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 书籍打开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 五彩缤纷 让我们去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米花书库是您最好的朋友 !!!
第八章 异族回顶部章节目录
蛇类的**力量往往极强,白斑尯蟒更是蛇类的异种。巫人境巅峰的白斑尯蟒,有着比巫人境第十层的战士强出数倍的力气。

吞下整整一条白斑尯蟒,站在自家院落里活动了一下身体,姬昊冲着天空大声狂啸了起来。

筋骨如钢,血肉如玉,热血翻滚中,一股极强的力气从四肢百骸中涌出。昨夜刚刚突破到第四层巫人境,一条白斑尯蟒,却又给姬昊增加了大概四千石的力量。

“一条白斑尯蟒,**力量大概是四十万石!”姬昊放开手脚,在院子里快若旋风的打了一套拳脚,满意的咧嘴一笑。如果这些天,能够吃掉十条白斑尯蟒这种档次的野兽,面对姬武的时候,绝对力量上的差距也就不放在姬昊心上了。

一套拳脚打完,姬昊大笑了几声,对着金乌岭的方向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

九字真言丹经修炼出的丹元绵绵泊泊,悠长不绝,口哨声随风飘远凝而不散。金乌岭一株青桑巨木上一声乌鸦啼叫响起,一头浑身喷吐着淡淡火光的巨鸦冲天飞起,一个盘旋后就向姬昊的方向飞来。

巨鸦翅膀一并,化为一道流光,几个呼吸后就到了小院上空。

姬夏站在木屋门前,恭谨的向巨鸦点了点头:“鸦公,昊整天到处乱逛,实在是太劳碌您老了。”

巨鸦悬浮在小院上空,歪着脑袋向姬夏眯了眯眼,‘嘎嘎’叫了几声。姬昊笑着一跃而起,站在巨鸦的脑袋上,大声笑道:“鸦公,今天我们去远点的地方,哈,还记得前几天我们发现的那一窝金翅蜂么?”

一声啼叫传来,巨鸦笔直的冲天而起,双翅一振化为长有百丈的火光瞬间没入高空云层。

青茯慢慢的走到门口,看着巨鸦消失的方向,修长的双眉紧紧的蹙成了一团:“姜媱能拉下脸亲手对昊下手,夏,他们是真想把事情做绝了。”

姬夏点了点头,骑上了胖熊走出了院子。他一言不发,只是头顶有一团火光隐现。

胖熊龇牙咧嘴的咆哮了一声,嘴角几条涎水挂了下来,放开步伐狂奔了出去。姬夏尖锐的唿哨了几声,远近的木屋里,一群一群身躯粗壮的战士闻声而出,骑着各种战兽紧跟在了他身后。

青茯斜靠在门框上,皱眉看着高空巨鸦冲破的云洞,眉心突然有一缕墨绿色的烟气一闪而逝。

“姜媱……么?”

高空中,巨鸦‘嘎嘎’叫着,向着西南方向飞行了一阵子,姬昊突然用力的拍了拍它的脑袋,巨鸦双翼震动,立刻停了下来,张开双翼悬浮在了半空中。回过头来,巨鸦猩红的眸子盯着姬昊,不解的叫了两声。

“鸦公!鸦公!祖灵的规矩摆在那里,你不能帮我对付姬枢一家子……但是,如果是我自己动手的话,你不管看到了什么,都不会说的吧?”姬昊‘嘻嘻’笑着,轻轻的抚摸着巨鸦的脑袋。

巨鸦眨巴了一下眼睛,‘嘎’的大叫了一声,眸子里闪过一抹老奸巨猾的狡诈。

“这就好,这就好!我们是什么交情?我从小都是你带大的,我被人欺负上门了,怎么也不能等着人家在我头上拉屎拉尿不是?”姬昊站起身来,回头看着金乌岭的方向喃喃自语:“我可是有睚眦必报的美名,报仇从不过夜,这种‘好名声’可绝对不能丢了。”

长啸一声,姬昊向着一个方向点了一下,巨鸦张开翅膀,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弧线,收敛了浑身火光,无声无息的向着姬昊指点的方向飞去。

一刻钟后,在距离金乌岭数百里的一座山峰中,巨鸦轻盈的落下。姬昊从巨鸦头顶跳下,拉开一堵山崖上的一片老藤,钻进了老藤后面黑黝黝的洞口。

老藤后面,是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山洞,洞内整齐的码放着数十个陶土大缸。所有的大缸都用黏土封得结结实实,姬昊在这些大缸内翻检了一通,最后选定了一个大缸,小心的将它扛了起来。

将大缸搬出山洞,又用老藤将洞窟重新遮挡住,姬昊抱着大缸跳上了巨鸦的头顶。巨鸦双翼震动,无声的腾空而起,几个盘旋后,轻盈的向五六个山头外的一条小山谷落下。

山谷内干干净净,遍地都是白色细腻的大大小小的卵形石块。

姬昊熟门熟路的走到了山谷正中最大的一块卵形巨石前,用力的一脚踹在了石块上。

整个山谷同时轻微的震动了一下,伴随着沉闷的‘隆隆’声响,这块直径超过一丈的卵形巨石冉冉飞起,四下里的卵形石块不断的向这块巨石汇聚了过来,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一尊通体莹白,身高十丈左右的石巨人就站在了姬昊面前。

‘咔咔’声不断响起,石巨人身上的石块犹如流水一样蠕动着,巨大的身躯不断的压缩收敛,很快他就变得和姬昊差不多高大,身形轮廓也变得和人类无异。

“昊……娃娃!你找……我?”石巨人的面孔略带粗糙,但是有着清晰的五官。他瞪大眼睛看着姬昊,突然眼珠一转,直勾勾的盯向了姬昊手上扛着的大缸。

“酒……啊!好……酒!有,什么……事情?又,又要我……帮你做……肉盾牌么?”石巨人吧嗒着嘴巴,拼命的摇头:“上次……我差点被……老树鬼打死!两缸……不然,我不做……肉盾牌!”

“耶?老石啊?学会讲价了?谁教你的?”姬昊诧异的看着石巨人,将大缸递到了他面前:“两缸就两缸,先喝一缸,帮我做点事情了,剩下的一缸赶明儿给你。”

石巨人熟练的一巴掌拍开了大缸的封泥,露出了大缸中色泽澄黄,还有不少果肉残渣混在里面的果酒。张开嘴酣畅淋漓的一口将酒水喝得干干净净,石巨人一巴掌将大缸拍得粉碎,满足的打了个呵欠。

“好吧……什么事?”石巨人用力的拍打着胸膛,大眼睛里两团惨白色的火焰熊熊燃烧:“是去偷砍……老树鬼的枝干?是去偷……凶婆娘的鸟蛋?还是做,别的?”

姬昊眯着眼,很危险的笑着:“不是这些小孩子的把戏。有人欺负到我头上来了,还想连带我阿爸、阿姆一起欺负。我想杀人,你帮我挡刀,就这么简单。”

顿了顿,姬昊拍了拍石巨人的肩膀:“老石啊,还得多找两个老朋友帮忙才行。凶婆娘,她这几天还在她老窝里么?”

站在一旁梳理羽毛的巨鸦,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嘎嘎’的叫了起来。
第九章 算计回顶部章节目录
浓密不见天日的丛林中,一眼温泉汩汩翻着水泡。

清可见底的温泉底部是一层细腻的白沙,泉眼四周干干净净的,是一块黑色的大石板。从地下不断涌出的泉水,顺着石板上的几条痕迹流了出去,很快就渗进了四周厚厚的腐殖土中消失不见。

姬武舒舒服服的浸泡在温泉中,皮肤上有淡淡的火光不时涌现。

姜媱拎着一条丈许长的红色怪蟒,围绕着温泉缓步行走,念诵着晦涩古老的咒语。怪蟒的脖子被姜媱手上的一柄黑玉刀切开,赤红色散发出高温的蛇血不断淌下,在温泉边的石板上自行凝成了数十个人头大小的怪异符文。

七八个身高将近三米,生得牛高马大,浑身都是腱子肉的彪悍妇人站在温泉边,不断的将大大小小草叶编成的药包丢进温泉。

有时候,她们丢进温泉的更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比如说成年人胳膊长短的兽牙,各种稀奇古怪的毒腺、毒囊,各种莫名虫豸的尸体、甲壳等。

原本清澈见底的温泉慢慢的变了颜色,在姜媱巫法的催动下,泉水逐渐变成了粘稠如血的赤红色浆汁。一丝一丝红色气体不断从泉水中钻进姬武的身体,姬武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粗犷的面孔也逐渐变得扭曲、狰狞。

几里地外,姬昊站在一株参天大树的树梢头,微笑看着这边的动静。

老石在大树下面,苦恼的绕着大树转悠着。他的本体太沉重,没有一株树能承受他的体重。他只能焦急的看着姬昊,好奇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一株大体上能看清人的四肢划分,但是整体看上去依旧是一株老树的树妖站在老石一旁,身上盘绕着的枝条捧着一个硕大的酒缸,张开黑漆漆的大嘴,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尝着美酒。

每次老石转悠到他面前,老树妖都会伸出一根枝条,狠狠的抽一下老石的屁股。但是老石对于疼痛完全没有反应,枝条抽打在他身上没有任何的效用。

树梢头,姬昊身边,一个浑身披挂着藤萝,生得美丽异常的少女,正笑吟吟的把玩着一张长弓。这个少女的气质瞬息万变,蹙眉沉思的时候,她的气息清澈、空灵犹如山间仙子;当她轻轻微笑、秀眉挑动的时候,则犹如万千玫瑰芍药盛开,无边的魅惑力让她如妖如魔。

少女骑着一头通体火红,红毛中点缀着银色斑点的豹子。这头体长超过三丈的大家伙犹如幽灵,轻盈的站在一根小孩子拳头粗细的枝条上,细细的枝条不见丝毫晃动。

老石是‘石怪’,是山间有灵性的巨石得了星辰力量滋养,滋生出的‘灵怪’异类。

老树妖是‘树妖’,是山林中古老的树木通了灵智,得到天地造化,自行修炼成人形的‘妖怪’一族。

而少女名为‘蘅箩君’,这是姬昊为她起的名字。她是‘山鬼’或者说‘山神’一族,是山林中自然滋生的灵气汇聚在一起,天生地养、集中了天地灵秀而成的奇异生灵,天生就有操控兽群、辨识植物、和精怪鬼魅交流的能力。

姬昊从小就不愿意和部落中同龄的小屁孩子厮混,自从能行走起,就整天在山林中出没。这几年来,老石、老树妖、蘅箩君,还有其他一些稀奇古怪的生灵,才是姬昊结交的朋友。

‘嘎嘎’声中,蘅箩君突然伸手点了点身边的一条树枝,纸条上一朵绿芽快速生长出来,很快就变成了一朵人头大小的花朵。馥郁的香气从花朵中喷出,同时也传来了姜媱和姬武的声音。

在山林中,蘅箩君身边十里内的花草树木,都会成为她的眼睛和耳朵。

姬昊蹲在蘅箩君身边,静静的倾听姜媱母子两的对话。

姜媱绕着温泉快步疾走,一边往温泉里丢各种稀奇古怪的药物,一边厉声教训着姬武。

“武,你是我姜媱的儿子,你阿公,是毕方部的大巫祭,毕方部最有权有势的长老,你的血脉,可比这卑贱的火鸦部血脉高贵多了。你居然输给了一个比你小了三四岁的小崽子?”

姬武龇牙咧嘴的低声嚎叫着:“阿姆,我只是不小心被他暗算。祭祖大典上,我不会给他机会,我要一斧头劈碎了他。”

说到得意的地方,姬武兴奋得举起了双手,用力的向空中挥动了几下。

姜媱眯着眼,冷酷的说道:“这就对了,你身上可是流动着我们毕方部尊贵的血脉,你怎么能输给一群黑乌鸦的子孙?当着火鸦部无数族人的面,杀了姬昊这小子……我姜媱的儿子,怎么也不能输给一个卑贱的青夷部女人的儿子。”

蘅箩君很好奇的看着姬昊:“青夷部的女人?是在说你阿姆么?昊,你阿姆身上的味道,我很喜欢呢。”

姬昊倾听着花朵中传来的声音,慢悠悠的说道:“我也喜欢我阿姆,但是有人不欢喜,我也就没办法了。”

硕大的花朵中,姜媱的声音继续传来。

“不过,武,不要杀了他。祭祖大典上,你和姬昊那崽子立下祖灵血誓,谁输了,就是对方的奴隶。”

“你要让姬昊那崽子变成你的奴隶,知道么?”

姬武瓮声瓮气的咆哮起来:“奴隶?我不缺少奴隶,阿姆,阿爸这些年消灭了十几个小部落,我有上百个奴隶,我干嘛要姬武做我的奴隶?我要干掉他。”

“让他变成奴隶,蠢小子。”姜媱的声音变得格外的古怪阴森:“让他变成奴隶……如果阿姆在祭祖大典上杀了青茯,你要做什么都由你。但是如果阿姆没有得手,就用姬昊的小命,逼青茯把她陪嫁的两件传承巫宝交出来!”

姬昊听得眉飞色舞,由衷的为姜媱的如意算盘鼓掌赞叹。

“好得很啊,好得很,她男人想要夺了我阿爸的位置,她想要夺了我阿姆的传承巫宝;他儿子,想要干掉我!真是一家子善良好人!”

笑声中,姬昊向温泉的方向指了指。

老树妖张开嘴,将酒缸塞进嘴里吞了下去,摇晃着庞大的身躯向温泉的方向走去。

***

郑重提醒:蘅箩君不是女主!她最多算是红颜好友,不是女主啊!

顺带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