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 这本书相当的十分的好看,这是一本精彩的书,精彩连载就在www.7mihua.com,如果您有什么观点,留个评论吧 **
第六十章 援兵回顶部章节目录
“部落所有成年战士,七天前就被金乌岭抽走了。”

身受重创数十处,好几根骨头都被砍断,仅凭着心头一点希望,强撑着身体逃到冷溪谷的火豹部战士声音嘶哑的咆哮着:“族里能作战的战士,只剩下了三百人!血鳄部和鬼蛙部的敌人,有很多、很多!”

血糊糊的双手死死抓住了姬夏的胳膊,火豹部战士咬着牙厉声道:“姬夏首领,救我的部落,救我的族人!我们是火豹部最大的部落,我们的老弱妇孺,占了整个火豹部的一半啊!”

姬夏紧紧的蹙着眉头,斩钉截铁的说道:“火豹部是我们的兄弟,他们出事了,我们必须要救。血鳄部和鬼蛙部?黑水玄蛇部的走狗,只会偷袭的杂碎……我们可以轻松打爆他们的脑袋。”

不等姬夏开口,站在一旁的姬昊插嘴道:“阿爸,冷溪谷的矿脉很重要,你奉命坐镇这里,你可不能随便带人出去。我已经长大了,我也能为火鸦部出力了,这次让我去吧!”

姬夏愕然张大了嘴,略带一丝呆滞的上下打量起姬昊。

姬昊挺起了胸膛,目光坚定的看着姬夏:“阿爸,我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我脑子可比族里好多阿叔、阿伯好用多了。而且,我已经是小巫了!比很多阿叔、阿伯都要强的小巫!”

四周的火鸦部族人纷纷向姬昊看了过来,目光中的神色都极其的复杂。

是啊,一眨眼的功夫,姬昊犹如火箭般窜起,在他同龄的娃娃还在接受部落最初级的战斗训练的时候,他居然已经是实力比普通族人都强出一大截的小巫了。

在南荒部族,拥有巫人境五层以上的实力,代表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部落战士。

当你突破小巫境,成为一尊小巫,那么就意味着你已经成为部落可依仗的骨干。

“我的崽子,昊,你才多大点娃娃?但是,你肯定是不会吃亏的,这点阿爸倒是相信你!”姬夏用力拍了拍脑袋,放声大笑了起来:“昊,我的崽子,你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你是真的长大了!”

深吸一口气,姬夏厉声喝道:“姬鹰、姬狼、青影,你们分别带两千火鸦部战士,一百青夷部的兄弟,去救援火豹部的兄弟们吧!血鳄部,鬼蛙部?这种废物部落也敢向我们伸爪子,冷溪谷正缺矿奴呢,多抓些活人回来!”

南荒部落征战厮杀,只要战士首领一声令下,没有任何的犹豫和拖延,所有战士都会用最快的速度做好准备。短短半刻钟时间,两千火鸦部精锐战士就跨上了自己的战兽,在重伤的火豹部战士的带领下,一路发出尖锐的唿哨声闯入了密林。

战况紧急,在姬昊的提议下,三头四牙猛犸充当队伍的先头兵,一路蛮横的撞碎了前方的参天巨木,为大队人马开辟出了一条尽情奔驰的通衢大道。

“两个时辰,阿叔,只要两个时辰,我们就能赶到你的部落!”姬昊骑在胖熊身上,向坐在自己身后的火豹部战士大声的喊叫着:“你知道不知道,金乌岭调走你们部落的全部战士做什么?”

火豹部的战士茫然的摇头,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南荒丛林危险无数,不仅仅是敌对部落随时可能的骚扰、侵袭,更有无数的凶禽猛兽会对族人造成威胁。

以前金乌岭从附庸部落抽调战士作战,一定会给部落留下足够的自保力量。

但是这次,这个火豹部落数千精锐被抽调一空,只留下了三百实力最弱的成年战士看守部落,这种行为在南荒无异于谋杀。但是金乌岭的命令是这样,火豹部作为火鸦部无数年来的忠实盟友,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把所有战士派了出去。

“蘅箩君,能帮我多召集一些伙伴么?”双手紧紧拉住胖熊背上的长毛,姬昊向跨乘在赤豹上,和自己跑了个肩并肩的蘅箩君大声叫嚷着:“要强大一些的伙伴,那些太弱小的,就用不上了!”

蘅箩君高高举起长弓,墨绿色的长发在身后轻盈的飘拂着。她妩媚一样,仰天发出了无声的呼唤声。

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向四周扩散开,四周山林内突然传来了此起彼伏的长啸,一阵阵奇异的风从山林中‘簌簌’吹起,不多时大队人马两侧的山林中,就有了一些奇异的身影保持着和队伍同样的速度,快若旋风的向前狂奔而行。

这些身影似兽非兽,而且身体也笼罩在奇异的雾气中,看上去朦朦胧胧的,并非寻常意义上的凶兽,而是山林内的天地灵气被某些奇异的存在吸引,天生地养滋生出的不知名的奇异灵物。

只有蘅箩君这样的山林精灵,才有这个能力将这些奇异而强大、诡秘而神奇的生灵召唤出来。在南荒,很多小部落膜拜的神灵,其实就是这些奇异的灵物。

老石坐在一头开路的四牙猛犸背上,他举起巨大的拳头,循着一个奇异的节奏,慢慢的敲打自己的胸膛。‘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铿锵有力的撞击声随风传出老远,很快,数十里外的山岭中,就有了同样慷慨激昂的金铁撞击声传来。

“兄弟……我听到了兄弟的声音!”老石低声咕哝着:“昊,我找到了三个兄弟,比我更强大的兄弟!唔,他们问我什么是‘酒’,还有烤肉的味道怎么样!”

“告诉他们,酒管够,肉好吃!我们火鸦部,欢迎他们常住!哈哈,我阿爸、阿姆,都是最好客不过的。”姬昊笑得牙齿都歪了,老石这样的石怪在山林之中极其罕见,这一下就被老石召唤出了三个,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石怪的脑筋简单,一滴点脑浆都没有,只要给他们足够的美酒美食,这些家伙最容易诱拐了。

当年老石也不过是被姬昊一碗老酒、一块蜂蜜,就乖乖的成了姬昊的‘小伙伴’,为他游戏山林做了多少次挡箭牌?

行动缓慢的老树妖同样坐在一头四牙猛犸背上,看到得意洋洋的老石,老树妖不甘示弱的举起了形如枝杈的手臂,无数墨绿色的光点从他的手臂中纷纷扬扬的飞出,犹如蝴蝶一样向四周山林飞了过去。

四牙猛犸向前狂奔,过了大概两刻钟,前方山林中突然一阵地动山摇,两株高有三百多丈,树冠笼罩了千亩之地的古树突然动了一下。

大地裂开了巨大的缝隙,两颗和附近的古木没有任何两样的参天巨木突然睁开了绿光四射的双眼,慢慢的将根茎从地下拔了出来,无数根茎迅速的缩并成了两支造型粗陋的大腿。

姬昊彻底惊呆了,老树妖这是要玩大屠杀么?

他记得老树妖的大树本体,也不过是一百七八十丈高,这两株已经妖化的古木比老树妖高了将近一倍,他们的实力起码是老树妖的数倍以上啊!

“哟呼~让我们杀一个痛快!”姬昊放声长啸,用力的向天空挥了一下拳头。

一路紧跟着队伍,在树梢头狂奔的黑毛巨猿不服气的哼哼了一声,突然站在一株大树上,同样发出了高亢如云的长啸声。

很快,山林各处,都有尖锐的啸声遥遥传来。

***

推荐票,推荐票,请给推荐票!
第六十一章 野火回顶部章节目录
火光四射,血腥味随着山风飘出了老远。

姬昊站在一株大树上,借着枝叶掩住了身形,向数里外的山坳眺望着。

前方这个火豹部部落的驻地选得极其巧妙,部落前方是一条蜿蜒的小河,为部落提供了充沛的水源。后方是陡峭、密布剧毒荆棘的山崖,从三个方向环抱过来,围成了一个方圆十几里的山坳。

此刻火豹部的驻地已经被攻破,山坳中错落分布的木屋、茅棚被大火点燃,烈火熊熊,黑烟直冲高空。

山坳中横七竖八的倒下了上万具尸体,看模样都是火豹部的族人。数百头体长数丈,通体厚皮呈赤红色的血鳄趴在地上,惬意的大口吞咽着血淋淋的身躯。

在山坳的后方,密密麻麻无法穿行的毒荆棘刺丛中,一条蜿蜒的小路直通后方山崖顶部。

山崖上平坦一片,密密麻麻的火豹部的族人蜷缩成一团,一些年幼孩童正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小道的尽头,一根长长的红色兽骨制成的长幡矗立在山崖边,数十根火红色的豹尾挂在长幡上随风飘动。‘呜呜’尖啸声不断从长幡中传来,数十头体长数丈,身形朦朦胧胧的火红色豹子虚影飞快的在剧毒荆棘丛中往来穿梭,嘴里不时喷吐出大片的火星、黑烟。

“火豹部的祖灵旗幡!”青影站在姬昊身边,看着那根高有数丈的长幡喃喃自语:“看来火豹部的巫祭被逼急了,不是到了万分紧急的时候,可没人敢惊扰祖灵的安眠、将他们召唤出来作战。”

‘哟哟’尖啸声直冲高空,数百名身材粗壮的血鳄部战士手持火把,倾尽全力的将火把丢进了毒荆棘丛中,想要烧光这一片麻烦的剧毒荆棘,开辟一条通往山崖顶部的通衢大道。

但是数十头火豹在荆棘丛中往来穿梭,一旦有火头燃起,这些火豹立刻冲过去,张嘴向着火头用力一吸,所有火焰都被吸得干干净净。血鳄部的战士们投掷了数千个油脂火把,但是毒荆棘丛没有被烧掉半点。

大队大队身材矮小,皮肤呈黑绿色,双眼突出犹如蛤蟆的鬼蛙部族人挥动着精巧的吹箭管,得意洋洋的向山崖上的火豹部族人大声咒骂。

百十个被俘虏的火豹部女人被这些鬼蛙部族人按在地上,每个女人的身边都有大群的鬼蛙部族人迫不及待的等待着。她们在地上拼命的挣扎哀嚎,引得山崖上的火豹部孩童们纷纷大声哭喊。

“火豹部的懦夫们!我们杀了你们的族人,我们烧了你们的部落,我们正在玩你们的女人!”一个皮肤上密密麻麻布满了拳头大小脓包,骑在一头方圆丈许的箭毒鬼蛙背上的鬼蛙部战士大声吼叫着:“看啊,你们的女人皮肤可真白净,嘿嘿,比我们鬼蛙部的女人白净多了!你们就这么看着她们被我们活活弄死么?”

‘嗷’的一声怒吼,站在山崖顶部祖灵旗幡下的百多个火豹部战士中,一个浑身血迹斑斑,半条左臂被砍掉的壮汉怒嚎一声,迈开大步顺着崎岖的小道冲杀了下来。

‘呼呼’喘息中,火豹部的战士冲下了七八里长的崎岖小道,挥动手中铁斧向最近的敌人砍去。

数十名鬼蛙部的战士同时举起了吹箭管,‘飕飕’声中,数十支黑色的毒刺激射而出,狠狠的扎在了火豹部战士的身上。黑刺上的剧毒迅速扩散,火豹部战士的身体骤然膨胀,无数脓包从皮肤下急速涌出,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火豹部战士踉跄着向前冲出了不到十步就颓然倒地。

‘噗噗’一声,火豹部战士的身体变成了黑色的脓水,毒水流了一地都是。

一个身穿血色皮甲,手持两柄重刀的血鳄部战士不满的咆哮着:“臭蛤蟆们,留下尸体啊,我们的宝贝儿们还没有吃饱呢,多好的一块肉,被你们弄得不能吃了!”

山坳中,大群大群的血鳄部、鬼蛙部的战士嚣张万分的仰天狂笑。

姬昊眯起眼睛,神念扩散开来,轻松笼罩了整个方圆十几里的山坳。

血鳄部的战士将近一千,鬼蛙部的人数多一点,大概在两千左右。其中没有大巫级的高手,最强的战士只是血鳄部数十个小巫,而鬼蛙部的小巫数量更少,只有十人不到。

无论血鳄部还是鬼蛙部,他们供奉的上古生灵血鳄和鬼蛙远没有三足金乌强大,他们得到的血脉之力也格外孱弱,所以他们的部落战士中,小巫和大巫的比例远不如火鸦部!

“这点人么?血鳄部和鬼蛙部,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姬昊冷笑连连,联系到前些天帝罗的下属想要诱捕自己的事情,姬昊嗅到了浓浓的阴谋气息。

“阿舅,叫兄弟们准备吧!”姬昊举起了右手,用力的向前一挥:“干掉这些该死的家伙!”

老树妖大踏步走出了密林,站在了河岸边。他用力的一跺脚,两条粗大的树根深深扎进了地面,随后他的身躯迅速的膨胀,从人形树妖回复了自身圆形。

一株高有近两百丈的大树矗立在河岸边,肥美的水土中无穷的养分被老树妖吞噬,他的根茎在地下急速的延伸开,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他的根茎就钻过了宽有十几丈的小河,迅速延伸到了火豹部的部落下方。

“杀!”姬昊低沉的咆哮了一声。

老树妖同时大吼了一声‘杀’,他的树干上黑漆漆的口洞张开,喷出了大片的寒气。

数千条胳膊粗细的黑色根茎从火豹部的地下激射而出,犹如毒蛇一样向山坳中的血鳄部、鬼蛙部的战士刺了过去。老树妖伸出的根茎是如此的多,以至于整个山坳几乎都被他的根茎覆盖,血鳄部和鬼蛙部的战士们同时觉得天都暗了下来。

“敌人!”手持双刀的血鳄部大汉惊慌大叫。

‘噗嗤’声不绝于耳,实力最弱的数百血鳄部、鬼蛙部的战士被根茎刺穿了身体,长长的根茎带着他们的身体冲上了高空,大量鲜血顺着黑色的树根喷洒了下来,山坳中突然下了一场血雨。

‘唷唷’怪叫声直冲高空,两千火鸦部的战士骑着各自的战兽从密林中冲出,他们冲到了小河边,胯下战兽同时咆哮,轻松跳过了十几丈宽的小河,径直冲杀进了熊熊燃烧的火豹部部落。

血鳄部、鬼蛙部的战士们挥动兵器,狼狈的砍断了一根又一根向自己急刺而来的树根。

他们惊慌的呼喊着,绝望的看着跨越小河飞扑而来的火鸦部战士。

下一瞬间,数百支箭矢激射而来,大片血鳄部、鬼蛙部的战士喉咙中箭,大口吐血向后抛飞了出去。

火鸦部的战士趁着慌乱,冲入了血鳄部、鬼蛙部的战士群中。沉重的刀剑挥动,犹如野火焚烧枯萎的野草,大片大片的血鳄部、鬼蛙部的战士几乎毫无反抗的被击杀倒地。

“天哪!他们怎么来的?”手持双刀的血鳄部战士绝望的高呼起来。

***

求推荐票!亲爱的亲们,请投推荐票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