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知人知理知事,读人读理读书。书香伴我成长,阅读圆我梦想。精彩内容尽在www.7mihua.com}
第21章 战胜强敌回顶部章节目录
道理是显而易见地。

然而这中间的原委曲折,其他人又哪里清楚,一个二个瞠目结舌,那表情就与白日见鬼差不多。

有没有搞错,赵天远可是炼体期六层的顶级强者,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打飞掉了。

凌氏子弟还好说,知道族长不能用常理揣摩,至于跟着赵天远来的喽啰,表情之精彩丰富,可就一言难以说得清楚。

这还是那传说中的破落户,连饭都吃不饱的凌氏家族?

不是说他们早已没落○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族内连一个三流高手都没有么,怎么打起赵天远这样的强者,却跟玩似的?

一次可能是巧合,两次谁还敢说这都是运气的缘故?

那些喽啰可也不傻,一个二个,都不敢轻举妄动了啊!

猎人变成了猎物,原本一个个嚣张跋扈,此时心里头却都开始了打鼓。

“凌小子,我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赵天远却再一次从地上爬起来了,脸色扭曲,眉宇之间充满了戾气,尽管他也觉得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打倒有些不可思议,但也不相信,小小的凌氏家族,真有人胜过自己这一流强者。

自己可是修炼到了万里至尊的地步,对方才多大点年纪,别说一破落家族,就算是豪门大户,百年也难以出现这么一天才的。

一定是巧合!

都怪自己太大意了。

心中如此想着,他越发愤怒,不过这一次没有急吼着报复,毕竟吃了两次苦,就算不愿意承认,内心深处,或多或少也有几分忌惮了。

当然,就此罢手是不可能的,他内心深处,已将凌仙恨之切骨,被一初出茅庐的小子如此折辱,若不找回场子,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去争夺赵家的家主。

想到这儿,他越发的恚怒,须发皆张,一步一个脚印,像着凌仙走过去了,那青石地面,在他脚下,竟有如泥塑纸糊,其内力之深,着实到了令人心惊胆战的地步。

“凌小子,大人不记小人过,你若是现在跪下像我磕头,再自断一臂,我不是不可以考虑,将你放过。”赵天远的声音,仿佛来自九幽地府,事情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就算凌仙服软,他也要好好的将其折磨。

总而言之,绝不会轻易将这臭小子放过,但在这之前,却不介意将他欺骗羞辱。

可如意算盘打得虽好,凌仙却根本就不接招,嘴角边反而露出一丝冷笑:“跪下磕头,也好,你若愿意这么做,我倒也可以认下你这灰孙子的。”

“你……不知死活!”

赵天远被凌仙彻底激怒,一步跨出,双手平举,掌心之中,竟然跃动起了一团肉眼可见的真气。

这一次,他不会再轻敌,使出来的,是自己的成名绝技。

排山倒海般的掌力,如大海决堤,向着凌仙呼啸而去。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

区区一流高手而已,当然没有办法媲美一国的皇帝,但这含恨出手,威力之大,亦令人咋舌,简直是风云为之变色。

“族长,快躲!””仙儿,快离开此处。”

……

一时间,惊呼声四起,凌氏族人无不大急,可对方的动作,刚猛迅疾,他们根本就没有插手的余地。

“啊!”

惨叫声传入耳朵,血花飞舞,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人瞪大了眼珠,凌仙依旧好整以坐,而志在必得的赵天远却倒飞出去了。

口中鲜血狂喷不已,而他还断掉了一条手臂。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没有人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次他所受的创伤非同小可,比前两次还要严重许多,浑身上下更有大大小小的伤痕无数,就像是被无数头发丝大小的剑气所割裂出来的。

“嘶……”

所有人瞠目结舌,那些耀武扬威的赵家子弟更觉得背上凉飕飕的,若非亲眼目睹,不论谁说他们都不会相信这么荒诞的一幕。

堂堂赵氏的候选家主,修为达到炼体期六层的地步,放在哪里,那也是令人敬仰的人物,毕竟一流高手,已经可以号称万里至尊了。

鲜衣怒马,令人折服。

可在小小的凌家却被打成了滚地葫芦。

这真的是那连饭都吃不饱的破落户?

有没有搞错,他们甚至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赵天远明明已使出了压箱底的招数,可仅仅是一个照面,就被打得屁滚尿流了。

碾压!

就算是炼体期七层的顶尖高手,也绝做不到这一步。

难道眼前这小子已经是传说中的宗师级高手了么?

不可能,一代宗师,那可要修炼到炼体期八层,凌仙,今年才多大?

别说凌氏早已破落,便是当年的侠王府,人才辈出,也没见哪位少年英杰,优秀到如此离谱。

心中充满了震撼与疑惑,但对于凌仙的强大,却再也不敢置啄,毕竟赵天远的下场在那里摆着,连一流高手都接不了一合,他们还敢造次岂不是成了蠢货。

看凌仙的表情就像是在看恶魔。

而凌氏族人的反应就截然相反了。

他们心中同样疑惑,但惊喜的成分更多,千年来,凌家没落,受尽了白眼与凌辱,而如今,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族长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

有他守护家族,看谁还敢到太岁头上动土。

“战神无敌,威镇寰宇!”

……

一时间,欢呼声四起,听得那些赵氏的喽啰,一个二个,脸色更加的苍白了。

心神亦为之夺,完全不能想象,凌家已经没落。

而做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凌仙脸上的表情却是淡淡的。

当然,那是因为他城府深的缘故,取得这样的成果,凌仙心中怎么可能又不高兴呢?

风灵神剑,威力果然令人咋舌,不愧是用仙家法术,风刃术衍化而成的,对上普通武者,威力简直达到了碾压的程度。

越级跳战就跟吃饭喝水似的。

一击必杀,起到了震撼人心的效果,刚才若不是自己留手,那一剑就可以取下赵天远的头颅。

当然,不杀他是另有用处。

凌仙的脸上满是高深莫测,慑人的风度随之而出:“你们是打算束手就缚,还是继续反抗呢?”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抉择,那些赵氏子弟不由得脸露难色,来之前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没落的凌家居然变成龙潭虎穴了。

该怎么做,他们心中已没有了主心骨。

“怎么,都不愿开口,这么说,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伴随着冰冷的话语,林轩脸上隐隐流露出杀气。

赵氏子弟面面相觑,他们可不想将小命儿丢在这里。

顿时,噗通之声不绝于耳朵,这些家伙居然纷纷跪下来了:

“大哥,都是我们的错,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这一切都与小人没有关系,我只是奉命来到这里。”

……

嘈杂的声音传入耳朵,接下来的一幕让凌仙瞠目结舌,眼前这些虽是喽啰,平心来说实力也是非同小可,放在江湖,那可都是能称二流或者三流的人物,此时此刻,却丝毫底线也无,不仅视尊严为无物,还拼命的开始撇清自己了。

其他凌氏族人的反应也相差仿佛。

脸上都流露出极为鄙夷的神色。

男子汉大丈夫,总有一些东西需要守护,怎么能够如此厚颜无耻呢?

羞与为伍!

“族长,他们要怎么发落!”

“用点穴之术,将他们的真气封住,且先押下去再做定夺。”

“是!”

凌仙话音刚落,大牛,凌虎等几名二代弟子已冲上来了,“噗噗噗”的声音传入耳朵,赵氏族人的实力明明胜过,但却不敢还手,一个二个,都被点了穴道封住。

不能怨他们胆小如鼠,实在是凌仙的表现太过惊世骇俗,根本就生不起反抗的心理,只能任由摆布。

一场灾难,便这样被消匿于无形了。

不过接下来,却还有更大的风暴等着。

赵家不会善罢甘休,而他们背后,甚至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烈阳门!

即便是放眼整个武国,这也是令人不敢小视的庞然大物,更何况如今的凌家,不过是稍稍有一些复苏,与烈阳门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对方有所图,好在凌家虽然没落,但名气却是太大了,烈阳门也不敢巧取豪夺,至少明面上不敢这么做,否则引来其他大势力的觊觎,对他们也没好处。

这中间的道理凌仙清楚,就更不想与烈阳门正面冲突。

那样容易落人口实,有百害而无一利。

不过话是这么说,凌仙也不会任人欺辱,家族中失陷的弟子更是非救不可。

原本还不知道该怎么做,打上门去乃是最差的选择,不到万不得已,凌仙不会那么做,不过眼前,显然他有更好的筹码了。

赵天远并未陨落,而其他一些喽啰,实力也颇为不俗,炼体期四层与五层的修为,就算放到烈阳门,那也是核心弟子了,于赵家更不用说,用他们做交换,应该能让族人平安归来的。

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当然,并不是凌仙胆小懦弱,而是时机尚未成熟,他踏上修仙之路,充其量也不过数天的功夫,虽然修炼神速,但第一层的瓶颈,也不是那么容易突破。

欲速则不达,或者说时间太过紧迫,否则小小的烈阳门,又怎么可能真被凌仙放在眼里呢?

PS:各位道友中秋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另外很重要的事情通知一下,请大家看完:

今天的第二更会放在晚上十二点,也就是明天的零点,因为新书要冲榜,大家放心,第一我不是打时间差,明天的两章会照常更新,所以那章只是延迟,更新的量绝不会少。

嗯,我知道有道友一定会说,你想抢榜,不会爆发啊,是这样,我也想爆发,但新书榜,有字数限制,超过十八万字,就要下榜,所以新书期间,我也不敢爆发啊,请大家见谅。

老读者应该看得出来,比起以前,不论是每天更新的量,还是每章的字数,都大大增加了,放心,等上架后,我一定会努力爆发的。

另外,想要上新书榜,推荐,点击,收藏都很重要,所以各位道友,请不要吝啬你们手中的推荐票,还有,一定将本书“加入书架”,放心,后面会更精彩的,而且故事绝不会老套,大家请相信我,请一定收藏本书,谢谢!
第22章 修仙者的神识回顶部章节目录
“三叔,就由你派人与赵家交涉!”

“没问题,我知道该怎么做。”

凌天雄点了点头,眼中依旧残留着震撼的神色,仙儿今天的表现太抢眼了,假以时日,不知道他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天佑凌家!

他已下定决心要好好辅佐,接下来的杂务自然不能让族长操心太多,讨价还价自己与族人也可以料理清楚。

……

从厅堂中出来,凌仙回到自己的住处,房间的陈设非常简朴,凌仙原本就不是注重享受的人物。

找了一个蒲团盘膝而坐,林轩开始闭目回忆起那一战的心得。

“一流高手果然非同小可!”

凌仙低低的沉吟声传入耳朵,别看赵天远在他手里撑不了一合,狼狈万状的被打成了滚地葫芦,但前两次是因为轻敌太过,最后一次则是一步踏入了自己的陷阱中。

排山倒海,固然威力磅礴,但又怎么比得上风灵神剑这样的仙家法术,那可是由风刃衍化而出,虽然只算得上五行基础,但仙术就是仙术,与世俗武功,原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

换言之,凌仙有取巧的嫌疑,否则一流高手,已经能与郡守称兄道弟,每一拳,力道能达五千斤有余,上阵杀敌,虽不能于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但也所向睥睨,哪儿是那么好对付地?

一般的二流高手,对上一流,别说取胜的契机,能够撑上几个回合就了不起,也只有凌仙这个怪胎,才能打破束缚,毕竟这个世界上对于境界的划分,是很绝对的。

每差一级,那就是天堑一般的差距。

自己也必须尽快提高实力,毕竟就算赵氏家族,能忍下这一口闲气,它背后的烈阳门,也不会善罢甘休地。

下一次的挑战,会更加惊心动魄,想要不被对方欺辱,提高实力是唯一的选择。

好在仙道神奇,自己修行虽才数日,但当灵力转化成真气,却已到了炼体期五层的境地。

而且是五层巅峰,距离一流高手只差一步,想必只要略微打坐,就能将这最后的瓶颈破除。

一念至此,凌仙的嘴角边露出一丝笑意,不再迟疑,开始运转体内的法力……

……

与此同时,距此百里,赵氏家族。

玄武阁,赵家赫赫有名的禁地,面积不大,方圆不过数亩,但是长年都被浓浓的雾气掩映着,别说普通弟子,便是族内的几位长老,平时也不敢轻易进入雾气一步,在这玄武阁的四周,连飞鸟都是绝迹的。

赵家没有家主。

这儿是老祖宗的闭关之处。

赵啸天,三岁习武,如今在烈阳门亦是权势熏天的人物,在赵家更是身份超然,言出法随,无人敢有些许违背。

此刻在玄武阁外面,距离那雾气十余丈远,并肩站着五六名服饰各异的武者,有男有女,脸上皆带着一丝紧张之意。

“连一流武者亦被擒住,不愧是曾经威震天下的侠王家族,也罢,他们既然愿意交换人质,握手言和,那就如其所愿好了。”良久,雾气中传来了一声叹息,苍老的声音却仿佛拥有无穷的魔力。

“老祖,这怎么可以。”

雾气外的那几名武者不由得面面相觑,这样的结果他们始料未及。

“老祖,那凌氏仅仅是不入流的小家族,若这样将他们放过……”一身穿红袍的男子急切的说,然而眼神之中却隐藏着一丝恨色,赵天远若是就这样死去,他争夺家主的路上也就少了一块绊脚石,与凌家的恩怨倒还在其次。

然而话音未落,一道劲气从迷雾中激射而出,红衣男子如被重锤击中,整个人像一块破布般飞出去了。

口中鲜血狂喷不已,其他武者的脸上满是惧意,那被打飞掉的赵天罡可也是族内的长老之一,早已突破炼体期六层的境地,放眼江湖,那也是鲜衣怒马的一流强者,面对老祖,却如同泥人一般的脆弱。

“不知死活,老夫的决定可也是你能够置疑的。”迷雾中,苍老的声音再次传出,其中的威严让所有的武者都深深的低下了头颅:“还不去做。”

“是,老祖。”

所有武者如蒙大赦,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便头也不敢回的退了下去。

“赵兄,区区小事而已,又何必冲小辈发火。”

雾气之中,是一片如同宫殿般的建筑,在一富丽堂皇的大厅之中,却有两人相对而坐。

左边一名黑衣老者,须发皆白,却精神矍铄,一言一行,皆透着上位者的气度,正是赵家实际的掌控者。

此时他手中拈着围棋,刚刚落下一子。

而右边与他对弈的男子却要年轻许多,看上去不过四十出头罢了,一身白衣,头上也没有发髻,却自有一股从容的气度,看似竟不逊于赵家老祖。

“慕容兄又何必试我,凌家虽然没落,但传承千年的侠王家族又岂会好惹,姓陈的这么做,安之是福是祸。”赵啸天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之色:“何况他爹虽是门主,儿子却是蠢货,安敢命令老夫?”

“赵兄所言不错,那小子说纨绔都抬举他了,赵兄如今已是宗师顶峰的修为,距离九层绝世高手的境界,也只差一步,便是门主……”

……

有人的地方,便会有江湖,烈阳门的恩怨纠葛,凌仙自然不清楚,此时此刻,他正修炼到了极其关键的时刻。

想要将第六层的瓶颈突破!

若是能够做到这一步,自己就真正踏入一流高手的境地了。

原本凌仙并不在意,他前面升级,都可说是轻松无比,用灵力变幻真气,再用武者的聚气丹淬炼,轻松惬意,瓶颈仿佛纸糊,原本以为这次也一样的,稍稍打坐就能突破,哪知道一天一夜过去了,却依旧没有结果。

真气明明已经够多,那瓶颈所构成的堤坝也不够坚固,可不知为何,每次总差一步,不能突破。

究竟有哪点不对呢?

凌仙睁开眼眸,翻找记忆搜索,凌家虽然没落,但毕竟传承自上古,各种前人的经验非常丰富,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凌仙想要找出自己究竟有哪点做得不足。

良久,却依旧没有收获,凌家虽然曾是这个世界叱咤风云的第一家族,但除了初代先祖,并没有出过其他修仙一流的人物,而普通武者的经验,对于凌仙而言,根本没有多大用途。

可恶,我就不信,这点困难,就能让自己无可奈何!

凌仙性格也是很执拗的,吸了口气,重新盘膝而坐,浑身的法力激荡不已,通过任督二脉之后,转化为汹涌的灵力,重新开始冲击。可还是没有用途,总是在关键时刻,莫名其妙的差了一步。

凌仙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的真气明明量够足,而且精纯无比,为什么会被卡在这里?

没道理!

这样下去,没意义,有些事情勉强不得,凌仙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倦色,决定先睡上一觉在说。

天色已晚,凌仙回到了卧房里面。

一夜无话,这一觉凌仙睡得很香甜,第二天醒来,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将瓶颈突破,成功迈入炼体期第六层的境界了。

“这……”

凌仙瞠目结舌。

昨天为了做到这一点,自己可是费尽了周折,却总是被那一层薄薄的瓶颈卡住,不论怎么努力,都没有用途,怎么睡了一晚,什么都没做,却反而突破了?

除了错愕还是错愕,但欢喜的成分更多。

一流强者,便是放眼整个武国,那也是有一定话语权的人物,可以与一郡之守兄弟相称了。

不过凌仙最看重的还不是这个,随着修为的增长,他距离炼气期一层又近了一步,仙道虽然艰涩,但那自己每日的进步,那也是实实在在的。

就不知道,灵力又增加了多少。

心中如此想着,凌仙调动真气,在奇经八脉中流淌而过,反向重新进入到丹田气海之中。

一丝丝灵力重新浮现而出,已经有头发丝大小的近百股,且每一缕都闪动着令人心悸的光泽,如灵刀宝剑一般寒光四射。

若光论精纯程度,几乎能与筑基期修士相媲美了。

凌仙心中欢喜,盘膝坐好,开始修习,说到底,他还是修仙者,虽可将灵力转化成真气,但那不过是衡量自己实力的一个标尺,而基础依旧在于练气。

不服丹药,努力修习,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传入耳朵,凌仙感觉脑袋中的瓶颈被什么东西刺破,那剧痛远胜刀切斧削,但来得快,去得也同样迅速,不过短短的一瞬间,就已经结束,当凌仙再看这个世界,却已截然不同。

“哥哥,家主当真了得!”

“再来二两小酒,切上十斤熟牛肉。”

“这水晶肘子真是不错,都是托家主的福。”

“小宝明年就四岁了,可以让他跟着三叔祖练武。”

……

各种各样的声音传入耳朵,明明嘈杂,可听在耳里,偏偏却又是无比的清晰,甚至没有一丝纷乱之意。

这绝不是什么耳聪目明可以办到地,因为那些声音,都远在数里,别说凌仙如今不过刚刚将炼体期六层突破,便是那传说中的绝世强者,也决然没有这样手段的。

PS: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