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生活中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www.7mihua.com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翅膀。]
第六十二章 包围回顶部章节目录
‘嘎’!

姬昊仰天长啸,一团火光从背后冲出,流光火翼冉冉凝聚,用力的挥动了一下。火光笼罩了身体,姬昊化身为一道流光,瞬间冲出了丛林,掠过了小河,跨越了部落前方百多丈的空地,带着大片残影和热力闯入了火豹部的部落。

手持双刀的血鳄部战士已经是小巫境巅峰的实力,他用力挥动大刀朝着天空大吼咆哮的时候,他身后一团血雾弥漫,雾气中隐隐有一条十几丈长的血鳄翻滚。

每当血鳄滚动的时候,这个战士的皮肤就变得近乎半透明,姬昊金乌神眸可以清楚看到他体内七八条血光缠绕的经络上,有好几个拇指大小的巫穴正闪烁着夺目的光华。

这家伙,距离开辟巫穴只差一步!

“但是你这辈子都没指望了!”姬昊放声大笑,一弹指间跨越了数里冲到了对方面前,劈面一拳打了下去。

流光火翼带给姬昊的,是速度,让寻常人根本无法捕捉的速度。上古金乌纵横虚空,最强大的金乌一弹指间可以飞渡数十万里。

姬昊现在显然无法和上古金乌那种神话生物相提并论,但是在小巫境,他的速度已经足够快,快得足以让敌人绝望——比如他面前的血鳄部的战士,他茫然的目光完全没能看到姬昊的影子,只是纯粹凭借超绝的战斗本能,疯狂的向前挥了一刀。

“破!”姬昊双手结成法印,‘临’、‘兵’、‘斗’、‘者’四字真言法印齐齐发动,全身精气神浑然一体犹如金刚宝珠,带动四周天地宇宙力量,以大无畏的斗志一往直前的轰出。

浑身肌肉绷紧,骨骼撞击如铜钟,姬昊身体内响起了隐隐龙吟声,小腹内五彩火苗上,来自姬枭的最后一点大巫精血在疯狂的消耗。

手持双刀的血鳄部战士绝望的大吼起来。

他依旧没能看清姬昊的身影,但是他诡异的看到了姬昊的拳头。

填充了整个天地,好似带动了天地山川一切宏伟巨力,散发出无穷无尽的光和热,犹如流星坠地一样向自己当面轰下的拳头。手中两柄重刀顾不得劈砍敌人,而是犹如门板一样横着封了出去。

长八尺、宽一尺、厚三寸的精铁大刀,刀背上还有三枚符文在闪烁。

这是两柄巫器,在南荒,任何一件巫器都无比珍贵,只有部落中最出色的战士,才有可能得到巫器的赏赐。铭刻了巫法符文后,巫器的强度远比自身本源的材料要坚固、坚韧十倍甚至百倍!

姬昊凝视着这个战士,目光死死凝注在他的心口上。

两柄横着封挡过来的大刀完全没放在姬昊眼里,右拳笔直轰出,带着一丝和天地契合的曼妙韵味,拳头硬生生砸在了两柄大刀交汇处。

血鳄部的战士不可置信的惨嚎一声,他终于看清了姬昊稚嫩的面孔!

“我家的崽子,都比你大一大截!”电光石火的一瞬间,这个血鳄部的战士却是大声吼出了这么一句话。

大刀剧烈的震荡着,姬昊的重拳犹如大山压顶,血鳄部战士的两条手臂承受不住拳头上附着的可怖力量,两条手臂寸寸碎裂。被巨力震荡的碎骨撕开肌肉,‘嗖嗖’带声的喷射出老远。

拳头顶着大刀,重重的印在了血鳄部战士的胸膛。

大刀弯曲,刀背上的符文骤然闪过一抹强光,随后黯淡了下去。‘咔咔’声中,两柄大刀裂开了无数裂痕,‘叮叮当当’的碎片不断坠落。

血鳄部战士胸膛凹陷了下去,大口大口的鲜血混杂着血肉碎片不断喷出。

在他身后,软甲上破开了一个拳印,姬昊的拳劲轰穿了他的身体,在他身后打出了一条长有十几丈的清晰拳路。沿途有七八个血鳄部的战士,他们全都身体僵硬、面色诡异的看着姬昊。

这些实力都达到了小巫境的血鳄部战士,居然被姬昊这一拳轰出的拳劲余力一击震死,没有一个幸免。

‘砰’的一下,手持大刀硬抗了姬昊一拳的血鳄部战士身体突然炸开,连带身上的鳄鱼皮软甲同时炸成了粉碎。他身后的七八个血鳄部小巫的身体也接二连三的炸开,血水飞出了数十丈远。

一拳之威,一至于斯!

四周正在厮杀的火鸦部战士呆住了,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突然犹如疯癫一般,举起手中兵器歇斯底里的欢呼起来。

‘昊’、‘昊’、‘昊’的呼喊声震动天地,火鸦部的战士们都在为姬昊的神勇振奋不已!

血鳄部、鬼蛙部的战士们则是犹如见到鬼神一般绝望的哭喊逃窜。

姬昊的面容稚嫩异常,个头也比火鸦部的成年战士矮了一大截,他的年龄绝对不会大到哪里去。在场的很多血鳄部、鬼蛙部战士家的娃娃,都要比姬昊大出一大截。

但是这么年轻的姬昊,一拳杀死了血鳄部在场的战士首领,还打死了七八个血鳄部的精英头目。这一拳直接将血鳄部、鬼蛙部战士心头最后一点儿战意彻底粉碎,他们全都失魂落魄般丢下兵器转身就跑。

火豹部的部落驻地选得极好,正面是一条小河,火鸦部的战士正是从这里杀过来的。

左边、右边和后面,三方都是密布着剧毒荆棘刺的山崖,根本就无路可逃。

犹如无头苍蝇一样狼狈的逃窜了一阵子,血鳄部、鬼蛙部残留的两千多战士干脆的跪倒在地,哆嗦着向火鸦部的战士投降。

老树妖迈着沉重的步伐从小河对岸走了过来,他丢下了无数坚韧异常的山藤,火鸦部的战士很不客气的将投降的血鳄部、鬼蛙部的战士捆得和粽子一般。

“都是很合格的矿奴啊!”姬昊站在肥熊背上打量着这些俘虏,摇了摇头:“火豹部这次损失了不少族人,这些奴隶,还得给他们一部分。”

后方悬崖顶部的火豹部祖灵旗幡一阵摇晃,数十头火豹虚影纷纷遁入长幡中。

数十名火豹部的长老、巫祭面带悲色的走下了山崖,向姬昊这边走了过来。

姬昊端正了表情,跳下肥熊的背,向着火豹部的长老们迎了上去。

双方相互见礼,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远处山林中突然响起了高亢激扬的号角声。伴随着‘唷唷’的怪叫声,大概一刻钟后,小河对面突然有大队大队的战士涌了出来。

数百头大型飞禽坐骑从密林中飞起,有高大魁梧的战士在飞禽背上竖起了代表各自部落的旗幡。

数十根长短高低不同的旗幡迎风招展,小河对面的战士们同时发出了得意的狂笑声。

这些旗幡代表着一个部落的战士全军出动,数十根旗幡代表这里起码汇聚了数十个部落的全部兵力,起码将近十万部落战士汇聚在了对面的密林。

姬昊哑然,向神色难看到了极点的火豹部长老们摇头苦笑道:“我们这算是,被包围了吧?”

***

周一,求推荐票咯!

代表俺家那头肥胖的猫,挥动着肥爪子求推荐票!

以后俺家的肥猫,就叫‘招票猫’好不?
第六十三章 联军回顶部章节目录
鼓号声声,呼声震天,数十面各色旗幡凌空招展,战兽、战禽的咆哮声鸣叫声掀起了一道狂风,方圆百里的山林都在风中剧烈的摇晃。

火鸦部、火豹部的战士顺着山崖上崎岖的小道,迅速退到了山崖之巅,死死扼守住了唯一能够上下的羊肠小道。

火豹部的巫祭们面带苦涩,下手毫不留情的将一个又一个血鳄部、鬼蛙部的俘虏斩杀。

黑曜石制成的短刀撕开了俘虏们的脖颈,鲜血刚刚喷出,就被一道灼热的狂风卷起,点点滴滴的鲜血不断融入重新竖起来的火豹部祖灵旗幡。

得了两千多俘虏精血、灵魂的滋养,两百多头火豹虚影悄无声息的从旗幡中窜出,静静的匍匐在剧毒的荆棘刺中。

“不知道死活的家伙啊,他们就不怕火鸦部的报复么?”青影挥动着长弓,站在山崖边缘大声吆喝着。

姬昊双手抱在胸前,眺望着远处山林中一队一队往来奔走的战士,一句话都不说。

在南荒,一次调动这么多部落的精锐战士联手攻击,这真是大手笔。南荒丛林道路难行,想要同时调动数十个部落的战士,在某个特定的地点打伏击,其中的运筹帷幄、兵力调动可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更不要说,南荒部落的战士们都是大肚汉,一个普通的巫人境战士,每天都要吃掉数十斤肉食,小巫和大巫的食量更是无底洞。数十个部落的精锐战士集中起来,这后勤补给的消耗,足以在短时间内吃垮两三座兽肉堆积而成的大山。

不管是谁在背后策划了眼前的这一幕,他们投入的人力、物力和财力,都是极其惊人的。

眸子里火光闪烁,姬昊仔细的辨识着远处空中飘扬的旗幡。激活了天赋神通金乌神眸,现在的姬昊足以看清十几里内一只蚊虫的一举一动。

旗幡飘动,姬昊一一认出了旗幡上描绘的图腾。

“青牛部、野牛部、蛮牛部……嗯,这是有名的三牛蛮部嘛,他们不是中立部落么?”

“牙虎部、怒狮部、风鹰部……哼,这些平日里谨慎小心的散碎部落,不要命了嘛!”

但是很快,姬昊就在那些旗幡中发现了一些让他感到压力的图腾。

“猛鬼部、魍魉部、虫蛊部……该死,这些从来不和南荒部族打交道的怪异家伙,他们也掺合进来了?他们是想要挑战火鸦部?挑战南荒陆域的统治么?”

三牛蛮部也好,牙虎部、怒狮部、风鹰部这些中小部落也好,这些部落在南荒独善其身,从不挑战火鸦部、黑水玄蛇部这种一方霸主的威严,游离于两大阵营之外,属于崛起无望但是也没有覆灭之忧的中立部落。

如果有人给他们足够的好处,足够的利益,这些中立部落联手一击,从火鸦部身上撕下一块肥肉,这是情有可原的。

但是猛鬼部、魍魉部、虫蛊部这些部落,他们和南荒的其他部落格格不入,他们自成一系,甚至是火鸦部这样的强大部族都不愿意主动招惹。

比如说猛鬼部,他们没有血脉传承的力量,但是他们有奇异的‘猛鬼传承’体系。他们世世代代供奉山林中的恶鬼凶煞,婴孩一出生就将自身和恶鬼融为一体,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异类,但是也拥有了各种匪夷所思的奇异能力。

猛鬼部的族人数量不多,但是他们世代传承的猛鬼实力强悍,刚出生的婴孩一旦和恶鬼合为一体,就直接拥有小巫境的实力。猛鬼部的战士一旦成年,彻底继承了猛鬼的力量,就拥有了和大巫抗衡的战力。

魍魉部、虫蛊部还有其他几个部落,也都是这样的异类部族。这些部落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味,已经演变成了某种类似于人的异族。

平日里,这些异类部落极少和外界接触,其他部落也极少愿意和他们打交道。

但是今天,足足有**个异类部落的图腾出现在姬昊面前。

“好大的手笔,不管你是谁,值得下这么大的力气么?为了阿爸,阿姆?还是为了我?”

姬昊看着空中招展不定的旗幡,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转身看着青影,低声说道:“阿舅,放风雀儿吧。”

青影面孔扭曲的点了点头,从怀中小心的掏出了一只婴孩巴掌大小的青色长尾雀儿。这是青夷部独有的一种风雀儿,体型娇小、飞行绝迹,而且飞行时身形会自行融入树荫斑斓中,就算是目力最敏锐的鹞鹰,也极难发现它们飞行时的痕迹。

“去,去冷溪谷!乖雀儿,将这里的事情告诉姬夏大兄!”青影给风雀儿喂了几粒用自己鲜血混合五谷精华捏成的丸子,轻轻的对风雀儿说了几句话。

风雀儿抬起头来,语声极其清脆的重复了青影的话,它吐字清晰、居然一个字都没说错。

“没错,就是这样,告诉姬夏大兄,这里是别人设下的陷阱。”青影眯着眼,手掌一抬,风雀儿发出一声清脆的啼叫,化为一抹淡淡的风影冲天而起,眨眼间就远去了七八里地。

斜刺里一道黑风呼啸袭来,黑风中数十头浑身阴气森森的巴掌大小铁爪秃鹫尖声怪啸着,‘呼’的一下围住了疾飞的风雀儿。

青色的风雀儿在秃鹫的包围圈中轻盈的飞旋挪移,刹那间避开了数十支利爪的抓挠。

眼看着风雀儿就要凭借自己娇小的身躯和快得难以形容的动作窜出去,远处幽幽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孩童哭喊声。

几里外的树梢头,魍魉部的图腾旗幡下,一名面色惨白、没有一丝儿人气的婴孩光着身子,歪歪斜斜的站在一株大树的树梢头,怪声怪气的朝着风雀儿的方向哭喊了一声。

只是一声哭喊,数里外飞行绝迹的风雀儿犹如被雷霆轰击一样,身体一歪,沉甸甸的从空中坠落。

下方密林中树叶一阵乱动,一条惨绿色的大蟒悄无声息的探出头来,一口将风雀儿吞了下去。

姬昊的心头一沉,青影的脸色则是变得极其难看,差点没哭了出来:“昊,这是阿舅从小就养起的雀儿,这群混蛋,我一定要宰了他们!”

河对面的密林中,两株大树被人一巴掌推开,一尊身高三丈的魁梧身影扛着一根木桩,慢慢的走了出来。

高大魁梧的身影光着身子,淡绿色的皮肤上密密麻麻的尽是扭曲的鬼脸,他看着姬昊和青影等人,瓮声瓮气的说道:“自己走出来,跪地求饶,我们可以只杀你们一半的人!”

密林一阵阵的震荡,无数怪异的笑声不断从林子里传来。

***

推荐票,请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