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 这本书相当的十分的好看,这是一本精彩的书,精彩连载就在www.7mihua.com,如果您有什么观点,留个评论吧 **
第三十章 昏厥回顶部章节目录
汇合了青夷部的战士后,队伍前进的速度就加快了许多。

青夷部的战士天赋异禀,在丛林中如鱼得水,最蛮荒的原始丛林对他们而言都是通衢大道。而青夷部的巫祭们,更擅长沟通丛林中最常见的魑魅魍魉、山精水怪,同时擅长化解各种瘴气、毒素,在丛林中更是有极大的作用。

青影带来的两百战士,全是青夷部的精英,有了他们在前探路,队伍就再也没碰到什么麻烦。

‘呀呼’一声长啸_米_花_书_库_ http://www.7mihua.com,青影挂在一根长长的树藤上,荡起一条弧线迅速越过队伍,几个起落就窜到了前方数里外一株大树上。他轻巧的从一个鸟巢中抓出了几个鸟蛋,敲破后将蛋液倒进了嘴里吞下。

满足的擦擦嘴,青影犹如猿猴一般轻巧的窜了回来,凌空几个翻滚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姬昊身边。将两颗鸟蛋丢在了姬昊怀里,青影用力的拍打着姬昊的肩膀。

“喂,昊,不要这么死气沉沉的,整天坐在这里干什么?一点都不像个年轻人,怎么和部落里的那些长老一样?要不要跟阿舅到处逛逛、玩玩?嘿,你看那一窝铁嘴鹦鹉!”

青影突然兴奋得大叫了一声,用力的向数里外的一株参天古树上指了指。

姬昊刚刚转过头望了过去,青影已经拉开长弓,一箭激射而出。‘嗖’的一声锐响,青影身后有一片淡淡的青色风影闪过,隐隐可见一对青色的翅膀在风影中急速震荡。射出的长箭被一缕细细的青色劲风裹住,瞬间射出了数里远。

那株高有里许的古木之巅,一个硕大的鸟巢旁十几只羽色华美的铁嘴鹦鹉正盘旋飞舞,不断发出清脆悦耳的鸣叫声。长箭激射而来,神乎其技的围绕着鸟巢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十几只铁嘴鹦鹉齐齐惨叫一声,被这一箭同时射落。

“好箭!”姬昊看得目瞪口呆,他目力也不差,清楚看到所有铁嘴鹦鹉都是被箭矢从两眼之中穿过,身上羽毛没有受到任何损伤,齐刷刷的从空中坠了下去。

“当然好箭!”青影得意洋洋的凌空跃起,几个翻滚后落在了百丈外一株大树上,带起大片残影向铁嘴鹦鹉坠落的地方掠去:“昊,你阿舅我,可是青夷部的第一美男,第一箭手,青夷部有史以来的最年轻的大巫噢!”

自吹自擂中,青影快速的冲到了那株古树下,捡起了射落的铁嘴鹦鹉。但是很快的,青影就哭天喊地的逃了回来,在他身后密密麻麻一大片黑压压的鬼面毒蜂正疯狂的追杀而来。

“救命啊!夏,大兄,姐夫,快救命啊!该死的鬼面毒蜂,我恨死这种把窝筑草丛中不守规矩的蜂子!”

青影一边抱头鼠窜,一边放声哭喊。鬼面毒蜂的毒性不大,但是被叮中后伤口巨痒,逼得你不断去抓挠,有时候会把自己的肉都一块一块的抓下来。

姬夏哭笑不得的迎了上去,一把抓起青影往队伍中一丢,张嘴一口火光喷出。数以万计的鬼面毒蜂同时燃烧起来,眨眼就被烧成了大片灰烬。

惊魂未定的青影一屁股坐在了姬昊身边,骂骂咧咧的抱怨道:“真倒霉,怎么会碰到这些该死的东西?”

姬昊看着青影不由得笑道:“阿舅,你还是青夷部最年轻的大巫呢,怎么会被一群毒蜂吓成这样?”

青影脸不红心不跳的昂起了头,看着天空一轮红日曼声道:“我当然是青夷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巫……只不过,我暂时还没开辟出巫穴而已。但是也只差一步了,我已经是小巫境巅峰了好不好?”

没羞没躁的青影给气氛严肃的队伍带来了一抹亮色,他整日里像头猴子一样蹦来窜去,惹出的各种小麻烦让人哭笑不得。

一日又一日,队伍在丛林中穿梭而过,有了青影这个箭术惊人却又不安分的家伙,姬昊每天都少不了新鲜的猎物。青影有时候完全就是手痒,看到合适的猎物就一箭射杀,而姬昊正好修炼补天不漏诀,任凭你来多少猎物他都可以轻松吞下。

两人的完美配合,让姬昊的身体在补天不漏诀的滋养下变得越来越强大,体内气血越来越充沛,对血脉的冲刷、淬炼也越来越激烈。

姬昊的身体被龙血改造过,**潜力直追纯正的龙族,远非人族的身体能相比。不断吞噬无数的猎物,姬昊的**力量早就超过了巫人境战士应有的极限,但是在姬昊自身有意的控制下,他一直强忍着没有突破修为,硬生生将修为压制在了巫人境第十一层的水准。

这一日,距离从金乌岭出发已经有五十天了,前方突然有几个青夷部的战士快速的踏着树梢窜了回来。

“姬夏大兄,影大兄,前面五十里就是冷溪谷!”

正不耐烦坐在头象的象牙上拨弄着弓弦,两眼贼兮兮四处张望的青影一声欢呼,身体带起一连片青色的残影窜上了树梢,几个起落就跑得无影无踪。

姬夏和青茯也从象背上站起,向着前方的山林望了过去。

区区五十里地,以四齿猛犸的速度,最多一个时辰就能赶到。

姬昊也站起身来向前方眺望了过去,冷溪谷,姬枢特意将他们全家打发过来的地方,不管这里有多少困难险阻等着他们,姬昊也要让姬枢他们后悔不迭、让他们自尝恶果。

深吸了一口气,姬昊回头向青茯笑了笑,正要说点什么,突然他的胸腹之间一团红光喷出,大量热气从姬昊的五脏六腑中涌出,犹如火山爆发一样狂暴的热流疯狂冲刷着四肢百骸的经络、肌肉和骨骼,姬昊张口喷出一道燃烧的热血,茫然伸手向青茯抓了一把,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姬昊身上的兽皮软甲被高温烧得干干净净,露出了他瘦削挺拔的身躯。光洁细腻的皮肤上,隐隐可见数十枚扭曲的血色符文在急速的跳动,然后一枚又一枚符文在不断的崩解、消散。

青茯、姬夏同时惊呼起来:“姬奎巫祭布下的封印崩毁了?这,姬奎巫祭不是说,姬昊起码也要拥有了小巫境巅峰的**强度,这些封印符文才会逐渐解除么?”

姬昊眼前无数幻像闪烁,耳边嗡嗡直响,再也听不到外界任何声音。

神魂空间中,虚影的声音隆隆响起:“嗯?大巫精血?唔,小家伙,你称作阿爸、阿姆的这一对男女,对你可真好……骨肉之情,让人羡慕啊!”
第三十一章 苏醒回顶部章节目录
无数光影在急速闪烁,姬昊觉得自己轻飘飘的,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洞壁上插着数十根简陋的兽油火把,巨石雕成的祭坛厚重古朴。

洞壁上用不知名的兽血混合矿石粉末,画出了一头巨大的三足乌鸦图腾。在火把摇曳的光芒中,三足乌鸦的双眸闪耀着异样的光芒,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整个洞窟。

一股蛮荒古老的气息在长宽数里的洞窟内蔓延,若有若无的气息正包裹着自己,姬昊好像听到了无数细碎的声音在耳朵边窃窃私语。

“祖灵啊,我姬夏在这里,用我的精血灌溉我的孩子。嗯,保佑他拥有比我更加强大的体魄,一定要让他成为南荒最强大的战士!让他恢复三足金乌血脉应有的荣耀,回复我们部族应有的地位!”

姬夏大声的祈祷着,他将姬昊放在了祭坛上,低头看着姬昊‘嘎嘎’一笑,抽出一柄骨刀,飞快的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面色苍白的青茯站起身来,迅速的念诵起古老的咒语,洞窟中就回荡起奇异的‘嗡嗡’共鸣声。

姬夏手腕上流出的精血一滴一滴的悬浮在空中,每一滴精血都缓慢的蠕动着,在青茯的操控下逐渐变化体型,最终变成了一头散发出高温的,足足有人头大小的三足乌鸦。

青茯也用骨刀切开了自己的腕脉,将一道血液注入了熊熊燃烧的三足乌鸦中。

“天地间的鬼神啊,我青茯恳请你们的怜悯,赐福我的儿子。我希望他能健康成长,我希望他能拥有超人的智慧,我希望他能一生平安康乐!”

青茯喃喃祈祷着,随着她的血液注入,燃烧的三足乌鸦中隐隐有无数灵动的符文络绎闪烁,而青茯惨白的面孔更是变得近乎透明。

刚刚出生的姬昊躺在祭坛上,震惊的看着姬夏和青茯。

两人鲜血汇聚而成的三足乌鸦带着可怕的高温,缓慢的降落,慢慢的融入了姬昊的身体。

………………

‘呼’的一声怪响,寒风卷着无数锋利的黑色冰芒从洞窟入口涌了进来。

寒风中裹着几条血肉模糊的尸体,高大魁梧的身体被锋利的冰芒切得支离破碎,他们淳朴憨厚的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

姬夏、青茯惊骇回头,一条水桶粗细、长有数丈的独角玄蛇喷吐着寒气、毒液,犹如陀螺一样在寒风中窜了进来,粗大的尾巴带起一道凄厉的破空声,狠狠向躺在祭坛上的姬昊轰了下去。

刚刚将自身大半精血注入姬昊体内,元气大伤的姬夏放声怒吼,双臂上火光四射,一块龙鳞锻造而成的盾牌和一柄青桑木为柄的长矛从火光中喷出。盾牌挡住了狠狠抽下的蛇尾,长矛带起一道火光,凌厉万分的刺透了独角玄蛇的头颅。

“是谁,敢侵入我火鸦部金乌岭圣地?”姬夏放声大吼,声音中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彷徨:“你们是怎么混进来的?这里是我们火鸦部的祖庙!”

‘噗嗤’一声,独角玄蛇的身体炸开,一条黑漆漆的人影窜了出来,人影手一挥,二十几柄冰刀激射而出。姬夏痛呼一声,他胸膛上熊熊燃烧的二十几处巫穴被冰刀穿透,大片鲜血顺着伤口喷出,滚烫的鲜血喷了躺在祭坛上的姬昊满身都是。

青茯悲鸣一声,三根黑色长针从她长发中飞出,快若闪电穿透了那条人影。

黑色的人影痛呼惨嚎,他狂啸一声,张嘴一道寒气喷出,黑色的寒气化为几根拇指粗细的冰棱,狠辣无比的穿透了青茯胸前亮起的三处巫穴。

………………

巨大的火塘边,姬昊瞪大乌溜溜的眼珠,无比好奇的盯着身披兽皮,头戴兽骨骷髅盔的姬奎。

脸上尽是皱纹的姬奎咬牙切齿的低声诅咒着:“那些该死的臭屁蛇,我诅咒他们的灵魂永远都要受到金乌火焰的灼烧,永远不得解脱……啊,看看我们的小家伙,多好的巫祭坯子啊,他刚刚生下来,灵魂力量就和普通的巫祭差不多了,这么好的小家伙,差点被他们杀了!”

姬奎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用鲜血在姬昊幼小的身躯上涂绘出了复杂的符文。

“夏,你们的赐福仪式没有完成,你和青茯的大巫精血,已经错过了和小家伙完美融合的机会。我只能将这些精血封印在小家伙的身体内,等他成年后,等他的身体强度快要达到小巫境高阶的时候,我的封印会逐渐解开,这些大巫精血会慢慢的被他吸收。”

“放心好了,小家伙的天赋并没有被破坏……我的封印,或许对他的战士修炼会造成一些影响,但是他的巫祭之路却是畅通的。多么强大的灵魂力量啊,多好的巫祭坯子!”

………………

姬昊微微哼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片黑漆漆的岩石洞壁,身体下面是厚实松软的兽皮。嘴里残留着苦涩的药剂味道,熟悉的味道告诉姬昊,药剂显然出自青茯之手。

‘呼、呼’,胖熊硕大的脑袋探了过来,龇牙咧嘴的向姬昊露出了一个笑容。

“肥熊,阿姆呢?”看着胖熊的嘴角又有涎水挂了下来,姬昊一巴掌拍了过去,把它的脑袋打到了一边去。

身体内肆虐的热浪已经被重新封印,姬夏和青茯的一部分大巫精血悬浮在小腹中的五彩火苗上,五彩火苗正尽力将大巫精血吞噬转化,变成五彩流光滋养全身。

姬昊只感觉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他看看身边的岩壁,一掌劈了上去。

手掌深深的陷入了黑色的岩壁,触手绵软犹如豆腐,姬昊的手掌就好像刀锋一样轻松切了进去。

身体的力量似乎没增强太多,但是身体的强度起码提升了一倍以上。身体内封印的大巫精血起码还有九成以上没有释放出来,而已经释放出来的大巫精血中,还有一大半等待着五彩火苗的转化。

“大巫精血,果真是强悍异常!”姬昊一骨碌的站了起来,用力的挥动了一下拳头。

看了看四周,姬昊大步走出了自己休息的岩洞。一条湍急的溪流自西而东奔驰而去,漫天星光倒垂而下,照得岩洞所在的山谷一片通明。

星光下,数千衣不遮体的奴隶正轻声呼喝着,利用简陋的工具砍伐山谷中的树木,汗流浃背的忙碌着。

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傲慢的声音:

“姬夏,你已经不是我们的战士首领了,你现在的身份和我们一样,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们?”

***

国庆节快乐!

普天同庆,推荐票的赶紧砸下来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