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 如果您觉得这个小说好看,推荐给朋友们吧,这里是米花书库,好书多多,无弹窗,力求全文字,争取全txt )
第十二章 窥探回顶部章节目录
夜,一块浮空大陆正从金乌岭上空飘过,漫天星光都被遮挡。

金乌岭绝顶上,三头巨鸦懒洋洋的打着呵欠悬浮在半空,羽翼放出淡淡的光芒照耀四周。微薄的红光照亮了百里山林,杜绝了任何外来敌人趁着绝对黑夜偷袭的可能。

姬昊家的木屋中,火塘里篝火熊熊,半截洗扒干净的四臂猩熊架在篝火上,已经烤得油脂四溢。黄澄澄的油水不断掉进篝火中,发出‘噗嗤’响声,浓郁的香味惹得趴在门口的胖熊口水一直拖到了地上。

白天的时候▲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姬昊从一窝金翅蜂的蜂巢中割了上百斤蜂蜜,把黄金一样闪亮的蜂蜜涂在滚烫的烤肉上,浓郁的甜香味顿时飘散了出来。满足的咬上一口,姬昊眯着眼,很幸福的哼哼了几声,将肉块递给了青茯。

“阿姆,金翅蜂蜜,对你的身体有好处。”姬昊很灿烂的笑着。

金翅蜂性格凶残暴虐,酿造的蜂蜜不仅仅采集了百花的花粉、花蜜,更是袭杀大量凶禽猛兽,汲取它们的骨髓精气而成。所以金翅蜂的蜂蜜大补元气,对青茯这种巫祭更有滋养灵魂的神奇功效。

青茯笑着接过烤肉,轻轻的咬了一口,眯着眼斜睨了姬昊一眼。

“昊,你真去割金翅蜂的蜂蜜了么?阿姆还以为……”

“还以为什么?”姬昊镇定自若的用石刀砍下一大块兽肉,大口大口的撕扯起来。小腹中五彩火光摇曳,吞下去的兽肉几乎瞬间被消化,变成了五彩流光融入全身。

‘嘎嘎’一笑,抓起自家酿造的木薯酒喝了一口,姬昊看着青茯笑道:“听说,姜媱和姬武出事了。阿姆你不会以为,我有这个力气把她们怎么样吧?姬武也就算了,姜媱么,我可打不过她。”

青茯眯着眼,很是狡黠的笑着,她也抓起石雕的小酒坛抿了一口酒,淡然说道:“昊,你自然是打不过姜媱的。但是,谁知道呢?你在部落中从来不和同样年纪的娃娃玩耍,你在部落外的朋友,可不少。”

姬昊呆了呆,‘哈哈’大笑了几声,再也不吭声。石刀起落,将四臂猩熊切得支离破碎,长有一丈开外的半截猩熊短短半个时辰被姬昊啃得干干净净。

满意的拍了拍肚皮,姬昊擦了擦嘴,顺着楼梯溜进了自己住的阁楼。

“阿姆,我睡觉了。阿爸今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就不用等他了。”

青茯笑了笑,慢慢的捶了捶腰,将姬昊丢得满地都是的兽骨一一捡了起来,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了屋子角落里。四臂猩熊是小巫境的凶兽,骨骼坚硬致密,是制造各种巫祭器具的好材料,是不能随意丢弃的。

一边忙碌,青茯一边低声的自言自语:“不会是昊吧?嗯,不是也好,是就更好了。”

阁楼里,姬昊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透过窗子,静静的看着金乌岭上空的红光。青茯忙碌的响动不断传来,过了大概一刻钟,火塘里的篝火被灰烬盖上后熄灭,青茯灭了灯,进了卧房。

姬夏今晚不在家,他正带了一批亲近、亲厚的族人,拜访平日里部族中持中立态度的几个长老和巫祭。

姬昊又等了一阵子,等青茯的卧房里传来了悠长的呼吸声,确定青茯已经睡着了,姬昊这才偷偷的爬了起来,小心的从阁楼角落的暗格中,取出了一枚赤红色散发出灼热波动的乌鸦羽毛。

咬破手指,在乌鸦羽毛上迅速画了三个古朴的符印,姬昊无声的念诵咒语,乌鸦羽毛无声无息的燃烧起来,化为一头巴掌大小的黑色乌鸦扑腾着翅膀飞出了屋子。

盘坐在阁楼里,姬昊眸子里闪烁着淡淡的红光,那头巨鸦羽毛所化的黑乌鸦所见的一切,都全部投射在了姬昊的眼睛里。一缕极细的精神波动附着在黑乌鸦上,姬昊控制着它向姬枢的营地飞去。

在山谷的一侧,靠近山谷入口的地方,姬枢带来的大队族人自行建立了一个营地,搭建起了数百个大大小小的兽皮帐篷。黑夜给了姬昊控制的巫法乌鸦最佳的掩护,这头有形无质的黑乌鸦无声的划过夜空,轻盈的落在了营地里最大的一座兽皮帐篷上。

只是临时居住的场所,兽皮帐篷的制作工艺极其的粗陋,兽皮缝合的地方有着巨大的缝隙。黑乌鸦猩红的眼眸凑到了一条缝隙上,眯着眼向帐篷里望了进去。

宽敞的帐篷内摆着两个陶土大缸,一口大缸里翻滚着赤红色的粘稠药汁,姬武正浸泡在药汁中,一团火焰围绕着大缸无声的燃烧着,将药汁烧得‘汩汩’直冒水泡。

被滚烫的药汁熬煮,身负重伤的姬武痛得面孔扭曲,张开嘴不断的大吼大叫,但是半点儿声音都没能发出。

另外一口大缸内则是满满的一缸绿色药汁,无数毒虫、毒虫的肢体在药汁中翻滚,同样受伤不轻的姜媱咬牙切齿的坐在大缸中,七窍中不断有黑红色的烟雾喷出。

阁楼里,姬昊冷冷的笑了一声。这一缸绿色的药汁药力很强嘛,姜媱体内的淤血都被化为雾气排出体外了。

和无法发出声音的姬武不同,姜媱咬着牙怨毒无比的咒骂着:“是姬夏的人,一定是他勾结黑水玄蛇部的人对我和武下的毒手!这里是金乌岭啊,黑水玄蛇部的杂碎,怎么可能偷偷摸摸来到这里?”

“姬枢,你要还是男人,就在祭祖大殿上活劈了姬夏,我要亲手把青茯和姬昊给弄死!”姜媱咬着牙,犹如女鬼一样狰狞的嘶吼着:“姬夏勾结你们火鸦部的死对头,潜入你们的圣地金乌岭,想要杀了我呀!”

站在帐篷里的姬枢一言不发,他双手抱在胸前,面无表情,甚至呼吸都变得若有若无。

帐篷里还有另外两个中年男子。一人高大魁梧,和姬枢长得有九成相似。另外一人高挑俊秀,下巴上一缕三指宽的黑色胡须足足拉下来四尺多长,眼角眉梢和姜媱都极其相似。

听到姜媱的咒骂声,生有黑色胡须的俊秀男子一耳光狠狠的抽在了她的脸上,打得姜媱满口喷血,鲜血混在绿色的药汁中,混成了极其古怪的一滩颜色。

“蠢!”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我怎么有你这么蠢的女儿?”

“姬枢,看来圣地的巫祭和长老当中,有人不满我们这一支族人取代姬夏这一脉主家。”另外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次祭祖大典上,你夺了圣地战士首领的位置就可以了。”

停顿了一阵,中年男子阴沉的说道:“想要永绝后患,就只能祭祖大典后,再想办法啦。”

***

有风妹子、有耳根、有跳舞、有萧瑟朗等等一群作者在,今天一整天都是开会!

先更两章吧,如果今天能清醒着回房间,就再更一章,若不能,就后面再补吧!

泪光涟漪的问大家——请多投点推荐票吧!
第十三章 震慑回顶部章节目录
“阿爸!”姜媱不解、惊惶的看着中年男子。

姜媱的阿爸?毕方部的大巫祭姜僰么?姬昊的眸子里闪烁着诡奇的红光,全部精神都聚集在了帐篷里。

“你真够蠢。所以,你只能嫁给姬枢;而你的妹妹比你聪明得多,所以她才有资格嫁给那位大人。”

当着姬枢等人的面,姜僰毫不客气的抨击自己的女儿。

姬枢咧咧嘴,脸蛋骤然抽搐了几下。姜僰的话固然是在责骂姜媱,但是言下之意却是,姬枢并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人物,所以姜僰这个愚蠢的女儿才嫁给了他。而比姜媱聪明得多的,姜媱的妹妹,则是许婚给了某个身份比姬枢重要得多的大人物。

姜僰的话太伤人,但是姬枢硬是一句话都没说。毕方部是实力远比火鸦部强大百倍的大部族,是南荒的一方霸主,姜僰是毕方部的大巫祭,可不是他姬枢能得罪的人。

和姬枢生得有**成相似的魁梧壮汉冷哼了一声,颇为不满的瞪了姜媱一眼。

轻轻的扭动着身体,壮汉体内就发出了铁锤轰击铁锭一样的声响,他的骨骼坚硬远胜钢铁,稍微活动一下身体,骨节对撞的声响就很是吓人。

“我派人彻查了现场,动用了七种嗅觉灵敏的巫兽,都没能找到敌人留下的半点儿气味。”大汉低沉的说道:“在金乌岭,有这种手段,能做到这一步的,估计也就只有那几个老不死了。”

姜僰冷淡的说道:“也就是说,你们火鸦部的那几个老家伙,他们心里还是倾向姬夏。祭祖大典上,就算姬枢击败了姬夏,也只能击败,不能杀死他。不然的话,以后姬枢想要掌握火鸦部的战士,就难了。”

壮汉轻叹了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不仅这样,就连姜媱和姬武遇袭的事情,也得瞒下来。哪怕我们都知道,不是黑水玄蛇部的人下的手,但是我们也没办法追究下去。”

姜媱刚刚挨了一耳光,但是听了壮汉的话,她依旧不甘不愿的尖叫起来:“阿爸,我的亏,就白吃了?”

随后姜媱又呆了一下,万分愕然的叫道:“偷袭我的人?是火鸦部的人?难道不是黑水玄蛇部嘛?”

姜僰又是一耳光抽了过去,这一掌比刚才那一记耳光还要重了数倍,姜媱半边脸差点被抽碎了,大口鲜血不断从嘴里喷出,姜媱翻着白眼就昏了过去。

“我姜僰,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女儿?”姜僰轻叹了一声,神色阴郁的摇了摇头:“眼看就是祭祖大典,姬枢是要争夺圣地战士首领的人,他的女人和儿子,在他的面前被人重伤,这消息传出去,部族的战士,还会对他心服口服么?”

姬枢跺了跺脚,咬牙向姜僰点了点头:“等祭祖大典之后,我一定会查出,是谁下的手。”

姜僰满意的点了点头,冷冷的说道:“这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火鸦部战士首领的位置,绝对不能落到别人的手上。为了让姬枢成为火鸦部的战士首领,任何事情,都暂时放下。”

姬昊微微一笑,姜僰、姬枢他们打得好如意算盘。

既然他们不敢在这个时候把事情张扬出去,既然他们祭祖大典后还想要斩草除根,那么还和他们客气什么?南荒这个鬼地方,拳头就是道理,暴力就意味着公正。

笑声中,姬昊双手变幻法印,双眸中隐隐有大片雷电连成的涟漪涌荡。

远处落在帐篷上的乌鸦羽毛上,突然有极细的电光冒了出来,乌鸦的身体融成了一团火,然后和电光融为一体,变成了一团火红色、拳头大小的雷火。

姬昊体内,十年来苦修九字真言丹经凝聚的精纯法力好像退潮的潮水,眨眼间就涓滴不剩,所有法力都化为雷霆之力,融入了远处的雷火中。帐篷附近微风骤起,滚滚天地灵气不断被雷火吸入。

拳头大小的雷火缓慢旋转,很快变成了人头大小,然后无声无息的从兽皮帐篷的缝隙中坠落。

好像一块石头,雷火落进了姜媱浸泡的大瓦缸中,溅起了大片粘稠的绿色药汁,迅速没入了瓦缸里。

姜僰、姬枢和中年壮汉同时呆了呆,姜僰下意识的身形一晃,根本顾不上救助姜僰,自顾自化为一道火光冲出了帐篷,直到冲出了上百丈远,姜僰才低声嘶吼:“是谁?”

姬枢呆了呆,先是向后退了几步,思忖了一瞬间,这才一个虎扑冲到了瓦缸边,伸手就往粘稠的药汁中抓去。但是比姬枢更快的,是站在他身边的壮硕中年,他带起一片残影赶在姬枢之前冲到了瓦缸边,右手快如鬼魅一般伸进药汁,一把将姬昊凝聚的雷火抓了出来。

“天关霹雳,铁甲飞熊,急急如律令。”

坐在自家阁楼里,姬昊淡然一笑,十指轻轻一弹,数里外凝聚了全部法力和一枚巨鸦羽毛内全部火焰力量的雷火,伴随着一声低沉的轰鸣爆发开来。

帐篷内,壮硕的中年男子闷哼一声,庞大的身躯被雷火笼罩,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他双手紧紧抱在胸前,雷火所有的威力都被他禁锢在了自己的双手和胸膛之间,姬昊的一枚雷火所有威力被他硬生生的全部吃下。

这家伙的实力强悍,姬昊也无法揣测他到底有多强。姬昊全力施为的一枚雷火,只是炸得他双手和胸膛的皮肤焦糊,除此之外并无大碍。

姜媱、姬武身处的瓦缸轰然炸开,粘稠的药汁溅得满地都是。原本就身负重伤,正借助药汁之力恢复伤势的姜媱、姬武同时吐血,尤其外伤严重的姬武,胸膛、小腹上的贯穿伤同时喷出了大量血水。

“武!”姬枢顾不得躺在地上大口吐血的姜媱,一个箭步冲到了姬武身边,手忙脚乱的用手捂住了他的伤口。

帐篷的兽皮门帘一动,脸色难看的姜僰带着道道火光冲了回来。

“是谁下的手?是谁暗算我们?”姜僰气急败坏的低声咆哮着,俊秀的脸上尽是彷徨和惊惧。以他毕方部大巫祭的实力,他居然没有任何的警兆,就被敌人的攻击近身了,姜僰简直要发疯了。

姬枢带来的战士纷纷惊动,一个个悄无声息的窜出帐篷四下警戒。

姬昊的雷火没有惊动火鸦部的族人,但是姬枢他们势必被姬昊的袭击弄得难以入睡。

阁楼里,姬昊得意的笑着。

没错了,这些巫,空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不修元神,不知神通变化,就算是强大如姬枢这样的大巫,也并不难应付呢。

带着得意的笑容,姬昊四仰八叉的躺在兽皮上,沉静如水的星辰之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不断融入姬昊法力消耗殆尽,变得空荡荡的身体。

***

我做到了,冲回房间,及时更新!

今天更新完成!

双手舞动——推荐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