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畅游书海,品尝文化,陶冶情操,彰显智慧。米花书库为您营造舒适阅读环境而努力,希望书友继续支持。)
第5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回顶部章节目录
“启禀族主,陈氏族长亲率三百族人,兴师问罪,这三百人,全是练武的核心子弟,包括三名炼体期四层的高手,二层,三层的有近百之多,其余最差也是一阶武者。”

很快,探马回报,报信的族人表情略有些紧张。

也难怪,陈家这次,可谓大张旗鼓,光是三名炼体期四层的高手,就足以将凌家碾成粉末,要说一点也没有紧张,那是骗人的。

“来得好快,不用担心,告诉大家,各自做自己的事,视若无睹,陈家的人,自有我来应付。”

凌仙冷哼一声,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三国时候,诸葛亮空城计可以吓退司马懿,小小的陈氏族主,难道比司马仲达还要老奸巨猾?

凌家堡入口,地势显要,易守难攻,凌家虽已没落,但当年建造这堡垒的时候祖先可没有含糊。

陈家来到这里,颇为小心翼翼,双方已经撕破脸皮,凌家孱弱,想要抵抗,借助地势这里将是最好的选择。

哪知道一路平坦,根本就没有埋伏,冲进谷口以后,凌家大宅巍峨耸立,大门洞开,族人扫地的扫地,干活的干活,竟然将他们忽略掉了。

“大哥,我没看错吧,凌家的人是瞎子么,不知道我们是来寻仇的?”

陈家精锐尽出,光是炼体期四层的高手,就来了三个,其中家主陈弓玄,已经是四层巅峰,距离二流高手的境界,也只差一步。

他旁边走着的两人,都四十余岁年纪,步履矫健,太阳穴高高贲起,一看就是内功精湛的高手。

正是他的三弟,五弟。

此时说话的是老三陈弓战,此人身材魁梧,光头赤足,一看就是猛将型的人物。

“这……”

陈氏家主眼中精芒爆射,茫然四顾,一时间,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五弟,你怎么说?”

他像着左边转过头颅。

而这老五,又是另一番打扮,羽扇纶巾,道貌岸然,一看主意就特别多。

陈弓睿,也确实是陈家的军师智囊,但别小看他的武力,同样是炼体期四层,还获封了七品折冲将军,权利俸禄,都相当于县令,百里至尊。

而这样的大人物,凌家已经上百年没有出过。

“这……”

陈弓睿游目四顾,表情也凝重起来了。

凌家竟一点防备也无,这未免太古怪了。

今天上午那场冲突,原本就是他们蓄意挑衅,否则没有他们授意,一群纨绔子弟就算再不是东西,也不会做出毁坏庄稼的无聊之举。

原本以为凌家会忍让退缩,他们再步步紧逼,最终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没想到凌家竟然出了这么一个不安常理出牌的族主,一改往日谨小慎微,忍让退缩的风格,居然将那群纨绔狠狠教训,丢到粪坑里去了。

消息传来,陈氏族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凌家什么时候这样胆大包天过?

不过错愕归错愕,这对他们来说也是天赐良机,可以兴师问罪达到自己的目的。

于是精锐尽出,想要逼凌家就范,没想到来到凌家堡,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对方居然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性有两个,要么凌家是白痴,要么有阴谋或者倚仗之物。

陈弓睿倾向于后者,不可能整个凌家,都认识不到他们这么做的严重后果。

只是凌家早已没落,能有什么倚仗呢?

陈弓睿想破头也想不清楚,只好凑过去对大哥说:“家主,世事反常必有妖,我们不可大意,小心一些。”

陈弓玄点点头,他的想法也差不多。

于是转头吩咐弟子,不得他的命令,不可动手。

陈家之人原本扯高气昂,一脸嚣张,此时看见这种情况,也都有些沮丧,反观凌氏族人,原本心情忐忑,没想到照族主所说,对方真不敢造次了,心中无不大喜,对凌仙佩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演出越发的投入,各做各的事情,将气势汹汹的陈家人完全无视掉了。

“大哥!”

陈弓玄摆了摆手,扬声吐气:“陈氏家主来访,凌家老少,还不快快迎接!”

然而喊了三遍,根本没有人理。

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恚怒,心中有些沉不住气了,暗讨:

“凌家今非昔比,早已没落下去,装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他们倚仗的是什么东西。”

念及至此,便要吩咐下人一探虚实,也不需要做太多,只需要暴打几个凌氏族人就能够知道他们是不是在虚张声势。

然而话音未落,轰然一声巨响传入耳朵,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陈家高手们不由得大惊失色。

“不好,我们中了埋伏!”

众人游目四顾,却不见伏兵杀出,正茫然间,却见一队凌氏弟子手持仪仗走了出来。

人人蟒袍玉带,神气非凡,手中还拿着幡旗,玉辂……

虽然这些东西都很旧了,但依旧散发出慑人的气魄。

而这还没有结束,一身材高大的少年身腰挺得笔直,高声唱诺:“恭请侠王!”

“恭请侠王!”

两边的少年手持仪仗,声音更是整齐,就有如一声声的晴天霹雳。

陈家之人面面相觑,茫然不知所以,但心中都浮现出一股畏惧。

只见那院落深处,一身穿王袍的少年缓步走出,浑身上下,皆散发着沉稳的气度。

而他身边,还有一队少年男女,手中分别捧着尚方宝剑与铁劵丹书。

陈氏家主傻眼了。

茫然不知所措!

他当然不会不知道凌氏先祖,曾受封侠王,世袭罔替,风光无比。

只不过事易时移,凌家早已没落,这侠王的称号虽未剥夺,但人们也早就遗忘掉了。

万万想不到凌仙此刻,居然穿起了朝服,手里还捧有铁劵丹书。

尚方宝剑更是显眼到极处,以凌家昔日的地位,陈弓玄当然不会怀疑真伪。

一时间,心中开始了打鼓。

他万万想不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凌家的实力不值一提,光是他们三兄弟,炼体期四层的强横实力,就可以做到横扫没问题。

但他可以不在乎凌家的实力,却不能不考虑那侠王的称呼,更不敢视尚方宝剑,铁劵丹书为若无物。

否则便是藐视太祖。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小小的陈家,可承受不了皇室的愤怒。

“走!”

他只能选择这么做。

“站住。”

凌仙威严的声音传入耳朵。

“你想如何?”

陈氏家主咬着牙说,他觉得这样灰溜溜的逃走已经很丢脸了,对方还想得寸进尺么?

“堂堂侠王府,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见到王爷,还不大礼参拜,给我跪下。”

大牛的声音很是豪爽,非常响亮。

“你……凌小子,别欺人太甚了。”陈弓玄大怒,凌家软弱可欺,万不想这新任家主却强势到如此境地。

“欺人太甚,你是在说本王……”

凌仙将尚方宝剑接过,狞笑着走过来了:“我倒要看看小小的陈家,是否敢目无君上,殴打我这世袭罔替的侠王。”

见凌仙一步步逼近自己,陈弓玄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对方身穿蟒袍玉带,手持尚方宝剑,他还真不敢动手。

“你……你究竟想要如何?”说这句话已经是在服软了。

“好吧,本王也不是不讲道理,你族人毁我侠王府田地,你这老儿又对本王无礼,我大人大量,不与你计较,你只要赔偿我白银五万两。”

“五万两,你还不如去抢?”

陈弓玄勃然大怒,陈氏子弟一个个也气得鼻子要冒烟了,他们陈家虽然富足,有炼体期四层的高手五个,但家族一年的收入,也不过两万两罢了。

至于凌家那块地,一年所产粮食,充其量值纹银五百俩了不起,对方一开口就要一百倍的赔偿。

这凌仙不仅狡诈强势,还无耻!

“五万两不多,我侠王府的土地,岂止这个数。”

凌仙将尚方宝剑拔出,自己的实力虽远不如,但谅对方也不敢还手的。

于是横砍竖劈,堂堂陈氏族长被打得抱头鼠窜不已,他的实力固然远远胜过,但凌仙戏演得太好了,气势十足,仿佛侠王附体,让他投鼠忌器,好几次还差点伤在了凌仙的手里。

最后达成赔偿两万两协议,签字画押后,带着族人灰溜溜的滚了出去。

“侠王威武!”

“族长无敌!”

“仙哥儿真了不起!”

……

一时间,欢呼声此起彼伏,一场大祸,被凌仙消匿于无形,不仅化险为夷,还得到赔偿无数。

要知道,凌氏没落,如今一年的收入,也不足纹银千两,如今得到了这么一大笔财货,终于可以吃饱饭了。

族内的少年弟子,看向凌仙的表情都崇敬以极,凌仙大哥真了不起,仿佛侠王在世。

便是那些胆小的族老,也满脸欣慰之色,他们并不是真的怯弱,只是忍让久了,已经习惯了退缩。

如今看见凌仙的表现,一个个都心悦诚服,凌家不会永远沉寂,在这位新族长的手里,也许可以重新崛起。

凌仙的威望,远超历代族长,让族人们看见了希望。

PS:请各位道友将本书“加入书架”吧,收藏了之后,才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本书更新的最新提示哦!

求收藏!
第6章 修仙者之谜回顶部章节目录
“仙哥儿,这里就是我凌家的宝库。”

凌天宝看着眼前的少年,脸上满是崇敬之色,尽管对方的年龄比他小得多,但智慧却远非他可比,让他这个长辈,也心生佩服。

“带我看看。”

凌仙来到了家族的宝库。

与族人的弹冠相庆不同,凌仙要冷静得多。

这一次是险胜!

尚方宝剑,铁劵丹书可以震慑陈氏这样的小家族,但再来强敌又怎么办呢?

扯起虎皮做大旗不是每一次都有效果。

这个世界毕竟是以力量为尊的,取巧不得。

想要凌氏真正的崛起,不仅要恢复族人的铮铮傲骨,还需要武力做为支撑。

凌仙查找了记忆,凌氏之所以没落,获罪被贬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是千年前,一莫名的诅咒降临在家族,以前凌家人才辈出,可这奇怪的诅咒之后,族人习武的天分,都变得糟糕到极处。

连三流高手也很少出。

没有人知道这诅咒的来源,前因后果都稀里糊涂。

凌氏先祖尝试破除,可都以失败告终了。

从此凌家一蹶不振,沦落为不入流的家族。

就拿自己来说,从小习武,如今也不过炼体期二层罢了,这个成就在别的家族普普通通,可在凌家后辈却成了首屈一指的人物。

想要凌家崛起,就要将诅咒破除,这是历代家主的共识。

然而凌仙却不这么看。

正确的说,武力什么的,他根本就不在乎。

他真正在意的是这个世界上所流传的飞仙之说。

没错,便是那修仙者!

举手投足,让天地为之变色,若是自己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凌家的崛起,还用置疑么?

当然,凌仙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个世界虽有传说,但真正的修仙者,却谁也没有见过。

不过凌仙想到了先祖。

凌氏先祖,受封侠王,乃是武林翘楚,这个世界若真有飞仙之说,以他们的实力身份,多半见过。

于是凌仙来到了宝库。

说是宝库,但凌家如今穷得叮当响,除了祖先留下来的遗物,其实根本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房间倒是挺大,有数十丈见方,可一个个置物的架子上,全都空空荡荡。

这些年,族人食不果腹,能变卖的东西,早就变卖了。

“梳子,发簪,还有衣物。”

凌仙脸上露出失望之色,这个宝库比他想象的,还要差许多,剩下的,一看就是不值钱的事物,甚至可以用破烂来形容。

“咦,这是什么?”

一无所得,直到凌仙来到一不起眼的角落,一低矮的木架上空荡荡的,唯有一个口袋颇为醒目。

那个口袋尺许大小,灰扑扑,然而凌仙却隐隐觉得有几分不凡之处,但不凡在哪里,却又说不清楚。

“天宝叔,这是什么事物?”

凌仙将口袋拿在手里,轻飘飘的,里面不像装有宝物。

“这个啊……”中年人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神气:“是初代侠王留下来的。”

“什么,初代先祖?”凌仙眼睛顿时亮了,预感这肯定是宝物。

“不错,可惜这袋子有古怪,千百年来,谁也打不开,无数先祖都研究过,却一无所得,最后不得不放弃,就留在了这里。”

“哦!”凌仙点点头,若有所悟:“那我拿走了,没问题吧,天宝叔?”

“您是族主,族内的一切,都归您支配掌握,当然没有问题了。”凌天宝恭敬的说。

……

凌仙回到房间,迫不及待的将那袋子取了出来,摆弄捣鼓,然而没有任何用处,根本就找不到方法打开,更别提从中取出宝物。

“该怎么办呢?”

凌仙不死心,他觉得这口袋冥冥中,对他有一种吸引,具体的,偏偏却又说不清楚,让人有一种心痒难挠的感触。

“先祖留给后人之物,会不会与血脉有关系呢?”

凌仙两世为人,头脑非常的灵活,想到就做,他从桌上取下一柄小刀,将手腕割破,鲜血滴答滴答的流到口袋上了。

轰!

一声巨响,那口袋顿时光芒万丈,伴随着璀璨的灵光,滴落的鲜血化作几个古朴的符文,烙印在口袋之上,却又迅速隐没,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凌仙却感觉自己与此宝心神相连了。

难道说……

他心神一动,顿时从里面取出一个类似竹筒的宝物,碧幽幽的,甚是神秘。

“原来如此。”

凌仙抚掌大笑,终于破解了这口袋之谜,果然是一好宝物,与血脉有着千丝万缕的牵扯,凌氏弟子滴血就可建立心神联系,将它收服。

历代家主虽然也不乏聪明才智,但因为此物传至初代先祖,都小心保护尚且不及,自然想不到将鲜血滴上去,结果便宜了自己。

想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凌仙拿起那碧绿的竹筒,思考着怎么用,沉吟片刻,将它贴于额头。

轰!

顿时凌仙感觉心神沉溺其中,一个个斗大的金字,浮现在脑海之中。

原来这东西叫做玉瞳,先祖与太祖皇帝竟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们来自更高层次的世界。

那里灵气充足,仙法昌盛,有无数的修仙者,以及妖魔,凌氏先祖是与强敌斗法,意外被卷入空间裂缝,才来到这个被他们称为小世界的大陆中。

这个世界与他们原先所在的大世界相比,远远不及,不仅面积狭小,而且灵气很稀。

只适合练武,修仙则无比的艰涩。

而两位修仙者意外来到此处,发现这小世界正处于一片混乱之中,藩王割据,群雄并起,百姓生活困苦,人命如草芥。

两人看不过眼,于是灭杀藩王无数,宇内为之一清,建立了武国。

两人本是好友,以他们修仙者的身份,更不会在乎什么世俗,王图霸业,也**罢了。

反正他们迟早会离开这个小世界的。

谁当皇帝,都没有关系。

两人一阵推脱,最后姓叶的修仙者当了太祖,也开玩笑恶搞般的封好友凌氏先祖为侠王。

“原来家祖的来历居然是这样。”

凌仙一阵向往,这个秘密,恐怕历代先祖也不晓得,而初代先祖与太祖皇帝最后都成功飞升,离开这个小世界了。

而这个玉瞳简中,除了讲述事情的始末,还留下了一篇修仙功法,并注明有灵根的后辈子弟,将鲜血滴落在这名为储物袋的宝物上,就可以将它收服,成为自己可以操纵的宝物。

而储物袋中,除了玉瞳,先祖还为后人留下几件宝物。

其中最重要的非灵丹莫属。

先祖说,这个小世界灵气虽然稀薄,但只要有丹药,也不会影响修仙的速度,而他留下的丹药,足以让一名资质普通的后人从踏上修仙之路,一直修炼到炼气期九层的顶峰。

随后服用他留下的一枚筑基丹,就可以筑基成功。

而这个小世界的天地法则,只能容纳炼气期修仙者,当然,这是指土生土长,若是一个人,修炼到筑基期,就会被天地法则排斥,飞升到更高层次的世界去。

而先祖的玉瞳,还提到一件有趣的事。

就是这个小世界虽然灵气弱,修仙有着千难万阻,但那是普通情况来说,以武入道,则并不受限额。

众所周知,这个世界的武者乃是炼体,所以也是用炼体期来划分层次,从初始开始,一共分为九个层次。

前面三层都是基础,练到第四层,则到了分水岭的地步。

炼体期四层,可称三流高手,获得县令的待遇,百里之内,言出法随,炼体期五层,则是二流高手,为朝廷效力,权利相当于知府,若是突破第六层,乖乖不得了,那可是万里至尊,可以与一郡之守相抗衡。

然而武道的止境并不仅止于此,若是哪个绝世天才,又走了狗屎运,突破第七层,那么恭喜你,你已经迈入了顶尖高手之境。

所谓顶尖,从字面就好理解,是指数量不多,说凤毛麟角也没有错。

若愿意为朝廷效力,所封的就不是官职,而是爵位,世袭罔替,不仅生前可享俸禄,连子孙后代也能获得余荫的。

第七层已令人羡慕,若是更进一步,突破第八层,那就可是宗师级别的高手了,意思是他们的力量已是一代宗师,可以开宗创派,受万人仰慕。

第九层被称为绝世高手,他们的力量冠绝当世,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来去自如,每一个,都可以成为君王的座上客。

凌仙的脸上流露出向往之色。

然而玉瞳简接下来的介绍更让他大开眼界了。

炼体期分九层,那这是否就是武道的止境?

答案是否定!

武之一道,固然没有办法与修仙相比,但也可以破碎虚空,再往上,则脱离了凡人的范畴,被称为天道高手,意思是他们已经触摸到了这个世界的规则,近乎于神仙一般的人物,这样的存在,已很少出现于世俗,荣华权力对他们已没有意义,若是侥幸出现于这里,皇帝也会对他们执弟子之礼。

凌仙看到这里,脸上已满是兴奋之意,因为所谓的天道武者,又称先天之境,其实与修仙者最低的层次,炼气期一一相对应。

PS:满地打滚求收藏,各位道友,看完了请顺手将本书“加入书架”,这对一本新书真的很重要。

求收藏!
≡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