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碎虚空
[生活中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www.7mihua.com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翅膀。]
第1章 凌仙回顶部章节目录
武国。

清河郡,落云山。

适逢乱世,天下盗贼四起,人命如草芥,江湖帮派林立,奇人异士难以胜数,偶尔还有白日飞升的天仙之说。

外间世界不提,落云山乃武国有名的洞天福地,长八百里,元气充裕,乃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宝地。

大大小小的武林宗门坐落于这里,豪门世家,亦数不胜数,传说,有一百零八个之多。

乱世,力量为尊,一名高阶武者拥有万夫不挡之力◆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便是武国皇帝,对于落云山这么一股庞大的势力,亦待之上宾之礼。

安抚为主,赐予官职俸禄,让这里的宗门家族,皆显贵到极处。

然而凡事皆有例外。

落云山面积广博,一百零八个家族星罗棋布,其中也不乏破落户。

在这片绵延的山脉以西,树木参天浓密,花草掩映间,却有好大一片空地,怪石嶙峋,耸立着一座巨大的建筑。

苍凉,古朴,全部是用灰色的青冈岩堆砌而成的,透出一股厚重的气息,虽然斑驳以极,却依旧显得恢宏大气。

当年也不知道动用了多少人力物力,才建成了这么一奇迹。

可惜事易时移,当年的风光已消磨在历史的长河里。

清河郡凌家,当年可是能与皇族称兄道弟,受封异姓王爵,世袭罔替,素有武国第一世家之美誉。

然而如今却破落得几乎连饭都要吃不起。

嗯,这么说,夸张了一些,但真实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

凌家,练武场。

天刚蒙蒙亮,太阳才刚刚跃起在地平线上,还来不及在云端洒下它的第一缕阳光……

“武之一道,勤能补拙,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滴水可以穿石,笨鸟亦能先飞,只要努力,我们凌家,一定可以东山再起。”

教场上,一容貌威严的中年人,正在督促少年子弟们练武,他的面色冷峻以极,口中则讲解着武学一脉的道理,同时还不忘给大家鼓气:“武学修炼,身体乃是根本,故而称之为炼体。”

“炼体分为九层,每提高一层,都能带来实力的突飞猛进,若能突破炼体期四层,便能成为三流高手,行走江湖,鲜衣怒马,成为各大宗门的座上宾,若是愿意为朝廷效力,可以获封七品折冲将军,权力相当于县令,百里至尊。”

声音回荡在教场上空,凌家的少年弟子们,则组成方阵,拳力虎虎生风,一边习武,一边用心聆听。

“炼体期四层,每一拳,都有千斤之力,上阵杀敌,可以以一挡百,力敌精锐士兵百人,若是勇猛精进,修炼到第五层,力道将突飞猛进,翻倍到两千斤,这时候可称二流高手,若是为国效力,可封四品明威将军,权力相当于知府,千里至尊。”

“三叔,什么是千里至尊?”

一奶声奶气的声音传入耳朵,问话的小家伙,不过三岁罢了,虎头虎脑,甚是可爱。

跑快了尚容易摔跤,却跟着哥哥姐姐,在这校场上习起了拳脚。

中年人叹了口气,凌家子弟勤奋努力,没有一点世家子弟的纨绔之气,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可……

压下心中的阴郁,他的脸上重新绽放出一丝笑意,给大家鼓劲加气:“所谓千里至尊,是因为一府之地囊括千里,若能成为二流高手,受封明威将军,可享有知府大老爷一般的权利,在这千里之地,说一不二,一言可判胜负,一语可决生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故而称为至尊。”

“那……他可以时时吃上肉么?”

听着奶声奶气的声音,充满了企盼与好奇,中年人凌天雄的心难受无比,别的世家子弟,哪一个不是锦衣玉食,出则车马,入则美婢,山珍海味不过是寻常的东西,修炼之余,还有各种灵丹妙药锻体。

而凌家,昔日与皇族称兄道弟,异姓王爵,世袭罔替,可如今却堕落到连饭都吃不起。

每十天才可以开荤一次,而且每个人只能得到二两肉食,这还是他们这些练武之人才有的待遇。

其余的族人,则一天只有两顿,一个月,才可以品尝两片肉食。

虽未到食不果腹的境地,但也仅仅是勉强维持生计。

凌氏家训,族人友爱,人人平等,是那些普通的族人,主动节衣缩食,尽量提供多的资源供他们练武,希望有一天可以重振家族,可……

凌天雄想到这里,心如刀割,大哥已经仙逝,如今他是凌氏第一高手,可也才炼体期三层。

尚不足三流高手。

而且是长久卡于这个瓶颈,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若能迈入炼体期四层,受封七品折冲将军,虽然不足以让凌家振兴,但所获俸禄,也足以采买大量食物,让族人不至于忍饥挨饿……

都是那可恨的诅咒害的!

凌天雄刚想到此处,散乱的脚步声传入耳朵,抬头望去,却见几个族人面有菜色,慌慌张张的跑过来了。

凌天雄眉头一皱,校场重地,寻常族人不得来此,怕打扰了那些练武的子弟,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果不其然,不少儿郎的目光都望向这边,拳脚变得松软。

“武之一道在凝神,心随意走无旁骛……”

叶天雄一声冷哼,念叨出凌家武学修炼的总纲,少年们心中一凛,忙收敛心神,专心练武。

这个世界力量为尊,唯有练好武学,才可以守护族人。

而凌天雄则快步迎了上去。

来者共有六人,男女各半,皆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风尘仆仆,脸有菜色,浑身上下尽是泥土,显得脏兮兮的。

然而凌天雄却没有任何嫌弃,上前握住一老农的手。

“四爷爷,怎么了?”

没错,这些都是凌氏族人,只不过不能练武,故而习农,这为首的老者也并非凌天雄的四爷爷,只不过按照族中的辈分,这么叫罢了。

凌氏一族,友爱平等,不管习武的核心子弟,还是普通的农人,都没有地位的高下之分。

大家都是同一个祖先,都是血脉相连的亲人。

此时那为首的老者脸上满是焦急,涕泪纵横都想要跪下去:“大……大长老,陈家,陈家派人,来糟蹋我们南坡的那块地……”

“什么?”

凌天雄勃然变色,脸色阴霾似雨。

如今的凌家今非昔比,不仅荣华富贵如过眼云烟,甚至快要到了食不果腹的境地。

家中主要的收入,就靠种地,出产粮食,满足族人所需。

然而种地本就辛劳以极,偏偏天公还不作美,虽在山中,亦遇大旱,凌家的好几块土地,都大量减产。

便是核心子弟,练武之余,也要去担水浇肥,支援家中的粮食生产。

唯有南坡的那块土地,因为靠近水源,没有受灾,也是凌家最重要的粮仓所在。

族人能否果腹,全系于此,听说被人糟蹋,凌天雄如何不急:“你带我去。”

刚刚走出两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凌风,凌雨,你们去找族主。”

“是!”

方阵中,一男一女应声而出,都不过十五六岁年纪,眉宇间有几分相似,应该是一对亲兄妹的样子,离开校场,向着后院飞奔而去。

……

“我这是在哪里?”

凌仙从梦境中醒来,茫然四顾,却惊讶的发现,这里已不是学校的后山,而是一古色古香的房间。

家具的陈设极为考究,虽然已很破旧,却依旧透出一股大气的格局。

他想要从床上撑起,却天旋地转,大量的记忆,如洪水决堤,拼命的涌入到他的脑海里。

“啊……”

凌仙一声大吼,复又躺下,浑身颤抖,过了半响,才终于平静下来。

眼神却变得复杂无比,他终于整理出了那本不该属于自己的记忆。

“这里竟不是地球,没想到自己真会被传说中的流星砸中,这种运气若是去买彩票,应该早已成为土豪。”凌仙的表情带着自嘲。

“这个同样叫凌仙的少年,因为父亲遭遇意外,伤心过度,竟然在睡梦中死去,被自己占据了身体,这未免也太巧合了些。”

“咦,这个世界……”

凌仙整理记忆,发现这个世界与地球有太多的差异,没有科技,但武学却兴盛以极,如果一定要说,与古代有几分相似,但更加的光怪陆离,不仅有着各种难以想象的怪物,还有白日飞升的天仙之说。

修仙者!

凌仙默默念叨着。

可惜这种神奇的存在太凤毛麟角了,不过武功之神奇,也令人叹为观止。

而自己所在的家族曾是这个世界最显赫的世家,没有之一,可惜事易时移,如今却落魄到饭都要吃不起。

他今年刚满十七,父亲过世,却被匆匆推上了族长的位置。

凌仙最大的心愿,是能够修炼到炼体期四层,做一名三流高手,为朝廷效力,这样的话,虽不能光宗耀祖,重振家族,但七品折冲将军的俸禄,却也能够让族人都吃上一顿饱饭了。

对于曾经的第一世家来说,这是多么卑微的要求,可现在,却成了几乎不能完成的任务。

都是因为那绵延千年的诅咒!
第2章 千年回顶部章节目录
千年前的凌家乃豪门大族,人才辈出,族长受封“侠王”,世袭罔替,即便是族中普通子弟,也能够与皇室中人称兄道弟。

风光以极。

可惜后来却获罪被贬,“侠王”封号是太祖皇帝所赐,后世的君主也不好剥夺,但所有的俸禄却全部没有了,虽未灭族,却被抄家。

从此一贫如洗。

原本仅仅如此,还不足以让凌家没落下去,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个恶毒的诅咒加在了凌家的身上。

以前,凌家天才辈出,不说人人皆可练武,但核心弟子的天分却远非其他的宗门家族可比。

别说二流,三流高手,便是一流强者,那也是层出不穷。

炼体分为九层,若是将其凝炼到第六层,便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这种强者,有万夫不挡之勇,可以于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行走江湖,风光到无以复加的境地。

若是愿意为朝廷效力,那更不得了,天子亲赐,二品忠武将军,权力相当于郡守,万里至尊。

不仅权势滔天,每年还会赐予大量的金银,甚至有资格迎娶皇室之女。

当然,不是公主,但也是金枝玉叶的皇室近亲。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流高手极为难得,若是哪个家族出了一个,整个家族的实力都能得到质的提升。

而在当年的凌家,却毫不稀奇,那时候,整个家族的情形是二流不如狗,一流满地走。

听起来夸张,但却是事实,可惜那都是千年前的事,如今的凌家,已彻底没落,连饭都要吃不起。

所有的改变皆源于一个诅咒。

千年过去,那诅咒的来历,已没有人清楚,只知道至此之后,凌家弟子习武的天分,都变得奇差无比。

而且一代不如一代,近百年来,连一个三流高手都不曾出过,别说重振家族,他们甚至要被从这落云山中赶出去了。

食不果腹!

族人现在都过着非常艰苦的生活。

整理完记忆,凌仙的脸色变得阴沉以极,但很快又多出一缕坚毅,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为什么会借这个凌仙的躯体重生,但既然来了,他绝不像这个凌仙一样懦弱,我的命运我做主,管他什么诅咒,我要重振家族,还有那神奇的飞仙之说……

凌仙脸上流露出了向往之色。

其实别说修仙者,就是这个世界的武技,也是玄妙无比,说有通天彻地的威能太过,但练武者与普通人的区别,也是有如天堑的。

并非人人都可习武,若是没有天赋,便是十载寒暑,也难以修炼到炼体期一层的地步。

欲入门而不可得。

这与凌仙前世的记忆是不一样的。

不过练武的要求虽然苛刻,得到的回报却也令人咋舌,就拿炼体期一层的入门级武者来说,双臂最强可拥有三百斤的力量,一拳可以打碎儿臂粗的硬木桩。

耐力,速度,也远非常人可比,就拿耕地来说,一阶武者凭借力量、速度,以极惊人的耐力,一天可以耕地三亩。

而普通的农人,三四个熟练操作,一天能够耕完一亩地就不错。

换句话说,炼体期一层的武者,耕地的效率十倍于常人,若是换成打斗,或者其他的体力活,差距恐怕还要拉大许多。

简直与超人差不多!

怪不得这个世界武者的地位,要远远胜过普通人了。

凌仙脸上露出感慨之色,他自己如今是炼体期二层的武者,双臂拥有五百斤的力量,一拳可以打碎小腿粗的硬木桩。

若放到千年前,自然不值一提,但就凌家如今的情况,已算年轻一代中不得了的人物。

凌仙正心中想着,突然“嘭”的一声传入耳朵,房门被什么给撞开了,凌仙吓了一跳,回过头颅,就看见一男一女跑进了堂屋。

都不过十五六岁,年轻以极,稚嫩的面庞上透出几分惊慌之意。

“族长,族长,不好了。”

“出了什么事,别急,慢慢说。”

与他们相比,凌仙远显得成熟,毕竟也是两世为人了。

“是!”

被凌仙的目光扫过,凌风凌雨竟显得有些拘束,他们隐隐觉得,眼前的族主和以前似乎有些不同。

但具体的,又有些迷糊,说不出差异在何处。

不知不觉,两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敬畏之色,但依旧焦急,今年大旱,族中就指望着南坡那块地。

“陈家,牧马?”

听完兄妹二人的描述,凌仙脸上也露出一丝恚怒。

这个陈家,欺人太甚了!

他敲了敲额头,继续整理着记忆。

这个陈家,也是落云山一百零八个宗门家族之一,但其实,只能算三流的势力,不过也远非如今的凌家可比。

陈家,拥有族人数千,其中练武的核心弟子五百个,达到炼体期四层的三流高手足有五名之多。

凭着这样的雄厚实力,与没落的凌家完全不是一个等级,若与他们冲突,结果是极其悲惨地。

但南坡那块地,涉及到族人的口粮问题,退无可退,所以,这是一个死局。

无解!

凌仙没有多做犹豫,翻身站起:“走,我们一起去。”

“是!”

看着凌仙镇定的面庞,兄妹俩再次感觉到,族长和以前已不太一样,心中莫名的多了几分勇气。

也许族长可以解开这个死局。

南坡那块地距离凌家大宅不过数里,三人虽然还不到三流高手的境地,但常年习武,脚程也是不弱,很快就到了。

然而入目所及,却让凌仙的脸色阴沉无比,南坡好大一片空地,足有百亩,土地十分肥沃,然而此刻绿油油的庄稼被人践马踏,已毁损了三分之一还多。

若是等到成熟,这数万斤粮食已足够凌氏族人吃上数月之久,如今被糟蹋以后,剩下的粮食已挨不到过冬。

此时田间地头,聚集的人足有近百之多。

其中大部分都是凌氏普通族人,在田间干活,脸有悲愤之色。

凌家练武的核心弟子,则有十几个,也都咬牙切齿,紧握拳头。

除此以外,则是七八个陈家的人,鲜衣怒马,脸带讥嘲,表情非常的高傲。

“咦,三叔到哪里去了?”

凌仙眉头一挑,凌天雄身为族中大长老,已先赶到此处,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踪迹全无?

一丝不祥的预感在心中浮现而出。

“族长。”

“族长到了。”

“是凌仙大哥。”

……

三人并非隐藏行迹,很快就进入到双方的视线里。

凌家之人脸现喜色,陈家的族人却依旧高傲以极,满脸不屑之意:

“族长,一个炼体期二层的废物,居然也能成为一族之主,真是笑死人了。”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凌家如今就与跳梁小丑相差仿佛,还是趁早滚出落云山去,我们羞与为伍。”

“可不是么,就这么一群废物,也配称什么家族,我看他们就是一群山野匹夫。”

……

陈氏族人尖酸刻薄,各种言语奚落,一个个鼻孔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四爷爷,三叔到哪里去了?”

凌仙没有发火,先弄清楚情况再做定夺,虽然眼前的境况糟糕到极处,但这点耐心还是有的。

“大长老,大长老被他们暗算,身受重伤,晕过去了。”

四爷爷还未答话,一悲愤的声音传入耳朵,凌仙回过头颅,就看见一张张年轻的脸庞冒着怒火。

“大牛,你来说。”

“是!”

一粗壮的少年走到近处,咬着牙:“族长,陈家的人来这里牧马,糟蹋我们的庄稼,大长老过来,与他们理论,却被这些人暗算偷袭,晕了过去……”

“暗算?”

凌仙抬起头颅,打量眼前的家伙,这些陈氏族人虽非纨绔,但也绝谈不上核心高手,只是一些年轻的习武弟子,修为在炼体期一层与二层间徘徊而已,凌家虽已没落,三叔却是如今家族中的第一高手,修为已到三层巅峰,怎么会打他们不过?

有些疑惑。

但稍一整理记忆,却又释然了。

如今凌家早已没落,不仅武学没有办法与当年相比,便是心气也远远不及。

当年,凌家一名普通子弟,便敢与皇室称兄道弟,如今面对陈家这么一三流的小家族,却百般怯弱。

面对挑衅,不敢还击,只想着讲理,宁人息事。

可哪儿有那么容易,这个世界是武力为尊地,你越是胆小怕事,别人越是认为你软弱可欺。

否则三叔一炼体期三层的高手,也不会折损在这些小子的手里。

更可悲的是,三叔身受重伤,凌家这些小子依旧还在退让。

当然,也不是说凌家之人都没有骨气,像凌虎,凌峰,大牛等年轻习武弟子,初生牛犊不畏虎,都忍不住要出手了。

可四爷爷等老成持重的长辈,却拼命将他们拦住。

生怕与陈家冲突。

面对长辈的软弱,凌峰,凌虎等也是无可奈何,他们没有一个主心骨,话事者都不在此处。

直到凌仙来了。

然而陈家之人依旧是扯高气昂,看不起他这年轻族长,一脸嚣张的模样,我就是糟蹋了你们的庄稼,打伤了你们的大长老,又怎么样?

lt;/agt;lt;agt;lt;/a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