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畅游书海,品尝文化,陶冶情操,彰显智慧。米花书库为您营造舒适阅读环境而努力,希望书友继续支持。)
第十八章 暴力回顶部章节目录
“哈,哈哈,哈哈哈!”姬昊高高举起双手放声狂呼,眸子骤然变成通红一片。

太可怕了,姬夏的修炼天赋,简直就和妖魔一样强悍。

姬昊记得清清楚楚,当年就在金乌岭祖庙中,姬夏和青茯被黑水玄蛇部暗算偷袭时,姬夏胸腹之间开辟的二十几处巫穴,都被黑水玄蛇部的歹毒巫器洞穿。

换成其他族人,一个巫穴被破,从此一辈子都一蹶不振。

但是姬夏十年蛰伏,居然避开了胸腹之间的那些被毁掉的巫穴,别开蹊径,在四肢重新开辟四十八处巫穴,一身巫力不仅没有衰落,反而比十年前更强大了许多。

不愧是被火鸦部的世代死敌黑水玄蛇部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被黑水玄蛇部的巫祭和长老们称为千年以来最可怕敌人的姬夏。二十几处巫穴被破,居然还能重新崛起,而且实力越发强横!

“夏大兄,你是我们火鸦部最强的战士!”

“吼,吼吼,夏才有资格成为我们首领!”

“揍死他,打扁他的脑袋!夏,打断他的腰杆,拗断他的脖子!”

和姬昊一样,无数火鸦部镇守金乌岭圣地的守护战士雀跃咆哮,挥动着兵器大吼大叫。无数族人气血翻滚,脸蛋变得通红一片,更有人激活了血脉力量,一片片火光环绕周身,嘴里更是发出‘嘎嘎’鸦鸣。

“混,混蛋!”刚刚一脚踩死自己儿子的姬枢,心情正剧烈起伏,猛不丁的看到姬夏如此狂野的展示出自己全部的威势,气机冲撞之下,他的心头一阵阵火烫,一口逆血差点吐了出来。

“姬夏!你被破了巫穴,你怎么还可能……”姬枢脑子里一阵阵的眩晕,姬夏身上足足有四十九处巫穴开辟,远比他身上三十二个巫穴多得多,实力自然也强出了一大截。

他想要谋算火鸦部的战士首领一职,现在看起来就有点像是笑话!

“祖先的血脉赐予了我们力量!”姬夏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干瘪的、紧贴着筋骨的皮肤犹如熔岩一样熠熠发光:“用心体悟祖灵的呼唤,只要血脉还在我们体内流动,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就有无穷的希望!”

“说得好啊,夏!”姬奎站在祖庙入口处,赞赏的点了点头:“血脉之力,是我们族人最宝贵的东西。只要还活着,只要血脉还在延续,就有无数的可能。”

姬昊瞪大眼看着姬夏,这就是血脉之力的神奇么?

以姬昊前世对修炼功法的认识,不要说一个人胸腹之间数十处要穴被彻底毁坏,就说一条普通经脉断裂了,他都绝对会变成一个废人。但是在这个世界,拥有神奇的血脉之力,姬夏伤成了那个样子,居然都能在十年内重修回来!

“血脉的力量?”姬昊体内气血一阵翻滚,五彩光芒不断闪烁,**力量一节、一节的缓慢提升着。他的身体好像变成了一个黑洞,四周的天地灵气不断的向他的身体汇聚了过来。

小腹中的五彩火苗骤然膨胀了一倍大小,所有天地灵气都被五彩火苗吞噬了进去,然后转化为一条一条流光急速流转姬昊全身。姬昊的身体极深处隐隐传来清脆的龙吟声,皮肤下的肌肉犹如水波一样起伏着。

“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废话,战吧!”姬枢疯狂的大吼了一声,身体骤然化为一条火光冲天而起,带起一条刺目的弧线向数十里外的一片山林落下。

“战!”姬夏大笑一声,同样纵身跃起,一步跨过数十里地,和姬枢落在了同一片山林中。他的身体还没落地,先行一步的姬枢已经大吼一声,双足用力一踏地面,身形化为一团烈火向他撞了过来。

四条粗壮的手臂重重的撞击在一起,随后弹指一挥间,两人的拳头相互之间交错了数百次。

大地剧烈的震荡了一下,十几里方圆的山林被一片狂野的火光包裹,无数十几人合抱粗细的古木在瞬间烧成灰烬。大地不堪重负的悲鸣着,大块土地被高温烧成岩浆,沸腾的岩浆在拳劲的冲击下犹如浪潮一样向四周泼洒出来,大片岩浆甚至飞过数十里地,泼洒在了金乌岭山脚下。

‘啪啪啪’的巨响声不绝于耳,这是姬夏和姬枢的拳头在疯狂的轰击对方的身体。

没有任何技巧,没有任何闪避,南荒大巫的战斗就是这样的狂野而直接,面对面的站立,不闪避,不逃跑,没有任何畏惧,用最纯粹最狂暴的力量轰击敌人、轰碎敌人、轰杀敌人!

姬夏的脸颊裂开了,大片鲜血喷洒出来,一颗一颗犹如珠玉一样闪光的牙齿飞出,但是在牙床上立刻又有新的牙齿生长出来。

姬枢的面颊同样裂开,甚至凹陷了下去,姬夏的拳头比他沉重得多,他的面颊骨裂开,然后大片碎骨飞出。但是大巫的生命精气犹如海潮一样浩瀚无边,碎裂飞出的骨骼重生而出,飞溅的血肉也在快速的生长出来。

两人同出一脉,开启的都是火鸦一族的祖传血脉之力,金红色的火光包裹着他们,强烈的火光刺痛了实力不够的族人的眼睛,数以万计的族人只能看到一团光,只能看到满天都是大火沸腾。

骤然一声巨响,姬夏一个深呼吸后爆出将近一百拳落在姬枢身上。

姬枢的两块胸肌炸开,十几根肋骨轰然炸裂,身体犹如出膛炮弹带起一道笔直的火光向后飞射。

大地再次震荡了一下,姬枢的身体重重撞在了十几里外一座高有三百多丈的大山上。丛林茂密的山峰轰然炸开,无数山石瞬间被高温烧成了沸腾的岩浆。姬枢大口大口的喷着血,躺在岩浆当中动弹不得。

两人战斗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直径二十里的岩浆湖泊,姬夏脚踏一片火光,悬浮在岩浆上,冷眼看着数十里外不断吐血的姬枢。

“姬枢……阿弟,你还不是大兄的对手,金乌岭战士首领的职位,看来还是我的!”

烈火熊熊燃烧,姬夏被打得碎裂的面颊急速的愈合,眨眼间所有伤势都恢复如初。

“姬夏……大兄,不试试,我怎么甘心呢?”姬枢‘咔咔’狂笑着,他的左臂上一道火光喷出,他双手紧握住了一根造型奇异,被一团一团烈火环绕的木杖。

“我新得了一件传承巫宝,大兄,试试接我一招!”

姬枢的身体冉冉飞起,身上的伤势同样在急速愈合。
第十九章 巫宝回顶部章节目录
距离金乌岭不远的大山山腰处,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和一个枯瘦精悍的中年男子肩并肩站在一株大树上,眺望着远处姬夏和姬枢的大战。

老人光着上半身,死白色的皮肤上,用黑色的颜料纹了数十条龇牙咧嘴的毒蛇图腾,他身体一动,所有毒蛇都好似在不断蠕动,看上去狰狞恶心到了极点。

一条两尺长的细细黑蛇盘在老人的脖子上,一对惨绿色的眼珠死死的盯着金乌岭,细细的蛇信子不时‘嘶嘶’喷吐,额头上的黑色独角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枯瘦精悍的中年男子比身边老人高了一大截,他穿着一件用黑色蛇皮制成的紧身软甲,背后背着一柄长有八尺的长剑,瘦削的脸颊不时抽搐几下。

一条一丈多长的独角玄蛇一头搭在一根树枝上,尾巴缠绕着中年男子的腰身。和老人脖子上的那条小蛇一样,这条独角玄蛇同样死死的盯着金乌岭,盯着金乌岭上那些凌空悬浮的巨型火鸦。

巨响声中,姬枢被姬夏重拳轰飞,身躯撞碎了一座大山。老人苍老枯萎犹如骷髅的面孔抽动了一下,低声咕哝道:“这个姬夏,十年前那次偷袭没能杀了他,以后他还会是我们黑水玄蛇部的**烦。”

中年男子皱起了眉头,双手紧握在一起不断用力,手指骨节不断发出‘咔咔’脆响。

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老人喃喃道:“十年前,姬夏巫穴被毁,原本以为他就是个废人了。但是没想到,他居然硬生生又开辟了这么多处巫穴。不愧是火鸦部巫帝一脉的血裔子孙,这份潜力,太可怕了。”

中年男子不忿的哼了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火鸦部巫帝一脉的血裔又怎样?二十五年前,我们袭杀了姬夏的父亲,顺带干掉了他七个哥哥;五十年前,我们围攻杀死了他的祖父,他父亲的所有兄弟也在那一战中全部被杀。”

傲然昂起头来,中年男子咬牙道:“现在火鸦部巫帝一脉最纯粹的血裔,只有姬夏一人!我黑水乌蛟,绝对不会让他再活过下一个十年。”

老人点了点头,沉沉说道:“蛟,是不能再让姬夏活下去了。这十年来,火鸦部在他的带领下,对我们部族步步紧逼,我们已经失去了好几片最肥美的猎场。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黑水乌蛟抚摸着缠绕在腰上的蛇尾,阴恻恻的说道:“所以,我真心想让姬枢成为火鸦部的战士首领,阿公,我虽然不喜欢姬枢这个阴险的家伙,但是我更不喜欢姬夏啊!”

眯着眼,黑水乌蛟阴声道:“我大兄,可是死在了姬夏的手上。我一定要亲手撕开这家伙的胸膛,把他的心脏挖出来,献给尊贵的黑水玄蛇做祭品!”

‘嘶嘶’,独角玄蛇身体翘起,将脑袋搭在了黑水乌蛟的肩膀上,黑漆漆的蛇信子亲热的舔了舔他的脸。

火光冲天而起,姬枢脚踏火云站在离地百丈的空中,双手紧握火光喷涌的木杖放声大笑。长度超过两米的木杖就好像一条刚刚从树干上砍下来的枝条,通体青翠欲滴,数十根细小的树枝上,还挂着大片鲜嫩的树叶。

这根木杖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生气勃勃’,完全不像是一根木杖,反而像是一株依旧扎根在地下,蕴藏了无穷生命力的大树。

姬枢紧握木杖用力挥动了一下,就听到‘呼呼’的风火声从木杖中涌出,大片三色火光不断从木杖中喷了出来。三色火光好像琉璃,白色火焰在最外层,中间一层是青色,最核心一层是红色,三色火焰化为人头大小的火球落在地上,所到之处山石瞬间化为青烟。

姬枢的身体被热浪包裹,恐怖的热力扭曲了空气,他的身体看上去就好像不断摇晃的水波中的影子,肉眼已经无法看清他的身形。

火鸦部的族人们同时咋呼起来,这柄木杖发出的火焰太强大、太可怕,从木杖内喷涌出的巫力波动犹如海啸,方圆百里的山林都被无形的波动冲得胡乱摇晃,热浪熏得火鸦部的族人们大汗淋漓,有些人的头发、眉毛都无端端的燃烧了起来。

姬昊瞠目结舌的看着这柄木杖,如此可怕的力量,姬枢只是单纯把它握在手中,还没有催发它的威力,这柄木杖的威能就笼罩了方圆百里之地!

如果姬枢全力催发的话,这柄木杖能够瞬间消灭百里内的所有敌人吧?

“这是什么鬼东西!”姬昊的心脏紧紧绷在一起,突然为姬夏担心起来。

“传承巫宝。”青茯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姬昊身后,双手紧紧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青茯的手指痉挛,指尖深深的陷入了姬昊的皮肉中,显然她的心中也紧张到了极点。

“传承巫宝,最弱的传承巫宝,也要极其强大的大巫,起码开辟了一百个以上巫穴的大巫才有实力炼制。任何一件传承巫宝,都起码要经过一代一代大巫,最少一千年巫力和精血的滋养,才能最终成型。”青茯喃喃自语道:“任何一件传承巫宝,都能让一个大巫的实力增强十倍以上。”

姬昊的身体绷紧了,他回过头,低声喝道:“阿爸他……姬枢如果实力提升了十倍,那么阿爸……”

青茯的俏脸变得惨白一片,咬紧牙齿低声哼道:“你阿爸,当然有他自己的传承巫宝。昊,怎么说你阿爸和你,都是火鸦部最正统的巫帝血裔。但是,但是,姬枢的这件传承巫宝,太强大了,根本不应该出现在他手上。”

姬夏站在沸腾的岩浆上,低沉的咆哮了一声,左手一挥,一面用九块硕大的赤红色龙鳞制成的盾牌凭空飞出,牢牢扣在了他的手臂上。他右手向着空气中一抓,一柄用金色桑木心做柄,枪头用赤红色龙角锻造而成的长矛被他紧紧握在了手中。

单手紧握长矛,用力的往盾牌上敲了一记,姬夏大声吼道:“枢,来吧!”

姬枢冷笑了几声,双手紧握木杖,咬破舌尖一口血箭喷在了木杖上。就听得一声低沉的长啸声绵绵而起,数十头翼展超过百丈的三色火凤从木杖中飞出,喷吐着长达千丈的火光烟气,疯狂的向姬夏冲了过来。

姬枢身体闪烁,高大的身躯化为一团火光,隐藏在火凤喷出的火焰中,几个闪身到了姬夏面前,木杖狠狠的向姬夏的头顶轰了下去。

***

兄弟姐妹们,早起精神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