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 一起来看书,一起来聊书,米花书库天天陪着您,打发寂寞无聊的时间,和作者一起畅游无限的想象空间 ^^
第3章 扬眉吐气回顶部章节目录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凌仙的身上。

看他怎么处理。

这些庄稼对陈家来说不值一提,但对凌家却是性命攸关的东西,没有这些粮食的收成,很多族人会饿死。

凌仙迈步走了过去:“这是我凌家的地。”

“嘿嘿,那是过去,从今天起,不是了,这方圆百亩,都将成为我陈氏的牧马场,这儿有纹银十两,权当买地的财货,不要说我们陈家巧取豪夺。”

一无赖的声音传入耳朵a米a花a书a库a http://www.7mihua.com,说话之人身穿华服,面有倨傲之色,炼体期二层的修为,却一脸的耀武扬威。

陈云飞,陈氏家族的少主,听说资质烂得一塌糊涂,不过却仗着自己的身份,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他比凌仙大上几岁,能有今日的修为,都是靠着丹药的助推,同为二层修为,但一个巅峰,一个初级,却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凌仙的实力,远非他可比,可在过往的岁月里,却受了他不少气,曾被他百般凌辱,敢怒不敢言,以至于现在自己成为一族之长,他依旧嚣张跋扈。

典型的纨绔。

十两买地,更是荒唐以极。

且不说南坡这块地,对凌家重要以极,根本不可能出售,就算要卖,按照市价,换回数千两白银也没有问题。

可对方却出价十两,这不仅是巧取豪夺,而且还有意侮辱。

“大哥,三叔就是被他派人偷袭才受伤的。”

大牛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入耳朵,若不是有人拦着,已恨不得冲上去与陈云飞拼了。

“族长,不可冲动!”

“是啊,仙哥儿,我凌家今非昔比,凡事退一步海阔天空。”

“切莫惹祸!”

……

大牛话音未落,凌家的几位长辈,却已开始了劝阻,这些年凌家没落,族人的雄心壮志也早消磨光了。

息事宁人,得过且过。

然而这一次,怎么退缩,别人的刀都已经架到脖子上了。

这块地若被占了,不知道多少族人会死于饥寒交迫。

“四爷爷,各位长辈,凌某乃是族主,所以还请听我吩咐。”

凌仙的声音平淡以极,不含分毫火气,可听在众人的耳里,却莫名的有一种威慑力。

几位族老面面相觑,乖乖的闭上嘴巴,平时凌仙不是这样的啊。

然而凌仙表现得虽然有点霸道,他们却并没有怨言,反而有些心安,一族之主,可不应该是有担当的人物?

凌家族长权势极重,他们虽是长辈,也唯有听从。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凌仙的身上。

那位陈氏少主依旧是扯高气昂,一脸臭屁无赖的模样,我就欺人太甚,你又能怎么样?

如今的凌家虎落平阳,而陈家的实力,则远远胜过,族中光是达到炼体期四层的三流高手,就有五人之多,这样的战力,根本不是凌家,可以抗衡的。

他吃准了凌家拿他无可奈何。

可下一刻,却有一斗大的拳头出现在眼帘中了。

“嘭!”

眼前一黑,金星乱冒,被一拳打成了滚地葫芦。

“你……你敢打我?”

陈云飞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小小的凌家,居然敢违逆他这陈氏少主,活得不耐烦了。

“打你又如何?”

凌仙狠狠冲他吐了两口唾沫,啪啪两记耳光,听着那是无比的响亮。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所有人都惊呆了。

陈氏族人一个个瞠目结舌,凌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了?

这些年来他们遇见欺辱,不都是忍气吞声么?

连刚才大长老被偷袭,一个个也没有动手的勇气,怎么一转眼,却变得如狼似虎,一言不合,就敢殴打他们陈氏的少主。

凌家之人也大惊失色,那些族老捶胸顿足,想要上来相劝,可接触到凌仙的眼神,却又畏畏缩缩。

今天的仙哥儿与以前不同,自有一股沉稳的气度。

他们虽然觉得其做法不妥,却也不敢违拗劝说。

这样的气派风格,可是在老族长身上,也不曾出现过。

族老们茫然四顾,而年轻子弟们一个个可握紧了拳头,凌家已经忍气吞声太久,昔日的异姓王族,如今竟沦落到被三流世家欺负也不敢吭声的地步。

太憋屈了!

族老们年纪大了,已经习惯了忍让,可年轻子弟们血气方刚……

此时看见凌仙痛殴陈氏少主,一个个扬眉吐气,眉飞色舞。

年轻人总不会顾忌太多,此时受到族长的鼓舞,心中热血发作,一个个也挥舞着拳头,向着陈氏族人打过去了。

一时间哎哟之色此起彼伏,凌家虽已没落,但毕竟人多,陈家也不过是三流的小家族,这些派来挑衅的家伙更只是一群纨绔子弟罢了。

他们料定凌家怯弱,只能退缩,万万想不到竟出了凌仙这么一不按常理出牌的族主。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一个个都被打得抱头鼠窜,很快鼻青脸肿的爬不起来。

“一群废物!”

大牛狠狠冲身边的陈氏子弟踢了一脚,吐出一口胸中的浊气,这些年,受的鸟气太多,刚才竟被这些纨绔欺辱。

他看向凌仙的表情满是崇敬之色,而凌风,凌雨等少年男女的表情也都差不多,若非族长英明神武,他们现在都还被对方骑在头上欺负。

男子汉大丈夫,若不能快意恩仇,活在世间做什么?

原本凌仙年轻,接任族长,族内一直颇有微词,可经此一役,在此的少年子弟无不心悦诚服,一个二个,都成了他的铁杆拥护。

“族长,我们现在该如何?”

大牛狠狠冲身边的陈氏子弟吐了一口唾沫,庄稼都被糟蹋光了。

“仙哥儿,不可冲动啊,陈家比我们强大多,得知今天的事情,一定会疯狂报复。”

四爷爷颤巍巍的走上来了,虽然为凌仙的气场所慑,但该劝的还是要说,免得族长年轻,一时冲动铸成大错。

“凌仙,你好大的胆,居然敢打我,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你会受到千百倍的折磨,你们凌家……全都不得好死的。”

陈氏少主破锣般的声音传入耳朵,充满了恶毒,不过配着那副被打成猪头的面孔,却好笑到极处。

“四爷爷,你看见了,这种家伙,将他放过,他只会回去添油加醋,你以为他们会感念我们手下留情么?”

凌仙淡淡的开口了。

几个族老叹了口气,无话可说。

“你们放心,林某既是家主,就会对家里的每一个人负责。”

凌仙一边说,一边微笑着走过去了。

“你……你要干什么?”

“你……你别乱来。”

随着凌仙走近,那陈氏少主大为惊恐,再也不敢在口头上逞强了,他发现眼前的凌仙,与记忆中的大不一样。

生怕一言不合,对方就将自己生吞活剥。

“你……你别杀我。”

这个没用的家伙,居然吓得屎尿齐流。

凌仙脸上露出一丝厌恶:“放心,我不会杀你,并非怕了你们陈氏家族,而是宰你这样的废物,会脏了凌某的手。”

“你……”

陈云飞心中愤怒,可触到凌仙的眼神又不敢发火,连犟嘴的话都不敢说,生怕这恶魔一般的小子又改变主意了。

“大牛,凌风。”

“在,族长。”

两个少年踏前一步,恭恭敬敬的等他吩咐,凌仙的表现已将他们折服,少年人比较单纯,根本没有意识到此时的一幕,会为凌家带来什么。

就算意识到也不在乎,昔日的武国第一世家,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与其苟且偷生,不如轰轰烈烈的战上一场,哪怕全军覆没,也好过这样苟活。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些家伙将我们的庄稼地毁掉,你们去搜一下他们身上都有什么财货,取来以做赔偿,另外,将他们的外衣剥掉,一个个捆好,丢到粪坑里洗澡。”

“凌……姓凌的,你不得好死。”

陈氏族人听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原本都松了口气,即便听说要收取他们的财货,也满不在乎,他们都是家中的纨绔,有的是金银珠宝,就算被收取一些,也无妨。

很多人都在暗中琢磨,要怎么像陈氏家主告状,添油加醋,一定要这凌仙百倍千倍的品尝。

哪知道听到最后,居然要将他们丢到粪坑洗澡,一个二个,这才变了颜色,有的破口大骂,有的高声求饶。

然而凌仙视若无睹,他们毁坏的庄稼地,会让凌氏族人饥寒交迫,还要强占南坡做牧马场,不管目的是什么,都罪不可恕。

自己这样做,已算是手下留情了。

“哼,当凌氏软弱可欺,那是过去,我的信条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要他后悔一生。”

远处传来“噗通““噗通”之声,这儿有良田百亩,用于保存肥料的粪坑也有数十之多,很快,陈氏族人就一个不落,被狠狠的扔进去了。

这些人皆是武者,这样还要不了他们的命,不过今天的经历,想必会让他们难忘一生。

“族长,收了好多财货。”

大牛等喜滋滋的将一个个钱袋捧到凌仙身前了,凌家如今已经没落到吃饭都要斤斤计较,族人数年也难以置上一身衣裳,看见这么多钱都很眼热,但却没有人藏私,这些收入,应该交予族长统一发落。
第4章 男儿当自强回顶部章节目录
“先回去再说。”

凌仙却知道这件事情远没有结束,很快陈家就会疯狂报复,必须未雨绸缪,他可不会因为一时冲动,就将凌家推入到火山之中。

凌仙如今威望极高,族老们对这个决定也没有异议,于是一群人很快回到了大宅里。

……

凌家堡恢宏如昔,门前却聚满了族人,黑压压的甚是醒目,不过最显眼的还是躺在担架上的三叔。

“族长回来了。”

“仙哥儿回来了。”

……

看见他们的身影,族人们开始骚动,有的畏惧,有的惊恐,但也有不少少年子弟,紧握拳头,一脸兴奋。

显然,消息已经传到了这里,难怪族人们会患得患失的惊悸,凌家已经多少年没有这么扬眉吐气,是个人,就会有血性地。

可想到与陈家交恶,对方接下来可能的报复,一些族老心中又开始打鼓,不是他们胆小怯弱,而是凌家,已经沉寂太久了。

习惯了忍让,习惯了退缩。

凌仙的强势表现,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是对是错。

凌仙目光扫过,已将众人的表情尽纳入眼底了。

他没有退缩。

做为一族之长,应该有沉稳的气度,自己闯的祸,自己扛,何况今天从头到尾,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一味忍让换不来对方的怜悯,尊重建立在力量的基础上,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自然是人尽可欺。

而他要的凌家,绝不是这样。

“三叔!”

“仙哥儿,我听说……”

凌天雄吃力的撑起身体,胸口的绷带布满血迹,对方的偷袭歹毒以极,伤口距离心脏也不过寸许。

“嗯,陈家的小子,我已经教训过,也已经替三叔你报仇了。”凌仙平淡的说。

凌仙扶着凌天雄躺下,三叔虽然胆小了一点,但为家族殚精竭虑,对自己也十分疼爱照顾,是一位好长辈。

他向前走了几步,跳上门口的一块大石,转过头颅,顿时,所有族人的眼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各位叔叔伯伯,各位兄弟姐妹。”

凌仙冲人群作了一个揖:“凌某临危受命,接任族长,有些话本不该说,但不吐不快。”

“想我凌氏先祖,曾经何等的风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被太祖封为异姓王爵,世袭罔替,侠王之名,武林中人谁不敬仰?”

“那时候,我凌家有着武国第一世家之美誉,那时候,我凌家的弟子走出去,哪一个,不是鲜衣怒马,傲气昂扬……”

“那时候,我凌家娶了皇室公主无数,我凌家第八代家主,不仅妻子是大长公主,其余的小妾,一个个,也都是金枝玉叶。”

“那时候,我凌家随便一个弟子,哪怕不能练武,生下来,也有荣华富贵无数,无数才女,侠女,绝世美女想要嫁过来……”

“我凌家的女子,尊贵堪比公主……”

凌仙的声音,在人群中回荡,人人脸上,也都露出了向往,尽管凌家早已没落,但没有人,会忘记祖先的荣光。

凌家的事迹,荡气回肠,在场的弟子,耳熟能详,可平时,大家也只能想想,而现在,凌仙却宣诸于口头之上。

人人的眼睛都变得很亮。

是啊,那时候的凌家,是何等的风光,谁想得到,会沦落到今天这般模样。

只能说世事无常!

而凌仙的声音,依旧在耳边回响,可却话锋一转,语气变得沉痛起来:“可大家看看,我们凌家,如今是什么模样,食不果腹,三月不知肉味,被一三流的小家族骑在头上任意欺负,子孙不屑,有辱各位先祖,若是被列祖列宗得知,九泉之下,恐怕也要气活。”

“子孙不屑,有辱先祖!”

不少凌氏子弟听了,都放声痛哭,嘴唇紧咬,任由鲜血滑落,还有的跪在地上,一拳朝着地面砸落。

轰!

尘土飞扬,根本都不在乎拳头受伤。

便是那些族老,一个二个,脸上也露出激动之色。

两厢对比,他们的心情,怎么能够平静呢?

“族长说得不错,我们不可以再懦弱下去了。”

“不能让先祖蒙羞。”

“大丈夫马革裹尸,大不了战死,怕什么陈氏家族。”

“与他们拼了。”

“对,拼了。”

……

一时间群情汹涌,士气高昂。

凌仙嘴角边流露出一丝笑意,这正是他想要地。

凌家之所以没落,不仅仅是武力的丧失,还在于没有了心气,就如同一个人雄心壮志消磨,你还指望他能够做大事么?

道理是一样的!

所以他先要将凌家的士气点燃,恢复铮铮傲骨。

“族长,你说吧,该怎么做。”

“我们都听你的。”

……

随着这番话语,凌仙的威望,也达到了新高度,此时,他已得到了认可,族内,不论男女老幼,都将他当作了主心骨。

“大家有这番志气很好,但不能硬拼。”

说到此处,凌仙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小小陈氏家族,给我凌家提鞋也不配,与他们拼命,太掉价了。”

“族长,那我们该这么做?”

原本经过这一番鼓舞,族内已士气高昂,人人摩拳擦掌,准备与陈家大战一场,哪怕马革裹尸,也好过苟且偷生的愚活。

可听族长的言语,根本就没有将陈氏家族放在眼里,难道他有办法度过危机?

人人心中大奇,要知道凌家人才零落,最强的高手也就是大长老三叔,也不过炼体期三层而已,而陈家虽是三流家族,但炼体期四层的高手,可也有好几个,双方实力差距悬殊。

凌家之人有骨气,凭着血气之勇,可以与陈家拼命,但要说这胜负,根本一点悬念也无,可族长的口气,却根本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他究竟有什么好主意?

一时间,人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凌仙身上。

凌仙以少龄续任族主,原本难以服众,可此时此刻,他却成了所有人的主心骨。

威望到了令人敬畏的程度。

“大哥有后,大哥有后啊!”

凌天雄躺在担架上,热泪盈眶,凌家不仅没落,而且人丁逐渐单薄,长房便只有凌仙这么一个,如今见他出息,凌天雄也是打心眼儿里高兴的。

同时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辅佐侄子,振兴家族,重现祖先的荣光。

“族长,有什么主意,你就说吧,我们就算拼死,也会去做。”

“不错,族长,我们都听你的。”

“三叔,我若是没有记错,我凌家应该还有太祖皇帝所赐予的铁卷丹书。”见人心可用,凌仙却没有自得,而是十分冷静的开口了。

“铁劵丹书?”

凌天雄一愕,几位族老也都陷入了思索。

“不错,是有这么一件宝物。”说话的却并非三叔,而是一中年男子,此人名叫凌天宝,后勤管事,也是凌仙的族叔。

每一个家族的后勤总管,都是肥缺,唯有凌家例外,没落后的家族,实在太穷了,不仅没有油水,每一粒米,每一尺布都要精打细算,否则族人便会挨饿。

凌天宝当年也曾练武,不过掌管后勤之后,所有的精力都献给了家族,才四十出头,两鬓就已经斑白了。

他曾是凌仙父亲最信任的人物。

“不止铁劵丹书,还有太祖赐予的尚方宝剑。”凌天宝斟酌着说,却没有弄明白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处。

凌家获罪被贬,太祖所赐予的爵位丹书虽然没有收回来,但权势早已是过眼云烟,千年来这些东西一直躺在宝库,毕竟失去了皇室的信任,这些东西还有用么?

“有用,怎么没用?”

凌仙的表情哭笑不得,当年凌家风光之时,自然用不上铁劵丹书,那时候家族子弟便是横着走,也无人敢惹,后来没落,被皇室嫌弃厌恶,就更没有人会想到这些东西了。

但凌仙知道是有用的,毕竟是太祖所赐,就算如今的皇室不认可,小小一个陈氏敢藐视太祖皇帝的尊严么?

拉起虎皮做大旗,这些东西足以保护凌家度过眼前的危机。

“嗯,仙哥儿说得好有道理。”

“不愧是族主,见识就是不同。”

……

听了凌仙的分析,族人啧啧称奇,一个个豁然开朗,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辙,对凌仙更加佩服了。

五体投地!

凌天宝兴奋的声音传入耳朵里:“族长言之有理,我凌家虽然没落,但祖上的东西却还保存着,除了尚方宝剑,铁劵丹书,还有侠王的袍服,仪仗也都在的。”

“太好了,将它们都取出来,这个谱儿,摆得越足,越能够震慑陈氏家族。”

“是,族主。”

凌天宝不敢怠慢,连忙点了几个人,与他一起前往宝库。

“其他人都散了,该干嘛干嘛,不要让小小的陈家,小看了我凌氏家族。”

“是,族主。”

凌家众人虽还有些兴奋紧张,但凌仙现在的威望,那是一时无两,没有人提出异议,纷纷退了下去。

“大牛,凌风,你们找几个机灵的弟子,外出打探情报,切记不要打草惊蛇,有什么消息,赶快回来告诉我。”

凌仙当然不会真的视陈氏为无物,外松内紧,必要的准备还是要有的。

“是!”

两名少年冲凌仙抱了抱拳:“你们几个跟我来。”

带着几名练武的核心弟子,向小路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