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与经典同行,打好人生底色;与名著为伴,塑造美好心灵。细心品味米花书库经典名著。@@
第五十八章 破计回顶部章节目录
十几个皮肤浅绿,有着大块斑纹的丑陋男子在密林中狼狈逃窜。

他们‘叽叽喳喳’的尖声咒骂,不时转过头来,用形如硬弩的奇形兵器对着姬昊狠狠射上一发。

拳头大小的金属弹丸破空袭来,弹丸中或者是密密麻麻的淬毒芒刺,或者是雷火电光,或者是寒冰飓风,每一颗弹丸爆炸开,总有十几颗参天古树被炸得支离破碎。

但是姬昊背后一对儿火红色羽翼轻轻振动,双脚一错,身体带起道道残影,轻松避开了激射而来的弹丸。隆隆巨响声中,丛林被炸得狼藉一片,但是姬昊一根汗毛都没伤到。

“逃,快逃!”

丑陋男子们尖声尖气的惊呼着,他们有时候会像鬣狗一样,突然四肢着地怪模怪样的向前狂奔一阵,每当他们用这个模样逃跑的时候,速度就能骤然加快一倍有余。

但是姬昊远远的吊在他们屁股后面,任凭他们跑得口沫四溅,但是根本无法摆脱姬昊的追杀。

一路逃窜了小半个时辰,前方突然一亮,密林到这里突然消失,明亮的天光毫无遮挡的洒了下来。

‘隆隆’水声震得人五脏六腑都在颤悠,浓密的水汽直冲高空,阳光洒在喷薄的水雾上,十几条小小的彩虹在水雾中随着山风剧烈的颤抖着。

一条湍急的大河撕裂了丛林,大河足足有二十几里宽,就在姬昊的前方,河床在这里突然断折,出现了一座高有千丈的悬崖。滚滚大河就从悬崖上一头扎了下去,在这里化为一条气势磅礴的瀑布。

天地造物神妙莫测,如此恢弘的瀑布上空,一株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老榕树歪歪斜斜的从河床的这边,一直延伸了二十几里地,坚定的横跨瀑布,将无数气根牢牢的扎在了对岸。

这株生命力顽强的老榕树,居然在如斯大河、如此瀑布上搭建了一座虹桥。

更让人惊诧的是,也不知道是人为还是天然形成的,十几座最小不过十几丈方圆,最大有七八里地大小的悬浮山峰,被这株足足有百人合抱粗细的大榕树密密麻麻的气根缠绕住了,这些山峰再也无法四处飘荡,如今正悬浮在瀑布上方。

山风呼啸,这些悬浮山峰在离地数里的空中轻轻摇摆。

数以万计的老榕树气根被这些山峰拉得一根根笔直,山风掠过气根,绷直的根须发出了清脆如瑶琴的声音。

逃窜的丑陋男子们跳上了老榕树,‘叽叽喳喳’的向河对岸逃窜了过去。最后殿后的丑陋男子还翻过身来,一举手,连续向姬昊的方向投射了六颗拳头大小的火红色弹丸。

金属弹丸轰然炸开,将方圆百丈的山林炸成了一片火海,无数巨木轰然坍塌,肆虐的冲击波横扫而出,激荡起了大片瀑布,在半空中幻化出了数十个圆形的霓虹。

姬昊毫不畏惧的大步走进了火海,无形力场环绕周身,所有火焰还没靠近他,就被力场扭曲、驱逐,一层黯淡的火光在体外三尺的地方剧烈抖动,姬昊轻轻松松的跨越了火场,站在密林边缘笑着向那些丑陋男子挥了挥手。

“好走,不送!”

微微一顿,姬昊大声笑道:“给你们身后的人说,想要把我引出来,找几个年轻俊俏的姑娘都好,弄你们这群丑得和拔毛猩猩一样的蠢货出来,是恶心我不成?”

已经在老榕树上快步跑过了百多丈的丑陋男子们傻眼了,他们不知所措的转过身来,茫然的看着姬昊。

这,这和他们的计划不符啊?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姬昊怎么就站在密林边缘不追杀了呢?

河对岸,密林中突然窜出了十几名身穿重甲的伽族战士,他们手持绳索、大网,气急败坏的望着这边咬牙叫唤。更有几个脾气暴躁的伽族战士举起沉重的兵器,狠狠向身边丛林一挥,顿时数百颗大树被连根拔起,被这些家伙暴力的轰成了碎片。

老榕树上空,一座方圆百丈的悬浮山峰上,身穿华服的帝刹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尊贵的女巫祭,你可没说这小家伙有这么精明!他根本就不像是你们南荒部落的娃娃,他的奸诈和精明,和我们虞族的年轻人都有得一比了。”

“你得多加点报酬,或者你自己想办法把这娃娃引出那个该死的山谷。”

姜媱站在一旁,咬牙切齿的低声咆哮道:“帝刹,你手下有这么多人,我给了你这样丰厚的报酬,你……”

帝刹干脆的打断了姜媱的话:“尊贵的女巫祭,既然我们是老朋友了,你就应该知道我的行事准则——血牙团的战士并不属于我,而是属于我身后那位尊贵的大人,所以我绝对不会用他们的生命去冒险!”

“帝罗被你花言巧语说服了,他去冒险了一次,所以他丢了一颗眼珠、一条手臂,这就是他冒险的结果。而我,作为比他年长将近五百岁的兄长,我才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在火鸦部的地盘上,强攻一座有数万精锐驻守,有一个老不死坐镇的军事要塞?我有这么蠢么?我绝对不会让我麾下的战士,为了你的一点点私人恩怨而牺牲。”

帝刹轻佻的笑了笑,低声说道:“或者,干脆你亲自出手?只要你截杀了那小子头顶的那头火鸦,我现在也有把握把他生擒活捉。”

姜媱陷入了沉思,然后摇了摇头。击杀鸦公?火鸦部豢养的这些火鸦飞行绝迹,毕方部豢养的战兽毕方都比不过他们,想要击杀的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眼睛和手臂已经重新长出的帝罗从密林中窜出,气急败坏的指着河对岸的姬昊叫嚣着。

更多的伽族战士带着近千名皮肤黧黑的仆兵窜了出来,他们跳上了大榕树,快步向姬昊这边追杀了过来。

但是很快这些伽族战士就停下了脚步,因为鸦公已经从高空冉冉落下,抓着姬昊的肩膀将他拉上了半空。这些伽族战士还没一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飞起,面对一个身处高空的敌人,他们只能徒呼奈何。

姬昊看着河对岸的帝罗笑了:“帝罗是吧?用这种小手段想就想要对付我,有点太异想天开了吧?”

大笑了几声,鸦公拉着姬昊直飞了起来,化为一道流光迅速向冷溪谷的方向飞去。

翻身上了鸦公的背,姬昊的笑脸骤然阴沉。

帝罗居然还带着大群下属在冷溪谷附近梭巡,他们,或者他们背后的人,依旧还没有死心!

这次他们用诱敌之计对付姬昊,被姬昊轻松破坏了,但是火鸦部或者青夷部的其他族人,他们的脑子可没有姬昊这么灵便,万一有人中计被生擒,那就有**烦了。
第五十九章 求援回顶部章节目录
冷溪谷外,又出现了血牙团的人。

不仅仅是姬夏,就连姬犳都勃然大怒,亲自带着契约巨鸦穷搜附近山林,却没能发现血牙团的蛛丝马迹。忙碌了几天后,姬犳只能得意的向姬昊吹嘘——血牙团的人慑于自家威名,已经望风远遁。

姬昊可没把事情想得这么简单,但是他也找不出任何证据揭露血牙团的阴谋,只能将所有疑虑都埋在心底。

接下来的小半个月,冷溪谷格外的宁静,再没任何事情发生。

姬昊也有如回到了金乌岭,每天按照固定的作息表起居修炼。

清晨,太阳还没升起,就早早在山头炼气打坐,淬炼紫府元丹,等候日出时那一缕纯阳紫气。

早晨修炼结束后,就和青影作伴,带着数百族人战士于山林中狩猎,为冷溪谷提供所需肉食。

中午吞食大量的凶兽肉食后,下午就在冷溪谷中打熬力气、淬炼肉身。短短小半个月,突破小巫境后浮动不定的气血已经彻底稳固,每天都有大量炼化后的精血和火鸦血脉融合,金乌之力每天都有增长,三大天赋神通的威力同样每天都稳定的提升着。

到了夜间,姬昊要么和青茯学习巫药淬炼之术,要么在姬犳、姬夏的指导下和他们实战演练。

姬犳、姬夏是南荒部落战士的代表人物,他们并无固定的战斗招法,他们的每一击都遵循**本能,效仿山林中的凶禽猛兽,讲究的是用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攻击路线、最有效率的杀死敌人。

在姬犳、姬夏近乎严苛的操练下,姬昊前世精妙、繁复犹如艺术品的战斗技巧逐渐褪去了浮华,逐日变得圆熟狠辣、果断坚决。

前世的作战技巧和今世的杀戮本能,被姬昊强大的灵魂之力逐渐揉捏融合,渐渐蜕变为一种独特的、属于姬昊自身独有的可怕‘战技’。短短小半月的潜心修炼,姬昊在修为没有多大突破的情况下,战斗力和破坏力得到了十倍以上的提升。

这一日,黄昏。

姬昊站在冷溪谷的护墙上,用一根细小的枝条调戏着一条通体银白带着黑色环状斑纹的双头蛇。

长有丈许的毒蛇动作敏捷,行动如风,身躯蜿蜒扭转怪异难防。但是姬昊双眸空洞的凝视着毒蛇,手中八尺长、拇指粗细的枝条轻巧的在蛇身上轻轻的敲打点拨,任凭这条双头蛇如何的狂乱扑击,却始终无法靠近姬昊半步,只能在离他一丈多远的地方来回扑腾。

一大群火鸦部、青夷部的战士环绕在姬昊身边,啧啧有声的赞叹着。

“不愧是姬夏大兄和青茯阿姐的崽子,这么年轻的小巫啊,毕方部也没有这么厉害的娃娃吧?”

“啊呀,和昊这娃娃比起来,我都没脸见人了。我比昊大了十岁啊,我今年还是巫人境十二重啊!”

“可不是么,这双头黑环蝮,我一斧头可以劈死它,但是我也不敢、也不能这么玩弄这种毒虫呀!”

赞叹声中,十几丈外一座高高耸起十几丈的箭塔上,一名青夷部的战士突然尖啸了一声,从箭塔上探出了半个身体,用力的指向了前方密林深处。

“喂,那边有动静!我看到了阳光照在人血上的反光,是新鲜的人血,有人在那里受伤了!”

‘哗啦啦’的声音传来,数里外山林中,一窝树雀惊慌失措的飞上了天空。护墙上的战士们纷纷大叫起来,树雀无故惊动,肯定有人在丛林中快速奔走厮杀。

姬昊深吸一口气,手中树枝向前急刺,‘啪啪’两声,双头毒蛇的两颗蛇头被打得粉碎。一脚将毒蛇蠕动的身体踢下了护墙,姬昊跳起来十几丈高,一把抓住了箭塔伸出来的一根护桩,一个翻身窜进了箭塔中。

‘唷~唷~’,护墙上的火鸦部战士发出了悠长的叫声。

在南荒丛林中,这种单调悠长的叫声代表着这里是有主的地方,如果是敌人,就不要胡乱侵入这里;同时特殊节奏的叫声也是在指引方向,如果是自家的族人、伙伴,他们就能循着叫声的指引赶过来。

‘刷刷’枝条断裂声不绝于耳,过了大概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呼’的一下,一条浑身是血的身影踉跄着从密林中窜了出来,一路洒下了大片血迹,打着晃儿朝冷溪谷入口奔来。

这人刚刚冲出了十几丈远,距离冷溪谷还有两里多地,姬昊眸子里火光闪烁,金乌神眸开启,已经看清了他的模样——这人袒露着胸膛,满是长毛的胸膛上,用血色染料纹了一头熊熊燃烧的豹子图腾。

火豹部,这是托庇在火鸦部下的一个中型部落,他们的领地恰好就位于火鸦部领地的最北方,族人骁勇善战,和火鸦部的关系极其亲近。多年以来,火鸦部和黑水玄蛇部的冲突中,火豹部的战士往往充当先锋冲杀在最前方。

“是火豹部的兄弟!”姬昊从箭塔上探出了半截身躯,向着下方护墙上的族人吼道:“去几个人,救下他!”

‘唷唷’大吼声响起,十几名火鸦部的战士骑上自己的战兽,直接从护墙上一跃而下,用最快的速度向那个浑身是血的火豹部战士迎了上去。

‘嘿嘿’!

火豹部战士身后的密林中传来了阴声尖笑,‘嗤嗤’两声,两根箭矢从密林中激射而出,几乎是眨眼间就到了火豹部战士的身后。

“在我青影面前,你们也配用箭么?我青影,可是青夷部最英俊的箭手,青夷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巫啊!”青影臭屁的声音远远传来,伴随着尖锐的破空声,一条青色箭影激射而出,后发先至瞬间到了火豹部战士的身后。

青色箭矢绕了一个弧线,轻巧的将两支箭矢打落在地。

火豹部的战士一个踉跄,一头栽倒在地,脑袋在地上撞出了一个大坑,溅起了大片灰尘。

狼狈的抬起头来,这个满脸大胡子的战士嘶声尖叫道:“救我的部落!血鳄部、鬼蛙部的杂碎们,他们联手在攻击我的部落!天哪,几天前,我们部落的青壮战士,都被金乌岭抽走了!”

火鸦部的战士们听到大汉的哭喊声,同时愤怒的大声咆哮起来。

***

推荐票!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请给《巫神纪》可爱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