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 每本书有每本书的精彩,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米花书库又有萝卜又有青菜()
第19章 聚气丹与修仙者回顶部章节目录
得到满意的答复,云店主的神情轻松了许多,毕竟那神秘灵丹对他而言太重要了,偏偏又用强不得,凌家虽然没落,但毕竟是这个世界上,曾经排名第一的巅峰家族,欺压可以,却不敢明目张胆的巧取豪夺。

而这灵丹具体的妙用他虽然不清楚,但重要性却是不容置疑的。

那位大人表现得很急迫,志在必得。

而灵药阁虽是这个世界的十大势力之一,但却没到可以只手遮天的境地┄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而这个世界的强大存在,也不止那位大人一个,如果被别的强者得知丹药的消息,想要获得,就难上加难了。

这也是为何,他一心与凌家交好的缘故,如今得到凌仙肯定的答复,他也总算是松一口气了。

“对了,还有一事需要云兄帮助。”

“公子尽管说。”

云店主慨然的开口,他正愁没有办法讨好凌仙,让对方承自己的情,没想到凌仙居然有所求,这简直是想瞌睡有人送来了枕头。

“是这样,凌某想买一些丹药。”

“丹药?”

云店主一呆,数日前,凌仙才从自己这儿买了聚气丹三万颗,怎么还嫌不足?

要知道,聚气丹,普通武者,一天最多服用三颗,凌家才多少武者,怎么会又要买丹药了?

除了疑惑还是疑惑。

不过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云店主当然不会不识相的探究下去:“不知道公子打算买多少呢?”

“贵阁有多少?”

这话简直离谱,灵药阁遍布整个武国,分店数不胜,聚气丹的数量说无限也不为过。

难不成你还能全部买下来么?

云店主心中不以为然,表面却是不动声色:“公子想要多少都能满足。”

“好吧,那就先来一百万颗。”

“噗……”

云店主一口茶喷吐,脸也涨成了红色,一百万,有没有搞错,这是要拿丹药当饭吃的节奏么?

“公子真要这么多?”

“不错,另外,还需要买其他一些东西,具体你与我三叔商议,凌某还有事,这就告辞。”

凌仙拱了拱手,也不等对方回复,就已退出。

他虽是族长,但当务之急,还是提高自己的实力,族内的大事,固然要过问,但涉及到具体的操作,凌仙可做不到事必躬亲的。

也没有必要那么做,对几位族老,凌仙还是很信任的。

他不会忘记,自己是修仙者,当前的任务,虽然是带领凌氏崛起,但最终目的,却是要破碎虚空,到更高的层次去。

凌仙的理想,是很远大地,他不会忘记,玉瞳中,先祖的描述,强大的修仙者,可以神游万里,掌握天地法则,一个意念,就可以在无数的世界间穿梭,与他们相比,这个世界的武者,渺小得与蝼蚁相差仿佛。

可惜自己的修行,还是太慢了,不过,这是为了打好基础,凌仙回到自己的卧室,盘膝而坐。

一股股灵力,在他的经脉中运行着。

别看凌仙如今已是炼体期五层的强者,其实他完全没有修炼过武技,真气都是由灵力转化而成地。

这种方法既省事,又迅速。

可惜不能吃丹药,否则每天服用玉灵丹两颗,自己应该已经进入炼气期一层了。

等等,玉灵丹不能吃,若是自己服用武者丹药,提升真气,再反向运行,将他们转化为灵力,又会有什么效果?

凌仙脑海中突然有一个念头闪过。

想到就做,他神念一动,就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粒乌黑的丹药来了。

黄豆大小,隐隐散发出一点药香。

这就是聚气丹,凌仙第一次换了三万颗,大部分让凌天雄分配给族人,不过也有一小部分,自己留着。

端详片刻,凌仙将它放在了嘴里,然而接下来,却出现了令其惊讶的一幕,聚气丹入口即化,药力浸入丹田,将真气壮大了一点。

不对,不是壮大,是稍稍精纯了一些,不过变化微乎其微,几乎感觉不出来。

怎么回事,聚气丹吃了不是需要运功炼化,才能将药力慢慢吸收吗?

为何对自己来说,却如此容易,几乎没有花费分毫力气,就吸收了药力。

凌仙大感错愕,尝试着又吃了一颗,结果还是一样的,不用任何动作,药力就被身体自动吸收掉了。

凌仙茫然不知所措,但这样的结果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不需要炼化,直接吸收,意味着自己只要不停的吃聚气丹,就可以凝炼体内的真气了。

要知道普通武者,一天只能吃两三颗,再多,药力就无法吸收,而浪费掉了,凌氏族人,这方面的能力会强上许多,但一天能吃上十五颗就顶天了,可自己,却不受限制,想吃多少吃多少,甚至可以直接将丹药当饭吃,而且不用炼化,直接吸纳。

如此一来,自己的修炼速度,岂不是会到一个极其惊人的地步。

不知道先祖有没有发现聚气丹的好处,还是说,自己是唯一的特殊。

凌仙不晓得,也不想管那么多,直接拿出聚气丹,大吃特吃起来了。

很快一百颗下肚,凌仙发现真气的量没有增加,但精纯程度,却是明显提升了。

不知道这时候将它们转化成灵力,会有什么效果,想到就做,凌仙运转真气,朝着任督二脉流淌而去了。

很快,一丝丝灵力在丹田中浮现而出,量依旧只有数十股,但却精纯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凌仙如今刚刚踏上修仙之路,可这灵力精纯的程度却几乎可以媲美筑基期修士了。

扎实到恐怖的基础!

修仙修仙,越到后面越是艰难,基础扎实有很多好处,可道理人人都清楚,然而一接触到神妙万千的仙术,又有几个人耐得住寂寞,不增加修为,而慢慢将基础稳固。

何况即便想这么做,有时候也是难以如愿的。

比如说一资质优异的天才,倒是存心想打好基础,可他的天资太好了,即便不怎么修炼,也能莫名其妙的晋级,如之奈何,总不能为了打基础,而去自废修为吧!

而凌仙现在的条件,却是得天独厚的,小世界灵气稀薄,修炼不易,可正因为举步维艰,每进一步,基础都是非常扎实的。

至于服用武者才需要的聚气丹,更是没有修士尝试过,毕竟在他们的眼里,武者不过是蝼蚁,又怎么会吃他们的东西。

而这一切,都可以大大凝炼自己的法力,让其精纯无比,如今已堪比筑基修士。

听起来不可思议,然而目前所能带来的好处,其实是极其有限地,不过随着修为的增长,足以让凌仙凌驾在同阶存在之上。

于是接下来的数日,凌仙干脆连饭都省了,直接用聚气丹代替,每日服下千颗有余。

在大量丹药的帮助下,凌仙的法力,越发精纯无比,看来是时候做进一步突破,迈入炼体期六层了。

凌仙如今已经触摸到瓶颈,突破没有难度,只需要稍稍修炼即可。

而他如今不过十七岁罢了,这么年轻,即修炼到如此地步,放眼整个武国,那也是极为罕见的。

而且这不过是表面,凌仙从炼体期二层算起,修炼到现在,更只用了数天。

这都是修仙所带来的好处。

心中感悟,凌仙的向道之心越发的坚定了。

他盘膝而坐,正准备一鼓作气,让自己的修为更晋一级,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入耳朵,似乎有很多人正赶往此处。

凌仙眉头一挑,睁开眼眸,然后便看见了凌风凌虎,大牛等一干年轻子弟,脸上皆充满了悲愤之色。

“族长,族长,不好了。”

“出了什么事,慢慢说。”

与他们相比,凌仙远显得成熟,毕竟也是两世为人了。

“是!”

被凌仙的目光扫过,凌风凌虎竟显得有些拘束,虽然彼此年龄相差仿佛,但凌仙如今的威望,却是直追先祖。

不知不觉,所有人都放轻了脚步,脸上自然而然的露出了敬畏之色,但依旧焦急,大牛的声音传入耳朵里:

“族长,我们的族人被赵家袭击,凌雨妹妹被他们抓了去。”

“你说什么?”

凌仙勃然变色,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对方持强凌弱,欺负自己的族人了:“什么赵氏家族,你慢慢说。”

……

一刻钟后,凌仙了解了事情的始末,这赵氏家族非同小可,比先前的陈家强大许多,乃是烈阳门的外围势力。

其祖上,乃是烈阳门的一位长老,不过此人贪花好色,娶了很多老婆,开枝散叶,便有了现在的赵氏家族。

表面上,不归烈阳门统属,但两者的关系,其实紧密到极处。

很多时候,赵家就是烈阳门的马前卒,而背靠这么一株大树,赵家子弟,一个个也是嚣张跋扈。

只是他们与凌家并不相邻,一向没有恩怨纠葛,难道说,是烈阳门指使的?

凌仙眼中闪过一丝恚怒,对方也欺人太甚了,虽然凌家还弱,但以他的性格,也绝不会有忍气吞声一说。

“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这样的……”

大牛练功刻苦,口齿却不甚凌厉,于是凌仙让另一个弟子说,很快,便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PS:说实话,收藏还是增加好慢啊,道友们,看完了请一定加入书架啊,幻雨拜托大家了。

求收藏!
第20章 欺人太甚回顶部章节目录
事情要从昨天说起,三叔让几名弟子下山采办年货,这眼看着要过年了,凌家以前没落,即便年也是过得很清苦,每个人随便吃上一点肉就心满意足。

而今时不同往日,凌仙带领家族强势崛起,虽时间还短,但至少不缺财货,于是几个族老一商量,便打算热热闹闹过一个新年了。

打发几名弟子去采办年货,他们是昨天下去的,可今天回来的时候路过赵氏家族,却被对方蛮横无理的打劫了。

他们不仅抢走了所有财货,还绑走了好几位凌氏子弟,剩下的族人虽拼命反抗,可逃回来的时候却是浑身带伤。

赵家的实力非同小可,虽然凌家弟子这几天练功刻苦,破除诅咒后晋级的不计其数,但毕竟时间太短了,自然打他们不过。

可恶!

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凌仙脸上也露出一丝恚怒。

这个赵家,欺人太甚了!

就不知道他们这么做,是机缘巧合,还是得到烈阳门的授意,但不管原因是什么,凌仙也绝不会有忍气吞声一说。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些家伙敢欺辱自己的族人,要让他后悔终生。

“走!”

凌仙振衣而起,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族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了:“族长,赵家来了使者,三叔请您去大堂会客。”

“什么?”

凌仙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赵家抢了自家的财货,绑了自己的族人,居然还敢派使者。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谁,嚣张到如此地步。

真当凌家已经没落,可以任他们揉捏么?

“走,去看看再说。”

凌仙毕竟是两世为人的修仙者,怒归怒,这点气还是沉得住的,且看对方怎么说。

……

凌家堡入口,赵天远一路走来,与身旁的人有说有笑,脸上的表情更是充满了桀骜。

他是赵家的长老之一,今年已经四十有余,两年前,便突破了炼体期六层,即便在烈阳门也算了得,在赵家,就更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乃是家主的有力争夺者。

没错,赵家家主乃是空置着的,几位长老皆虎视在侧,谁能得到老祖的亲睐,谁就能成为新的家主。

而老祖宗即便在烈阳门,那也是权势熏天的人物,只是不知道他为何要对付一小小的凌氏家族。

凌家,当年固然是庞然大物,如今,不过是破落的土鸡瓦狗罢了。

赵天远并不在意,大声谈笑根本就没有将凌家放在眼里。

说话间,一行人已进了凌家堡大厅,除了赵天远自己,他这次带的随从足有十人之多,其中一半是二流高手,剩下的也都修炼到炼体期四层的地步。

赵家实力,果然不俗,便是眼前这点人手,也比得上一二流的家族。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对方带这么多好手,当然是为抖威风而来。

凌天雄,凌天宝,还有几位族老,都已在大厅里面,而主位上,则坐着一十七八岁的少年,正是凌仙。

赵天远的脸上带着倨傲之色,隐隐还有几分不满,小小的凌家,不过是破落户,竟然也敢稳坐,不上前迎接自己。

但他也没有立时发作,先将老祖宗交代的任务完成再说,至于这些家伙不知死活,一会儿再给他们下马威好了。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大喇喇的神色,自己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了:“凌仙,你也是一族之主,怎么不对自己族人好好管束,偷东西偷到我们赵家来了,真是不知死活。”

“你说什么?”

“胡说八道,明明是你赵家巧取豪夺,抢了我们凌家的财货。”

“真是太无耻了。”

……

此话一出,凌家之人无不勃然大怒,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谁无耻到这般地步,当面撒谎,真是欺人太甚了。

将凌家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赵天远的脸上却满是冷笑之色,自己就颠倒是非黑白又如何,这个世界是以力量为尊的。

所谓弱者无理,强者无错,自己今天上门,本来就是要将凌家羞辱。

他抬头看了一眼凌仙的脸色,却见对方表情淡淡的,心中不由得冷笑,果然是破落家族,让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来当家主,一点骨气也无。

凌仙当然不是怕了,他也为对方无耻而满心怒火,不过两世为人的他,早已喜怒不形于色,在他看来,对方就像一拙劣的小丑,倒也不必动怒,且先看看对方准备玩些什么花样再做定夺。

至于凌天雄与几位族老,虽是长辈,但凌仙既然在场,就由不得他们做主,这一点,几人也谨守规则。

这中间的原委曲折,赵天远哪里清楚,还以为凌家是真的怕了,他的脸上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你们凌家虽然不知死活,但我们赵家,是讲仁义的,老夫这次前来,是给你们指一条明路。”

“你说!”

凌仙忍着心中的愤怒,他倒要看看,对方究竟能无耻到什么程度。

“哼,你们凌家破落成这幅样子,还称什么家族,不过虽然潦倒,族中女子的姿色却是不错,听说有一个女子叫做凌雨,我们老祖宗看上了,这是你们凌家天大的福气,这就献出,嫁与我们老祖宗为妾,从此我们两家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凌家还可以得到我们的庇护。”

赵天远傲气十足,脸上的表情反而像是凌家占了天大便宜似的。

然而凌氏子弟却是勃然变色,尤其是几位族老,原本是老成持重之徒,此刻都有些忍耐不住。

纷纷出言叱喝:

“赵家老祖,听说今年都已经七十八岁了。”

“无耻,我们凌家宁死勿辱,绝不可能将雨儿嫁给他的。”

“真是太不要脸了。”

……

一时间,喝骂声四起,族老如此,年轻弟子更不用说,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家伙想娶凌雨,简直让凌家之人气破了肚皮。

赵天远的脸色有些发青了,他万万想不到凌家的反弹会如此离谱,不就是黄毛丫头一个,至于这么气愤么?

他哪里晓得,凌氏族人,团结友爱,将凌雨嫁给一个老头子,就算全族战死,大家也不可能答应的。

“不知死活!”

赵天远一声大喝,随后上前指着凌仙的鼻子骂起来了:“小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现在的凌家,不过是一小小的破落户,我赵家老祖看起凌雨,乃是你们八辈子修来的仙福,居然不识抬举……”

暴虐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着,对方一脸跋扈,然而话音未落,“啪”的一声传入耳朵,赵天元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远远飞出去了。

噼里啪啦,撞毁桌椅板凳无数,就如同一失控的滚地葫芦。

一时间,万籁寂静,不论是凌氏子弟,还是跟着赵天远来到这里的家伙,一个二个,全都呆住。

尤其是后者,几乎怀疑自己眼睛看错,但要说最吃惊的,还是非赵天远本人莫属。

脸颊火辣麻木,那记耳光,直接扇掉了他半边门牙,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惊讶,愤怒,茫然……

但要说最多的,还是不可思议之色。

自己被打了!

自己在小小的凌家,被打了。

有没有搞错,自己可是炼体期六层的强者,有着争夺家主大位的资格,而如今的凌氏,早已没落,说苟延残喘都已经抬举他们了。

食不果腹!

家族中连一个三流强者也无。

而自己居然在这里被打了,当着这么多人,被一记耳光扇成了滚地葫芦。

赵天远怒!

这面子丢得稀里糊涂,胸中的恶气又怎么可能忍得下呢?

“小子,我要将你抽魂炼魄!”

如野兽嘶吼一般的声音传入耳朵,他整个人,已到怒发冲冠的程度,惊人的杀气迸射而出,恶狠狠的已扑到凌仙身前尺许之处。

“仙儿小心。”

“赵长老,手下留情。”

……

几位族老见了不由得大急,凌仙如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们有心出手相助,但一流高手的动作太快了,根本就看不清楚,朦胧间,只见一黑影扑到凌仙身前三尺之处,一掌像他的胸口拍出。

对方也是动了真火,恨不得将凌仙立毙于此处,但下一刻,又是稀里哗啦的声音传入耳朵,赵天远再次被一脚踹成了滚地葫芦。

他这一下含恨出手,是威势十足,但正因为愤怒,浑身上下也破绽百出,何况在他的心里,刚才那一记耳光莫名其妙以极,只认为是一时大意,根本没将凌仙放在眼里。

轻敌!

偏偏凌仙又怎么是普通的武者可儿比,他修行的乃是仙术,灵力转化成真气后已有炼体期五层巅峰的修为了。

距离一流高手的境界只差一步,但那差距,仅仅是从真气的量来说,论精纯浑厚,还要远远胜过,再加上绝世高手才能领悟的见微知著,赵天远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呢?

就算是平心静气的比武,那也肯定是打不过,更不要说此刻他心浮气躁,完全失去冷静了。

那一掌含恨而出,刚猛有余,破绽却也明显无比,故而一脚被凌仙踹飞出去,也没有什么稀奇。

PS: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