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知人知理知事,读人读理读书。书香伴我成长,阅读圆我梦想。精彩内容尽在www.7mihua.com}
第十章 强杀回顶部章节目录
温泉的水突然变得粘稠深邃,隐隐有扭曲的符文在泉水中浮现。

霸道的药力好像无数小刀刺进了身体,姬武浑身肌肉、骨骼抽搐,剧痛从身体四处袭来,痛得他龇牙咧嘴的朝着天空大声嘶吼,好几次差点从温泉中跳了起来。

但是每次姬武想要跳起来,都被姜媱一掌重新按了进去。姜媱看似纤细的手掌好像一座大山,任凭姬武哭喊挣扎却丝毫动弹不得。

“阿姆,痛,痛,痛啊!火烧,烧得痛T米T花T书T库T http://wWw.7MihuA.cOm,痛!”姬武哭天喊地的哀嚎着,鼻涕眼泪喷得满脸都是。

“忍着,武,忍着!”姜媱妩媚的脸蛋上阴冷一片,她咬着牙冷声道:“在祭祖大典上,你一定要让所有人刮目相看,让所有人都明白,我姜媱的儿子,就是要比青茯的崽子强!”

“激活祖先血脉中遗传的血脉之力,突破到巫人境第十一层,彻底压过姬昊那崽子!”姜媱低声咆哮着:“那个姬昊,据说他已经在修炼巫祭秘法,他没这么简单!只有巫人境第十一层,你才能确保胜过他!”

‘呼呼’火焰燃烧声从姬武体内传来。

姬武的眉心冒出一团小小的火苗,几条极细的火光从这小小的火苗中伸出,沿着姬武的皮肤向他身体各处缓慢的延伸了出去。

姜媱得意的挑起了眉头,兴高采烈的‘呵呵’大笑起来。站在一旁的几个健壮妇人同时笑了起来,不断的夸耀姬武的天赋是多么的惊人,小小年纪,居然就突破到巫人境十一层,这在姜媱的母族毕方部,也是极其罕见的天才少年!

姜媱趾高气扬的昂起了头,洋洋得意不可一世。

姬武浑身抽搐着,肌肉一块块膨胀隆起,骨骼发出‘咔咔’脆响,身体在一分一厘的拔高。剧痛从四处袭来,姬武痛得昏厥了过去。不是依靠自己修炼,不是自己奠定稳固的基础,而是用霸道的巫法、巫药,用外力强行提升力量,这种痛苦简直比千刀万股的凌迟还要残忍。

“武,你是阿姆的儿子,所以你必须赢!”姜媱冷声笑着,妩媚的眸子里尽是残酷的杀意:“这可不仅仅是你阿爸的事情,这还关系着阿姆的脸面!”

‘咚、咚、咚’,沉重的脚步声从密林中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树枝破裂的声音。

几个健壮的妇人立刻抓起了放在地上的重剑、大斧,一字儿排开护在了姜媱的身前。‘咔嚓’几声,一株高有百丈的巨木晃动了一下,身高超过五丈的老树妖喷吐着寒气,从密林中走了出来。

看到温泉边的姜媱等人,老树妖张开嘴喷出一团浓浓的寒气,低沉的咆哮起来。温泉边狂风骤然平地而起,无数落叶被狂风卷上了高空。老树妖厚重的树皮上浮现出了数十个碧绿色的符文,伴随着符文的闪烁,狂风有进一步加大的趋势。

姜媱阴沉着脸向老树鬼比划了一个怪异的手势:“山林的精灵,我是姜媱,强大的毕方部大巫祭的女儿。按照我们的祖灵和山鬼水神的约定,离开这里,不要挑起我的怒火!”

老树妖重重的上前了一步,黑漆漆的口洞里发出晦涩难听的声音:“毕方……部?这里……火鸦……部,领地!这里,我的地盘!”

一条长长的树藤从老树妖的身上伸出,用力的指了指温泉:“我……地盘!”

姜媱皱着眉看了看翻滚的温泉,姬武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他的身体已经被一层黯淡的火光笼罩,只要姬武吸收了这个温泉中所有巫药的力量,他铁定能够突破到第十一层,从而激活血脉中的特殊力量。

如果现在让开的话,姬武很可能功亏一篑无法突破。因为动用了力量霸道的巫药,这一次失败后,姬武在一年半载中,不可能再用巫药强行提升了。

偏偏昨天姬昊打伤了姬武,如果今天不突破,姬武无法战胜姬昊的话,姜媱的鬼祟算计也就落空了。

“这是你的领地么?可是我姜媱,要借用这里!”姜媱冷声说道:“开出你的条件吧,在祖灵的鉴证下,在山神水鬼的鉴证下,开出你的条件,我要借用你的领地!”

老树妖沉默了一阵,他慢慢的向前走了两步,靠近了姜媱身前的七八个妇人。厚重的,布满了青苔的树皮上,更多的碧绿色符文闪烁起来,老树妖黑漆漆的口洞上方,两团绿油油的火光亮起,他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突兀的,老树妖大吼一声,一团白蒙蒙的寒气喷出,站在他面前的几个妇人身体一僵,被薄薄的冰片冻结了身体。老树妖身上两条粗壮的‘手臂’用力一挥,密布着无数毒刺的‘手臂’狠狠抽打在她们身上,把她们远远的打飞了出去。

老树妖在山林中活了起码上千年,身躯坚硬无比,蛮力强得超出寻常。健壮的妇人们骨骼碎裂,发出可怕的声响,嘴里的鲜血就好像喷泉一样冲起来一丈多高。

“老鬼,我一定要拆碎了你,把你当柴烧!”姜媱声嘶力竭的怒吼着,仓皇的向后狼狈倒退。

姜媱是大巫,强大的大巫。但是她属于大巫中的‘巫祭’,更侧重诡异莫测的巫法、巫术,单纯**近身战斗,姜媱甚至还不如自己的儿子姬武强悍。

老树妖疯狂大吼,大步冲向姜媱。

姜媱吓得花容失色,踉跄着向后狼狈倒退。她来不及发动强力的巫咒,只能不断挥动袖子,大片大片墨绿色、赤红色、浅蓝色的雾气不断从袖子里喷出,牢牢覆盖在了老树妖身上。

换成人类,这些草木剧毒只要一种就能瞬间毒死上百人。但是老树妖自己就是成精的山间古木,植物类的剧毒,或者其他的矿石、毒虫之类的毒性对他没有任何用处。

老树妖大步突破了毒雾,快步闯到了姜媱面前,一根树藤激射而出,瞬间洞穿了姜媱的胸膛。

姜媱尖叫一声,身体扭动了一下,‘啪’的一下变成了一团绿气消失无踪。树藤上孤零零的挂着一个残破的木偶娃娃,雕刻得活灵活现,和姜媱几乎一模一样的木偶娃娃。

一声愤怒的鸣叫声从木偶娃娃内传来,木偶娃娃燃烧起来,熊熊火光中,一对儿细长的鸟眸一闪而过。

‘轰’的一声巨响,一团火光爆开,老树妖咆哮了一声,被炸飞了一里多地,身上厚重的树皮被炸得七零八碎,好些地方露出了惨绿色的树干本体,大量粘稠的树汁不断喷出。

老树妖恼怒的咆哮着,愤怒的举起了一条‘手臂’:“痛……酒……十坛!”

大口吐血的姜媱从温泉边一株小草中冲出,一把抓起浑身抽搐的姬武就要逃走。

密林中,姬昊眼眸一动,带起大片残影犹如猎豹一样无声无息的冲出,迅速向姜媱逼近。

******

今天的正常更新完成,很严肃的恳求推荐票!

下午猪头被抓出门有事,上海、浙江、江苏、广东几个省市的网络作者下午凑一块儿聚会,猪头趁早出门做三陪去了。所以提前将晚上的更新也刷了!今天的正常更新顺利完成!

明天早上那一章按时更新!恳请推荐票!
第十一章 嫁祸回顶部章节目录
姬昊穿着一套黑色皮甲,面孔用蘅箩君配制的树汁染得漆黑。

皮甲,用大蟒皮鞣制而成的皮甲,这是黑水玄蛇部精英战士的标配装备。姬昊奔走无声,奔跑的轨迹蜿蜒曲折,犹如毒蛇大蟒在草叶中奔走,这同样是黑水玄蛇部战士特有的攻击身法。

带着条条残影,姬昊悄然到了不断吐血的姜媱身后,双手向前挥动,九字真言法印发动,温泉中喷出的炽热水汽骤然凝聚,变成十几柄黑色冰刀向姜媱身后刺去。

“火鸦部的女人……死!”姬昊的声音变得沙哑、枯涩,犹如**十岁老人在嘶吼。

九字真言丹经,对**,对潜力的发掘和掌控妙绝人寰,姬昊能精准的控制自己每一条肌肉、每一根筋腱的运动。稍微扭曲一下声带,变幻自己的声音,这只是九字真言丹经最微不足道的运用。

姬武被姜媱拎着头发一把提起,他正好面对姬昊,清楚看到了姬昊犹如毒蛇一样狂奔而来的景象。

姬昊浑身带着浓烈杀气,犹如万载玄冰,冻结了姬武的身体和灵魂。直到姬昊凝聚水汽化为冰刀向姜媱刺下,姬武才艰难的张开嘴,惊恐欲绝的大吼了一声。

“阿姆!”

姜媱身体一哆嗦,惊慌失措的转过头来,十几柄锋利的,闪耀着寒光的黑色冰刀无声无息的到了身后,几乎就要碰到姜媱的身体。

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姜媱下意识的举起了手上姬武,将他挡在了自己身后。姬武吓得嘶声怪叫,十几柄冰刀没有一柄落空,全都深深的扎进了姬武的胸腹之间。

体内奔涌的热血让冰刀迅速溶解,大量鲜血从姬武体内喷出。他顾不得看姬昊一眼,而是万分不解、万分痛苦的扭过头,再次大吼了一声‘阿姆’!

姬昊也是心里一哆嗦,惊讶的看了姜媱一眼。

这个女人,居然舍得用自己的儿子去做挡箭牌!

姬昊下意识的想起,在金乌岭的圣地祭坛前,黑水玄蛇部的暗杀部队冲着自己痛下毒手,姬夏和青茯硬生生用自己的身躯挡在敌人的刀锋前,硬是护住了刚刚出生的姬昊一条小命。

两相比较,这个姜媱的自私自利、心狠手辣,让姬昊也叹为观止。

“女人……你很了不起噢!”姬昊阴阳怪气的笑着,腰间缠着的一条黑漆漆的毒蛇飞射而出,张开密布着獠牙的大嘴向姬武的喉咙咬了下去。

姬武已经是第十层的巫人,生命力远比寻常人强大得多。十几柄冰刀穿透了他的胸腹,但是没有命中心脏之类的要害,还不足以杀死他。

但是这条蘅箩君好容易找到的‘黑鳞三步蝮’,是山林中有数的剧毒蛇虫,除非是小巫境的高手,寻常巫人挨了一口,走不出三步就会毙命。

“阿姆,救我!”浑身是血的姬武看着毒蛇向自己的喉咙射来,绝望的放声哀鸣。

姜媱阴沉着脸向前狂奔,反手一把黑色的药粉泼了出来。黑鳞三步蝮一头扎进了黑雾中,就听得‘嗤嗤’声响不断,一眨眼的功夫,五尺多长的毒蛇就化为一片血水。

姬昊吓得怪叫一声,身形滴溜溜一转,划出几个急骤变幻的弧形,避开了黑雾笼罩之地。

“好狠毒的女人,不过我喜欢!漂亮的女巫祭,可以卖一个好价钱!”姬昊怪声怪气的大声笑着,从身后拔出了一柄狭长锋利的奇形长剑,带起一抹寒光向姬武的心口刺去。

这柄长剑,是姬昊和鸦公,这些年在山林中击杀黑水玄蛇部的狩猎队的战利品,是黑水玄蛇部特有的装备。火鸦部的战士,更喜欢沉重的、巨大化的大斧、重剑,这种只有两指宽的锐利长剑,也只有黑水玄蛇部的那些阴险战士习惯使用。

手腕一颤,柔韧的长剑震动,发出‘嘶嘶’的蛇鸣声瞬间到了姬武身前。

“阿姆!”姬武再次吓得嘶声惨嚎,眼看着剑锋直透自己心脏,临死前的恐怖逼得他双腿一松,一股难闻的尿骚味顿时随风飘出。

姜媱身体一哆嗦,她身边有大片火光喷出,奔逃的速度骤然加快了一倍有余,反手又是一大把剧毒的药粉洒了出来。与此同时,姜媱的衣摆一晃,数十只通体漆黑,背生膜翅的精巧蝎子飞出,‘嗡嗡’有声的向姬昊冲出。

“黑鬼蝎?”姬昊冷声喝道:“女人,你的手段可真不少,但是没用!”

语气很轻松,但是面对飞行速度快若闪电的黑鬼蝎,姬昊下意识的退,用尽全部的力量向后急退。这种蝎子恶毒得很,他的毒液不会直接让人毙命,但是被他叮中人,会全身剧痛。难以忍受的剧痛,会活活的让人痛死,这是普通大巫被叮一口都会痛苦难当的狠毒玩意。

长剑急速挥动,剑光如雨,将这些剧毒、但是脆弱的蝎子一一斩成两片。

百忙之中,姜媱回过头来,向身穿黑色蛇皮软甲的姬昊冷冷的瞪了一眼:“黑水玄蛇部么?我姜媱,记住你们了!老家伙,我记住你的声音了!”

姜媱怒骂了一声,拎着浑身是血的姬武继续向前狂奔。

前方密林中,老石紧握着一根生长了起码三五百年,质地比普通精钢还要坚韧数倍的‘黑铜藤’,灰白色的身躯上隐隐有数十个符文闪烁。

姜媱一头撞进了密林中,老石瓮声瓮气的咆哮一声‘酒’,紧握着的长达十几丈的藤条狠狠的抽了出去。

藤条命中狂奔的姜媱,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胸膛上。姜媱连同手上拎着的姬武齐声惨嚎喷血,带着可怕的骨骼碎裂声向后抛出,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弧线向温泉的方向飞了回去。

远处一株大树的树梢头,蘅箩君拉开精巧的长弓,一条剧毒‘人面鬼母蜘蛛’的长腿带起尖锐的破空声,荡开一条诡异的弧线,划过三里多远的空间,准确的射向了还在空中吐血倒飞的姜媱喉咙。

姜媱声嘶力竭的咒骂一声,她抓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红色骨片一把捏碎,一声巨响过后,一团火光裹住了姜媱和姬武,化为一头通体火红,只有一条独腿的毕方神禽,带起一道流光直冲高空,眨眼间就不知去向。

“该死!”姬昊狠狠的将最后一只黑鬼蝎劈成两片,恼怒的看向了高空被冲开一个大窟窿的云层。

“姜媱,这事还没完呢!”

冷哼几声,随意的丢下了几块黑水玄蛇部战士的软甲残片,丢下了几柄断裂的黑水玄蛇部特有的兵器,姬昊吹了一声尖锐的唿哨,迅速遁入了浓密的丛林。

既然没能杀死姜媱母子两,就让她们疑神疑鬼去吧,她们乐意怎么猜想,和姬昊就没有半点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