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畅游书海,品尝文化,陶冶情操,彰显智慧。米花书库为您营造舒适阅读环境而努力,希望书友继续支持。)
第9章 新的发现回顶部章节目录
“三叔你不用着急,俗话说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我凌家积弱已久,想要东山再起,并非一朝一夕。”

“如今已有一个好的开始,我相信假以时日,什么诅咒都不会是拦路虎,我凌家一定可以重新天才辈出。”

凌仙十分笃定的开口了,他的声音仿佛带有魔力,让原本心情有些沮丧的凌天雄重新振作起。

可不是?

诅咒虽未破除,但凌家如今的处境已好了许多,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自己又何必急于一时?

……

阳光明媚,从三叔的府邸出来,时间已过正午,凌仙顶着阳光像自己的小院走去了。

昨天尝到了修仙的甜头,如今的家族却依旧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时不待我,凌仙打算继续突破,毕竟三流高手还是太弱,凌家想要崛起,仅仅这点程度,是远远不够的。

别的不说,陈家就是很大的威慑,昨天是被自己的空城计给暂时吓退了,但这仅仅是解一时之厄,对方当时被唬住,可回去以后,细细思索,难保不发现这中间的蹊跷之处。

这个世界毕竟是以力量为尊的,用计不是不可以,但却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忽悠只能做为权宜之计,凌家想要东山再起,需要的还是实打实的实力。

诅咒怎么解除凌仙并不清楚,那当务之急,就是继续修仙以增强自己的实力。

只要自己强了就没有人敢来捋家族的虎须,诅咒可以再一步步的想破解的主意。

凌仙心中已有定计!

回到屋子以后盘膝而坐,神念一动,将玉瞳简取出,贴于额头,继续参悟。

虽然先祖留下了数样宝物,但修仙也需要坚韧与辛苦,凡事没有不劳而获,想要收获,就先付出。

这修仙功法艰难深涩,远非武学秘籍可比,凌仙逐字逐句,生怕遗漏掉什么东西。

此时他的体内布满真气,不过在反向通过任督二脉以后,又变成了一丝丝的灵力。

修仙功法果然神奇,灵力与真气互相转化不会有损耗与迟滞。

换言之,自己可以根据需要转化,想用什么用什么,凌仙又试了几次,直到将这种转化运用纯熟,心念一动,灵力与真气就可以实现互补。

随后凌仙便进入了入定状态,他如今的灵力还很弱,修仙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取得效果,尤其是初代先祖留下的这套《百灵真解》,特别讲究基础的打磨,前期的修炼要比寻常修仙功法慢上许多。

不过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前期是慢了一点,可后期基础扎实却可以体现出各种各样的好处,先祖甚至建议,修炼百灵真解的前三层,最好不要服用灵物,纯粹靠吐纳天地元气修行。

当然了,这个小世界元气稀薄,如此做,恐怕会有非常大的考验与难度,不过也恰是如此,一旦将这最艰难的时刻度过,好处会伴随在整个修仙阶段的。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这样的福利,在元气充足的大世界可是没有的。

凌仙放下玉瞳,心中已做出抉择,接下来的修炼,他已不打算服食灵丹了,虽然如此,速度会慢上许多,但换来的,将是整个修仙阶段数之不尽的好处。

打好基础!

凌仙并不是急功近利的人物,何况这样修行的速度虽然慢一些,但每增加一丝灵力,都可以转化为磅礴的真气,所以武道修行的速度,想必也还是可观地。

数个时辰一晃而过,凌仙睁开双眸,这一次打坐,增加的灵力微乎其微,毕竟仙道艰涩,不服食丹药修行太难了。

不过凌仙并不气馁,灵力增加虽然不多,但他却有其他的收获。

当他睁开眼,发现整个世界都变得清晰了起来,天地明朗,大地昏黄,树叶青翠欲滴,到处都充满了勃勃的生气,入目所及,草尖上的露珠清脆透彻,蚂蚁爬动的脚步也逃不脱他视线的捕捉。

整个天地都仿佛变得不一样了。

这是……见微知著!

自己居然达到这传说中的境界了?

凌仙脸上流露出惊喜之色。

见微知著,是指随着修为的增长,人感官捕捉外界的力量逐渐增强,达到这个境界以后,视觉、听觉,反应都会是常人的十倍以上。

这些增强了,实力自然也会突飞猛涨!

好处难以言述,然而只有炼体期突破第九层,达到绝世高手的境界才有可能练成的。

凌仙没想到,自己居然轻而易举就办到了,他如今依旧是炼体期四层,但获得见微知著,感官力量大大增强之后,便是面对炼体期五层的武者,也有战而胜之的把握!

听上去有些离谱。

要知道这个世界力量的划分是很绝对的,哪怕只差一级,实际的差距,那也是天差地远地。

越级挑战,听都没有听过。

可凌仙却觉得,如今的自己,挑战五层的高手,并没有什么压力来着。

仙道果然不能用常理揣摩,实在太神奇,短短的一次打坐,又带给自己这么多惊喜。

而好处还不仅于这里。

武者乃是炼体,境界的划分却多半取决于真气,而真气也是有属性地,金木水火土,分别对应不同的武技。

比如火龙掌要火属性真气才能驱策,五行相生相克,不同属性的武技必须相同属性的真气做为基础。

而自己如今却不受这个限制了,用百灵真解修炼出灵力,再转化成真气,需要什么属性的可以随心所欲。

金木水火土,想要什么来什么。

一念就可以转换如意。

甚至还有风属性,雷属性这样的变异真气。

威力更远非寻常武者可以企及。

短短一个上午,凌仙的实力又有了极大的进步。

……

吱呀一声传入耳朵,凌仙睁开双眸,就看见一妙龄少女站在自己身后。

巧笑倩兮,容貌俏丽,脸上还带着几分好奇。

“小云,你怎么在这里?”

凌小云,三叔的爱女,也是凌仙的堂妹,今年才刚满十五,性子很是柔弱,却又十分幽默,乃是整个家族的开心果。

“凌仙哥哥,是爹让我来叫你。”

“三叔?”凌仙脸上露出一分诧异之色:“有什么事么?”

“陈家……陈家将欠我们的两万两银子送过来了。”

“哦?”

凌仙眼中精芒闪烁,略略露出几分诧异,自己用空城计退敌,陈氏铩羽,他们当时被唬住,不过是事发突然罢了,回去想想,应该会觉得破绽百出。

若是自己与他们易地而处,绝不会有善罢甘休一说,可他们不仅没有报复,反而乖乖如约送来赔偿的银亮了。

难道陈氏一族都是蠢货?

还是说,他们这么做,有不为人知的阴谋。

凌仙倾向于后者,陈氏虽然也只是一三流的小家族,但传承也有百年了,能够在落云山立足,靠的可不仅仅是几个三流高手。

他们这么做,一定是别有缘由。

“走,看看再说。”

……

白花花的银两堆得与小山相差仿佛,现银有万两之多,剩下的则是银票,已经派人查验过,童叟无欺,皆是可以兑换的真货。

族人一个个喜形于色,千年前,凌家富可敌国,万两雪花银不过是毛毛雨罢了,别说整个家族,就算是一不会武功的普通子弟,也不会放在眼里,然而事易时移,对如今的凌家却是珍贵无比。

食不果腹!

没落的凌家可是连饭都吃不饱了,练武的核心子弟还好一些,普通的族人可是常常挨饿,而这么多银两,足够买粮食百万斤之多,从此凌家别的不敢说,至少数年内不再为吃饭的问题发愁。

而这一切,都是凌仙带来的!

若不是族长英明神武,昨日所遭遇的可就是灭门之祸,更不要说得到这么多财货。

族人望向凌仙的眼神,满是感激,钦佩到无以复加的境地。

天命之子!

此时他们对凌仙已没有一丝的犹疑,相信他一定能带领家族重现昔日的盛世!

……

陈家,族长府。

“父亲,你为何这么做,那凌小子,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他们家族早已没落,什么侠王,如今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你不仅不替我报仇,反而送给他们如此多财货,究竟是怎么想的?”

陈云飞歇斯底里的声音传入耳朵,一脸怨毒,做为陈氏少主,他早已习惯了飞扬跋扈,昨天却被凌仙一顿痛打,最后还丢到了粪坑里。

那粪坑可是为庄稼地积攒肥料的,里面全是陈年老肥,他差点臭晕过去,往外爬的时候还喝了数口粪水,胆汁都快吐光了,心中恨凌仙入骨,恨不得将其抽魂炼魄,可父亲不仅不替自己报复,反而送与凌家大量的财货,他快要气疯了。

“哼,你懂什么,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凌家毕竟受封侠王,传承自上古,就算已经没落,也不是我等可以撼动的,何必去蹚浑水呢?”陈弓玄冷哼的声音传入耳朵,做为一族之主,他考虑事情要比儿子成熟许多。

“可……”

“你不用着急,就算我不动手,凌家也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PS:各位道友,不给力啊,幻雨想要冲击一下新书榜,可以帮我一下吗。

求推荐票,求收藏!
第10章 灵药阁回顶部章节目录
“父亲,这怎么说?”

陈云飞虽然恨凌仙入骨,但也不是完全的蠢货,从父亲的言语里,听出一些弦外之音来了。

“凌家虽然没落,但与我们陈家素无瓜葛,这次是烈阳门授意,让我来找他们麻烦的。”

陈弓玄淡淡的说,这件事情,对儿子倒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什么,烈阳门?”

陈云飞大惊失色,忍不住倒吸起凉气来了。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而落云山得天独厚,大大小小的宗门家族,有一百零八个之多。

合在一起,是一股很大的势力,而他做为陈氏少主,在这方圆百里的范围内飞扬跋扈,可就整个落云山来说,陈家也不过是三流的小家族。

而烈阳门不同。

乃是落云山排名第一的势力,宗内弟子足有数十万之多,高手如云,强将似雨,便是落云山其他宗门家族加在一起,也没有办法与烈阳门相比。

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真实的情况是,落云山其他的宗门家族,大半都是依附于烈阳门的,乃是他的傀儡附属。

不要以为很憋屈,像陈家这样的小势力,想要攀高枝,别人还看不起。

陈云飞的脸上满是震撼之色,想不到居然是烈阳门要找凌家的麻烦,而他们不过是受人驱策的马前卒。

嘿嘿,凌家死定了。

从父亲的房间出来,陈云飞的脸上带着一丝兴奋之色,但眉宇间的阴霾,却依旧是挥之不去的。

他既兴奋凌家将大祸临头,却又不甘心凌仙死于他人之手,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折辱,非常渴望能够亲手将凌仙好好折磨。

当然他也明白那是不可能的,烈阳门既插手,他一个小小的陈家子弟不过是蝼蚁罢了。

“参见少主!”

低沉的声音传入耳朵,非常突兀。

陈云飞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族内的哪位长老,可回过头,入目所及,却是一皂袍老者,满脸阴鸷之色。

“一流高手!”

感受到对方身上所逸散出的真气,陈云飞的脸色苍白无比,对方居然是炼体期六层的强者,这样的存在怎么会出现在此处?

要知道一名一流高手若是居心叵测,足以让陈氏灭族。

“你……你要干什么?”

虽然对方没有恶意,但陈云飞没用之极,已体若筛糠的颤抖不已。

“少主不用惊愕,老奴乃是来接你回去的。”

对方居然自称老奴,陈云飞有些风中凌乱了:“你是……”

“老奴乃烈阳门外门长老,少主本是门主爱子,因为一场意外才流落在外,门主已经找了好多年,老奴这次是接你回来。”

“什么?”陈云飞目瞪口呆,做梦也不敢相信还有这样的意外。

随后便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

而这一切,凌仙并不晓得,此时他怀揣着一万两银票下山去了。

凌家没落了这么多年,凌仙第一次身怀巨款,准备去山下大肆采买一番。

粮食,衣服,凌家已经贫弱太久了,族人终日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如今有了这么多财货,当然要好好改善一下大家的生活。

流风城,位于落云山以西,乃是距离凌家最近的一座城池。

有人口五百万,繁华无比,凌仙翻找记忆,以前那个凌仙曾来过数次,可惜什么都买不起,到处受人鄙视。

好在道路倒也记得清楚,凌仙熟门熟路,很快便来到流风城了。

人潮如涌,车水马龙,这城池,比记忆中的更加繁华,凌仙游目四顾,眼中也透着新奇,不过他自然不会忘记正事,先去米店采购了数十万斤粮食,随后又去肉铺买了猪羊鸭鱼。

有了这些东西,凌家弟子再也不用忍饥挨饿,人人都可以吃上饱饭肉食了。

当然这么多东西,凌仙一个人,肯定是没有办法搬运的,不过对于他这样的大主顾,米店老板与肉铺掌柜都十分客气,答应派人给他们送到凌家去。

不缺钱的感觉真是令人心折,可惜凌家如今还是太弱小了,自己一定要努力,让凌家重现昔日的奇迹。

凌仙心中暗暗发誓。

当然仅靠一个人的努力远远不足,要怎么样,才能让族人都强大起来呢?

昔日凌家天才辈出,都被那千年的诅咒害苦,要怎么样,才能解除?

凌仙不清楚。

而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一辉煌的建筑。

灵药阁!

凌仙毫不犹豫的走过去了。

修士修仙,灵丹妙药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武者煅体,道理其实也是一样的,那些豪门家族,那些世家子弟,哪一个不是从小就服食灵丹无数,千年前的凌家自然也不缺这个,可惜事易时移,如今的灵丹妙药对他们来说,却太奢侈了。

凌仙虽是族长,却也不曾服过,当然,他现在已走上修仙之路,并不需要这个,不过人都有好奇,何况自己虽然用不着,但身后还有千千万万的族人。

一个人,难以支撑整个家族,凌仙希望凌氏子弟,都能成长进步,这对自己,也会是很大的帮助。

看有没有机会,买一批丹药回去呢?

就算诅咒没有解除,这些丹药应该也能让凌家的实力进上一步。

凌仙刚刚走进大门,一个伙计就迎上来了,凌仙虽然穿着简朴,但对方的脸上却毫无轻视之色,这让凌仙对灵药阁不由得高看了一成,不以貌取人,有大商行的气度。

“不知道客官要买些什么?”

“你们这儿有聚气丹么?”

“客官说笑了,我们这儿号灵药阁,若是连武者最常用的聚气丹都没有,还好意思开张么,不知道客官想要多少呢,一百两银子一颗,买一百颗以上,可打九折。”那伙计十分热情的开口了。

“这么贵?”

林轩眉头一皱。

他带万两纹银下山,可采买了大量的食物,如今怀中的银票已只剩下一千两了,聚气丹可买十颗,然而这么点,又能有什么用处?

怪不得穷文富武,十两纹银,足可采买上等米粮千斤,可用来购置丹药,却成了杯水车薪。

见凌仙脸露难色,那伙计还没有说什么,旁边倒有几人冷嘲热讽起来了:“连聚气丹都买不起的废物,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不错,灵药阁的品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接待这种乡巴佬简直晦气!”

“羞与为伍,与这种人待在一起,未见也太降低我雪花公子的品味了。”

……

凌仙回过头,就看见了两男一女,男的帅气,女的亦是美貌以极,然而眉宇间,却透出一股阴鸷之气。

三人都不过二十余岁年纪,并没有隐藏逸散的真气,都有炼体期四层的样子。

三流高手!

若他们愿为朝廷效力,都可以获得县令的待遇,就他们的年纪来说,这已非常的了不起,看来都是世家大族的子弟。

难怪这么尖酸刻薄,这些大族子弟都是眼高于顶,颐指气使惯了的。

凌仙心中涌起一股怒火,但却并没有发作。

仅仅一言不合,他不想树敌太多。

何况这些不过井底之蛙,自己堂堂修仙者,用得着跟他们一般见识么?

自己只要将炼气期第一层突破,迈入先天境界,就远远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这么一想,凌仙心平气和,不过眼前的难题也不可视若无睹,难道真不能弄到大量聚气丹了?

凌仙眼中闪过一丝懊恼之色,但很快却又恢复平静了:“林某今天来得仓促,没有带够银两,不知道是否可用宝物抵账?”

“可以,不知道什么宝物?”

“丹药。”

“哈哈。”

凌仙话音未落,那两男一女又大声嘲笑起来了:“林兄,我没听错吧,这小子居然想卖丹药给灵药阁?”

“哼,鲁班门前耍大斧,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

“灵药阁可是武国十大势力之一,在丹药方面的造诣,连当年的凌家也无法相比。”

“蠢货,这儿虽然只是灵药阁的一处分店,可店主也是五级药师,什么奇珍异宝不曾见过,他居然来这里班门弄斧。”

……

三人嘲讽的声音传入耳朵,简直视凌仙为无物,对这样的蠢货,凌仙也懒得与他们做口舌之争什么,当然,若是三人不知死活,继续做出过激举动的话,凌仙也不介意,好好教训他们一番。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凌仙不想无谓树敌,但并不代表他胆小怕事。

眼中精芒闪过,凌仙装作没听见三人的言语,袖袍一拂,一个小巧的玉瓶飞掠而出:“凌某的丹药就在里面,你鉴定一下,看能值多少银两。”

“好,客官请稍等一下。”

伙计接过玉瓶,跑到了后面,很快却又回来:“还请客官跟我来。”

灵药阁的规矩,鉴定丹药,都是在二楼的贵宾房,而且是当着买主,现场估价,以保证童叟无欺,双方都没有异议。

灵药阁能成为大陆的十大势力之一,做生意那是很讲诚信地。

那三人对视一眼,也跟了上来。

一青袍老者等在上面。

凌仙目光扫过,此人神光内敛,看不出修为强弱,但绝对是远胜自己的强者,灵药阁果然不凡,仅仅是一处分店,就藏龙卧虎。

凌仙不动声色,冲那老者抱了抱拳。

PS:各位道友看完了,请将本书“加入书架”吧,这样才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本书更新的消息哦!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