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与经典同行,打好人生底色;与名著为伴,塑造美好心灵。细心品味米花书库经典名著。@@
第四十章 释放回顶部章节目录
‘嘎~~~’!

鸦公从空中落下,浑身鲜血斑斑。张开双翅悬浮在姬昊头顶,鸦公看着地上三具还在抽搐流血的火鸦部族人的尸体,原本猩红色的眸子更好像被鲜血泡过,不断发出凄厉的鸣叫声。

姬昊左手五指紧扣三眼青年的喉咙,右手匕首不断在他的胸膛、胳膊上乱划。

一条条血痕不断出现,三眼青年痛得不断挣扎、乱骂,眉心那颗竖目更是不断开合,甚至有‘呼呼’的狂风呼啸声从他眉心发出。但是任凭他如何挣扎,他始终无法摆脱姬昊的掌控。

“三眼儿,再动,就把你这颗眼珠也挖了!”姬昊咆哮一声,匕首刀柄狠狠在三眼青年的眉心竖目上砸了一下。三眼青年痛呼一声,三个眼眶同时流淌出血泪,顿时乖乖的再也不敢动弹。

“小子,你是在给你们火鸦部招灾!”拓霸同样死死掐着姬鹰的脖子,声嘶力竭的咆哮着:“帝罗是我们的队长……他还是我们血牙团大首领的亲弟弟!我们血牙团可是……”

不容拓霸把话说完,姬昊一匕首挥落,三眼青年帝罗惨嚎一声,他右手三根手指同时被齐根斩了下来。

“帝罗?这名字不坏啊,挺威风的!”姬昊双眸中九团真言法印急速闪烁,身边有无形暗劲起落、奔涌,一头长发犹如狂蛇乱舞,周身透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奇异压力。

“你们血牙团是什么东西,和我无关。这小子是谁的弟弟,或者是谁的儿子,和我有什么关系?”随手在帝罗俊美犹如雕塑的脸上划了一道,姬昊冷声道:“放人,或者下一刀我就阉了他!”

“混……蛋!”帝罗声嘶力竭的尖叫着,身体再次剧烈的挣扎起来。

鸦公右翼狠狠一划,一根燃烧的黑羽扫过帝罗的身体,华丽的丝绸长袍‘呼’的一下烧成灰烬,紧接着是他的衣裤全都烧成了一缕青烟,露出了他雪白细腻犹如绝色少女一样匀称干净的身体。

“嘎!”鸦公尖锐的叫了一声。

和鸦公朝夕相处好几年的姬昊顿时没有丝毫笑意的大笑了起来:“鸦公,你是说先割半截?果然好主意啊!嗯,是横着切掉半截,还是竖着切掉半边呢?”

匕首不怀好意的在帝罗的腰胯之间比划着,帝罗一张小脸顿时变得漆黑一片。

“拓霸……拓傲!”帝罗眉心竖目骤然关闭,只剩下一只独眼紧张得‘咕噜噜’乱转。他身体剧烈哆嗦着,浑身冷汗犹如小溪一样不断流淌下来:“放,放人!”

“不能放!”拓傲厉声尖叫:“帝罗,听我们的!必须同时放人,否则……再杀十个!”

拓霸声嘶力竭的叫嚷起来:“再杀十个!要么放了帝罗,否则你们就算阉了他,总有各种药剂可以重生肢体……再杀十个,再杀十个!放了帝罗,否则你就看着你的族人一个个被我们杀死!”

姬昊身后的那一队血牙团战士大吼一声,十名壮汉同时举起手中刀剑,就要向自己擒获的火鸦部、青夷部的战士斩落。

‘吼’的一声怒吼远远传来,犹如虎啸山林百兽震惊,数里外一座山峰上,数千颗大树在这一声大吼中同时炸成漫天木屑,山峰轰然坍塌了半截,紧接着坍塌的山峰被一股可怕的巨力轰上了半空,在空中炸成了无数的碎片。

拓霸、拓傲悚然大惊,他们八只眼睛内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青铜色的皮肤上分别有黄色、银色的幽光急速闪烁,面颊上同样有几枚扭曲的符文亮了起来。

山峰崩塌造成大片灰尘迅速向四周扩散,恐怖的大吼声瞬息间已经传了过来,犹如一道飓风横扫冷溪谷,溪谷中的矿奴们立足不稳,一个个怪叫着被大吼声造成的声浪卷了起来,犹如大风中的落叶一样飞出了老远。

‘噗嗤’声不绝于耳,一道道肉眼根本无法捕捉的箭影激射而来,血牙团的战士们一个接一个哀嚎倒地。他们或者喉咙、或者眉心、或者眼眶纷纷中箭,力道十足的箭矢穿透他们的身体,带着大片血水深深的扎进了地面。

可怕的裂空声传来,一条魁梧的人影从刚刚崩塌的山峰上冲天而起,划出一条巨大的弧线,沉甸甸的落在了冷溪谷中。大地剧烈的动摇了一下,紧紧腰间缠绕着一条兽皮的姬夏落在了姬昊面前,四周地面轰然裂开,裂痕中‘啪啪’连响蹦出了数十块拳头大小的美玉、精金。

拓霸、拓傲瞳孔再次紧缩,贪婪的向地上的精金、美玉望了一眼,随后万分紧张的向姬夏望了过来。

“我们交换人质!”姬夏温厚的说道:“放了姬鹰、姬狼,这个三眼小崽子,我可以交还给你们。”

一条一条破空声不断传来,姬豹带着数十名火鸦部的精锐战士从数里外的山崖上纷纷跃起,犹如跳蚤一样不断蹦进了冷溪谷。更远处的山腰上,青影为首的青夷部战士隐藏在树梢头,一支支长箭已经锁定了拓霸、拓傲的身体要害。

拓霸五指紧扣姬鹰的喉咙,冷声道:“你能让我们安全离开?”

姬夏用手拍了拍胸膛,温声说道:“用我们火鸦部的祖灵发誓,你们不伤害姬鹰、姬狼,我就让你们带着这个三眼小崽子安全离开。但是下次再碰到,我一定会砍下你们的脑袋,献给祖灵做祭品!”

“我相信你们这些蛮子的承诺!”拓霸、拓傲同时松开了手,将重伤的姬鹰、姬狼用力的推向了姬夏。他们冷眼看着姬夏说道:“下次我们还会过来。这个小崽子挖了帝罗一只眼珠,我们血牙团一定会来报复!”

姬昊松开手,一脚将帝罗踹得飞起,重重撞在了拓霸的身上:“我等着你们的报复……嗯,前面这个叫帝罗的家伙说,你们在冷溪谷外已经等候了一个多月?是在等我们到来么?”

拓傲将脸色惨淡的帝罗横饱在手中,冷声说道:“没错,我们一个多月前就等在了这里,就是为了袭击你们。只是我们错估了你们的实力,下次我们会带更多的人过来!”

冷哼了几声,拓霸、拓傲护着帝罗,在仅剩的数十名血压团战士的簇拥下,用最快的速度窜进了密林。

姬昊迅速拔下了鸦公尾巴附近的一根羽毛,手指一晃,一只巫术乌鸦凭空而生,迅速追着拓霸一行人窜入了密林中。

“哟?这一手巫术可真不坏!”姬夏由衷的赞叹起来:“似乎姬奎阿公,都不会这一招吧?”

姬昊微笑,不吭声,全部心神都沉浸在了那一只巫术乌鸦中。

***

吃了一海碗面条!

好吧,为什么要用‘海碗’这个量词呢?

反正,吃饱喝足了,开始码字干活!继续求推荐票!
第四十一章 勾结回顶部章节目录
“哈哈,哈哈,哈哈哈!”

密林中,被拓傲抱在手上的帝罗疯疯癫癫的大叫大笑,鲜血不断的从嘴里喷出来。

“拓霸、拓傲,我居然被一群没开化的蛮子伤成这样!我们血牙团在南荒丛林,抓捕贩卖出去的奴隶超过百万了,从没有人能伤我一根汗毛,这次我居然被伤成这样!”

拓霸用力拗断一根拦路的蛇藤,阴沉着脸安慰帝罗:“队长,等我们会齐了帝刹团长,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帝罗‘咯咯’怪笑了一通,咬牙切齿的对姬昊发出了一通恶毒的诅咒,突然轻喝了一声‘停下’。

拓霸、拓傲还有跟在后面的数十战士立刻停下了脚步,拓傲小心翼翼的将帝罗放了下来。帝罗皱着眉头,左手腕上一枚青蓝色、五指宽的精美手镯上一团幽光闪过,一件华美的丝绸长袍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后方数十丈外,站在浓密树荫中的巫法乌鸦瞳孔骤然缩小。

冷溪谷中,操控巫法乌鸦跟踪帝罗一行人的姬昊用力咬了咬牙,一颗心剧烈的跳动起来。空间手镯?居然是传说中的空间手镯!前世这种空间装备只是神话传说中的至宝,现世火鸦部的巫祭们也从未提起空间宝物的存在!

这个帝罗的手上,居然有传说中的空间手镯!

姬昊的心剧烈的跳动着,额头上一根根青筋凸起,浑身热血沸腾,恨不得现在就叫上鸦公,追上帝罗一行人杀人夺财!

但是很快姬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冷溪谷此刻乱成了一团,青茯正满头大汗的忙着救治重伤的族人;姬夏带着姬豹、青影等人,正抓小鸡一样追捕那些逃窜的野蛮战士。

姬夏发下了祖灵誓言让帝罗等人安然离开,以姬夏的性格,他绝对不会违反诺言。姬昊就算借助鸦公的力量,也无法对付帝罗和拓霸、拓傲的联手,空间手镯虽然诱人,但是姬昊的确没有足够的力量下手抢夺。

巫法乌鸦轻轻的扭了扭头,瞳孔内幽光闪烁。

帝罗低声咒骂着,从手镯中掏出了一条两尺多长,通体漆黑的金属蜈蚣。他将金属蜈蚣丢在地上,低声念诵了一声咒语,金属蜈蚣长长的身躯上一枚一枚的符文亮起,两尺长短的身躯急速的膨胀起来。

短短几个呼吸间,一条从头到尾长有三十几丈的巨型蜈蚣赫然出现。帝罗无声的挥了挥手,拓霸、拓傲和数十名战士一起坐在了蜈蚣背上,在帝罗的操控下,这条硕大的金属造物快如流风般穿过密林,迅速远离了冷溪谷。

半刻钟后,金属蜈蚣已经远去二十几里,顺着陡峭的悬崖,它爬到了一条深有数百丈的河谷中,然后静静的趴在了平坦的沙滩上。

巫法乌鸦轻盈的飞过河谷,落在了河对面悬崖上的一株小树上,猩红的眸子闪烁不定的看着下方。

冷溪谷中,坐在山洞口凝神聚气的姬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还好帝罗他们没有跑远,二十几里地,他还能勉强和自己制造的巫法乌鸦联系上。如果帝罗等人再去得远一点,以他如今的实力,也就无法再偷偷的跟踪监视了。

骤然间,巫法乌鸦传递回来的画面让姬昊剧烈的抖动了一下。

“该死的,姬吽、姬枭!你们居然敢勾结外人,谋杀自家部族的族人?”

河谷中,数十名强壮魁梧的火鸦部战士静静的矗立在沙滩上,冷然看着狼狈不堪的帝罗一行人。

在这些火鸦部战士的最前方,是前些日子被姬昊斩杀的姬虎的父亲,在火鸦部圣地金乌岭守护战士当中,也颇有地位和声望的大巫姬枭。

和姬枭肩并肩站着的,是姬枢的弟弟,姬枢争夺战士首领一职时,向姬夏发难的先锋姬吽,同样是大巫境的强大存在。

见到帝罗一行人,姬枭咬着牙厉声喝道:“姬吽,这就是你所说的老朋友?他们能帮我的儿子虎报仇?这不是笑话么?你看看他们这个倒霉模样!”

用力跺了跺脚,姬枭怒道:“我给了他们这么多的精金、美玉,他们就这么伤痕累累的滚了回来?”

姬吽眸子里奇光闪烁,他按了按姬枭的肩膀,大步向帝罗走了过去,同时张开了双手向着帝罗大声笑道:“帝罗,老朋友,看起来你这次并不顺利?出发前,你可是信誓旦旦的对我说,你一定可以攻破冷溪谷!”

帝罗没有和姬吽拥抱在一起,而是厌恶的退后了几步,厉声喝道:“这都是你们的错!你们给我的情报有问题!抛开你们所说的受了重伤,已经没有什么力量的姬夏和青茯,拓霸、拓傲可以轻松的收拾掉你们所说的那三个刚刚突破的大巫!”

深吸了一口气,帝罗冷声道:“但是你们没给我说,那个小鬼居然契约了一头巨型火鸦!”

帝罗仅剩的两颗眸子怒视姬吽,咬牙切齿的说道:“本来我可以轻松攻破冷溪谷,干掉你们的敌人,同时让我大赚一笔!但是因为你们错误的情报,我错估了他们的实力,我失去了一颗眼睛和三根手指……你们必须给我补偿!”

帝罗指着姬吽冷笑道:“十倍定金的补偿,姬吽!不然的话,我会让你们亲身体验到我们血牙团的可怕!”

姬吽的眼神急速的闪烁,粗犷的脸蛋骤然僵硬成了一团。

“你没弄错吧?火鸦部的巨鸦,只有立下大功劳的大巫才有资格契约。姬夏都没有得到一头巨鸦,那小子……”姬吽皱着眉低声咕哝了一阵,转过身向姬枭勾了勾手指:“枭,我的兄弟,如果你想要为可怜的阿虎报仇的话,恐怕你不情愿亲手做的事情,必须要干上一次了!”

“吽,我绝对不会向姬夏大兄出手!”姬枭的面孔剧烈的抽搐着,身体也不断的颤抖着,额头上更是有大量的冷汗滑落:“我只是……想要为阿虎报仇,但是我绝对不会,绝对不会向姬夏大兄出手!”

“可是你已经出手了。”姬吽深沉的看着姬枭,慢慢的说道:“枭,你站在这里,你就已经对姬夏出手了……”

看着姬枭扭曲的面孔,姬吽淡然道:“好吧,不需要你对付姬夏,你只要牵扯住其他人就行。姬夏嘛,自然有人对付。”

“谁?”姬枭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当然是,我!”湍急的河流中,传来了沙哑的咕哝声。

一条足足有水缸粗细的独角玄蛇,慢慢的从河水中直起了身体。

***

三组腹肌撕裂啊!

今天肚子剧痛啊!

大腿也超级痛啊!

求推荐票鼓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