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知人知理知事,读人读理读书。书香伴我成长,阅读圆我梦想。精彩内容尽在www.7mihua.com}
第五十四章 赠药回顶部章节目录
冷溪谷内篝火熊熊,数百头巨型野兽洗扒干净后架在了火上,黄色油脂‘嗤嗤’作响,浓香随风飘出了老远。南荒的部落,除了极少数一些,都是热情好客的。远道而来的客人,总能得到他们最热情的款待。

大缸大缸火鸦部自酿的木薯酒被搬了出来,浑浊的酒液散发出刺鼻的气味,一个个陶土大碗高高举起,热情好客的战士们大笑大叫,纷纷向阿宝劝酒。

阿宝生得魁伟高大,性格也豪爽过人┃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但凡有火鸦部战士敬酒,他碗来酒干丝毫不含糊。

南荒男儿最喜欢豪爽的汉子,阿宝立刻赢得了在场所有战士的欢喜,尤其最喜欢热闹的青影、姬鹰、姬豹、姬狼几个年轻人围着阿宝,不断向他打听南荒之外的事情。

姬昊坐在姬犳身边,笑吟吟的看着胸口、衣襟上满是酒水淋漓的阿宝,不时举起大碗,和蹲在自己身后,犹如两座小山的老石、老树妖碰上一碗。

“中土之陆,两百多年前,我在大巫之境已经走到了尽头,再也找不到变强的法子,我也去传说中的中土游历过。”熊熊篝火映得姬犳面孔通红,他也大口大口喝着酒,语声隆隆的讲述着自己当年的故事。

“我跟着一支商队,跋涉了将近两年,这才到了中土。”姬犳深深的看了阿宝一眼,低声咕哝道:“商队里,大巫级的高手有数十人,一路都折损了不少人手。我们的客人能够孤身一人从中土来到南荒,昊啊,你带回来了一个了不起的客人呢。”

姬昊眯着眼,笑呵呵的看着阿宝。

刚和阿宝接触,姬昊就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己和阿宝的差距。

九字真言丹经,姬昊已经结出了紫府元丹,只要一个契机,就能凝成紫府金丹,超越前世,直达一个新的巅峰。如果说现在的姬昊体内法力是一条千里长河,那么阿宝身上的法力就犹如浩瀚大洋,广袤不可测,深邃不可测。

不愧是一人游历天下的苦行者,这份实力真的高深莫测。

“昊,给你个任务!”姬犳一巴掌拍在了姬昊的肩膀上,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这样的强者,能给我们部落留几个种就最好不过了。等下阿公让金乌岭精挑细选几个丫头过来,你问问阿宝,他愿不愿意给我们火鸦部留几个娃娃呢?”

姬昊一口酒梗在了嗓子眼里,一口血差点喷了出来。

正卷起袖子和青影掰手腕赌酒的阿宝脸色惨变,骇然向这边望了一眼,一张脸早就变得涂了血一样通红。很显然,阿宝的五感极其敏锐,姬犳的话毫无遗漏的全部被他听到了。

好酒,好肉,尽情欢畅。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群劲装打扮的火鸦部少女出现了,她们袒露着白生生的大腿,挥动着长矛、盾牌,围绕着篝火尽情起舞,宣泄着自己的青春活力,尽情的向阿宝展示着自己强壮、矫健的身姿。

好几次,有火鸦部的少女热情的凑到了阿宝的面前,双手奔放的抚摸过他憨厚、淳朴的面庞。

阿宝的表情变得极其怪异,他好似屁股被火烧一样拼命的扭动着身体,过了没多久,他突然哼哼了几声,丢下酒碗四肢一摊,浑身酒气冲天、鼾声如雷的倒在了地上昏睡了过去。

姬昊放声大笑,指着阿宝笑道:“阿宝醉了,醉了,你们不要再灌他了!”

大笑声中,姬昊一把抓起了阿宝扛在肩膀上,一溜烟的朝着山谷深处的一排木屋跑去。

姬犳有点遗憾的抚摸着脖子,看着姬昊的背影突然大叫了起来:“喂,阿宝小娃娃,你不喜欢我们火鸦部的健壮女儿,我们南荒部族也有娇滴滴的小丫头嘛!你喜欢什么样子的,直说呗,阿公都能给你物色到!”

姬昊‘嘿嘿’轻笑,被扛在肩膀上的阿宝身体一阵阵的僵硬,嘴里幽幽发出细微的声音:“吓死吾了,幸好吾在东荒、北荒和西荒,总是碰到这种事情,早有经验哩!”

听到阿宝的自言自语,姬昊不由得越发开心的放声大笑起来。

冷溪谷内的篝火冉冉熄灭,所有酒肉都被大肚皮的战士们吃喝干净,山谷回复了平静,只有矿奴们开凿矿洞的‘叮当’声回荡在山谷之间。

太阳滑过中天,慢慢向西方坠落,姬昊和阿宝肩并肩坐在冷溪谷外最高的一座山崖上,眺望着远处莽莽无边的原始丛林,感受着风从身边吹过,感受着天地元气最细微的波动。

阿宝周身有一层奇异的清辉流荡,一股浑厚、浩大、浩淼不可测的元神之力从他体内‘汩汩’流出,温和的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笼罩了这一方山水丛林,笼罩了方圆千里内一切的强大或者弱小的生灵。

姬昊的元神之力并入了阿宝散发出的元神之力,原本姬昊的精神力量最多只能外扩十几里,而且距离越远所能掌握的细节就越模糊。

但是在阿宝的元神之力帮助下,姬昊弱小的元神之力犹如鱼儿,尽情的在方圆千里的虚空中往来穿梭,感悟着风雨雷电、花开花落、风起云动、流水缓急。

无穷无极的天地奥义犹如浩浩江水注入心头,姬昊对这一方天地运转的法则,突然多了一份深刻的感悟。阿宝的元神之力就好像一把钥匙,为姬昊开启了认知这个世界的大门。

“实力差距太大了!”姬昊尽情的感悟着天地之间的一切细微波动,同时不断暗自苦笑。

自己的精神力量,或者说元神之力,或者说神念最远只能延伸到十几里外,如果要完全笼罩一个圆形空间,那么只能覆盖方圆数里的范围。但是阿宝轻轻松松的,神念就能覆盖方圆千里的山林。

阿宝的元神强度,比现在的姬昊强出了何止万倍?

而且看阿宝举重若轻的模样,他现在动用的元神之力,或许只是他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甚至更少?

正神游天外的时候,阿宝突然笑出了声。

“昊,想不到吾,此次居然能碰到你这么有趣的小友。你既然能感悟天地大道的存在,你的未来,就绝对不会局限在这南荒偏僻之地。”

“待我此番苦行历练结束后,可愿随我离开南荒?吾师禹馀道人,你若有意,我当接引你拜入吾师门下,参悟天地宇宙无限奥义,得享无穷无尽不灭逍遥。”

不等姬昊开口,阿宝已经掏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玉瓶塞给了他。

“吾观你阿爸、阿姆,都有暗伤在身,被人用邪术破了血脉巫穴,对他们是大不利的。”

“你我一见投缘,这是吾师禹馀道人的兄长,既是吾师伯亲手炼制的六颗保命药丸,夺天地造化,逆转阴阳生死,当能让你阿爸、阿姆恢复如初了。”

姬昊心脏一阵乱跳,下意识的握紧了玉瓶。

“阿宝大兄,多谢!多谢!”
第五十五章 丹药回顶部章节目录
‘意如流水,身似流云,随性来去,不染纤尘’!

高声吟唱着古朴粗拙的调儿,阿宝踏着清风潇潇洒洒的离开冷溪谷,一路向着南方行了下去。

火鸦部的领地,位于南荒大地最北方,在姬昊无法想象的南方极远处,有着无数神奇、强横的生灵,有无数强大、繁茂的部族,更有南荒主宰建立的神奇国度。

‘小兄弟,若是一切顺利,三年之后吾当返回此处。吾等一见投缘,想来吾师也定然乐意收你入门,你就是吾门小师弟了’!

三年之约!

三年后,阿宝若是顺利结束了苦修之旅,他会返回火鸦部,带姬昊离开南荒,拜入禹馀道人的门下。

姬昊站在高山之巅,眺望着阿宝远去的背影。他左手拎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右手拎着一条肥硕的烤肉腿,酒葫芦、烤肉腿随着他的步伐轻松摇晃,透着一股子潇洒出尘的飘逸韵味。

一件薄如蝉翼的黑色紧身甲胄贴身穿戴在姬昊身上,阿宝在冷溪谷多留了两天,将那日斩杀的阴风蝎的甲壳,炼成了这套奇异的护甲。

坚硬异常的甲壳,被阿宝用奇妙的手段炼制得柔韧如水;甲壳原本重达百万石,经过阿宝的巧手炼制,打入无数神奇符箓后,硬生生变得轻若无物,穿在身上没有任何阻碍不便的地方。

阿宝的炼器之术让姬昊瞠目结舌,和他的手艺相比,火鸦部最精通巫器炼制之道的巫祭们,都可以羞惭得一头撞死在豆腐上——幸好这南荒之地,姬昊暂时还没发现豆腐的影子,否则他一定会给那些老巫祭一人送上一块。

直到再也看不到阿宝的背影,姬昊这才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纵身跃起数十丈高,几个弹跳滑过高耸的悬崖,轻巧落入了冷溪谷。

有些人,有些事,只要很短的时间,就能深深的铭刻在心上。阿宝就是这样的人,他的宽厚,他的淳朴,他的大方气度,他的谈吐风姿,短短三天的相处,姬昊已经将他视为可信任的朋友、可依靠的兄长。

“阿爸,阿爸!阿姆在哪里?”

冷溪谷中熙熙攘攘尽是忙碌的矿奴,姬昊在一个矿洞边找到了正指手画脚指挥施工的姬夏,硬拽着他向自家居住的木屋走去。

姬夏迅速的向姬鹰几个人叮嘱了几句,笑呵呵的跟上了姬昊:“昊啊,你那朋友走了?啧,这个阿宝,是个了不起的人哪。可惜,可惜,火鸦部的姑娘,他怎么就看不上呢?”

姬昊嘻嘻哈哈的打着混儿,不搭理姬夏的话风。

父子两回到了自家居住的木屋,青茯正坐在门口,用一根药杵仔细的研磨草药。冷溪谷矿脉的开采工作踏上了正途,受伤的矿奴也日益增多,青茯是冷溪谷内唯一精通巫医、巫药之道的巫祭,这些天她都忙得不可开交,每天都要配制大量救命的药剂。

看到姬昊硬拉着姬夏走了过来,青茯笑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昊,不要打扰你阿爸,矿脉的正经事要紧。你没事做,找你阿舅去抓鹦哥儿玩吧?”

姬昊一声不吭的硬把青茯扶了起来,拉着姬夏和青茯进了自家木屋,小心的关上了房门。

姬夏、青茯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姬夏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昊,又有什么事么?你发现什么不对了?”

姬昊从袖子里掏出了阿宝赠送的药瓶,将药瓶递给了青茯:“阿姆,你看看,这是阿宝临走,送给我的……巫药!他说这是他长辈送给他保命的东西,对阿爸和阿姆的伤都有好处。”

青茯讶然看着姬昊,笑着摇了摇头:“昊……阿姆和你阿爸是巫穴被破,伤及血脉,想要疗伤,普通巫药可是……”

药瓶的塞子被拔了出来,一缕缕晶亮的金光宛如金针从药瓶**出,青茯没说完的话全憋回了肚子里,骇然从药瓶内倒出了两颗药丸,整个人都变得痴痴呆呆的。

两颗雀卵大小的金色丹丸在青茯掌心‘滴溜溜’的打着转儿,一丝丝温润的金光不断从丹丸中涌出,丝丝霞光瑞气环绕着丹丸,肉眼可见丹丸上有九条形如小龙的紫色丹纹犹如活物一般来回奔逐。

“这巫药……是活的?”青茯眼神散乱的看着丹丸,这两颗丹丸的皮相,彻底颠覆了青茯对巫药的认知。南荒大地上的巫药,没有任何一种巫药会有这样的表象,这是完全迥异的另外一种存在。

“阿姆,不管他活的死的,吃下去再说!”姬昊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一颗丹丸硬塞进了青茯嘴里。

姬夏‘嘎嘎’大笑一声,也不用姬昊催促,抓起另外一颗丹丸直接投进了嘴里。

姬昊不知道这丹丸的效力,也不知道这丹丸的滋味如何。他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姬夏和青茯的面皮上突然涌出了一层淡淡的、极其华丽的紫金色霞气。

紫霞之气浮现、消失,生灭之间重复了九次,‘嗤嗤’声中,一缕缕紫色雾气从姬夏、青茯的头顶涌出,在他们头顶凝成了一朵方圆丈许形如灵芝的紫云。

姬夏、青茯的皮肤上一片奇异的灵光闪烁,他们的毛孔中有大量粘稠的黑血不断渗出。

原本枯槁犹如骷髅,只剩下皮包骨的姬夏身体好似充气一样膨胀起来,血肉迅速变得丰腴丰美。同样枯槁憔悴,俨然四十岁妇人的青茯容颜急速转变,眨眼间斑白的发鬓就变得漆黑油亮,面容也急速向着二八少女的水灵模样转变。

“好像,好像有点用!”姬夏结结巴巴的说道:“昊,阿爸的巫穴,那些被击破的巫穴,好像,好像有感觉了!”

“还有四颗,赶紧全部服下!”姬昊不管这么多,掏出剩下四颗丹丸,麻利的塞进了姬夏和青茯嘴里。

青茯急得直跺脚:“昊,留下一颗,让阿姆仔细的看看。”

但是姬昊哪里顾得上青茯的研究精神,用最快的速度将丹丸硬塞给了青茯。

青茯闷哼一声,再也顾不得抱怨姬昊,和姬夏一样坐在了地上,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红光、青光在木屋内遥相辉映,姬夏的身体被一团金红色火光围绕,青茯则是被无数凭空生出的藤蔓结成的茧子裹在了里面。

过了不知道多久,姬夏的头顶一片火焰凝成了一头三足火鸦。

随着三足火鸦轻微的鸣叫声,青茯的头顶一片青气急速旋转,一头绝美的青鸾冉冉凝现。

姬昊大笑一声,从小因为父母伤势积压在心头的阴影一扫而空,心头骤然一片空灵空明。

大笑声中,姬昊盘坐在地上,全心全意运转补天不漏诀。五彩火苗也突然比平日活跃了数倍,以近十倍的效率开始全速吞噬转化得自姬枭的大巫精血!

身体内一阵轰鸣传来,姬昊心头障碍一荡而空,同时他也无法再压制**的力量,他终于全面激活了血脉之力。一片火光在身后冉冉浮现,两只狭长的火眼冉冉从火光中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