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生活中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www.7mihua.com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翅膀。]
第八十章 行宫回顶部章节目录
火蛟踏着火云在前方疾飞。

火蛟后方,姬昊站在一头大鹏鸟的背上,策动坐骑紧随在火蛟后方百多丈的地方。

在姬昊的更后面,数百头大型飞行坐骑排着整齐的队伍,每头坐骑上都攀附着几个年龄和姬昊相当的少年男女。他们,正是火鸦部精挑细选出的三千少年仆役。

天空彤云低沉,飓风卷着暴雨,犹如鞭子狠狠的抽打着众人。实力低微的少年们被打得睁不开眼睛,更有胆怯的少女惊恐的哭泣着χ米χ花χ书χ库χ wwW.7MIhuA.COM,但是哭泣声刚出口就被飓风卷得无影无踪。

不是每个人都像姬昊这么妖孽,三五岁的时候就骑着鸦公满山林的乱窜。三千少年中,有过骑乘飞行坐骑经验的不过十几人,其他人甚至都从未单独进入山林狩猎过,都还是一群刚刚长大,还没离开父母羽翼的娃娃。

猛不丁的被送上了这些飞行绝迹的凶禽,在离地十几里的高空急速飞行,又被狂风暴雨毫不留情的吹袭着,这些少年能保持在坐骑背上不被吹得飞走,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前方火蛟疾飞了许久,在中年男子的一声呵斥下,火蛟终于放缓了速度。

厌恶的转过头来,中年男子向着姬昊厉声喝道:“真是一群臭烘烘、脏兮兮的乡野粗货,没用的东西。那几个小丫头,哭什么?哭什么?再哭,全都一顿鞭子打死。”

狠狠的指了指姬昊,中年男子厉声道:“小子,管好这些卑贱的奴隶,要是他们犯了任何错,你也逃不过一顿毒打。命好点,打断你浑身骨头,命差点,打死也就打死了,你们这些乡野粗货的命,值点什么呢?”

姬昊听得勃然大怒,眸子一缕火光喷薄欲出。

但是临行前,姬犳、姬夏、青茯,甚至是姬鴋的千叮嘱、万嘱咐涌上心头,姬昊乖乖的吞下了这口气,恭谨的向中年男子欠身行了一礼:“您说的是哩,我会管好他们的。”

大鹏追上了火蛟,姬昊从腰间掏出了一个人头大小的兽皮袋,轻轻丢向了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诧异的看了看姬昊,扯开兽皮袋往内扫了一眼,刻薄、严酷的脸上突然占放开了一丝灿烂的笑容,语气也凭空柔和了许多:“想不到……你这娃娃,倒是懂事理的人,比你那些族人,还要强太多了。嘻,我叫荧焱,你叫我焱叔就是。有事,我会关照你的。”

得意的掂了掂兽皮袋,荧焱满意的将它挂在了自己腰间。

接下来,火蛟向前飞行的速度都慢了许多,骑在坐骑上的少年们也好过了许多。虽然依旧被大雨打得睁不开眼睛,但是起码不像之前那样,随时可能被飓风吹得飞出去。

姬昊不由得苦笑,兽皮袋里,是这些天,他在冷溪谷精挑细选的五十块火玉髓中的精品。这些顶级品质的火玉髓体积不大,每一根都只有成年人大拇指大小,但是每一根内蕴藏的火元力量,都比得上普通水缸大小的一块火玉髓的总量。

荧焱在冷溪谷的时候,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各种挑剔,言辞之间更是刻薄至极。

一路飞来,姬昊都没机会和荧焱搭话,好容易这家伙放慢了火蛟的速度,姬昊急忙将这五十块极品火玉髓递了过去,果不其然,荧焱顿时从刻薄的‘上使’,变成了温和有礼的‘长辈’。

“贿赂,整个火鸦部,哪里有人懂这一套呢?就连姬奎大巫祭在内,肠子里的弯弯绕也不多啊。”姬昊咧了咧嘴,对姬夏、姬犳等人不由得腹诽了几句。

一路向着西北方向疾飞了一天一夜,丝毫没有休息过,一路飞出了两万多里地,趴在飞禽坐骑背上的少年们有些都已经浑身僵硬、口吐白沫了,连续绕过三座品字形耸立的大山后,一片蔚蓝色的水面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骑在飞禽坐骑背上,姬昊施展金乌神眸,清楚看到了前方绵延千里的湖泊上,无数人头大小、色泽近乎半透明的绝美花朵正娉娉婷婷的在暴雨中悄然绽放。

这些花朵形如莲花,但是花瓣数量重重叠叠,起码有数百片之多。

暴雨中,这种奇花的花瓣柔韧异常,无数雨点打在花瓣上,都犹如晶莹的宝珠一颗颗的胡乱弹起,四面八方的乱弹乱射,湖面上清晰可见无数晶莹剔透的雨点往来乱飞,堪称绝世奇景。

在湖边一座高崖上,有人用莫大的力量,直接在高耸入云的山崖上,开辟出了一座恢弘至极的宫殿。

姬昊所能见到的,是从湖边草地向上,笔直通往半山腰宫殿入口的陡峭台阶。宽达十丈的台阶在暴雨中笔直向上,一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级,这才到了宫殿前方的广场。

广场边缘,阶梯的尽头,是一座造型古朴、厚重,装饰以各种狰狞猛兽的雕像,透着十足蛮荒雄浑之气的牌坊。高达百丈的牌坊下,一字儿排开了近百名身披青铜甲胄,手持青铜长戈,腿边躺着狰狞战兽坐骑的雄壮战士。

这些战士一个个目露精光,周身杀气腾腾,脚下火云升腾,居然都是离地三尺悬浮,并没有一人站在地面上。

姬昊小心的用神念之力扫过这些战士,就不由得咧嘴惊叹。这些看门的战士,居然和他的私奴中实力最强的那五个一样,全都是半步踏入了大巫境的精锐战士!

越过牌坊,走过宽阔的广场,山崖上开凿出的宫殿正门外,八名身披赤铜甲胄的威武战士,则全都是大巫境的高手,一个个气度俨然,散发出的气息甚至比姬夏还要浑厚霸道得多。

这些大巫的脚下趴着八条火蛟,同样是气息森严,压制得姬昊下意识的浑身绷紧,连呼吸都变得不通畅了。

“快,快,别愣着,赶紧下来!”火蛟在牌坊前缓缓降落,荧焱跳了下来,用力的拍了拍手掌,急促的催促道:“别愣着,一群没见识的小家伙,赶紧下来。”

荧焱向姬昊急促的说道:“缺人手哩,这行宫都百多年没使用过了,这次小主人嫌宫里气闷,好容易想起这里有这么座赏花的行宫,赶紧打扫出来,等小主人过来散心呢。”

姬昊无奈的摇摇头,在荧焱的指挥下,喝令族中挑选出的少年们按照荧焱的吩咐行动起来。

***

姬昊和小主人是纯洁的!

求推荐票!
第八十一章 蛮蛮回顶部章节目录
【看恐怖小说、玄幻小说、请大家登陆黑岩居万本小说免费看】

两天过去。

规模庞大的行宫已经焕然一新,数十年未开启使用存积的灰尘,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上万块火玉髓镶嵌在了大大小小的殿堂房间内,暖洋洋的热力驱散了宫殿中的阴冷潮湿,四处奔走的少年仆役们,让这座深邃、古老的行宫凭空多了几分人气。

宫殿下方的湖泊名为‘蓝玉’,湖中的奇花名曰‘玉弦’。这座蓝玉行宫,就是为了荧焱所谓的‘主人’赏花而专门修建。

行宫内开辟了一个极大的露台,堪堪悬在湖面上。长款百丈的露台通体用青铜浇铸而成,地面上用鬼斧神工般的手艺,雕刻了无数的火龙、火凤、火马、火龟等神禽异兽。

站在露台边,山风袭来,雨幕纷飞,倾盆大雨打在花瓣半透明的玉弦奇花上,点点晶莹的雨点漫天乱飞,坚韧如玉的花瓣在雨点的敲击下发出‘叮当’脆响,无数细微的脆鸣声连成一片,宛如天籁仙音引人迷醉。

如此奇花,真配得上‘玉弦’之名。奇花如弦,天地奏之,为了欣赏这一湖罕见的奇花,专门修建这么一座行宫,姬昊觉得,似乎也有点道理。

荧焱大呼小叫的呼喝着,指挥着几个火鸦部的少年,将一尊九龙环绕的圆形大鼎小心翼翼的挪到了露台正中。翻来覆去的检查了好几遍九个龙头的朝向,荧焱用袖子仔仔细细的将一个龙头的牙齿上一点微不足道的灰尘擦拭干净,这才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

亲自掀开了鼎盖,荧焱朝几个手捧金盘的少女招了招手。

换上了赤红色长裙,披散着长发的少女急忙捧着直径三尺的大金盘走了上来,荧焱小心的将金盘中一根一根削得整整齐齐,三寸见方、长有一尺的血色木棒放进大鼎。

整整一千根木棒整齐的码放在了大鼎中,荧焱手指一弹,一点蓝白色的火焰从他指间飘出,轻盈的落在了木棒上。‘呼’的一下,一片薄如轻纱的蓝白火光笼罩了大鼎,一股馥郁、厚重的幽香冉冉从大鼎中飘了出来。

无色的香烟蕴藏了极其浑厚、浓重的热力,正站在露台边欣赏花海的姬昊小心的吸了一口气,顿时一股热力直透小腹,浑身血气骤然变得厚重了几分,**力量都凭空增加了一小截。

“焱叔,这是什么宝贝?”姬昊骇然向荧焱问道。

荧焱不无得意的挑了挑眼角,‘嗤嗤’笑道:“也算不上什么宝贝,只是你们……比较难见到。这是正经的炎龙血檀香,必须浇灌万年炎龙的血才能发芽,只能在百万年的火山口岩浆附近才能茁壮长大,要生长万年才能砍伐后制成熏香,专门滋养气血,强壮体格,平日里小主人只闻这香气儿。”

姬昊听得直咧嘴,百万年的火山口?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火鸦部的领地中,就有这么一处险地,百万年的火山口直径超过千里,内部温度高得吓人,寻常火鸦部的大巫稍微靠近,都可能被高温烧成灰烬。

在很久以前,火鸦部的实力还处于鼎盛时期的时候,经常有巫王、巫帝级的高手进入这火山口采摘各种天地奇珍。但是现在,数千年都没有巫王诞生的火鸦部,只能干巴巴的看着这个火山口流口水。

这种炎龙血檀木,居然只能在百万年的火山口才能生长,可见这宝贝有多么贵重。

荧焱小心的将鼎炉的盖子封好,转过身来,很认真的冲姬昊说道:“姬昊啊,这两天,焱叔也看出来了,你这娃娃不错。所以焱叔得仔细的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触犯了咱家小主人,你自己倒霉也就算了,要是老主人追究起来,你的部族都要受牵连的。”

“切记,切记,小主人年纪和你也差不多,你自己小心谨慎些,倒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

荧焱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地面突然颤抖了一下,从行宫通往露台的廊道尽头,一扇厚达三尺、雕刻了数百种异兽头颅的青铜大门‘轰’的一下坍塌了下来。

两个守在廊道中,半步大巫境的精悍战士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犹如暴风雨的鹌鹑,身体不断颤抖着,一点儿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姬昊骇然瞪大了眼睛,荧焱则是惊呼了一声:“哎,小主人,你怎么今天就到了?哎哟,不是说,这还有一天的路程么?”

‘咚咚’声中,一个身量不高,穿着一套紧身的红色甲胄,生得肤色雪白,明媚皓齿,一头长发在脑袋后随意扎了个马尾辫,用三枚金环牢牢扣住,一笑脸上就有两个酒窝泛出来的小丫头扛着一根硕大的凶器大步冲了进来。

粉红水嫩的小嘴儿一歪,小丫头朝着蹲在地上的一个战士就是一脚,将他踢得好似个球一样滚出去了老远:“啊呀,焱老头,你在这儿啊?你都选了一群什么废物过来?这两个家伙,开个门都磨磨蹭蹭的,还得我自己把门给轰开。”

晃了晃脑袋,小丫头皱着眉喝道:“焱老头,自家行宫里面,装这么多门干什么?走路的时候一扇一扇的门打开又关上,关上又打开,堵得我心里憋闷。除了大门……算了,连大门一块儿,全给我拆了,干干净净的走路都爽快多了!”

荧焱的嘴角剧烈的抽搐了起来:“小主人,这行宫可是……”

小丫头双眼一翻,大咧咧的说道:“是大哥的行宫嘛,大哥的不就是我的喽?所以这座行宫现在是我的了,老焱,赶紧让人动手,把所有的门都给我拆了!”

随手一挥,小丫头将肩膀上扛着的那根足足有一丈八尺长,足足有她四个身高,有寻常人大腿粗细的狼牙棒满不在乎的丢向了姬昊:“小白脸,给蛮蛮拎着棍子。”

‘呼’的一声,狼牙棒带起一道恶风向姬昊砸了过来。

荧焱眼角巨跳,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小主人,小心又砸死一个!”

姬昊身体一哆嗦,为什么荧焱要用一个‘又’字呢?

狼牙棒呼啸砸来,姬昊本能的伸出手接住了棒子。顿时一股可怕的力量袭来,姬昊浑身骨骼一阵剧痛,骨节相互撞击发出沉闷的金铁之声,双手紧紧握着狼牙棒,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

‘当当当’,姬昊每一步重重的踩在地上,青铜浇铸的地面都发出铜钟般巨响。

只是退后了三步,姬昊脚上用血鳄身上最坚硬的鳄鱼皮制成的靴子,就已经被踏得粉碎。

***

其实,如果自家娘子生得和蛮蛮一般,也有好处!

起码家里的煤气罐啊、桶装水啊,都有人干了嘛!

持支持态度的请投推荐票!

保证不会被自家娘子打断骨头!

【搜索引擎第一时间收费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