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 这本书相当的十分的好看,这是一本精彩的书,精彩连载就在www.7mihua.com,如果您有什么观点,留个评论吧 **
第四十八章 惩戒回顶部章节目录
深夜,冷溪谷中篝火熊熊。

青茯犹如夜间出没的精灵,手持白骨制成的长幡,步伐轻松的绕着冷溪谷走动着。她念诵着古老而神秘的咒语,摇动长幡,将她召集来的山林神灵们一一遣返。

实力最强悍的黑白两头骨怪低声的咕哝着,在享受了姬夏献上的两头巨兽血食后,他们心满意足的在浓雾中冉冉消散。

一道道小小的旋风‘飕飕’有声的向山林各处遁去,空气中回荡着激荡不已的含糊语声。今夜的杀戮让冷溪谷附近的山林神灵感到激动,直到现在他们躁荡的心绪还没平复。

熊熊燃烧的篝火上,三条体长十几丈的独角玄蛇被扒了皮,雪白的蛇肉被烤得‘吱吱’作响,大片油脂不断滴落,散发出极度诱人的香气。

姬昊惬意的坐在篝火旁,抱着一截长有丈许的蛇肉大口大口的吞咽着。

老石乖乖的坐在篝火旁,姬昊啃干净一段蛇肉,他就帮姬昊把那一段蛇骨头捏碎。粘稠犹如玉膏的蛇骨髓伴随着馥郁的浓香滑落,姬昊急忙张嘴,将这些蕴藏了庞大生命精气的骨髓吞入腹中。

小腹中五彩火苗急速闪烁,它暂时放开了悬浮在上方的大巫精血,开始全速炼化姬昊吞下的蛇肉、骨髓。这三条独角玄蛇都是实力堪比大巫的强大生灵,它们血肉中蕴藏的生命精气磅礴浩瀚,对姬昊有着莫大的好处。

一段蛇肉被啃得干干净净,姬昊站起身来,旁若无人的打了一套慢吞吞的拳脚架子。

犹如大江泛滥的五彩光流席卷全身,热浪呼啸着卷过身体,姬昊只觉全身一阵阵发烫,汗水不断的流淌,**力量又凭空增加了一大截,身体运动的时候骨节相互对撞,隐隐有金铁撞击声发出。

“老石,把这些蛇肉都给我好好收着。这可是阿公奖励给我的,一点都不能浪费了!”姬昊欣然看着篝火上被烤熟的蛇肉,只要花两天功夫,将这三条实力堪比大巫的独角玄蛇全部吞下,他的力量绝对能得到极大的提升。

老石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扭动着大脑袋左顾右盼,做出了一副谁敢靠近这些蛇肉,他就绝对不会客气的架势。

另外一堆篝火旁,一条腿还被厚厚冰块封印的姬犳斜靠在一块巨石上,眯着眼盯着跪倒在地不敢动弹的姬枭。姬犳把玩着一块从河滩上淘来的天然金块,坚硬的金块在他手中就和稀泥一样迅速变化着形状。

“枭,从血脉上来说,你嫡亲的老祖,是我第五个弟弟。”沉默了许久,姬犳才低声说道:“论起来,你和我之间的血缘,是很亲近的。”

姬枭跪在地上,浑身汗如雨下,身体细微的颤抖着。

“我那阿弟,小五……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么?”姬犳抬头看着天空繁星点点淡然说道:“那是快六百年前,为了一座出产赤火铜的火山矿脉,阿弟他带着三百族人和五千黑水玄蛇部的战士鏖战三天三夜宁死不退,杀死了八百五十个敌人,最终力竭被杀。”

说着说着,姬犳突然将金块重重的砸在了姬枭的脑袋上。

大巫的脑袋足够结实,金块在姬枭的脑袋上变成了一块金饼,差点把他整个脑袋都包裹了起来。

“小五的脑袋被黑水玄蛇部的人砍下来带走了,制成了酒器,现在还供奉在黑水玄蛇部的宗庙祭坛上!”姬犳眸子里闪烁着愤怒的火焰,他急促的低声咆哮道:“小五是你的直系先祖,他的头颅现在还供奉在黑水玄蛇部的祖庙祭坛上,你居然和黑水玄蛇部的人联手攻击自家族人!”

吃饱喝足的姬昊摇摇摆摆的走了过去,站在一旁双手抱在胸前,冷冷的看着姬枭。

姬枭抬头看了姬昊一眼,一把将头上的金饼子抓了下来,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可是姬昊杀了阿虎!我唯一的儿子阿虎!”

姬昊看着面红耳赤的姬枭,冷声道:“阿虎想要杀我,对着祖灵发誓,他和阿风、阿水三人联手,勾结姜雪想要杀我。枭阿叔,你看我是那种别人想要杀我,我还乖乖让人砍下我脑袋的蠢货么?”

姬枭张了张嘴,没能吭声。

姬昊淡然道:“你知道阿虎要去杀我,是不是?”

姬枭依旧不吭声,但是他扭曲的面孔证明了姬昊所说的不假。

姬昊看着面色发黑的姬犳淡然道:“阿公,枭阿叔知道阿虎勾结外人要杀我,但是他没有制止。我反击杀死了阿虎,他反而勾结火鸦部的世仇来杀我和阿爸、阿姆。毕方部,给了他什么好处值得他这么做?”

姬犳深吸了一口气,抓起一块石头砸在了姬枭的脑袋上:“毕方部,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做?”

石块粉碎,姬枭喃喃自语道:“杀了姬夏大兄,黑水玄蛇部就会放回姜雪。姬吽的儿子会取代姬武娶了姜雪,姜媱的一个妹妹,会是我的女人,为我生儿育女。”

姬昊讥嘲的笑了:“姬枢已经是毕方部的人,你再弄一个毕方部的女人在身边,我们火鸦部的圣地,以后到底是毕方部的人说了算,还是我们自家族人说了算?”

姬犳不吭声,姬枭不说话,姬昊看着姬枭淡然道:“勾结外人,出卖族人,枭阿叔,你该死!”

姬枭身体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犹如疯魔一样跳了起来,指着姬昊怒道:“你说什么?小崽子,你有什么资格定我的罪?你是火鸦部的长老么?你是火鸦部的巫祭么?姬夏是怎么管教你的?”

姬枭被生擒活捉的时候,青茯已经用生死刺封住了他全身的巫穴,更用巫药让他浑身无力,现在的他比起普通的族人也强不到哪里去。

姬昊一拳打在了姬枭脸上,干净利落的一拳将他放倒,掐着他的脖子就往冷溪谷的尽头走去。

一边走,姬昊一边冷声说道:“阿公,我说得有没有道理?不管枭阿叔为了什么作出这些事情,他该死,就必须死。祖先制定的规矩,总是要守的。”

姬犳默然点头,祖先制定的规矩,总是要守的。

姬夏猛地从篝火边站了起来,想要开口制止姬昊——他毕竟还惦记着姬枭和自己的交情,不忍心就这么杀了姬枭。毕竟也是一尊大巫,任何一尊大巫在南荒丛林都是极其珍贵的主战力啊!

但是青茯悄然出现在姬夏面前,张开双手拦住了他。

姬夏想要说点什么,姬犳一把抓着他,将他拉得坐了下来。

“做错了事,就必须受到惩罚。夏,你是一个好兄长,一个好的战士首领,但是你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的部族领袖。昊这娃娃,比你强得太多了!”

***

瘦不下来的!

真的!

心好累!

看着家里肥嘟嘟的猫,就知道我是瘦不下来的!

憔悴地求推荐票!
第四十九章 拷问回顶部章节目录
冷溪谷尽头,姬昊强迫着姬枭面对着金乌岭的方向跪下。

姬枭好几次挣扎反抗,但是巫穴被封、又被巫毒控制的他根本无力摆脱。双膝跪地,面朝着万里之外的金乌岭,姬枭羞怒交集的仰天长啸不已。

“阿叔,不要叫了,没用的。”姬昊把玩着一柄血玉短刀,五指轻快的跳动着,短刀在指缝间犹如精灵一样舞蹈,在星光下带起了一圈血色光影。

“姬犳阿公既然来了,那么就没人能救你。你和我,都知道姬犳阿公的脾气,当年炌阿叔面对黑水玄蛇部临阵逃脱,可是被阿公亲手砍下了脑袋。”姬昊拍打着姬枭的肩膀,很诚恳的说道:“你犯的错,可比临阵逃脱严重多了。”

姬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冷汗淋漓,汗水很快就把河滩润湿了一大片。

他茫然的看着姬昊,哆哆嗦嗦的说道:“昊,一切都是因为阿虎。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了他?你就不能打伤他么?为什么一定要杀了他?”

“因为他没有对我手下留情!”姬昊讥嘲的看着姬枭,冷漠的说道:“阿叔,你还没弄清么?你和我之间的问题,不是因为阿虎……其实阿虎的死只是你给自己的一个借口,你还年轻力壮,多找几个婆娘,生一百个儿子都不成问题。”

“你我之间最大的问题,是姬枢,是姬枢身后的姜媱,是姜媱身后的毕方部!”姬昊看着姬枭散乱的目光,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以祖灵的名义,你问问你自己的心,是不是像我说的这样?”

姬枭双手杵地,汗水犹如泉水不断从额头上滑落。他喘着气,身体剧烈的抽搐着。

“我……姬枢……”姬枭的眼珠无神的转动着,原本色泽很健康的面皮已经变成了惨淡的青灰色。

‘者’!

姬昊轻唱九字真言,双手结印,轻轻的按在了心神大乱的姬枭眉心。他的眸子变成了金红色,眸子旁九枚符印缓缓旋转,一股摄人心魂的奇异力量从双眸透出,狠狠扎进了姬枭的眼底。

南荒大巫不修元神,就算专修巫法的巫祭们,也是用巫法秘术滋养灵魂,缓慢壮大自身精神力量,借以施展出各种神秘诡异的巫法秘术。

能沟通神鬼、神秘莫测的巫祭们都是如此,姬枭这样的近战大巫在灵魂的修持上更是一塌糊涂,他的灵魂之力也很强大,但是强大的灵魂纯粹依仗强横的**,依靠无穷无尽的大巫精血滋养得来,他在灵魂、元神上的修为,甚至还不如姬昊三岁时的水平。

心神大乱的姬枭灵魂之力散乱不堪,姬昊轻轻松松掌控了他的全部意识。

“阿叔,你犯下的罪,不容宽恕,是肯定要死的。临死之前,你给我说说呗,姬枢为什么一定要夺走阿爸的战士首领的职位哪?他准备干什么呢?把你知道的,都给我所说呗!”

姬枭的身体微微抽搐着,眸子里神光散乱,随着姬昊的诱动轻轻开口了。

姬昊认真的掌控着姬枭的灵魂,将他藏在心底的所有秘密一五一十的挖了出来。渐渐的,姬昊的脸色变得有点古怪,姬枢用尽各种手段抢夺姬夏的位置,感情是为了这个?

“难怪,姬吽居然和贩奴队的人认识。感情他们真的是老朋友了,该死的姬枢啊,你们倒是找了条好财路!”

在南荒,火鸦部虽然已经好几千年没有巫王出现,导致地位不断下滑,如今已经成了毕方部的附庸部族。但是火鸦部的底蕴在这里,在南荒丛林中,掌控了方圆十几万里领地的火鸦部,依旧是实力极其强横的大部落。

在圣地金乌岭之外,火鸦部有大小部落千多个。

这些部落人数最少的只有十余万人,在这十余万人中,最少也有十个八个大巫坐镇。

而那些人口众多的大部落,比如姬枢所属的那一支部落,族人数量超过百万,拥有大巫数百人。

姬枢夺得了火鸦部战士首领的位置后,除开各部落的巫祭和长老,所有战士,所有大巫、小巫和巫人境的精锐战士,都必须服从姬枢的命令行事。

很早以前,姬枢就已经偷偷摸摸的和血牙团的奴隶贩子们合作,掳掠小部落的族人进行大规模的贩卖。

现在姬枢成了火鸦部的战士首领,在金乌岭圣地中,他也得到了一部分长老和巫祭的支持,原本小打小闹的奴隶交易将迅速扩张规模。

姬夏以及姬夏之前的战士首领掌握大权的时候,火鸦部对南荒丛林的小部落很是宽厚,只要他们愿意向火鸦部缴纳一定数量的贡品,他们就能得到火鸦部的庇护。

但是在姬枢的计划中,那些小部落微薄的贡品不值一提,所有火鸦部的附庸部落,都将成为他源源不断的奴隶基地,为他提供无穷无尽的奴隶。

甚至按照姬枭的交待,姬枢已经决定,如果奴隶数量无法满足他的大胃口,那么火鸦部将主动开战。不仅仅是和世仇黑水玄蛇部交战,那些和火鸦部接壤的,和火鸦部无冤无仇的大小部落,也将成为他的猎物。

“他会让南荒一片大乱。”姬昊结束了对姬枭的拷问:“他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么干?就凭一个姜僰?他能承担这样做的后果么?”

姬枭苦涩一笑,摇头不语。

他虽然早就和姬枢勾搭上了,但是毕竟不是姬枢本支部落出身的嫡系心腹,又哪里会知道这些核心机密?

“那,阿叔,好走!”姬昊举起了手中玉刀:“顺便说一句,你的大巫精血,不会有半点浪费,我阿爸和阿姆,都需要大巫精血恢复身体。”

吞食了一大截独角玄蛇,姬昊的**力量又强大了许多。

紫府元丹内所有丹元注入玉刀,一道淡淡刀光闪过,姬昊连续刺出近千刀,终于将毫无反抗之力的姬枭心口切开,刀锋直透姬枭心脏。

神魂被控的姬枭惨笑一声,心脏上一团金红色火光熊熊燃烧,浑身气血迅速向心脏汇聚,最终化为一团金红色的大巫精血从心脏破损处渗了出来。

灰蒙蒙一片的神魂空间中,姬昊大声呼喊。

“老家伙,有了姬枭的大巫精血,我把补天不漏诀传给我阿爸、阿姆,可以么?”

白气滚动,虚影冉冉凝聚,低头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