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 您有什么好看的书想要和书友们一起分享呢?可以试试上传一个吧,注意要txt喔,上传优秀书籍会奖励不少积分的 !!!
第六十四章 唤魂回顶部章节目录
“我的雀儿!”青影的身体微微哆嗦着,很伤心的看着姬昊:“没办法通知你阿爸了,昊,我们怎么办?”

“乖乖等着!”姬昊扯了一根剧毒的荆棘刺,拿在手上随意的把玩着:“我是鱼饵,阿爸就是那条鱼儿。乖乖等着,看看他们到底还有什么手段吧。”

“我的雀儿!”青影阴沉着脸,身后一抹青色的旋风急速的旋转起来。他咬牙切齿的说道:“那还是我刚懂事的时候,阿姆帮我孵出来的雀儿↓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我把它当兄弟的!”

青色的流光不断注入手中长弓,青影手上的长弓上一枚一枚的符文不断亮起,眨眼间弓臂上足足亮起了一百多枚青色的符文。

姬昊骇然看着青影的长弓,一百多枚巫法符文,这张长弓是姬昊这辈子除了燧人杖,见过的最强巫器。相比这长弓,青茯的生死刺和木生珠这两件传承巫宝,简直就不能再弱了。

“真偏心!”姬昊含糊的咕哝着。

“阿姐嫁给火鸦部,总不能把青夷部最好的传承巫宝带走吧?”青影哼了一声:“我这弓,才是我们青夷部最强的传承巫宝……嗯,现在是我们青夷部最强的。”

三支箭矢搭上了弓弦,青影拉开长弓,锁定了河对面正在大声挑衅的魁伟大汉。

身高三丈开外,头顶密密麻麻的生满了尖锐的小角,面容扭曲如鬼,袒露的身躯上密密麻麻尽是鬼脸图腾的壮汉挥动着黑漆漆的木桩,朝着山崖的方向蹦跳挑衅。

“喂,火鸦部的懦夫们,来,战斗!我是猛鬼部的赤角,你们谁敢和我战斗?”

‘呼’!

细微的风声响起,宛如闺中少女无声的轻叹,三支长箭悄然消失。、

下一瞬间,箭矢突兀的出现在赤角的面前。身躯魁梧、健壮,但是动作免不了榔槺不灵便的赤角怪叫一声,两颗米斗大小的眼珠被箭矢洞穿,另外一箭则是从他的嘴里掠了进去,箭矢急速旋转,穿透了他的后颈透了出来。

大片黑色的鲜血喷出,赤角的眼里不断喷出鲜血,他痛得嘶声怒骂,伸手抓住箭矢,狠狠的将箭矢拔出。

大片黑气从赤角的体内涌出,他的身体缓慢的变成了半透明状。一阵子闪烁后,赤角的身体重新凝聚成实体,但是所有的伤势都已经消失无踪,就连被穿透的眼珠也恢复如初。

“嘎嘎,这种攻击,对猛鬼部的勇士是没有用的!”赤角高高举起木桩,朝着山崖的方向大吼道:“难道火鸦部的战士,都是懦夫么?来一个人,让我敲破他的脑袋!”

密林中传出越发喧哗的欢呼声,渐渐的有大队战士冲出密林,他们纵身跃起,跳过了小河,小心的向山崖的方向侵了过来。

冲过小河的战士足足有好几千人,其中混杂着数十名身材高过两丈的猛鬼部战士。这些战士一个个面容扭曲狰狞犹如厉鬼,每一步踏在地上,都震得地面隐隐颤抖。

“昊!”青影扭头看了姬昊一眼。

“等!”姬昊淡淡的说道:“等着,看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用力揉搓了一下肥熊的小耳朵,姬昊干脆盘坐在了地上,浑然没把越来越近的敌人当做一回事情。

密林深处,距离火豹部的驻地大概二十里地,人工开辟出了一个直径十丈的小小空地。姜媱穿了一件极其华丽、华贵的丝绸披风,趾高气扬的站在空地边缘。

前些日子被黑水亀掳走的姜雪同样身穿华服,带着刻骨铭心的恨意,咬牙切齿的站在姜媱身边,嘴里絮絮叨叨的诅咒着:“阿姑,一定要让姬昊死,我要一片片的切了他,把他的肉拿去喂虫子!”

姜媱微微笑着,轻轻的抚摸着姜雪白净细腻的小脸蛋:“他是一定会死的……嗯,姬吽的儿子,你觉得怎么样?虽然不如阿武,但是你嫁给他,阿姑也会和对待亲女儿一样待你的!”

“只要姬昊死!”姜雪眸子里凶光闪烁,咬牙低声说道。

“那就让他死!”姜媱雪白的面孔同样轻微的扭曲起来:“要不是他,阿武也不会死……要不是他,你也不会落到黑水亀这老鬼手上,害我付出这么多代价,才把你换了回来!”

密林中,一条硕大的独角玄蛇慢慢的游了出来,黑水乌蛟坐在玄蛇头顶,目光贪婪的上下打量着姜媱火辣辣的身躯:“姜媱,话可不能这么说。起码我们现在有共同的目标,是不是?可说好了,姬夏父子两的脑袋,是我的。”

深吸了一口气,黑水乌蛟得意的说道:“我族圣地的悬赏,只要我把姬夏的脑袋献给祖灵,我就能得到一件我族的传承巫宝。但是如果加上姬昊的脑袋,火鸦部巫帝一脉,姬夏这一支血脉就彻底断绝,我能额外得到多少赏赐呢?”

‘嘘’!

空地上,一座用黑色的人骨骷髅搭建起的祭坛前,一个干瘪矮小、浑身黑漆漆皮包骨头的老巫祭轻轻的‘嘘’了一声。他转过身来,低声咕哝道:“安静!我魍魉部的唤魂之术威力强大,但是……一定要安静!如果你们惊扰了我族的祖灵,你们如果有什么危险,可不要怪我!”、

姜媱、姜雪死死的闭上了嘴。

黑水乌蛟死死的盯着老巫祭,眸子里闪过一抹难以遏制的贪婪和凶残。

老人掏出了一根黑色的骨棒,手舞足蹈的绕着祭坛蹦跳起来。他轻声的念诵着咒语,不时在咒语中蹦出了‘姬昊’的名字。

祭坛上,一个用人皮制成的小人腰间,一缕黑色的发丝随风轻轻摇晃。

姜媱看着那一缕发丝,不由得微微一笑,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从金乌岭姬夏的家中,好容易找到了姬昊的这几根头发,一切的努力现在看来都是值得的。

只要姬夏和姬昊的精血落入她手中……呵呵!

祭坛上的人皮小人突然一跃而起,宛如活人一样随着老巫祭的动作舞动起来。

一缕黑烟从祭坛中飞出,慢慢的在祭坛上勾勒出了一张没有五官的扭曲面孔。

“姬昊啊~~~”

这张面孔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四周丛林中无数的虫豸、鸟儿同时爆开了身体。

火豹部驻地后方,山崖上,姬昊的身体突然一僵,眼前一片血光闪烁,姬昊身体犹如触电一样骤然跳了起来。

在青影骇然的目光中,姬昊身体不受控的撒开大步,顺着剧毒荆棘丛中崎岖的小道狂奔了出去,几个呼吸间就已经快要脱离了荆棘丛的庇护范围。

***

小时候老人就说:晚上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千万不要答应啊!

后背有没有凉沁沁的?

赶紧投推荐票呗!
第六十五章 就计回顶部章节目录
“昊!”青影被姬昊突兀的行动吓得魂飞天外。

数千敌对部落的战士就在山崖下,隔着宽达数里的剧毒荆棘丛遥遥相对。河对岸密林中,有更多更强大的敌人虎视眈眈。

姬昊孤零零一人,突然冲进了敌人阵列中,这无疑是送死!

冷汗‘唰’的一下浸满全身,青影背后大片青色风劲喷出,青风中隐约可见一对大鹏羽翼若隐若现。身形微微一晃,身体四周大片青色的风纹扩散开,隐隐可见数十重残影在青影身边若隐若现。

青影正要冲出去将姬昊抓回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肥熊突然抬起了一只熊掌。

倒霉的青影没有注意看脚下,他一脚绊在肥熊的熊掌上,‘啪’的一下结结实实的拍倒在地。青影动用了血脉神通蓄势冲出,势道强得惊人,这一下拍倒在地上,冲击力也大得吓人。

青夷部的战士本不以**强悍、力量强大而见长,这一下面孔朝下的拍在地上,青影直摔得四肢百骸差点散架,地面被他撞出了一个人形大坑,坑里面还有一滩鲜血煞是刺目——这是青影撞出的鼻血。

“该死的,肥熊!我要把你的熊掌烤了!”青影摔得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抽搐着好容易抬起头来,咬牙切齿的向着肥熊低声咆哮着:“昊……有危险!”

肥熊眨巴着小眼睛,犹如看白痴一样看着青影。

青影看着肥熊小小的眼珠里复杂的神色,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我很像傻子?”

肥熊咧开嘴‘嘎嘎’一声,打了个呵欠,探过头去,长而肥腻的舌头狠狠的在青影的脸上舔了一下。青影阴沉着脸,眯着眼看向了站在剧毒荆棘丛中一动不动的老树妖。

“嗯,我差点忘了,这小子一路上招来的山精水怪呢?他们在哪里?”

姬昊眼前血影闪烁,脑子里不断回荡着尖锐的鸣叫声。这个声音在不断的呼唤他的名字,每一次呼唤都有一种莫名的力量直接攻击他的灵魂,好似无数把小刀要把他的灵魂撕成粉碎。

神魂空间内,茫茫白气一阵翻滚,逐渐凝成了一枚圆碟。

虚影坐在圆碟上,俯瞰着姬昊紫光四射的紫府元丹,瓮声瓮气的咕哝着:“小家伙,你在干什么?嗯?有人在用唤魂诅咒的术法?你的灵魂之力都结成了紫府元丹,不会这么轻易被人控制吧?”

姬昊分出了一丝神念,‘嘿嘿’向虚影笑了几声。

虚影双手抱在胸前,轻轻的摇了摇头:“小家伙胆子够大的……嗯?你身上的这件贴身的软甲?”

姬昊背后大片火光喷出,火焰凝成了羽翼,他带起大片残影,迅速掠过了向他扑来想要逮住他的敌人。无数战士大声的呼喝着,张开双手向他抱了过来,但是姬昊就好像涂了油的泥鳅,这些动作缓慢的战士根本摸不到他的边。

“一个叫阿宝的朋友送我的!”姬昊化为一道长长的火光掠过了火豹部的驻地,掠过了小河,避开了猛鬼部赤角等战士的阻截,轻快的冲进了密林:“我让阿爸试过,这套软甲很结实。”

“结实……”虚影带着一丝悻悻的咕哝道:“软甲结实,可没有自身结实可靠。像我,就从没有穿戴过任何甲胄。”

赤角挥动沉重的木桩,步伐隆隆的紧追不舍。他跟在姬昊身后大声咆哮,木桩舞得和龙卷风一样,无数草木被木桩带起的劲风撕碎,无数大大小小的木头碎片呼啸着向姬昊打了过来,纷纷撞在流光火翼上被烧成了灰烬。

姬昊丝毫不理睬身后的赤角,他绷紧了脸蛋,双眸无神摆出了一副神魂不受自主的模样,速度极快的向密林深处窜去。

一边极快的掠过茂密的树林,姬昊一边好奇的问虚影:“说起这个,你从未用过任何甲胄?这可真了不起……不过,你会炼制甲胄或者其他的巫器、巫宝么?阿宝炼器的手法很高明,我倒是有点羡慕。”

不等虚影开口,姬昊说道:“我用九字真言丹经交换了补天不漏诀,我也不占你便宜,我这里还有其他的修炼法门,你看看有合适的炼器之术,我们再交换呗……哪怕你看不上这些修炼法门,给我的炼器之术品级低一点我也不在乎,反正我不会不是?”

良久的沉默,直到姬昊都来到了布置唤魂祭坛的林间空地,虚影才慢吞吞的说道:“炼器之道……小术尔,不值一提……吾随手一拳,什么甲胄都能破去,炼器做什么?”

姬昊呆了呆,在林间空地边缘站定了脚步,他略带一丝诧异的问道:“你,不会?”

虚影继续沉默,他双手抱在胸前,身体下方的圆碟迅速的崩解,化为一丝丝白色雾气融入了神魂空间。随后无声无息的,虚影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如平日那样,姬昊怎么也无法发现他到底藏在哪里。

‘姬昊~~~’!

祭坛上,扭曲的面孔声嘶力竭的尖叫着。

姬昊的身体很配合的剧烈抽搐了一下,犹如行尸走肉一样,浑身裹着淡淡的火光,一步一步的向祭坛走去。

站在祭坛前的枯瘦老人‘桀桀’笑着,用黑色的骨棒轻轻的敲了敲祭坛,转身向姜媱看了过去:“尊敬的巫祭,这小子已经被我彻底掌控了灵魂,他已经是我的傀儡……您许诺给我们魍魉部的好处,您看?”

‘轰’的一声,一株十几人合抱的古木被赤角一棒子打得粉碎,狂风卷着无数木屑吹过了林间空地,赤角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指着姬昊大声吼道:“黑瘔,你别想独占好处!巫祭大人许诺给我们的好处,我们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用力跺了跺脚,赤角看着姜媱厉声喝道:“女人,不要忘了,你就算抓住这个小子,他的阿爸找来后,你还要我们帮忙,才能把他阿爸也生擒活捉呢。”

姜媱厌恶的看了一眼语出无状的赤角,倨傲的昂着头,慢慢的走到了姬昊面前,伸手托住了姬昊的下巴,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你们这些蠢货……我许诺给你们的东西,自然一点都不会欠你们的。”

手指用力的捏住了姬昊的面孔,姜媱咬着牙冷笑道:“姬昊,你这个该死的狗-崽子!”

姬昊浑浑噩噩的眸子突然回复了清醒,眸子里一团金红色的火光喷薄而出。

‘锵’的一声剑鸣,姬昊拔出从黑水玄蛇部大巫手中抢夺的利剑,笔直一剑刺进了姜媱的心口。

手腕一转,锋利的长剑在姜媱的心口内狠狠的搅了搅,姬昊厌恶的呵斥道:“姜媱,你这个贱-女人有完没完?不把你弄死,你一直缠着我家不放了不是?”

姜媱犹如见鬼一般看着姬昊。

祭坛前的老巫祭更是吓得嘶声尖叫起来。

***

推荐票,推荐票!

请投推荐票!

谢谢,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