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 每本书有每本书的精彩,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米花书库又有萝卜又有青菜()
第七十六章 道理回顶部章节目录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6d最新章节全文阅读白色的灰尘随风飘扬,大半个火豹部的驻地都被浮尘笼罩;。

白灰中,有祭品被金乌之火焚烧而成的骨灰,也有泥土、岩石被高温彻底炼化的残渣。每一颗灰尘中都蕴藏了一丝残留的火劲,人在浮尘中穿行,白灰相互摩擦,会有大片红色火星‘啪啪’迸射出来。

火豹部的族人在整理驻地,收敛战死族人和敌人的尸体。大群族人在飘浮的灰尘中穿来穿去,整个驻地就好像被火焰笼罩,猩红的火光映得大片山林都一片通红。

‘哟哟~喔喔’的咕哝声远远传来,老树妖带着他召来的两个强大异常的同伴,驱动着一群自动聚集过来的花精树怪,摇摇摆摆的行走在被焚烧一空的山林中。

老树妖和两个极力缩小了身体的同伴一手拎着一个大酒缸,一边在热气腾腾的土地上泼洒着各种植物的种子,一边大口灌着美酒。三个老家伙都喝得有点多了,走路踉踉跄跄的,庞大的身躯高一脚低一脚的乱踩,吓得那些弱小的花精树怪‘嗷嗷’尖叫。

山崖下,火豹部坍塌了大半的议事大厅中,姬夏盘着腿坐在火塘边,大口大口的撕扯着烤得喷香的兽肉。

正架在火塘上,烤得‘吱吱’流油的巨兽,是猛鬼部一尊大巫战士的坐骑,一头实力无比接近大巫的‘独角猩熊’。这倒霉的家伙在战斗中受了重伤,火豹部的巫祭懒得在它身上浪费珍贵的巫药,干脆就把它洗扒干净了做成烤肉款待贵宾。

“昊,既然你博取了祖灵的欢喜,这次的事情,就没做错。”姬夏啃掉了大半头独角猩熊的兽肉,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皮,眸子里闪过一抹凶狠的寒光:“阿爸虽然从来没借助火鸦部的力量,欺负这些可怜的小部落,但是他们既然敢主动招惹我们,死了也就死了。”

姬昊拎着一个酒坛,大口吞了几口味道刺鼻的烈酒,用力擦了擦嘴角流淌下来的酒水。

“嘿嘿,看到阿爸这么火急火燎的赶过来,还以为你要阻止我献祭呢。”姬昊斜了姬夏一眼,将酒坛用力杵在了地上,瓮声瓮气的说道:“阿姆说了,有时候阿爸你,心太软!”

姬夏想要保持做父亲的威严,他板着脸哼哼说道:“心太软?阿爸是顾全部落的大局;。阿爸我……”

姬昊急忙打断了姬夏接下来的说辞:“嗯,阿爸你英明神武,是个真正的男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姜媱引动这些部落围攻火豹部,姜雪是她的帮凶,这件事情,你看怎么办?”

姬夏神色一紧,慢慢的放下了酒缸,陷入了沉思。

姜媱是毕方部大巫祭姜僰的女儿,姜雪是毕方部长老姜朮的女儿。姜媱被姬昊打成重伤逃窜,除非她想要彻底引发火鸦部和毕方部的冲突,否则她绝对不敢挑明这次‘部落联军围攻火豹部’的事情。

但是姬昊心狠手辣,干脆将姜雪斩杀当场,这件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高空中一声鸦鸣传来,随后一道飓风呼啸着涌向地面,一个沙哑森冷的声音犹如钢针一般,狠狠的刺进了姬昊和姬夏的耳朵。

这声音尖锐无比、沙哑冰冷,充斥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邪异力量。姬昊和姬夏同时皱眉跳了起来,他们身边的酒缸和酒坛同时裂开了无数的缝隙,浑浊的酒水‘汩汩’的渗了出来。

一名身高和姬夏相当,但是格外瘦削,身形犹如竹竿的老人步伐僵硬的走了进来,阴冷异常的喝道:“姬夏,你必须给长老们一个解释。你还记得你的职责么?你只是负责坐镇冷溪谷,保护那里的矿脉……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让你……”

老人的话没能说完,姬昊运足了中气,极其粗暴无礼的打断了老人的话:

“啊,是姬鴋长老啊,我阿爸来这里,有什么问题么?我阿爸刚刚主持了一次九日凌空的血祭秘典,祖灵非常高兴,你难道要说,我阿爸有错么?那么,你是说祖灵有错?”

老人呆了呆,一口子梗在嗓子眼里,半天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头顶又传来了巨鸦的鸣叫声,随后轻微的破空声传来,大地微微颤抖了一下,有人直接从高空粗暴的跳了下来,震得火豹部的议事大厅都差点彻底坍塌了。

姬犳大步闯了进来,‘咔咔’笑着一把按住了姬鴋的肩膀,大声笑道:“姬鴋,从小你就猴急猴急的,做什么事情都不沉稳,看看,这次又在娃娃们面前出丑了?”

姬昊清楚的看到,姬犳的五指很是粗暴的深深陷入了姬鴋的肩膀,他甚至听到了姬鴋肩胛骨受到巨大压力发出的不堪重负的‘咔咔’声;。

姬鴋的面孔扭曲一团,原本就惨白的面孔更是变得发青近乎透明。

姬犳冷声喝道:“你太着急了,姬鴋……你估计没得到圣地祖庙传来的消息?祖灵们向所有的巫祭传达了自己的意志,他们对于今天的血祭秘典非常的满意,祖灵们还说,姬昊是个好娃娃!”

“你说什么?”姬鴋面孔扭曲的大吼起来。

“祖灵说我们做得没错!”姬昊凑到姬鴋面前,冷声喝道:“阿爸调动冷溪谷的族人来这里,击败了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瓜部落的蠢货们,把他们当做祭品献给了祖灵……祖灵很满意,所以阿爸的一切行为都是正确的。”

姬鴋死死闭上了嘴,再也不肯说一个字。

在南荒部族,道理就是这样粗暴而简单——你博取了祖灵的欢喜,那么你的一切行为都是正确的。但是平日里,普通族人连靠近圣地祖庙都不可能,除了十年一次、百年一次的祭祀大典,也只有姬昊这样动用上古秘典,才有可能唤醒祖灵,获取他们的欢心。

姬鴋恨死了某些人,他们蛊惑他气势汹汹来找姬夏和姬昊算账的时候,可没给他说明,姬夏和姬昊,居然连祖灵都给买通了啊!

姬犳深深的看了姬昊一眼,然后欣然笑道:“虽然祖灵向所有巫祭传达了自己的意志,但是夏,你还是回金乌岭,把这次的事情仔细的述说一遍。”

“另外,姬奎大巫祭已经代表祖灵宣布,那些围攻火豹部的部落,是我们火鸦部的敌人。”

“昊,就由你负责,把他们彻底铲除了!”

***

想减肥!

大家多投点推荐票,给我点减肥的动力!
第七十七章 私产回顶部章节目录
黑色的旗幡矗立在小小的山寨门口。

人皮、兽筋混编织成的旗幡上,用兽血描绘了数十种狰狞的毒虫。数十条黑气从旗幡上喷薄而出,每一条黑气中都藏着数以十万计的各色毒虫,‘嗡嗡’、‘唧唧’的尖声鸣叫着,犹如海潮一般向姬昊涌来。

姬昊站在山寨门前,任凭黑气冲击在身上。

阿宝炼制的甲胄放出淡淡的清光,黑气中无数虫子疯狂的啃噬姬昊的身体,却连他一根汗毛都碰不到。更多的毒虫拼命的喷吐着毒液,但是毒液同样被清光卸去一旁,丝毫碰不到姬昊的身体。

姬昊的皮肤上一层极其黯淡的,形如羽毛的红色符文若隐若现。偶尔一缕火苗从姬昊身上喷出,就有大片毒虫被烧得‘啪啪’脆响,不断从空中坠落。

短短半刻钟的功夫,姬昊身边已经堆积起了厚达两尺的虫子尸体。

山寨内,几个面容枯槁、皮肤呈黑绿色的苍老巫祭嘶声尖叫着,他们突然拔出黑色的短刀,狠狠刺进自己的胸膛。山寨门口的旗幡剧烈的摇晃着,老巫祭们胸膛的热血喷出,纷纷被旗幡吸了进去。

刺耳的尖啸声传来,旗幡上黑气卷动,三头体积巨大的五彩毒蝎从旗幡中飞出,甩动十几丈长的尾巴,硕大的毒钩子狠狠的向姬昊胸膛刺来。

纤薄犹如无物的甲胄上清光闪烁,三头毒蝎的毒钩子狠狠撞在甲胄上。

‘啪’的巨响,毒蝎的毒钩子炸成了一团肉酱,毒汁、血水喷得满地都是。

山寨内的老巫祭们犹如泄气的皮球颓然倒地,他们绝望的长嘶悲鸣着,挂在山寨门口的旗幡被无形的力量摧毁,凭空炸成了一团黑气随风消散。

一刻钟后,山寨内虫蛊部的族人络绎走了出来,最前方的几个老人惊恐的捧着玉石雕成的五毒雕像,将这部落的图腾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姬昊的脚下。

围攻姬昊的部落联军之一,虫蛊部于斯覆灭。

……

两天后,猛鬼部的部落门前。

留守猛鬼部的两百多精锐战士疯狂的大吼大叫,身高最矮也在一丈开外的猛鬼部战士们手持大刀重斧,疯狂的对着姬昊一通猛砍猛劈。

贴身的甲胄上清光流动,姬昊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任凭这些猛鬼部的战士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依旧无法动摇他丝毫。相反姬昊拔出从黑水乌蛟手上缴获的弯刀,轻轻一刀劈过,十几名猛鬼部的战士就身首两处。

低沉的咆哮声隐隐传来,突然间一声惨嚎响起,一尊身高三丈的魁梧战士大口喷着血,被老石粗暴的拎着脖子从猛鬼部的部落中拎了出来。

这是猛鬼部仅存的一尊大巫,也是猛鬼部的战士还敢负隅顽抗的最后胆量。

老石联手三尊石伙伴从地下潜入,一举突袭重创了猛鬼部的大巫,猛鬼部彻底的崩溃了。

大队大队猛鬼部的族人走出了部落,惊恐而绝望的跪在姬昊面前,任凭同行的火鸦部战士用巫法秘制的兽筋绳索将他们捆得粽子一般。

……

魍魉部,青牛部,野牛部……牙虎部,怒狮部……

一个又一个参与了围攻姬昊的部落被暴力征服,这些部落的高手都被当做祭品,献给了火鸦部的祖灵,他们根本无力反抗姬昊带领的大队人马,更不要说老石、老树妖和蘅箩君招来的伙伴中,大巫祭的高手就有数十之众。

一路横扫,全无抗手,数十个部落数百万的族人被生擒活捉,被随意打乱安插后,变成了火鸦部的奴隶,送去了各处畜栏、林地、猎场、矿洞卖命。

这一通忙活,姬昊足足忙碌了三个多月,这才将数十个部落所有的族人一口吞下。

当南荒丛林绵长的雨季就要到来时,姬昊终于带着大队人马回到了冷溪谷。经过了三个多月的鏖战厮杀和远道跋涉,姬昊的个头长高了不少,身形也变得健壮了不少,坐在战兽坐骑上,乍一看上去,他已经和其他的火鸦部成年战士没什么两样了。

或许最大的区别就是,因为九字真言丹经的缘故,姬昊的眼神特别的明亮,偶尔眼神一扫,就好像两条电光打过,就算和他亲近的火鸦部战士,都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另外就是,随着修为的增加,姬昊的肤色变得越发如羊脂美玉,格外的莹白细腻,银白色中还透着一抹宝珠一样的光华,皮肤下好似有盈满的水银一样,就算身处千百个火鸦部战士当中,外人依旧一眼只会看到姬昊,其他的战士根本无法夺走他的光彩。

远远的,站在冷溪谷护墙上的青茯就看到了姬昊。

姬昊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和青茯分开这么久,远远的青茯就高高的举起右手,喜笑颜开的向姬昊大声呼喊起来:“昊!你可回来了!阿姆给你做最好吃的烤肉哩!”

姬昊‘哈哈’大笑一声,身后一抹火光闪过,他一步迈出,带起一溜儿火光和大片残影,几个弹指间就横跨了数里之地,一头冲到了护墙上,一把将青茯抱起来转了两个圈儿。

“阿姆,我和阿舅都回来了。唔,我们路上给你找了好几种罕见的药草呢,里面就有你念叨了好几年的‘血燕?兰’,阿舅为了采这宝贝,差点被一头夜猫子给毁了脸!”

青茯惊呼了一声,急忙向青影看了过去。

见到青影脸上干干净净的,没有留下半点儿伤痕,青茯这才笑了起来,轻轻的拍了姬昊一巴掌:“还好,还好。要是真毁了脸,青影以后还怎么找姑娘呢?”

青影得意洋洋的挺起了胸膛,大声笑道:“阿姐,我现在可不靠脸勾搭姑娘了,我现在是青夷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巫,姑娘们还不一大把一大把的贴上来么?”

正说笑间,姬夏带着一大队人大踏步的走了过来,远远的,姬夏就大声笑道:“昊,你可回来了!嗯,你过来一下,以后这些战士就是你的私奴了,他们都是你的私产,他们都要靠着你才能活下去啦!”

姬昊骇然大惊。

私奴?

定睛向姬夏身后的大队人马看去,姬昊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些人是自己的私奴么?他们的数量和实力,都让姬昊太吃惊了。

***

一大群肌肉疙瘩的奴仆!

啧,放在现代,用大巫级的奴仆开健身房,这是多赞的想法?

请为了这出色的想法投推荐票!

能迷-晕多少小姑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