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 一起来看书,一起来聊书,米花书库天天陪着您,打发寂寞无聊的时间,和作者一起畅游无限的想象空间 ^^
第二十二章 姜雪回顶部章节目录
“臭丫头!”

看着蓝汪汪分明淬了剧毒的短刀,姬昊强忍着胸口剧痛,双手犹如游鱼一样轰出。左手五指在少女的手腕上一弹一抹,少女的腕骨‘咔嚓’脱臼,手掌无力的垂落。姬昊右手长驱直入,快若闪电般落在少女心口,五指一张,一道狂飙从掌心激射而出。

小院里一声巨响,大片火光从姬昊掌心喷出,少女痛呼一声,樱唇小口内喷出一道血箭,身穿的兽皮软甲上密密麻麻黄色咒文浮现,一股浑厚坚硬的大地之力裹住她娇小的身体。

姬昊一击打伤少女,接踵而来的杀招被软甲上的防护咒文抵挡,五指击打在黄色的光幕上溅起大片火星,再也无法伤损少女分毫。

少女仓皇后退,姬昊轻啸一声弹跳而起,死死盯着对方大步跨进。

地面隐隐颤抖,姬昊每一步踏在地上都带动着方圆数丈的地面犹如水波一样颤抖。少女的步伐被震荡的地面搅乱,双脚一阵错乱,两条小脚相互一绊,狼狈无比的摔倒在地。

惊恐失色的看了一眼胸前焦糊的兽皮软甲,少女看着杀气腾腾的姬昊厉声喝道:“我是毕方部姜雪,我父亲是毕方部长老姜朮,你这个卑贱的小子,你敢打伤我?”

姬昊听了姜雪的话,目光微微一凝,但是依旧大步向她逼近,嘴里更是不断念诵起火鸦部秘传的巫咒。

在南荒,各个部族的巫祭和长老之间的区别很模糊,很多时候,一些修为强悍的老人是兼任两个职位。

但是总而言之,巫祭专通鬼神、祖灵,精研各种诡秘而强大的巫术,是部落最巅峰的战斗力。

而长老专责管理族人,负责平定部落日常争端,分配部落的猎物,总之就是负责部族具体的行政事务。从地位上而言,专职的巫祭比部落长老要高出半筹,但是部族长老同样是一个部落最顶端的权势人物。

姜雪的父亲是毕方部的长老?

“你父亲是毕方部的长老又如何?”姬昊几个跨步闯到姜雪面前,低头俯瞰着她厉声喝道:“按照南荒的规矩,你没有受到邀请,闯入我家院落,我杀了你也是天经地义的!”

“你敢!”姜雪仓皇大叫,眼角眉梢尽是一股煞气直冲了上来:“我父亲是姜朮,毕方部排名第十的长老,你敢动我一根头发么?”

喘息了一声,姜雪厉声喝道:“你杀了姬武,他去年刚刚和我订婚哩!你杀了他,我为他报仇,也是天经地义的!”

‘呀哈’,姬昊挑了挑眉头惊讶地叫了一声。这丫头气势汹汹闯入自家院子,趁着自己和虚影交流的时候痛下杀手,感情是为姬武那个死鬼报仇?

“杀死姬武的是他父亲姬枢,是他亲手干掉了姬武,和我有什么关系?”姬昊指着姜雪厉声喝道:“臭丫头,你报仇的借口根本不成立。我今天杀了你,就算闹到你们毕方部的长老面前,我也是有道理的。”

姜雪脸色一变,然后骤然惊喜万分的笑了起来。

姬昊心头一动,身后突然一道恶风袭来,他双手结印念诵一声咒语,身体好像燃烧的灯芯一样炸开,化为无数点火光瞬间到了七八丈外,然后火光向内一合,姬昊的身影重新浮现了出来。

刚刚一名压制着胖熊的精壮大汉惊愕的站在刚才姬昊所在的地方,手中一柄精钢长剑斜斜刺出。如果不是姬昊闪躲得快,这一剑应该正好洞穿他的心脏。

但是姬昊闪避得太快了,快得姜雪和这大汉都没看清他到底是怎么闪开的。

“你只是一个小小巫人!”大汉惊骇万分的大叫了起来:“我可是小巫境巅峰的战士,我背后偷袭你,我居然失手了?混蛋,听说你是火鸦部千年以来最杰出的天才?”

姜雪万分嫉妒的看着姬昊。

刚刚姬昊身体化为无数点火光,身体从实质化为虚影瞬间遁逃,这分明是一门极其精深的巫法秘术。

想要施展巫法,起码也要是小巫境的巫祭才能做到,没有巫祭天分的那些战士,哪怕有劈山裂石的强大力量,依旧无法顺利的施展出神秘而强大的巫术。

但是姬昊分明只是一个小小巫人,连血脉之力都还没有激活的巫人,他居然能施展出巫法秘术?

姜雪俏丽的面孔一阵阵的扭曲,嫣红的嘴唇变得惨白一片,犹如见到生死仇人一样怒视姬昊:“你,怎么可能呢?我姜雪,才是毕方部的天才,我已经是巫人境十二层巅峰,但是我同样不能……”

姬昊惊讶的看了姜雪一眼,这个下手狠毒的女人,居然有巫人境十二层巅峰的实力?

看她的小模样,她比姬枢还要小一两岁的样子,但是她居然拥有这么强悍的实力?毕方部不愧是南荒最强大的部落之一,毕方部长老的儿女享受的资源,也不是火鸦部的族人所能想象的。

“他们都这么说,我是火鸦部千年以来最有希望成为巫王的族人。”姬昊很自傲的斜睨了姜雪一眼:“我刚刚降生三个月,就跟着巫祭们学习各种巫术秘法,我三岁的时候就顺利施展了第一个巫术‘聚集毒虫’。”

傲然一笑,姬昊冷声道:“所以,你带人闯入我家院子偷袭我,是毕方部想要打压我们火鸦部么?是毕方部想要扼杀我们火鸦部巫王的出现么?这件事情,我们火鸦部的巫祭们不会轻易放过的。”

姜雪的脸骤然色变,她惊慌的看了姬昊一眼,咬着牙一跃而起,目光闪烁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姬昊的借口合情合理,任何事情只要牵扯到了两个强大部族的利益冲突,那都会变成天大的事。

姜雪被姬昊用话拿捏住了,从未遭遇过这种事情的她,一时间乱了阵脚,都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胖熊在后面奋力挣扎,失去了一个小巫境巅峰战士的压制,其他几个壮汉越来越难压制胖熊。

突然就听到胖熊一声怒吼,两个大汉怪叫着被它摔飞了老远。还没站起身来,胖熊巨大的熊掌就好像小山一样拍了下去,将它身边的两个壮汉打得胸膛凹陷,大口吐血飞得远远的。

胖熊摇摆着肥硕的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高高的举起了熊掌朝着姜雪‘嗷嗷’大吼,嘴里不断流淌出粘稠的涎水。这一刻,胖熊彻底发威,两颗小小的眼珠变得通红一片。

“姬昊,我姜雪不会放过你。”姜雪死死咬着牙怒视着姬昊:“今天我不是来找你报仇的,我只是代表我姑姑姜媱来探望你受伤的阿爸和阿姆。”

冷笑了一声,姜雪阴沉的说道:“我好意登门探望病人,你反而让自家战兽打伤了我的护卫,这件事情,我会向我姑姑他们说起的。”

身上的兽皮软甲光芒黯淡了下来,姜雪咬着牙,一步一回头的怒视姬昊,带着几个脸色难看的护卫走出了院子。

姬昊看着姜雪的背影,心头沉重到了极点。

祭祖大典还没结束,姬枢还没正式成为部族的战士首领,打压和报复就已经开始了么?

***

周一!推荐票在哪里?
第二十三章 阴谋回顶部章节目录
火鸦部的祭祖大典结束了。

这一次,或许是祖灵们对于献上的祭品不满,并没有族人得到祖灵的赐福。对于这个结果,火鸦部的巫祭们显得忧心忡忡,一个失去了祖灵欢喜的部族,往往意味着一连串的倒霉事就要降临。

但是姬枢部落的营地里,一行十几人满脸春风得意的围坐在火塘旁,大口撕扯着浓香扑鼻的烤肉,大口吞咽着重金从商队里购买的上好烈酒。

姜僰端坐在正中,手持大碗,得意洋洋的和前几天夜里姬昊偷窥时,帐篷内的另外一个中年壮汉重重的对碰乐一下大碗,然后大笑着将大碗里的烈酒一饮而尽。

重重吐出一口酒气,中年壮汉抹了一把脸,心满意足的长叹道:“当年我输给了姬夏的父亲姬熊,在祭祖大典上被他打断了十几根肋骨,没有抢下部落战士首领的位置。”

耸耸肩,得意的笑了笑,壮汉得意洋洋的说道:“可是现在姬熊的骨头都能用来打鼓了,我姬桓还活得好好的。我的儿子姬枢,也击败了姬熊的儿子,顺利得到了当年我没得到的东西。”

一个衣衫暴露,仅仅用两条兽皮裹住了下-身和胸-部的火辣少女殷勤凑了上来,举起一个硕大的酒缸,给姬桓倒满了美酒。姬桓笑嘻嘻的在少女的大腿上捏了一把,得意的将酒水大口吞了下去。

姜僰‘呵呵’大笑,眯着细长的眼睛慢吞吞的说道:“现在姬枢成了火鸦部的战士首领,一些我们以前不方便做的事情,现在就能做了。呵呵,我现在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敞亮,姬枢的前途很是光明呀!”

姬枢坐在姬桓身边,双手紧握着一柄血玉制成的大斧不吭声。

大斧手柄长三尺,硕大的斧面上雕刻了几头三足金乌环绕太阳盘旋起舞的图像。这柄大斧普普通通,没有任何符文加持,甚至连最普通的巫器都算不上。

这是‘火鸦斧杖’,火鸦部祖传的权力象征。手持这柄火鸦斧杖,就能任意调动火鸦部一千多个部落,数千个附属部落的所有战士,攻击任何想要攻击的敌人。

火鸦部的战争潜力极其惊人,不说各个部落大巫级的强大战士,单单金乌岭上那一千多头拥有大巫级战力的巨鸦,就是一股可怕的毁灭性力量。

翻来覆去的把玩着火鸦斧杖,姬枢阴恻恻的说道:“就是为了这个东西,我连自己的儿子都牺牲了。”

想到姬武的脑袋,就在自己的脚下变成了一团肉酱,姬枢的心不由得一阵阵的剧痛。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是自己血脉的延续,就为了火鸦斧杖,自己亲自杀死了自己最疼爱的儿子。

姬桓冷哼了一声,一把抓过火鸦斧杖,满脸是笑的把玩起来。一边用力摩挲斧杖,姬桓冷声笑道:“不就是一个儿子么?姬枢,我有你们兄弟七个儿子,你努力一点,多找几个女人,多生几个儿子就是了!”

姜僰目露奇光看着火鸦斧杖,在一旁轻声笑道:“是啊,枢,回去了,我亲自给你挑几个生得貌美的族女,让她们给你多生几个儿子。你年轻力壮,还怕没儿子么?”

姬枢没吭声,只是阴沉着脸看着火塘中的篝火。

姜僰眯了眯眼,淡淡的说道:“至于姜媱那边……我知道她妒心很重,从来不让你碰其他女人。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和她好好说道!”

话没说完,姜媱就好像幽灵一样从门帘缝隙里钻了进来。

面色惨白犹如厉鬼,姜媱目光森冷的盯着姜僰,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这件事情,我答应了。但是姬夏、青茯,还有他们那个该死的儿子,他们必须死!必须为武殉葬!”

姬桓、姬枢都没说话,姜僰皱着眉,冷兮兮的看着姜媱冷笑道:“我说了,这件事情不能着急。你也看到了,祭祖大典上,火鸦部的那群老家伙,对姬枢还是很不满的。我们现在……”

姜媱冷声道:“不答应我为武报仇,我就把你们想要做的事情全抖落出去。”

姜僰愤怒的站了起来,指着姜媱厉声喝道:“你敢?”

姜媱傲然昂着头,冷冷的盯着姜僰冷笑道:“你说我敢不敢?”

姜僰愤然道:“如果不是你,蠢到用秘法激活武身上的毕方血脉……”

姜媱打断了姜僰的话,冷声喝道:“毕方部的血脉,远比火鸦部强大,难道我想要让自己的儿子变得更强,我有错么?我要让自己的儿子压过那个小贱-人青茯的儿子,我有错么?”

姜僰怒视姜媱,愤怒的咆哮道:“但是你不该在祭祖大典前动手。血脉传承,南荒任何一个部落,都不会承认激活外族血脉的族人。你差点就坏了我们的所有计划。”

姜媱直愣愣的盯着姜僰,咬牙切齿的说道:“但是现在,姬枢不是成功了么?事情已经敲定,在祭祖大典上确定的事情,就算是姬奎那些老不死的都不能改变。我现在,要姬夏一家子死!尤其是那个小崽子,那个该死的姬昊!”

姬枢端起一个酒碗,慢慢的将满碗烈酒咽了下去。他看着姜媱,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很快就会有结果……姜媱,不要再用你那些可怜的小心思、小手段。”

姜媱惨白的脸色变得铁青一片,她咬着牙看着姬枢,冷声笑道:“小心思?小手段?你敢看不起我?”

姜僰身形一晃,一道火光在姜媱面前喷出,姜僰从火光中显出身形,重重一耳光打得姜媱口吐鲜血,哀鸣着倒在了地上。

姜僰怒视着姜媱,咬牙低声怒吼道:“你还以为你的手法很高明么?让姜雪那个小贱-人去找人家的麻烦,你知道不知道,姜雪如果在金乌岭杀死了刚刚卸任的火鸦部战士首领的儿子,会是什么后果?”

姜媱傲然昂着头,不屑的说道:“火鸦部难道还敢和我们毕方部翻脸么?大不了,灭掉火鸦部好了!”

姬桓、姬枢父子两脸色难看得犹如刚刚吃了一大桶狗-屎,姜媱这个女人已经无法理喻了。

帐篷中的火鸦部族人们面孔一阵阵的抽搐,如果不是姜僰在场,他们当中甚至会有脾气暴躁的人拔出刀来干脆干掉这个骄狂自大的女人。

姬枢看着面孔扭曲的姜媱,最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给我几天时间,我会调派姬夏去金乌岭外镇守,这是我的权力。”

“只要姬夏离开了金乌岭,剩下的事情,都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