量的清风草与雪罗果,这些都仅是非常平常的事物。

然后凌仙盘膝而坐,再次将心神沉入到丹田紫府。

该怎么炼制,丹书上并没有说,凌仙也就只能依样画葫芦,将聚气丹与两味副药,一起扔进去了。

随后看着炼丹炉。

很快半个时辰一晃而过,却什么也没有发生来着。

凌仙拍了拍头,自己忘了点火。

这个错漏有些离谱,但第一次炼丹原本就手忙脚乱的,该怎么点呢,这儿可是自己的丹田紫府,并无能够引火之物。

凌仙只有尝试着对着炼丹炉进行真气输出,别说,还真有用途,一缕淡蓝色的火焰浮现而出,包裹住整个炼丹炉。

随后……随后凌仙就不知道该怎么做。

反正聚气丹也好,清风草也罢,甚或雪罗果,都仅仅是不值钱的大路货,即便失败也没什么好心疼的。

于是无所事事的凌仙干脆就在那里等着。

很快,过去了一盏茶的功夫。

丝毫征兆也无,那炼丹炉自己打开,一道奇光从里面飞射出来,与之伴随的是药香四溢,沁人心脾。

难道说……

凌仙脸上闪过一丝喜色。

袖袍一甩,伴随着神识的牵引,他的面前出现了一蚕豆大小的仙丹。

雪白如玉,通体散发出不凡的气息。

凌仙的脸上满是狂喜,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这东西真是道行丹,如假包换。

凌仙也没想过这么轻易就炼了出来。

自己的炼丹术,自然是一塌糊涂,所有的功劳,皆要归咎于眼前的宝物。

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有了这件东西,家族的实力突飞猛进没有问题,而这还是次要地,毕竟有了先祖留下来的宝物,凌家崛起是板上钉钉地,所差不过时间的早晚而已。

这丹炉对自己来说,才有重要意义,有了此物,修仙不说一片坦途,至少也会容易上许多。

也许真有机会,去九天之上,看一看的。

凌仙毕竟不是普通的修仙者,两世为人的他,性格要比常人稳重许多,虽然得意,却未忘形,反而很快就恢复了冷静。

随后他神识微动,又将储物袋中的聚气丹送入了紫府,如法炮制,很快就炼出了道行丹数颗。

此物名为丹书,除了聚气丹应该还能炼制别的宝物。

于是凌仙又取出一颗玉灵丹来了。

这可不同于凡俗,乃是初代先祖留下来的宝物,如假包换的仙家之物。

凌仙将它靠近丹书。

然而没有用处,丹书上并未有异象呈现而出。

怎么会呢?

凌仙以手抚额,这丹书空白的还有那么多,聚气丹所占据的不过沧海一粟,不可能只能炼制一种丹药的。

究竟是哪里出错?

凌仙也不晓得。

研究了半点,丝毫进展也无,于是只能猜测,难不成是自己修为太低,还不能驾驭这件宝物,只能发挥出它一点功用么?

当然,这也仅仅是揣摩,具体真相还需要时间沉淀才能解开秘密的。

心痒难挠,不过凌仙也知道再研究下去没有用处,不管如何,哪怕是目前只能炼化聚气丹对自己也有天大的好处。

一句话,人贵知足。

又炼化了数枚聚气丹后凌仙将心神退出了紫府。

无意中得到这么一件了不起的宝物,这一晚,他睡得很甜美,很充足,然而凌仙不知道,他的行为,在千里之外,引起了轩然大波。

……

落云山纵横八百里,然而那仅仅是指人类活动的范围,山峰错落,落云山真正的面积要大上许多。

在那深山大泽,别说普通的家族与门派了,便是绝世强者,也不敢涉足。

那儿树木参天,多的是洪荒大泽,不知道什么地方就有强大的异兽栖息着。

然而异兽并不是那里的王者。

尽管它们的斗气一点也不比武者的内力迅色,尽管它们的天赋秘术比那些看似华丽的武技还要实用许多。

可在这片洪荒大泽,它们也仅仅是奴仆罢了,任妖兽驱策。

没错,妖族!

凌仙的先祖,是来自更高世界的修仙者,曾经说过,这个世界灵气稀薄,人类修仙,尚有千万险阻,更不要说普通的野兽与动物。

这话没错,但事物是发展的,千年前如此,如今却不一定尽然了。

没人知道改变来自于什么,但这个世界也出现了妖族。

当然,与更高层次的世界相比,要弱小许多,充其量,也就相当于炼气级别的修仙者。

但在这里,它们就是王者,杀绝世高手如探囊取物。

更不可思议的是,它们化形了。

妖兽化形,在大世界里,那可乖乖了不得,已相当于元婴级别的老祖,可在这里,却打破了这个束缚,或许是天地规则不同的缘故,有失就有得。

当然,它们化形得并不彻底,还带着不少妖兽的痕迹,但智慧已实打实的能与人类相比。

此时此刻,在这洪荒大泽的一洞天福地之中,就有四位妖王相对而坐,两男两女,身上无不散发出浓郁的妖气。

一头黑熊,一头恶狼,一条蟒蛇,还有一个,具体的种类不清楚,但应该是某种鸟类妖兽幻化而成的。

此刻他们虽然施展了化形术,但身上的特征依旧能将原本的种类辨识清楚。

“青狼,你的手下真是废物,这么多追区区一头猛虎,居然还没能夺回圣物。”

尖利的声音传入耳朵,此刻说话的,是那条蟒蛇,她幻化成了一身穿红衣的女子,身材纤细,双目却做碧绿色,更可怖的是两边脸颊之上,都有细细的蛇鳞延展而出,张嘴之间,一条蛇芯更是不停吞吐,语气越发的显得尖酸刻薄。

“鳞蛇,你好了得,圣殿这个月可是由你们蟒类一族看管的,被盗走了宝物,反倒来怪我,难道不知道羞耻两个字该怎么写么?”那被称为青狼的男子勃然大怒,反唇相讥的声音传入耳朵。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吵了。”另一妖女的脸上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现在争谁对谁错还有何用途,当务之急是找回圣物。”

“青云说得不错。”一直坐在上面,妖气最为浓厚的黑熊也开口了:“亡羊补牢,犹未晚矣,总而言之,圣物一定不能落在人类的手里。”

“话是不错,可青狼的手下却将人追丢了,人海茫茫,该到哪儿去找呢?”

“最近不是开什么武林大会么……”

“你是说……”

其余三名妖王皆转过了头颅。

“不错。”那叫青云的女子脸上流露出一丝傲然之色:“从他出现的时间推测,此人多半是去参加武林大会的。”

“或许吧,但我们依旧不知道是哪个。”

“那就将那什么武林大会搅他一个天翻地覆,将里面的武者全都灭除。”黑熊王恶狠狠的声音传入耳朵。

“什么?”此话一出,其余三大妖王也不由得侧目:“黑熊老大,你说真的?”

“那些武者虽不值一提,但这么做,可会引起先天强者的怒气。”

“您难道想将战端开启?”

“是又如何?”黑熊王的脸上满是傲然之色:“这些年我们妖族的势力已发展了许多,反观人类,却不断衰弱,就算战端开启,我们也未必会输,何况为了圣物,一切代价都值得。”

三大妖王瞪大了眼珠,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对于黑熊王的说法,似乎也给予了认可。

而在外面,密密麻麻的异兽数不胜数,各种璀璨的斗气将天空都染成了五颜六色。

……

山雨欲来风满楼,而这一切,人类却依旧茫然而懵懂,武林大会如火如荼,没有任何人预感到他们正处于风暴的中心处。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