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生活中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www.7mihua.com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翅膀。]
第二十八章 发配回顶部章节目录
三天后,姬夏和青茯苏醒了。他们身体依旧很虚弱,但是行动已无大碍。

姬夏对外宣称,是青茯耗尽了青夷部传承巫宝‘生死刺’的所有力量,才抵消了三味火的可怕威力。

桑林深处的木屋中,火鸦部的高层环坐在火塘旁,所有人都看着面色阴郁的姬枢手上那柄火鸦斧杖。唯有姬昊坐在姬夏身后,眯着眼上下打量面色铁青的姜媱。

“火鸦部拥有南荒最好的战士,却没有配得上他们的兵器和甲具。”姬枢把玩着火鸦斧杖侃侃而谈:“最好的兵器,最好的甲具,可以让我族的战力提升数倍。我有门路,可以换取大量的精良兵器和甲具,甚至大量换取巫器,甚至是巫宝都可以换来。”

就连姬奎等老巫祭都不由得暗自色变,下意识的看了姬枢一眼。

普通的兵器和甲胄,这些军械火鸦部也能从其他大部落中交易一些,但是巫器和巫宝,这些东西在南荒部族中,几乎不可能作为交易品。姬枢有这样的门路,实在是了不起。

“但是那些东西,不可能凭空掉下来。我们需要大量的精金、美玉,大量的珍稀矿石从别人手上交易。”姬枢环顾木屋中的部族高层,冷声说道:“祭祖大典前,我带领部落中的战士围猎时,在冷溪谷发现了一个极大的金玉共生的矿脉。”

姬枢话音刚落,姬虎的父亲,在火鸦部也很有影响力的姬枭就开口了:“冷溪谷?我知道那地方,距离冷溪谷不到两百里就是百泉山,火鸦部在那里有一个矿洞,每年能出产精金八千块。”

姬枢点头说道:“我请了人勘测,百泉山的矿脉只是一条微不足道的矿脉,冷溪谷下的矿脉才是主矿脉,只要有足够的矿奴开掘,每年起码能贡献精金二十万块、美玉三万块。”

姬奎深吸了一口气,温和的说道:“姬枢,你的意思呢?”

姬枢举起了手中火鸦斧杖,看着神色憔悴的姬夏说道:“大兄,在这么多族人中,你的实力是顶尖的,你办事稳妥,我也放心。冷溪谷那边,就交给你镇守了。”

不容姬夏开口,姬枢已经很严肃的说道:“这么一条大矿脉对火鸦部意义重大,只有大兄你亲自过去坐镇,我才能放心呀。冷溪谷距离金乌岭是远了一些,所以大兄你愿意,就带着家人一起过去吧。”

火鸦斧杖熠熠发光,姬夏深深看了斧杖一眼,向姬枢鞠躬行了一礼:“就这么定了,我这就带人动身去冷溪谷。但是开掘矿脉的矿奴,还要部族赶紧调派过去。”

姬枢微微一笑,很是温和的说道:“这是自然不会耽搁的,毕竟那么大的收益放在那里,谁敢耽搁呢?”

姬夏站起身来,沉默了一阵后说道:“三天前,有黑水玄蛇部的大巫在金乌岭附近出现,姬虎、姬风、姬水三个小崽子不见了,这件事情……”

姬枢眉头一皱,阴声说道:“这件事情,自然由我处置。大兄,你已经不再是部落的战士首领,这些统筹上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安心镇守冷溪谷就是。”

姬昊站起身来,扯了扯姬夏的胳膊。

姬枢、姬枭、姜媱,还有姬风、姬水的父亲几乎是同时抬起头来深深的望了姬昊一眼。尤其是姜媱俏丽的面孔扭曲犹如厉鬼,如果不是她强行按捺住了心头的火气,她几乎当场就要发作了。

看着姜媱那张扭曲狰狞的面孔,姬昊毫不客气的又在她心上捅了一刀:“姬枢阿叔,按照南荒的规矩,如果做兄长的死了,他的一切都可以由他的兄弟来继承的。我前些日子在部族中见到了姜雪,她生得很水灵,很中我意呢。不如姬枢阿叔做主,把姜雪送给我好了。”

用力擦了擦鼻子,姬昊很‘憨厚’的向姜媱笑道:“虽然还没成亲就死了丈夫,这很有点不吉利,但是看在她生得这么水灵的份上,我也不介意了。”

‘咔嚓’一下,姜媱双手紧握拳头,硬生生扭断了自己的一根手指。

姬枢抿着嘴看了姬昊半天,这才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昊,规矩是这个规矩……但是阿武虽然死了,他还有几个嫡亲的堂兄弟。你只是远支的堂兄,还轮不到你来打姜雪的主意吧?”

姬昊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摊开了双手:“这样啊?对哦,我还忘了这件事情,阿武他还有好几个嫡亲的堂兄弟呢。可是姜雪真的生得水灵,我很中意她。这样吧,等阿武的另外几个嫡亲堂兄弟都死了,一定记得把姜雪送给我。我真的不介意的。”

‘呼呼’声中,姬枢身后坐着的姬吽差点没蹦了起来。姬吽是姬枢的亲弟弟,他的儿子就是阿武嫡亲的堂弟,姬昊说这样的话,不就是在咒姬吽的儿子早死么?

姬枢一巴掌按在了姬吽的肩膀上,强行将他压了下来。

怒气冲天的姬枢低沉的喝道:“好了,大兄,你可以出发了。给你两个月时间,一定要赶到冷溪谷做好万全的准备。那处矿脉,对我们火鸦部以后的发展可是太重要了,千万不能落入黑水玄蛇部的手中。”

姬夏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胸膛,低沉的说道:“只要我不死,冷溪谷就是我们火鸦部的。”

紧跟在姬夏身后,姬昊慢悠悠的走出了部族议事的木屋。

直到走出了桑林,姬昊才轻声笑道:“真能忍啊,阿爸,你看姬枭死了全家的那张嘴脸。”

姬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用力的一掌拍在了姬昊头上:“枭,从小和我都很亲近,但是长大了,就有别的念头了。他们也不想想,投靠毕方部,或许能给他们自己带来点好处,但是对火鸦部好么?”

沉默了一阵,姬夏低声咕哝道:“阿虎那崽子,还有阿风、阿水,可惜了,都是天分很不错的小崽子啊。但是他们勾结外族,暗算族人,真正是该死了。”

姬昊没吭声,这三天姬枢那边表现得很沉静,风平浪静中肯定隐藏着暴风骤雨。

但是不管姜媱、姬枭要怎么样报复,他们只管来吧。

一个时辰后,伴随着低沉的兽咆声,一支长长的队伍离开了金乌岭,向着北方进入了浓密的丛林中。

冷溪谷距离金乌岭足足有一万多里,要在原始蛮荒丛林中,在两个月内赶到,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

两更完成,推荐票呢?
第二十九章 青夷回顶部章节目录
姬昊坐在一头四齿猛犸的头顶,好奇的向四周张望着。

四齿猛犸,这是南荒最常见的驮兽,身高六丈开外,体长十余丈,成年的四齿猛犸蛮力可比小巫境中阶的战士,跋山涉水最是便利不过。

姬昊乘坐的就是这一行百多头猛犸巨兽的头象,身高将近十丈的巨兽奋力甩动脑袋,四根长达数丈的象牙轻易的撕碎了拦路的巨木,在浓密的丛林中开辟出一条通衢大道。

一头龇牙咧嘴的血斑獠狼挡在了前面,发出威慑性的嚎叫声,想要将这些侵入自家领地的巨兽吓走。但是头象重重的一脚落下,这头实力堪比普通小巫境战士的血斑獠狼就被跺成了肉饼。

“大家伙,真是好家伙!”姬昊欣然拍打着头象的脑袋,很亲热的给他挠了挠耳朵后面的嫩皮肉。头象惬意的仰天长啸一声,张嘴打了个喷嚏,一道狂飙吹出,将十几丈外的几根数人合抱粗细的巨木震成了无数碎片。

头象的后面是一头比其他四齿猛犸庞大一圈的母象,也正是头象的伴侣。母象的背上搭建了一个方圆数丈的平台,建了一个能够挡风遮雨的窝棚,身体还很虚弱的青茯正躺在窝棚中,含笑看着姬昊。

姬夏站在母象的头顶,不断向后方的四齿猛犸上的战士招呼着:

“注意了,小心剧毒的瘴气和大群的毒虫,更要小心绞杀食人藤偷袭。一定要跟上队伍,千万不能掉队。”

南荒丛林凶险无比,就算是大巫孤身一人在内行走都可能被不知名的凶险重伤,姬夏作为队伍的首领,必须时刻提点身后的族人不能麻痹大意。

这一支队伍中,除了姬夏外,还有刚刚踏入大巫境的战士三人——姬鹰、姬狼、姬豹,他们都是和姬夏亲厚的族人。另外还有小巫境的精英战士五十人,巫人境五层以上的战士六百,在南荒丛林中,这样的队伍已经足够强悍。

庞大的队伍络绎远去,金乌岭外一座大山之巅,脸色铁青的姜媱怨毒无比的看着远去的队伍,扭曲的面孔犹如惨死的女鬼一样狰狞:“姬夏!青茯!还有姬昊这个该死的小杂-种!”

“生死刺!青茯,你居然废掉了自家部族的传承巫宝来救命!真是该死的贱女人!”

“你们都要死,都要死啊!阿武,我的儿子!我最宝贝的儿子啊!”姜媱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眸子里凶光乱闪。

姜僰站在姜媱身后,同样阴沉着脸盯着自己的女儿:“看看你做的好事,本来可以安安稳稳的将他们收拾掉。但是现在,却是出了这么大的麻烦。姬虎、姬风、姬水三个死了,他们的父亲对咱们不会有半点怨气么?”

冷哼一声,姜僰咬着牙说道:“更麻烦的是姜雪那个丫头!我让你盯紧她,盯紧她!可是你……你……你故意放纵她去找姬昊的麻烦!现在姬昊没死,姜雪却不见了,你让我怎么去和姜朮那老鬼说?”

姜媱‘咯咯’狞笑,惨厉的笑声让姜僰都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她阴沉沉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咬牙道:“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想要从火鸦部身上得到的东西,不是已经到手了么?那位大人想要的,我们以后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了。”

一抹红光在姜僰的脸上浮现,他微笑着连连点头:“这话倒是有道理,少许麻烦、波折,些许损失,也是应该的。只要那位大人高兴,只要我们能够为他多多效力,以后我们的好处,可不是寻常人能想象的。”

姜媱看着姜僰,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要姬夏一家子生不如死!你们,再也不许拦着我!”

姜僰沉默了一阵,轻轻的摆了摆手:“只要不让火鸦部的这群老不死的发现,随便那你怎么做吧。这件事情,也该完结了。”

日升日落,星辰旋转。跨过高山,横渡大河,和食人鳄群厮杀过,和无数毒蛇纠缠过,遇到了无数稀奇古怪的生灵,姬昊所在的队伍在丛林中行进了大半个月,已经远离了金乌岭。

沿途有数十个火鸦部的部落分布,队伍在这些部落中获取了丰富的补给,同时在姬夏的召唤下,这些部落也分别派出了一部分精锐战士随行,队伍的规模足足增大了一倍左右。

这一日,姬昊正坐在头象的脑袋上昏昏欲睡,头象的象牙撕开一片厚重的树藤帷幕,前方突然一亮,一片明媚的大湖出现在姬昊眼前。

瓦蓝色的湖面绵延上千里,湖边是细密的白沙地,大群体型巨大的淡水龟懒散的趴在沙地上,正昏昏沉沉的晒着太阳。上空有无数白色的水鸟盘旋起落,不时从水里叼起不断乱蹦的鱼儿。

距离姬昊不到一里地的湖边,一块黑漆漆的大石上,一头体长十几丈的蛟龙正趴在那里打呼噜。听到头象弄出的动静,这头蛟龙打了个喷嚏,懒懒的看了姬昊一眼,飞快的窜进了湖水中消失不见。

姬昊呆呆的看着蛟龙消失的方向。

一条真正的蛟龙,白色的鳞片,白色的龙须,头上生有独角,腹下生有三爪,通体散发出神异而强大的气息。这是真正的蛟龙,姬昊被他流畅完美的体型给迷住了。

“一条小小的蛟,可惜溜得太快,不然剁了他,蛟肉的滋味最鲜美不过。”姬夏悻悻然的看着那块礁石抱怨道:“还是阿爸的阿爸还活着的时候,阿爸吃过一次蛟肉。啧啧,那味道啊,昊,有机会一定要宰一条蛟龙试试那味道。”

姬昊由衷的感慨了一声,真是够彪悍的,蛟龙也只是用来填饱肚子的猎物么?

突然间,斜刺里密林中一道绿影闪过,无声无息中,一支箭矢突兀的出现在姬夏的面前。

姬夏大笑一声,屈指一弹将箭矢震碎,然后向着箭矢的来处笑道:“影,你最近没吃饱么?这箭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还是你被自家婆娘把力气都给抽空了?”

“大兄,你可别教坏了娃娃!这是昊吧?我还是他刚出生的时候见过他呢。”

笑声中,一名身材高挑瘦削,行走如风的青年从密林中飞窜了出来,他的速度极快,行走时身后都带上了残影。紧跟着他,络绎有将近两百名同样瘦削高挑的青年男子纷纷飞速掠出。

这些男子清一色手持长弓,腰间挂着硕大的兽皮箭囊。

姬昊看着领队的青年,很快从刚出生时的记忆中找到了他的信息:“阿舅,你从青夷部一路赶来这里,也不轻松吧?”

青影,青茯的亲弟弟,青夷部的战士首领。

姬昊看着青影,心里充满了欢喜。

姬夏身后的战士们笑着跳下了四齿猛犸,张开双臂向青影等青夷部的战士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