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畅游书海,品尝文化,陶冶情操,彰显智慧。米花书库为您营造舒适阅读环境而努力,希望书友继续支持。)
第11章 价值连城回顶部章节目录
“是云店主。”

“云店主亲自来鉴定宝物,这小子走什么狗屎运了。”

“走运,倒也不见得,一会儿这小子拿出来的是垃圾,就会被从二楼扔下去。”

……

惊叹的声音传入耳里,随后却又变成幸灾乐祸,凌仙脸上闪过一丝恚怒,自己与这几个家伙无冤无仇,他们却一再嘲讽。

戏弄人为乐?

不知死活,不过现在不是教训他们的时刻,就让他们再嚣张一会儿好了。

与三个纨绔子弟不同d米d花d书d库d http://www.7mihua.com,云店主的表情,却很平和:“是这位客人想要鉴定宝物,现在可否开始了?”

“有劳前辈!”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凌仙很喜欢灵宝阁平和的气度,所以态度也是蛮客气的。

得到凌仙的允可,青袍老者将身前的玉瓶拿起来了,打开瓶塞,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儿飘散。

“好香。”

“这是什么香味儿,仅仅闻上一口,就让人浑身舒泰。”

“这香味儿从哪里来?”

……

凌仙取出来的是玉灵丹。

这可是初代先祖留下来的灵物,对于修仙者也大有用途,武者丹药都如此值钱,更何况真正的仙丹,凌仙唯一担心的就是对方是否识货,不过这个担心似乎也是多余的。

因为刚刚打开瓶塞,连一楼的武者都为之骚动了起来。

那两男一女也是勃然色变。

他们都出身世家大族,根本看不起凌仙这样的平民子弟,可以说充满了鄙夷,所以才会戏弄为乐,可现在……似乎要被打脸。

三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不过很快又被不屑取代了:

“哼,什么丹药会有这样的香气,多半只是一种香料而已。”

“不错,这愚蠢的家伙,居然想要鱼目混珠,真是不知死活,来灵药阁招摇撞骗,他不知道会被割断手筋脚筋么?”

“我看一定是穷疯了。”

……

三人不断嘲讽,然而云店主的表情却越来越凝重,这丹药有龙眼大小,仅仅呼吸一口它所释放出来的香气,就让人浑身舒服。

绝不是凡物!

可是什么东西,他竟然一点头绪也无。

青袍老者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不可思议之色,要知道他如今可是五品药师了,虽然还有一些珍贵的丹药无法炼出,但俗话说,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这个世界,他没有见过的丹药可不多,除非是……

青袍老者飒然想到了一个传说。

那还是他们祖师爷流传下来的,难道说……

云店主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激动之色,从怀中取出一本古书,连连对比,表情越来越严肃。

那二男一女的脸色也越发难看了,难不成那小子所拿出来的,还真是什么宝物?

他们可不想被打脸的。

良久,青袍老者深深呼吸,吐出了一口胸中的浊气,望向凌仙的表情竟然有了几分敬畏之意:“这丹药究竟是什么宝物,老夫也没有十成十的把握,需要送回总殿鉴定一下,不过老夫愿意出五十万两纹银买下。”

“五十万两纹银?”

那两男一女大惊,虽然他们皆出身世家大族,在族中的身份地位也非同小可,但五十万两纹银也不曾见过,那是一个足以让他们心动的大数目。

那丹药有这么值钱么?

会不会是云店主走眼了?

可这个念头尚未转过,三人就被二次打脸了,因为云店主的声音再次传入耳朵:“当然,这五十万两纹银,只是预付的定金,此丹药送回总店鉴定以后,多不退,少则补,若它确实是稀世宝物,我灵药阁会将剩下的银两补足,若是不值这么多,五十万两纹银,就当送给阁下,不用退还了。”

此话一出,举座皆惊。

白送五十万两纹银?

放眼天下,有几个势力能有这样的气度?

当然,灵药阁这么做,也绝不是钱多找不到用处,商人逐利乃是天性,灵药阁做生意虽童叟无欺,但却从不曾这么大方过。

反常的解释只有一个。

云店主虽然认不出那灵药是什么,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认为它是稀世奇物,否则怎么会傻乎乎的大把大把往外撒银子呢?

五十万两做为定金,而且是不用还的那种,如此气魄,都是为了留住这位大主顾。

那三人虽然刻薄,但好歹也是世家子弟,这么简单的道理不难想清楚,一个个脸上都露出尴尬之色,损人不成反被打脸,今天真是将面子丢到姥姥家了。

一念至此,他们心中满是怨毒,这些家伙不思己过,反而认为都是凌仙的错。

区区一个乡巴佬,怎么会有这样的宝物,一定是走狗屎运捡到的!

可恶!

就凭他也配么?

几人眼中皆有杀气流露。

对凌仙他们是既痛恨又羡慕。

不过在这灵药阁他们是不敢造次的。

三人的表情凌仙看得清楚,然而却并没有在乎,一群纨绔子弟,跳梁小丑而已。

若他们不招惹自己,凌仙也不会计较刚才的几句言语冲突,但这些家伙若是不知死活,凌仙可也不会任人欺辱。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哼哼……我让他后悔终生。

“如何,这位公子可同意老夫刚才所提出来的交易条件么?”

云店主的声音传入耳朵,脸上却隐隐露出几分紧张之色,似乎生怕凌仙觉得自己所提出来的条件不够优厚,而将那粒丹药取走。

“这……”

凌仙却没有马上回答什么,脸上露出几分沉吟之色,其实他心中也蛮震惊的,虽然早知道修仙者所留下的丹药肯定是价值连城之物,但也没想到这么离谱。

五十万两纹银,这还仅仅是定金。

要知道自己储物袋中玉灵丹可是有数百之多,那自己岂不是已经富可敌国?

想到这里,凌仙也不由得有些发呆了。

而那青袍老者却以为他犹不满足,脸上闪过一丝挣扎之色:“罢了,老夫将定金提高到一百万两如何,鉴定出最终结果以后,多不退,则少补,总而言之,绝不会让阁下吃亏的。”

那两男一女已经石化掉了。

就这么一眨眼,定金居然又翻了一倍,一百万两啊,雪花花的白银,即便他们的家族实力不弱,一年的收入也没有这么多,更不要提他们的私房钱了。

三人惊诧之余,望向凌仙的表情已满是贪婪之意,恨不得一口将他吞下去。

“好,成交!”

听了凌仙的回答,青袍老者长长的舒了口气,这交易他是志在必得地,可凌仙若是不同意,他也不能巧取豪夺,这关乎灵药阁的信誉,而一百万两纹银,已是他权限的极致。

幸好对方不是贪心太过,想到这里,他对凌仙竟有几分感激,也越发的热情无比:“一百万两,阁下都要银票吗,听说阁下想要采购一批聚气丹,不知道需要多少,老夫可以做主,给公子打一个八折。”

其他人听到这里,又是一阵羡慕,这已无限接近成本价了,乃是贵宾才能享受的待遇,他们虽然出生世家大族,却也想都不敢想的,这乡巴佬何德何能……

“聚气丹,不知道贵店有多少?”

“莫非公子需要很多?”这次老者的脸上并没有露出惊讶之色:“这是武者最基本的丹药,每天交易量很多,所以库存比较充足,现在大概有三万多颗。”

“好,那就取一个整数,要三万颗!”

凌仙如今是财大气粗,却将那旁观的三人给深深的震撼住,如今他们的优越感已是荡然无存掉了,只剩下又羡又妒。

随后凌仙又采买了其他一些宝物,包括兵器,软甲,以及其他一些财货,反正他现在财大气粗,而灵药阁做为这个世界的十大势力之一,虽然以经营丹药为主,但也不乏其他宝物。

即便店里没有,他们也会派人帮凌仙采办充足,毕竟这样的大客户,等闲难得一遇,自然是万万得罪不得。

最后,云店主亲自将凌仙送出了店铺,同时还给了他一块玉佩信物,说是以后若是需要与灵药阁交易或者寻求帮助,只需要出示这块玉佩就可以了。

那两男一女看得清楚,对于凌仙的羡慕嫉妒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灵宝玉佩,那可不是是随便送出的大路货,灵药阁总共也就发出了数十块而已,每一个拥有它的都是名动一方的大人物,拿到黑市换取数百万两纹银那是妥妥地。

这臭小子有那么重要么,不过是机缘巧合获得了一神奇的丹药罢了。

出了灵药阁,凌仙心情很不错,这次下山,原本仅仅是想要采买一些食物,没想到真正的收获,却远远超过想象许多,初代先祖不愧是神仙一流的人物,所留下来的每一件物品,都价值连城。

凌家已没落了千年之久,食不果腹,而有了这些宝物,凌家的崛起将是指日可待了。

当然,这么说略有夸张之处,在此之前,还有一个拦路虎,那就是绵延了千年的诅咒。

凌仙如今依旧没有想到应该如何破除。

不过也并非一点头绪也无。

关键或许就在修仙者!

PS:各位道友,拜托大家了,新书真的很需要支持,您的举手之劳,对于幻雨来说,就是莫大的帮助,请您将本书“加入书架”吧,万分感激。

求收藏!
第12章 自取其辱回顶部章节目录
没错,神仙之术!

或许只有那样才能将诅咒破除。

可惜自己还是太弱。

但凌仙也不着急,毕竟他接触到仙法也才短短的几个时辰而已。

何况为了打好基础,又不能将灵药吞服,当然不可能那么快就修炼到炼气期一层了。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先祖也在玉瞳中说过,仙路艰涩,但就炼气期来说,最难的其实却是入门。

也就是如何修炼到炼气期第一层。

很多人都会被卡在这里,而一旦突破,从第一层修炼到第九层反而会容易许多。

这与凌仙原来的想象,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凌仙一边走,一边思索,却突然像是感觉到什么,眉梢一动,加快了脚步。

“快跟紧,别让那小子跑了。”

那两男一女原本在后面跟着,此时见了不由得大急,连忙快步追了过去。

凌仙嘴角边露出一丝讥嘲之意,七弯八拐,越走越是荒僻,最后来到了一死胡同里。

“小子,跑啊,看你还能跑去哪里?”

见前面已经无路,三人也不再隐藏行迹,狞笑着走出来了。

在他们眼里,凌仙就是砧板上的鱼。

“三位想要如何?”

凌仙的嘴角边带着讥嘲之色。

“小子,不用跟我们装傻,识相的,将你在灵药阁所得的财货,通通交出来,本大爷放你一条路,否则……”

说话的人一身白衣,容貌也颇为帅气,但脸上却充满了狰狞之意。

“不错,小家伙,你若敢耍花招,我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那年轻女子也开口了,眼中有暴虐的光芒闪过,就仿佛一条美女蛇。

“哼,两个蠢货。”

凌仙却是一副意态闲散之色。

这几个家伙虽然出生于世家大族,但也不过三流高手罢了,境界与自己相同,凌仙身为修仙者,又怎么可能害怕他们呢?

“你说什么?”

听了凌仙的嘲讽,那红衣女子勃然大怒,她可是五河派的少主,颐指气使惯了,何曾受过这种侮辱。

他们想要抢凌仙的财货,原本就打算毁尸灭迹,此时此刻,更动了歹念要将他好好折磨。

“不知死活!”

此女手一抖,掌中的马鞭就像凌仙挥过去了。

她可是炼体期四层的高手,这一下,足以打得人筋断骨折。

凌仙眼中精芒闪过,对方蛮不讲理,还想要置自己于死地,不给她一点教训,真当世人软弱可欺。

凌仙站在原地。

“啊!”

下一刻,那女子手中的马鞭却飞了出去,同时“啪”的一声传入耳朵,此女被一巴掌扇飞掉了,脸上掌印宛然,原本还算美丽的面孔,顿时高高肿起一块了。

“你……你敢打我?”

此女的脸上满是错愕,刚才发生的一切稀里糊涂,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她伸手摸了摸脸庞,随后便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了。

“打你又如何?”

凌仙脸上的表情淡淡的,这种女人,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飞扬跋扈,真当全世界的男人都应该宠着她么?

尖叫过后,此女眼中带着深切的怨毒,状若疯虎,恶狠狠的像着凌仙扑过去了。

她虽然愤怒,但不愧是五河派的少主,出手极具章法,招招攻向凌仙的要害之处。

三流高手的实力果然不俗。

可在凌仙的眼里,却完全不够看,他虽然境界相同,但真气却是由灵力转化而成的,论精纯凝厚,远非同阶可以企及,更何况凌仙还领略了见微知著的奥秘,这可是炼体期九层的绝世高手才可以参悟。

不论感官,反应,都远超常人许多,那红衣女子的招式在他眼里,就像是慢动作。

处处都是破绽。

凌仙一脚就将她撂翻,然后一阵猛踢。

凌仙可不会怜香惜玉,这女子如此霸道,坏事不知道做了多少。

坏人有什么好怜悯,自己这是在替天行道。

很快就传来了此女的哀嚎,她被凌仙一阵猛踩乱踢,浑身疼痛不已,两边脸颊高高肿起,原本还算美女,此刻却是狼狈以极。

凌仙舒了口气,他倒也没想置对方于死地,好好教训一下就可以,然而就在这时,凌仙感觉到一股冰凉的气息,回过头,就见那身穿白衣的雪花公子,正恶狠狠的像自己扑了过来,手中还拽着一把匕首,表面寒芒闪烁,而且还涂有剧毒。

凌仙怒,自己与他们无冤无仇,这些家伙先冷嘲热讽,随后又拦路抢宝,出手还如此歹毒,是可忍,孰不可忍。

若不是自己获得了先祖遗物,修为突飞猛进,岂不是会莫名其妙的在这里死去了?

想到这里,凌仙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回过身体,一掌拍了出去。

那雪花公子反应倒也迅速,同样一掌拍出。

轰!

下一刻,他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出老远,心下一片茫然,对方所施展出来的真气,明明也只有炼体期四层而已,为何会有这样惊人的威力?

自己竟然连一招也接不起。

随后凌仙微微转过头颅,原本与雪花公子配合偷袭的青衣男子顿时吓得魂不附体:“你……你别打我,我可是……”

然而还不等他将家门报出,就被凌仙一拳撂飞掉了,两颗门牙冲天飞起,原本还算英俊的面孔,顿时扭曲出一片痛苦之色。

一切都是他们自找的。

“一群废物。”

这三个家伙用意如此恶毒,凌仙当然不会轻易将他们放过,一阵拳打脚踢,打得三人是抱头鼠窜不已。

原本他们炼体的境界并不比凌仙低,而且身为一族少主,或是长老的嫡系亲属,所学的武技也是颇有独到之处,论战力,绝非一般的纨绔子弟可比,而是有真才实学地。

可在凌仙面前,却全然没有了用处,以三敌一,也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恶魔,这家伙一定是恶魔!

一开始,他们还敢骂上几句,或者用自己的身份威胁,可到后面,却全变成了求饶痛哭,凌仙的凶恶,已让他们心神到了崩溃的地步。

“大哥,我错了。”

“祖宗,爷爷,饶了我们吧!”

“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你要怎么样,小女子都不敢拒绝的。”

……

那红衣女子尽量做出一副楚楚可怜之色,然而此刻她已被打成了猪头,那矫揉造作的表情,看得凌仙一阵干呕。

凌仙停下了拳脚,他并不是残忍嗜杀的人物,这三个家伙虽然死有余辜,但凌仙也还没到一怒杀人的地步。

给他们一些教训就可以。

“滚!”

“是!”

“谢谢大哥!”

三人抱头鼠窜掉了,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且他们被凌仙彻底打得没有了脾气,甚至连报仇的念头都兴不起。

而这对凌仙来说是一个小插曲,他也不想到处树敌,凌家如今还很孱弱,而且他隐隐觉得陈家的挑衅是另有缘由。

虽然没有证据,但凌仙隐隐觉得,陈家只是马前卒,后面还会有更大的黑手。

凌仙心中有一种紧迫,必须尽快提升自己……不,是提升整个家族的实力,否则用不了多久,就会遇见大危机。

这也是为何,凌仙要去灵药阁,还一口气,买下数万聚气丹了。

心中如此想着,凌仙也踏上了归途,与来时不同,回去的时候,凌仙可是买了一匹好马。

据卖马的吹嘘,这马叫乌云盖雪,可日行千里,夜行八百,乃是西域来的稀罕货,当然价格也很离谱,不过凌仙却是完全不在乎,谁让他如今已是财大气粗。

有了宝马代步,原本两个小时的路程不到一半的时间凌仙就赶到了。

凌家堡已历历在目,可入目所及,却让凌仙的脸色阴霾下去,原本恢宏的凌家堡居然燃起了熊熊烈火。

自己出去不过半天的功夫,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凌仙的脸色阴霾似雨,一抖马缰飞奔而去。

“族长。”

“凌仙大哥。”

“族长,你终于回来了。”

……

哭喊的声音传入耳朵,从草丛中跑出几个老弱妇孺,皆是凌氏族人,一个个脸有悲愤之色。

“四爷爷,怎么了?”

凌仙望向一须眉皆白的老者,对方脸有菜色,还被打断了一条胳膊,疼得呲牙咧嘴的。

连这么老的族人也不放过,凌仙心中燃起了熊熊怒火。

难道是陈氏干的?

趁自己外出派人报复?

“族长,不是陈家,是一群黑衣武者,我们不认得。”

老人虚弱的声音传入耳朵,脸上带着焦虑之色:“族长,大家都被他们抓走了,你快追,追他们呀!”

……

与此同时,崎岖山路,数百名凌氏子弟披头散发,被人用铁链穿了琵琶骨,每走一步,都有鲜血洒落,惊心刺目。

“什么侠王,就是一群废物。”

“不错,就这点能耐,也敢称什么武道家族,我看说脓包世家还差不多。”

“不许你侮辱我们先祖。”凌大牛的脸上满是愤怒。

“呦,小子,你还有脾气了。”

一身高瘦的黑衣人脸上满是狰狞之色,一巴掌就将大牛扇飞掉了:“炼体期二层的废物,也敢在大爷我面前耀武扬威,若不是少主要以你们为饵,将那凌仙好好折磨,你以为会容忍你们活到现在么?”

PS:幻雨恳请大家,看完了,将本书“加入书架”,这对我真得很重要,谢谢!

另外,求一下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