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 书籍打开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 五彩缤纷 让我们去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米花书库是您最好的朋友 !!!
第二十章 跋扈回顶部章节目录
巫宝,巫宝,传承巫宝。

姬昊脑子里无数念头乱滚,紧张的盯着姬夏。

姬枢带着猖狂的笑声冲到了姬夏身前,木杖被三色火焰包裹着,重重的砸在了龙鳞盾牌上。沉闷的敲击声震得他们下方的岩浆掀起了数十米高的浪头,热浪一波一波的向四周翻滚,四处山峰上无数大树‘呼’的一下好像火把一样燃烧起来。

姬夏手持盾牌,低沉的发出一声咒语,组成盾牌的龙鳞逐次亮起,每一片龙鳞上都有天然形成的玄奥纹路喷吐着烈焰,无数细细的火光喷出,犹如蚕茧一样交错,将姬夏牢牢护在了正中。

尖锐的鸟鸣声不绝于耳,木杖中冲出的火凤喷吐烈焰火光,长长的火光犹如利刀撕扯着盾牌喷出的烈焰屏障。刺耳的摩擦声不绝于耳,混杂着姬枢绵绵不绝的敲击声,混乱的声浪震得观战的火鸦部族人纷纷捂住了耳朵。

“杀!”姬枢疯狂的攻击中,姬夏大吼一声,手中长矛化为一道夺目的流光激刺而出。

‘呼’的一声响,火光中的姬枢身体突然化为无数条头发丝一样细小的三色火线喷散。细细的火光犹如喷泉冲起来上千丈高,在高空向内一聚,无数火星喷出,姬枢的身体重新出现。

“大兄!”姬枢无比得意的放声大笑:“这是传说中上古人王‘燧人氏’的贴身巫杖,和我们大巫掌控的后天火焰不同,燧人杖中的火焰,是可以焚毁万物的先天三味火,有无穷的力量啊!”

双手握着燧人杖用力一挥,姬枢冷笑道:“你已经见识到了,只要这柄巫杖还在我手中,任何攻击都无法伤损到我的身体!任何攻击,大兄!你根本伤不到我一根头发!”

火光熊熊,姬枢的身体再次化为三色火焰,混在了火凤喷出的烈焰中向下扑击。

姬夏收回无功而返的长矛,冷哼一声,同样咬破舌尖,将一道血箭喷在了龙鳞盾牌上。一声高亢的龙吟声冲天而起,盾牌脱离了姬夏的手臂飞起,悬浮在姬夏头顶放出一重重厚重粘稠的火焰将他护在了下面。

龙鳞上火光四射,一条长达百丈的火龙虚影冉冉浮现。空气中的温度越来越高,距离姬夏二十几里地的山峰都有了融化的征兆。

将长矛抱在胸前,姬夏双手按在小腹上,口诵咒语,身体内不断有流水一样的火光喷出。

“没用的!大兄!就算你激发了你全部的血脉力量,你只是区区一个大巫,你怎么可能挡得住上古人王的传承巫宝?”姬枢放声大笑,火光中燧人杖的影子一闪而过,瞬息间姬枢向姬夏轰下了数百杖。

火光四射,滚滚火焰化为一堵火墙向四周扩散开。

姬昊只觉双眼剧痛,刺目的火光让他睁不开眼睛。

刺目的火光中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炸裂声,姬昊定睛看去,正好看到龙鳞盾牌轰然粉碎,火龙虚影被砸得四分五裂,三色火光包裹住了姬夏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催发血脉之力的姬夏大口大口吐着血,被一杖打飞了出去。

姬夏的胸膛凹陷了下去,可怕的一击将他的所有肋骨砸得粉碎,在他胸膛上出现了一个人头大小的凹坑,胸前的皮肉全都被火焰烧成了飞灰,伤口内不断喷出大量鲜血,但是鲜血也很快被三色火焰烧成了青烟。

姬夏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双目失神的向后飞坠。

这一击把姬夏足足轰飞了数十里,同样一头撞在了一堵山崖上,高有数百丈的大山轰然坍塌,山石在瞬间就被附着在姬夏身上的三色火焰烧成了烟气。

姬枢紧紧咬着牙,死死抿着嘴,身形化为火光向姬夏追杀了过去。数十头巨大的火凤抢先飞向了姬夏,隔着老远就喷出了一条条炽烈的火焰。

“大兄,继续和我打过!你不会这么轻松就把本族战士首领的位置让给我吧?”姬枢举起木杖,狠狠的向姬夏轰了过去,与此同时,他还在大声索战:“你可是硬汉子,你不会就这么认输的,是不是?”

电光石火一瞬间,所有人都没想到姬夏会如此快的落败,就连姬奎等老巫祭都没想到,燧人杖的威力居然如此可怕,同样有巫宝护身的姬夏,居然被姬枢一击打得崩溃。

眼看着没人能及时作出反应,姬枢这一杖落下去,就算他不敢明目张胆的杀死姬夏,但是姬夏最少也要落一个残废,一辈子再也没有回复的可能。

只有姬昊早就对姬夏落败有了心理准备,姬枢的一番话还没说完,姬昊已经鼓起了全部力气,紫府元丹中庞然元力瞬间蒸发殆尽:“我认输……我阿爸输了哩,姬枢阿叔,你现在是我们火鸦部的战士首领了,我族的所有战士,都要听你的命令呢。”

姬昊的声音犹如宝剑震鸣直入云霄,真正有切金碎玉的力道。靠近姬昊的数十个族人耳膜被他一声大吼震得粉碎,双耳同时喷出大量鲜血,惨号着捂着耳朵蹲在了地上。

姬奎身体一个激灵,瞬间被姬昊惊醒的他厉声喝道:“姬枢,你赢了,住手!”

姬枢身体微微一僵,已经有几头火凤冲到了姬夏的面前,火光喷出,眼看就要烧到姬夏身上。如果姬枢现在要停手,还是来得及制止的。

但是姬枢只是身体微微一僵,然后他‘手忙脚乱’的举起了燧人杖,大声叫道:“啊呀,这巫宝的力量太强,我无法掌控它了……”

火凤嘴里的火光继续喷了出去,一抹人影突兀的出现在姬夏面前,青茯脚踏着一片青色叶片挡在了姬夏身前,双手挥动中,无数树藤、花朵凭空而生,在身前组成了一座厚厚的墙壁。

几头火凤喷出的火光狠狠切割在了树墙上,绿色的树藤、花朵轰然炸成无数烟火,青茯娇小的身体一颤,长发突然熊熊燃烧,七窍中有沸腾的鲜血不断喷出。

“姬枢,我-操-你-娘!”姬昊用力握拳,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眼看着火光就要吞没青茯和姬夏的身体,但是实力孱弱的他根本无力阻止!

千钧一发的关头,姬奎和另外八名老巫祭同时闪身到了青茯面前,九人手一挥,大片金色的乌鸦羽毛呼呼飞起,化为一片柔韧的羽墙挡在了火凤喷出的火焰前。

姬奎看着面孔扭曲的姬枢淡然说道:“按照祖先的规矩,姬枢,你击败了姬夏,你现在是我族的战士首领了。”

姬枢紧握燧人杖,身前盘旋的火凤一头接一头的消散。

他趾高气扬的举起燧人杖,疯狂的放声大笑起来:

“是,我击败了姬夏,现在我是火鸦部的战士首领了!从今以后,镇守圣地,拱卫我火鸦部领地的重任,就交给我吧!那些软弱无能的废物,他根本就没有资格统领我族的战士!”

狂傲的扫了一眼姬奎,姬枢傲然道:“大巫祭,以后本族征战厮杀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你们就不用操心这些了,每天炮制一些巫药,和祖灵多沟通沟通,好好吃饭喝水,好好睡觉休息,就足够了!”

姬奎和几个老巫祭目瞪口呆作声不得,面皮抽搐呆呆的看着姬枢。

金乌岭上,大半族人鸦雀无声,只有姬枢那一支部落的族人同时放声欢呼。

***

中秋节快乐咯!!!

多吃月饼!

多抢红包!

快快乐乐给猪头投推荐票咯!!!
第二十一章 敌人回顶部章节目录
金乌岭上金红色的火焰直冲天空,上千头巨鸦张开翅膀悬浮在半空,不断发出低沉的鸣叫。

洪亮的龙皮鼓被人敲响,浑厚有力的鼓声远远传出了数百里,在山岭之中往来激荡。

火鸦部十年一次的祭祖大典正如火如荼,无数祭品被送入祖庙,在大巫祭姬奎的主持下,大殿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沉睡的祖灵当被唤醒,尽情享受族人供奉的祭品,如果他们对祭品满意,那么他们会降下福祉,恩赐给被他们选中的族人。

刚刚姬夏和姬枢大战造成的岩浆湖泊已经冷血,两头身体由黑漆漆黏软泥土组成的淤泥怪蠕动着身体,慢慢的划过冷却后粗糙的岩石地面。

淤泥怪的身体所过之处,厚厚的泥浆不断涌出。在他们的力量驱动下,岩石软化变成了泥土,按照他们的指挥均匀的向四周摊开。

十几头缔结了盟约,受火鸦部保护,同时也被火鸦部驱遣的树精摇摆着庞大的身躯,在厚厚的泥土上洒下大把大把的种子。被树精法力滋养过的种子很快就绽放绿芽,用不了几天,这一片被焚毁的山林就会重新变得郁郁葱葱。

这一切都和姬昊没有关系。

自家的小木屋内,姬昊阴沉着脸看着肩并肩躺在一张巨大兽皮上的姬夏和青茯。

两人都昏迷不醒,都是同样的症状——面孔潮红,呼吸喷出的气息灼热异常,小小的木屋被两人喷吐出来的气息变成了一个大火炉子,屋外的泥土都被热力烤成了枯白色。

火鸦部巫医造诣最高的巫祭姬菟盘坐在两人身边,不断取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树皮草根塞进两人嘴里。姬菟的手指比比划划,念诵着奇异的咒语,塞进两人嘴里的树皮草根凭空化为液体流进他们腹中,两人喷出的热气也就稍微降低了一些。

“上古人王燧人氏的传承巫宝啊。”忙碌了好一阵子,勉强控制住了姬夏和青茯体内肆虐的热力,姬菟用力揉搓着一根草药,皱眉叹息起来。

“燧人氏的年代,太古老,太久远了。就连我们这些负责传承祖先知识的老家伙,也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字。”姬菟看着姬昊慢吞吞的说道:“他虽然被各族尊奉为人王,但是他的活动地盘主要是在传说中的中陆,从来没听说燧人氏来过南方,想不到他的传承巫宝,会在南荒出现。”

“我阿爸、阿姆的伤,要紧么?”姬昊打断了姬菟的感慨,直接询问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很难,很难,很难。”连续用了三个很难,姬菟不断的摇头:“上古人王的力量不可揣测,他的传承巫宝,姬枢就算只能借用燧人杖一丁点的威力,也不是我们能抵挡的。”

有点无奈的看了一眼昏厥不醒的姬夏和青茯,姬菟沉吟了一阵,这才叹道:“要么,他们自身血脉之力,能够抵挡火力侵蚀,自然苏醒;要么得有擅长控制火焰的巫王,抽走他们体内的三味火,否则我只能用巫药压制火力,让他们不被烧死。”

严肃的看着姬昊,姬菟沉声道:“但是用巫药压制火力,昊,你跟着我们学了这么多年的巫药之术,你也知道,这种法子只能勉强维持你阿爸、阿姆的生命,实际上火力还在不断的消耗他们的精气。”

“时间一久,他们还是会被烧死?”姬昊看着姬菟苍老的面孔,无力的问了一句。

姬菟叹息了一声,喃喃自语道:“只能看你阿爸、阿姆能不能自己熬过去……还有,我回去了,再想想办法,总会有办法的……比如说,过两天,我们一起逼姬枢动用燧人杖试试能否把火力吸回。”

留下了一堆性质阴寒,可以暂时压制火力的药物,姬菟杵着拐杖,慢慢的走出了院子。

姬昊盘坐在姬夏和青茯身边,静静的看着两人通红的面孔。他握住了姬夏的手掌,姬夏的手灼热逼人,手掌心的温度就和烙铁一样。

这样可怕的火力,姬夏或许还能多熬一阵子,但是正好被火焰之力克制的青茯,她绝对坚持不了几天。姬昊看着青茯眼角细细的皱纹,一种绝大的恐怖突然涌了出来。

巫祭们出面逼迫姬枢,那家伙只要随便找个借口,姬夏和青茯就没救了。靠自身的血脉之力强行抵挡,就算姬夏可以,属性被克制的青茯也不可能幸免。

“喂,老家伙,老家伙!”火鸦部的巫祭没办法消灭姬夏、青茯体内的火力,姬昊只能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了虚影的身上。所有精神力量涌入神魂空间,姬昊冲着神魂空间中白茫茫的雾气大叫起来。

很快虚影从茫茫雾气中凝聚了身形,他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姬昊,很是诧异的问道:“小家伙,你极少主动找我。今天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姬昊迅速的向虚影述说了姬夏、青茯受伤的过程:“阿姆为了救阿爸,也被三味火灼伤了。部族最厉害的巫医都无法施救,老家伙,你有什么办法?”

虚影两条浓眉蹙在了一起,他低声的自言自语:“燧人氏么?似乎……听说过,懒得关心,倒是忘了。三味火,三味火,这是什么火焰?”

姬昊紧握姬夏的手掌,从姬夏手心抽取了一缕极其微弱的三味火的气息送入了神魂空间。

虚影眉头一挑,恍然大悟般说道:“啊,是这种火焰么?这是三种极致的后天火焰,经过巨大力量的压缩炼制,强行逆转后天而成的先天之火。嗯,三种后天火焰分别从虚空中、地心里、人体中炼化而来,天、地、人三种后天火焰融为一体,这才炼成了这种先天火焰。”

“能解除么?”姬昊紧张的看着虚影。姬菟都无法弄清三味火的跟脚,但是虚影一眼就认出了这种先天之火的来龙去脉,姬昊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虚影身上。

“很简单!”虚影眼神很古怪的看着姬昊:“把所有火力吸入你的体内,用补天不漏诀炼掉就解决了。这虽然是先天之火,但是补天不漏诀能炼化天地万物……小家伙,你怎么比我还糊涂?”

好似一道雷霆劈过,姬昊心头一阵敞亮。可不是,补天不漏诀能炼化天地万物,三味火也属于天地万物之一,有什么不能炼化的呢?

无非是自己补天不漏诀的境界太低,一次炼化不了多少,但是只要坚持炼化,一定能将姬夏和青茯体内的所有三味火全部炼化干净。

先天之火三味火,难以想象将这些火焰炼化后,会给姬昊带来多大的好处。

正狂喜的时候,虚影突然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姬昊的精神力量犹如潮水一样从神魂空间中退出,他刚刚睁开双眼,就看到一名生得极其美貌的劲装少女,重重的飞起一脚踹在了自己胸膛上。

少女的力气不小,姬昊丝毫没有防备,被她一脚踢飞,一头撞碎了木屋的墙壁摔倒在院子里。

院子中,胖熊被几条彪形大汉死死的压在地上,任凭他疯狂的挣扎怒吼,根本无法从这些大汉手中逃脱。

姬昊还没站起身来,劲装少女又闯了出来,手掌一翻,一柄短刀狠狠的向他心脏捅了过来。

***

周一咯!!!

昨天的月饼好吃么?

猪头挥动着猪蹄儿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