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 一起来看书,一起来聊书,米花书库天天陪着您,打发寂寞无聊的时间,和作者一起畅游无限的想象空间 ^^
第七十四章 血脉回顶部章节目录
“阿爸,你来晚啦!”姬昊看着远处天边疾驰而来的火光,很是淳朴、憨厚的笑了笑。

“伟大的祖灵啊,请收下火鸦部的子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祭品!”姬昊高高举起双手,大声的吟唱着火鸦部巫祭们一代代口耳相传的祭祀巫咒。

“他们的皮,他们的骨,他们的血,他们的肉,他们的灵,他们的神,他们的一切,都归您所有!”姬昊的身后一片炽烈的火光熊熊燃烧,火光中隐隐有一头火鸦飞舞跳跃,无声的仰天尖啸着。

祭坛上,浓密的金色火光中,半透明的三足金乌微微睁开狭长的双眸。

无数道极细的金光从微微眯起的双眸中喷射而出,三足金乌俯瞰着祭坛上重重叠叠的各部首脑,眼睛突然睁大,随后发出一声极其高亢、充满欢喜之意的鸣叫声。

九头站在祭坛旁的火鸦此起彼伏的鸣叫着,他们挥动着翅膀,神色肃穆的围着祭坛翩翩起舞。巨大的火鸦动作缓慢而优美,宛如宫廷贵族出席最神圣的祭典,一举一动中充斥着难以形容的神秘韵味。

随着巨鸦的舞动,远处姬夏骑乘的巨鸦突然鸣叫了一声,骤然停下了疾驰的身形。这头巨鸦张开双翼,眸子里火光喷薄,无比肃穆的眺望着祭坛的方向,周身火光化为一个透明的光球,将姬夏死死的禁锢在了里面。

九日凌空、血祭秘法,这是巨鸦们血脉中流传的最神圣的祭祀仪式,他们绝对不允许有人打断这神圣的祭典。就算是姬夏,他也没有这个特权。

姬昊念诵着咒语,四周虚空中有无形的力量盘旋汇聚而来,原本低沉浑浊的咒语声在无形的力量缠绕下,逐渐变得高亢、嘹亮。渐渐的咒语声传上了天空,在云层后方响起,高空中顿时响起了沉闷的雷声,一片一片的云彩被无形的声波震碎,露出了蔚蓝色的一片晴空。

一座方圆数里的悬浮山峰在山风吹拂下,冉冉飘过姬昊头顶。

古老的祭祀咒语中神秘而无形的力量轻轻一拍,这座悬浮山峰无声无息的化为粉碎,大片的粉尘被山风吹拂着,飘飘扬扬的向远处飞去。

祭坛上和祭坛边的祭品无声无息的燃烧起来,他们的血肉和灵魂都在急速的燃烧。一股醇厚的血腥热力在空气中盘旋回荡,祭坛上巨大的金乌虚影冉冉张开嘴,将这股奇异的热力吸了进去。

原本半透明的金乌虚影逐渐变得凝实厚重,好似从灵体回复了血肉之躯。一股可怕的威压从金乌虚影的身上隐隐传来,极远处站在山坡上看热闹的老石、老树妖和蘅箩君等人被这威压一冲,全都狼狈的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连连翻滚却怎么都爬不起来。

就连那两头岁数超过万年的老树怪都发出了惊恐的咆哮声,竭尽全力的撒腿就往远处逃窜。这两头老树怪的实力绝对达到了大巫巅峰的极致,但是他们连这金乌虚影散发出的一丝威压都无法承受。

姬昊无法想象这金乌虚影的实力。

传说中的巫王?巫帝?甚至更强大?

这种传说中的生灵,哪怕他已经陨落,如今只是火鸦部圣地供奉的一缕灵魂,但是只要给他机会,他依旧会迸射出让世人震惊的锋芒。

稳稳的站在祭坛上,身高千丈的金乌虚影缓缓举起了双翼,金色的羽翼上无数条极细的金光荡漾出来,凝成了九枚硕大的金色符文冉冉飞向了空中。

在离地万丈的高空,金色符文一闪而逝,姬昊看得清楚,这九枚金色符文似乎是飞向了太阳的方向。

下一瞬间,空中的太阳爆发出强烈的光芒,一股可怕的热力从高空袭来。山林骤然变得无比明亮,山峰、树木、大地在这雪一样白的光芒中好似变得透明了,万物都在这光的照耀下变成纯粹无瑕的琉璃态物质。

这种光,没有任何物质能够阻碍。

最纯粹、最原始的光和热的力量从高空落下,恰好将姬昊布置的直径百丈的祭坛笼罩在内。

一丝丝热力不断的向姬昊的身体内钻去,姬昊体内原本有数十条经络火光熊熊好似在燃烧一般,但是随着外界奇异的热力不断钻进身体,他的身体内更多、更复杂的经络亮了起来,有淡淡的火光从这些经络中逐渐涌出。

姬昊有了明悟,九日凌空、血祭秘法的回馈来了,金乌引来了奇异的力量,这些力量正在激活过去漫长的岁月中,火鸦部的族人们因为岁月的洗磨而丢失的力量之源。

双眼滚烫,身体炽热无比,胸膛内的那一团金乌吐息变得更加的凝炼厚重,强大的热力在姬昊的皮肤表面悄然凝聚,凝成了一枚一枚黯淡的、透明的、宛如羽毛的纤巧符文。

不知不觉中,姬昊拥有了第四种天赋神通,在火鸦部已经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天赋神通——‘金乌天衣’!

这是一门防御性的巫法神通,这些火力凝成的形如羽毛的符文,有着强大的防御力,而且对于飞行、疾走有着强大的辅助作用,可以让流光火翼的速度凭空增加一倍以上。

站在姬昊肩膀上的鸦公也发出了欢愉的叫声,他高高的举起了羽翼,无数条极细的金光从四面八方射向了他,不断钻进他的身体。

骤然间,鸦公头顶三枚羽毛燃烧了起来,黑色的羽毛变成了淡淡的金色。紧接着鸦公的爪子也燃烧起来,原本黑红色的爪子犹如镀金一样,泛起了瑰丽的金色。

鸦公体内稀薄的金乌血脉凭空增强了一大截,让他未来有了更大的可能。

围绕着祭坛的九头巨鸦更是欢喜雀跃,他们大口大口的向着天空落下的光芒吞咽着,随着他们的吞咽,他们的身体也燃烧起来,他们身上或者翅膀上、或者尾巴上,都有一片、两片的羽毛燃烧起来,随后变成淡淡的金色。

和鸦公一样,这九头巨鸦的金乌血脉也被加强了。他们的实力并没有得到立竿见影的提升,但是未来他们的前途肯定比其他巨鸦要强出一大截。

附近的巨鸦们纷纷轻声鸣叫,他们或多或少的,也都得到了一些好处。

但是得到好处最大的,毫无疑问是站在祭坛上的金乌虚影。他原本黯淡的半透明的身体已经变得犹如纯金锻造的雕像,通体散发出一股神圣的金辉。

轻轻的向姬昊点了点头,这头金乌欢快的鸣叫了一声,然后化为一团火光迅速没入了虚空消失无踪。

一道狂风吹过,祭坛,还有布置祭坛的这一片地面同时化为白色的粉末,被山风飘飘荡荡的吹得飘摇远去。

***

嗯,俺们国家发现了八万年前的拥有现代形态的人类的牙齿化石。

哎,这个,这个,请和俺的第一篇‘楔子’里的十万年前的遗迹对应起来联想!

哈哈哈哈,挥舞双手求推荐票!

太棒了!
第七十五章 兄弟回顶部章节目录
姬昊举行血祭的时候,观众可不仅仅是刚刚赶来的姬夏。

“哥哥,我们似乎有点无耻!”远远的一座山峰半山腰,浓密的树荫下,帝罗斜靠在一株香樟树上,懒洋洋的采下了一把嫩芽放在嘴里乱嚼:“可怜的姜媱美女巫祭,她的心一定都碎了……她没有等到我们出手,喔,喔,她一定心碎流泪了!”

神色严肃的帝刹站在一丛灌木中,眉心竖目变成了诡异的纯黑色,眸子里幽光旋转,好似一个深邃的漩涡,将远处姬昊举行祭祀的所有细节看得清清楚楚。

他左手缩在宽大的袍袖中,手指轻轻把玩着一枚巴掌大小的血色令牌。

“美女巫祭?我最最亲爱的弟弟,千万不要对这个女人有任何‘正当生意’之外的想法。”右手拎着一条黄金为柄的小皮鞭,帝刹反手给了帝罗一鞭子:“我想你新生的眼珠,应该还有一点残留的痛吧?希望这会让你清醒一点。”

转过身,眉心的竖目内幽光四射,帝刹冷声道:“记住,帝罗,我们和姜媱之间的关系,只是纯粹的交易,千万不要在这里面搀和任何可能干扰你决断的东西。”

“我负责血牙团,在南荒丛林往来贩卖奴隶,已经有五百年,帝罗。”帝刹很严肃的说道:“五百年,我记得清清楚楚,在这不短的岁月中,被我从这片野蛮的土地掳走、贩卖的奴隶一共是两百七十八万九千五百三十七人。”

“但是在这五百年内,血牙团的战士,我是说血统高贵的本族,还有那些伽族的战士,没有损失一人。”帝刹无比骄傲的昂起了头:“虽然那些血脉卑贱的奴仆战士,在这些年内死伤了数万人,但是本族还有伽族的战士,在我负责血牙团的这段时间中,没有损失一个!”

帝罗咧了咧嘴,轻佻的说道:“啊,真了不起,我亲爱的哥哥,真的太了不起了……我是说,姜媱是个大美女,她和我认识的那些姑娘的味道完全不同!”

“该死的家伙!”帝刹气急,狠狠的用皮鞭的手柄敲了一下帝罗的脑袋:“不要碰这个女人,不要被她的美貌迷惑。帝罗,五百年来,我没有损失一个血统高贵的战士,那是因为我足够小心、我也足够冷静,最重要的,是我足够无耻!”

“无耻?”帝罗惊讶的看着帝刹:“你是说,你很无耻?”

“一如你刚才所说!”帝刹转过身看向了火光冲天的祭坛方向:“我们答应了姜媱,配合她纠结的这群野蛮的生物攻击她的敌人。但是我们只是在一旁观望,我们保存实力,我们没有按对她的许诺发动进攻,这种行为的确很无耻。”

耸耸肩膀,帝刹冷声道:“但是那又怎么样?我们没有贸贸然的进攻,所以那些可怕的大鸟就没有伤害到我们的伙伴。我们自己的族人,还有那些忠诚可靠的伽族战士,我们一个人都没有折损。”

冷笑一声,帝刹指着祭坛的方向严肃的说道:“我的弟弟,告诉我,如果按照我们对那个女人的承诺,我们配合那些野蛮的蠢货发动了进攻,当这些可怕的大鸟突然出现的时候,我们会损失多少人?”

帝罗沉默了一阵,然后点了点头:“小心,冷静,还有无耻。好吧,我记住了。”

帝刹深沉的看了帝罗一眼,然后轻叹了一口气:“希望你真的记住了,帝罗。”

狠狠一鞭子抽在了一旁的灌木上,大片稚嫩的树枝被打断,浅绿色的汁液喷了出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草木腥味。

帝刹眉心的竖目缓缓闭上,他淡淡的说道:“昨天我刚刚收到调令,因为我这五百年来立下的功勋,我将成为血月的将领,三天后,我就要带着这次的所有奴隶离开。以后血牙团就归你掌管了,帝罗。”

惊愕却又惊喜的看了自家兄长一眼,帝罗微笑着向帝刹欠身行了一礼:“亲爱的帝刹,我最最亲爱的哥哥,你就放心吧。在我的带领下,血牙团只会更大的强大!”

帝刹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的握住了帝罗的肩膀:“希望是这样……帝罗,你要牢牢记住,血牙团关系着家族的根本利益,你千万不能犯任何的错误。”

伸出手,用力的拍了一下帝罗前些日子被姬昊挖出眼珠的那个眼眶,帝刹沉声道:“记住,因为你的冲动和冒失,你差点把自己的命丢在了这个该死的丛林。这是南荒给你的第一课,你一定要牢牢地记住。”

远处祭坛上传来了高亢如云的鸦鸣声,一波一波肉眼可见的金红色热浪不断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帝刹、帝罗所在的这一座山峰都被热浪冲击,大片丛林迅速的干瘪脱水,一些本来就枯萎的植被枯枝和落叶更是迅速的燃烧起来。

“走吧,我们在这里,太显眼了一些。”帝刹拉着帝罗快速的离开,一边走,他一边殷殷的向帝罗强调火鸦部的厉害:“帝罗,记住,想要在这个野蛮的世界快活的活下去,不断的掠夺财富和功勋,就要小心谨慎,同时收集你一切可以收集的情报。”

“比如说火鸦部的这些野蛮生物,他们当中有些人的视力很可怕,甚至有时候,他们隔着数百里,都能发现普通人无法发现的细节。”帝刹仔细的说道:“所以,像现在这种情况,当植被无法庇护我们的身体,我们就要第一时间离开。”

“一定要牢牢记住,帝罗,我们来南荒,是为了财富和功勋,而不是其他任何的东西!保住自己的命,保住血牙团战士的命,这是是未来成为血牙团的首领后,时刻要记在心里的戒律。”

帝罗‘嗯嗯’有声的答应着,他不时的回头向祭坛的方向看一眼,眸子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帝刹悠悠的说道:“我真希望,我能带多带你锻炼几年,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但是,时间太紧了,血月那边的调令是我无法违背的,家族既然选择了你,那么我也只能信任你。”

兄弟两迅速离开了这座山峰,他们从山的另外一面下到了山脚下,在一条深深的山谷中汇合了等候在这里的数百名伽族战士,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悄然远去。

帝刹也没注意,帝罗不时的回头向山那边的火光看一眼,眸子里尽是不服气的狂傲和刻骨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