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 这本书相当的十分的好看,这是一本精彩的书,精彩连载就在www.7mihua.com,如果您有什么观点,留个评论吧 **
第二十五章 冤家路窄回顶部章节目录
就算稍稍拉远一些距离,对方很快也能赶上去,狼的鼻子并不比狗逊色,凌仙能够收敛自己的气息,但身上的气味儿已被对方印入到了脑海里。

可恶,凌仙都有点后悔虎口夺食,但这时候,就算放下宝物,对方也绝不会有善罢甘休一说。

开弓没有回头箭,何况到手的宝物扔出去,也不符合凌仙做人的哲理,如今骑虎难下,唯有与对方耗下去。

凌仙一边拼命奔逃,一边寻觅转机,至于与对方决一死战的想法,他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去。

自己又不傻,八阶恶狼可是相当于宗师级高手啊!

诚然,自己修炼的乃是仙术,化为真气后有越级挑战的底气,但连越两级,这也太疯狂了些。

凌仙并非愚蠢之徒,太过自信等于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地。

虽然刚刚,他也曾斩过一宗师级恶狼,但那是偷袭,玩的出其不意,且那头恶狼身负重伤,才被凌仙偷袭得手。

乃种种有利因素聚合,再来一次,凌仙可不敢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谨防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仅仅是将轻功施展到极致,像前奔逃不已。

恶狼的脸上满是狂怒,与人的表情相差仿佛,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露出了几分疑惑。

凌仙全力施展,修为自然没有办法隐瞒,仅仅是一流高手而已,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耐力,一个时辰奔袭百里,为什么他的真气却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似地。

这不合常理!

但恶狼没有退意。

宝物得而复失,大王非将自己抽筋剥皮,无论如何,也要抢回此物。

其实凌仙并没有它想象的那么轻松,两个大境界的差距,可不是说笑地,即便他所修的乃是仙术,即便他法力精纯,堪比筑基,但量太少了,此刻已是强弩之末,还好身上带了不少聚气丹可以吞服,否则早已支撑不住。

但这样下去,怎么才是了局,究竟如何,才能摆脱眼前的危机?

凌仙心中暗暗叫苦,不知不觉间,穿过丛林,看见了一条大路。

“咦,那是……”

神识一扫,凌仙发现,距离自己数里之远,一气势非凡的车队迤逦映入了眼帘。

人如虎,马如龙。

近百骑士,簇拥着一辆精美华丽的兽车。

没错,拉车的并非骏马,而是异兽,虽然修为远远比不上刚才的群狼恶虎,但这个排场亦令人咋舌。

而车厢亦非普通之物,长数丈余,通体由不知名的香木制成,上面隐见符文闪烁,有淡淡的宝光透射而出。

簇拥在车厢周围的骑士实力更是不俗,光是一流高手就有好几个,二三流的更多,近百随从,竟然没有一个炼体期四层以下的人物。

他们是从落云山方向来的。

落云山宗门家族虽多,但有这种底蕴的却屈指可数,而他们也没有隐瞒身份的意图,所打的旗帜已明明白白的表示清楚。

烈阳门!

前门拒狼,后门迎虎,偏偏这时候,与老对头狭路相逢,然而凌仙的脸上,却满是喜色。

神识像后面一扫,那恶狼距离自己,同样还有数里,视线被丛林遮挡住。

上天助我!

凌仙深深呼吸,手脚麻利的打开木盒,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卷轴般的事物,不,正确的说,是一幅画,被卷在了一起。

这就是那九阶猛虎,与恶狼以命搏杀,争夺的宝物?

凌仙大感错愕,但这时候可没有时间细细思索,袖袍一甩,将那幅画收进了腰间的储物袋,随后从衣衫上撕下一块布,将脸孔包裹。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做完这一切后,凌仙立刻迎着那车队跑去了。

虽然还不曾与烈阳门正面交锋过,但陈家与赵家都是他们指使的,一饭之恩必偿,睚眦之仇必报,眼前的机缘,凌仙可不会放过。

“什么人,还不止步!”

很快凌仙接近了,开路的两个护卫一声断喝,脸上露出警惕之色,这也难怪,凌仙藏头露尾,形迹可疑,而轻功又显示他武功不低。

然而此时凌仙又哪儿有心情与他们废话下去,八阶恶狼紧追不舍,此刻已出现在道路的尽头处。

而凌仙通过神识,更看清楚了车驾中的人物。

一男两女!

男的锦袍玉带,手中摇着一柄折扇,脸青唇白,一脸纨绔,而两名女子的皆做宫装打扮,倒也貌美如花,侍立在男子的面前。

陈云飞,真是冤家路窄。

凌仙瞳孔微缩,心中大感错愕,这家伙不是小小陈氏的少主,怎么与烈阳门扯上关系呢?

而且看着排场,在烈阳门的份位恐还不低。

但凌仙也没有心情探究下去,新仇旧恨嫁祸起来更是解恨无比。

于是他一声断喝:“少主,那宝物小人已取到手了。”

话音未落,他力贯右臂,将手中的木盒一甩,朝着车驾的方向抛了过来。

随后身体一侧,却是冲入了一旁的灌木丛。

算定那恶狼虽然深恨自己,但若是可以选择,却会在第一时间夺回宝物。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那陈云飞虽然做了烈阳门少主,但依旧是一没用的废物,眼睁睁看着异物飞来,脸上却满是错愕,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眼看便要被击中,一只苍劲的手掌从旁边伸出,稳稳拿住了木盒,手掌的主人是一身穿皂袍的老者。

神光内敛,显然一身武技已到化境的程度。

炼体七层,顶尖强者!

而且是七层巅峰,距离绝世高手的境界,也只差一步。

嗷呜!

数里之外,一声震天动地的狼嚎声传入耳边,随后便看见了一头青灰色的巨狼,壮若牛犊,眼睛却满是血红之色,璀璨的斗气由它身体表面喷薄。

“异兽!”

老者瞳孔微缩。

那八阶恶狼的脸上已满是疯狂之色,它快要被气疯了,眼看那可恶的小子已是强弩之末,居然又冒出了同伙。

我要将你们全部抽魂炼魄!

嗷呜!

它眼睛外凸,同时嘴巴亦张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吐出一颗半透明的气泡,在急速飞行中,拉扯成椭圆形,如离弦之箭,像车队飞了过来。

“快躲,是异兽的天赋秘术。”

皂袍老者见识广博,可惜这声提醒已经晚了,那气泡速度惊人以极,呼啸着落入了车队里。

随后真的如气泡一般扩散了出去。

开路的骑士首当其冲,被波及的武者足有数十。

“啊!”

惨叫声传入耳朵,凡是被这气泡包裹,皮肉竟从骨上分离,这气泡具有的腐蚀性令人心惊无比。

普通人不用说,便是武者真气也抵挡不住,仅仅一击,车队的人,就有小半如进入了熔岩地狱。

好可怕的天赋秘术,凌仙也看得暗暗咋舌。

不过此神通在对战那九阶猛虎的时候,却不曾用过,想来面对强敌,没有多少效果,不过做为面杀伤的神技,威力却是杠杠地。

陈云飞已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了。

“保护少主。”

皂袍老者的脸上满是凝重之色,嗖嗖的声音传入耳朵,幸存的武者,也纷纷围拢,刀枪剑戟,取出了各自的兵器。

而这与凌仙,已没有多大关系,祸水东引,他已达到了目的,凌仙自然不会傻傻的留在这里,浑身轻功施展到极致,像着夏川镇而去。

这次没有再遇见波折,经过一天一夜的赶路,终于到了。

繁华富庶,百姓生活安乐。

此时正是正午,集市繁华到极处,凌仙没费什么力气,便打听到武林大会的举办地了。

万丈高楼平地起,眼前的场景,虽然没到震撼的地步,但也蛮夸张的,原本的空地,已多出了无数的琼楼玉宇,行走在其间的男男女女,一个个皆步履矫健以极,要么内功颇有造诣,要么,便是太阳穴高高贲起,还有一些内外兼修的高手,看起来与常人无异,但这样的存在,往往才是最可怕地。

高手如云,强将似雨,在这里,随便一个卖药的老头,都有可能是炼体期六层的高手。

路边乞讨的乞丐,更有可能是不得了的大人物。

听起来离谱,但事实就是如此,武林大会虽然尚未开幕,但已吸引了来自山川五岳的强者。

这里便是江湖。

凌仙的脸上亦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

当然,也仅仅是兴趣,世俗武林,虽然多奇闻奇事,但又哪里能与光怪陆离的修仙界相比。

不过饭要一口口吃,这修行之路,也不着急。

凌仙一边游目四顾,一边寻觅酒馆,赶了那么久的路,肚子早就饿了,武林大会尚未开幕,这歇脚之处,自然也不能马虎。

好在这并不是什么难事,五湖四海的江湖豪客来此,最不缺的就是茶楼酒肆。

很快,一座恢宏的建筑就映入凌仙的眼帘里。

英雄楼!

好大的口气。

不过这座楼宇确然不俗,高八层,每一层,都数丈余,从里面飘散出沁人心脾的香气。

凌仙嘴角边露出一丝笑意,先是被异兽追逐,随后又连夜赶路,肚子早已饿了,于是迈动脚步,像英雄楼走过去了。

PS: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二十六章 名满天下回顶部章节目录
近距离看,楼宇更加的壮丽,虽然没有办法与前世相比,但依旧显得恢宏大气。

“站住!”

然而才到门口,凌仙就被两名保镖模样的家伙拦住。

一脸桀骜,高高扬起头颅,鼻孔朝天,动作更与赶苍蝇相差仿佛:“滚开,哪里来的穷小子,英雄楼也是你来的么?”

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入耳朵,武林中,原本就不乏好事之徒,

“哪儿来的蠢货,你看他那身衣服,也配上英雄楼么?”

“没见识的小子,恐怕以为这只是一普通的酒肆,英雄楼,顾名思义,要真正的英雄才有资格上去。”

“就凭这穷小子,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

冷嘲热讽不停的传入耳朵,凌仙脸上闪过一丝恚怒,眉头微挑,却又忍住,自己是来武林大会寻觅宝物,没事儿跟这些无聊的家伙生闲气做什么。

这么一想,也就心平气和,恢复了一派淡然之色:“开酒楼做生意,哪儿有拒绝客人的道理,说吧,要怎么样,才能进去?”

“就凭你?”

站在门口的大汉一脸戏谑:“也简单,只要你能够将我打过……”

“好!”

凌仙的回答干净利索,与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懒得啰嗦,无外乎嫌自己穿着打扮太土,凌仙如今虽不缺财货,但志在修仙,对于穿着,向来不怎么在意,没想到却被对方拦在这里。

话音未落,凌仙袖袍一拂。

那大汉脸上的笑意尚未散去,整个人就如遭雷击,一下就从原地飞了出去,摔了一个狗啃泥。

发生了什么?

刚才还在围观嘲笑凌仙的众人不由得瞠目结舌。

“我没看错吧,贺老三虽然不是什么顶尖高手,亦是炼体期四层的人物,放在江湖,亦有些名头,居然一招就被打飞掉了。”

“这小子什么来路,这么年轻,便是那些世家大族,也不曾听闻有哪位天才,如此离谱。”

“连动作都看不清楚。”

……

不论修仙界还是江湖,永远是用实力说话的,任你巧言令色,也比不上凌仙这一下带来的震撼离谱。

所有的嘲讽,被一扫而空,刚才一个个还眼高于顶的武者,此时望向凌仙的表情已满是敬畏之色。

但在眼底,又有些幸灾乐祸。

英雄楼可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虽然贺老三有错在先,但在这里动手,就是打他们的脸,吃不了,兜着走,年轻人,还是太冲动。

果不其然,下面的喧哗,已经引起了里面的注意,一威严的话音传入耳朵里:“哪位朋友,来我英雄楼,老夫未曾远迎,真是失礼。”

口中说得客气,一股可怕的气势却从大门中蜂拥而起,如海潮怒涛一般狂卷,凌仙首当其冲,却如同礁石,牢牢的钉在地面。

随后一白须白眉的老者映入眼帘。

三缕长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而那可怕的气势,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炼体七层,顶尖强者!

“长风尊者。”

“天哪,是英雄楼的楼主。”

“这小子惨了,长风尊者虽不是什么乖戾乖张的人物,却最喜好面子了,他这么当众打脸,长风尊者岂会将他放过?”

“恐怕会受万蚁噬身之苦。”

……

议论声再一次传入耳朵,围观众人却是幸灾乐祸。

谁让凌仙刚才的表现那么离谱,看见天才折翼总是令人舒爽的,这就是所谓的嫉妒。

然而吴长风却是大惊失色,他可是炼体期七层的顶尖强者,一身修为已到化境的程度。

这气势外放表面上不曾动手,威力却不下于佛门狮子吼,能够伤敌于无形,便是同阶高手也不会毫不动容,眼前怎么会没用?

心中大感错愕,望向凌仙的表情也就变得凝重起来了,这小子究竟什么来路?

他哪里晓得,凌仙根本不是普通的武者,习练的乃是修仙之术,传说,实力强大的修仙者,浑身能够绽放出可怕的灵压,震慑群魔。

道理与他的气势外放异曲同工,但高妙了何止万倍,凌仙实力还弱,不能将灵压收放自如,但哪怕仅有一点点,护体也是绰绰有余的。

别的不敢说,仅仅气势就想要让凌仙屈服,别说区区一顶尖武者,就算炼体九层的绝世强者,一样拿凌仙无可奈何。

这与实力没有关系,而在于仙术,原本就对相同效果的武技,有着克制的效果。

然而这中间的原委曲折旁人又哪里清楚,吴长风虽然经历过大风大浪无数,但对凌仙,也不敢小看了。

然而忌惮没错,却也不打算罢手,倒不是气量狭隘,而是当着这么多人,根本下不来台。

人活脸,树活皮,偏偏他生平最好的,就是面子。

硬着头皮,也要找回场子,何况就这么一毛头小伙儿,难不成实力还真能将自己胜过?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再次露出乖张之色,高高的扬起头颅:“小子,我这手下,可是你打伤的?”

“不错。”

凌仙很光棍的承认了。

“你好大的胆。”

“大胆,我看阁下才是荒诞。”论斗嘴,凌仙身为穿越者,又岂会弱人口舌。

“此话怎说?”

吴长风被气乐,这乳臭未干的小子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开门做生意,岂有将客人拒之于门外的道理?”

“你……”吴长风先是一愕,随后哈哈大笑起来了:“原来是个没见识的小家伙,以为我这英雄楼是普通的茶楼酒肆么,任何人皆可进得?”

“那要如何?”

“英雄楼,自然要名满天下的英雄才可进入,你做得到么?”

林轩默然。

名满天下,谈何容易,虽然他如今的实力,开宗创派也没有问题,但毕竟时日尚短,也没有为人所熟知的显赫战绩,就算实力不低,在旁人眼里,也不过一无名小卒而已,相比名满天下,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哈哈,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就凭这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蠢货,也敢枉称英雄么,真是笑掉人的大牙了。”

“就是,年轻人不要这么气盛,有些人并非你可以招惹,还是乖乖磕头求饶好了。”

“真是不知死活……”

……

冷嘲热讽的声音再一次传入耳朵,江湖上的武者,都是看热闹不嫌人多,凌仙的表现虽然了得,但年龄毕竟在那里管着,而长风尊者,可是炼体七层的顶级强者,谁胜谁弱,这还不一目了然么?

一时间,围聚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兴奋之色。

“凌某尚未闯荡江湖,自然没有名满天下一说,不过英雄帖是否可以作为通行的资格?”凌仙淡淡的开口了。

“英雄帖,嘿嘿,那也要看什么级别!”

吴长风的脸上充满不屑,认定凌仙只是某个家族的纨绔,以为小小的一张英雄帖就可以唬住自己么,大错特错!

今天不让他受点教训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哦,阁下看看这张是否可以呢?”

凌仙脸上的表情却依旧配合,从怀里将一烫金的英雄帖取出。

居然是烫金之物?

围观的武者无不瞪大的眼珠,一个个瞠目结舌,刚才讥讽过凌仙的更是恨不得一个耳光像自己扇过去,江湖中人自然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

烫金英雄帖,已是这次大会所发出的最高级别,能够得到邀约的绝非普通人物,至少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

但也有人不以为然,烫金英雄帖固然了得,长风尊者可也不吃素,如今势成骑虎,会不会给这个面子可不好说。

然而接下来却发生了让他们大吃一惊的一幕。

吴长风接过凌仙的英雄帖看了一眼,立刻瞪圆了眼珠,然后……然后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翻转。

哪里还有分毫怒气,那表情就像见了主人的奴仆,一脸的陪笑之色,甚至连挺直的腰杆都恭恭敬敬的弯下去了:“原来是凌……少爷,老夫真是糊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要与我一般见识了。”

随后又转过头颅,冲着后面的手下一身大喝:“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少爷请进去,第九层天字号房间,最好的酒菜,最好的奴仆,少爷若有分毫不满,我将你们的皮扒了。”

然后他回过头来,又变戏法般的露出恭敬之色:“凌少爷,您请,老夫处理完这里的事务,一会儿亲自给你斟酒赔罪如何?”

凌仙惊呆了。

旁边的人也以为自己看错。

这真的是那以好面子著称的长风尊者?

怎么自居奴仆,连一点面子都不顾?

不就是一张烫金请帖么?

虽说是最高级别,但这英雄大会前前后后也发下了百张之多,便是那些名震一方的武林大豪来到此处,又何曾见他这么低三下四过?

长风尊者在武林中可也是有名望的。

难道刚才那土里土气的小子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扮猪吃虎?

可武林世家,名门大派中,可不曾听闻谁姓凌的。

至于昔日的侠王家主,早已没落,人们就算想到也马上排除,千年前他们有这样的声威没错,如今连饭都吃不饱,早已沦为武林中的笑柄了。

PS:各位道友,新书最需要大家的支持,请将本书“加入书架”,幻雨谢谢大家了。

求收藏!
┌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