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畅游书海,品尝文化,陶冶情操,彰显智慧。米花书库为您营造舒适阅读环境而努力,希望书友继续支持。)
第二章 恶意回顶部章节目录
火鸦化为流光从低空掠过,姬昊站在火鸦头顶,低头俯瞰下方。

‘嘎嘎’尖啸一声,火鸦收起翅膀,从两座陡峭壁立的山峰之间十几丈宽的缝隙中掠过,前方豁然开朗,山峰环绕之中,一条长有百多里、最宽的地方有三十几里的山谷豁然在望。

一旁高入云霄的山峰就是金乌岭,火鸦部的圣地。金乌岭上青桑巨木中筑巢的火鸦,传说中和火鸦部的族人一样,拥有上古神圣三足金乌血脉,是火鸦部最强大的战兽。

山谷尽头+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种植了一片十几里宽广的桑树林,枝桠之间筑了无数的鸟巢,大群大群体长两尺左右的火鸦在树林上空盘旋飞舞,却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姬昊骑乘巨鸦飞到桑树林的时候,所有盘旋在空中的火鸦纷纷落在树上,一声不吭的盯着姬昊和巨鸦,它们缓缓张开翅膀,犹如五体投地一样将胸脯贴近树枝,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向巨鸦致敬。

轻快的跳下巨鸦,姬昊吹了一声口哨,巨鸦双翼一振,化为一道火光直冲高空,离地十几里后一个盘旋,就向金乌岭山顶的方向飞了过去。

无数小火鸦通红的双眸就全部凝聚在了姬昊身上,桑树林中充斥着一股极其诡异、肃穆的气息。

向着四周无数小火鸦挥手打了个招呼,姬昊顺着桑树林中一条不过三尺宽的羊肠小道向前行去。

微风吹来,桑树林枝叶摇动,发出‘簌簌’声响。从远处看只有十几里方圆的桑树林突然变得格外幽深宽广,姬昊顺着小道向前快步狂奔了小半刻钟,身体带起大片残影,几乎跑出了五十里地,前方出现了两颗高耸入云,树干将近有百人合抱粗细,但是在密林外根本无法看到的青桑巨木。

两颗青桑巨木相距七八丈远,数十根巨大的枝条蜿蜒搭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散发出淡淡火光的拱门。姬昊从拱门中走了进去,四周热浪翻滚,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密林出现在眼前。

密林边缘处,数人粗细的原木搭建起了一座巨大的拱顶木屋,木屋的顶部一根三丈多粗的木桩子竖起来有数十丈高,上面搭建了一个百丈大小的木台,一具翼展百丈左右的金色火鸦骸骨正傲然屹立在木台上。

虽然只留下一具骸骨,这具火鸦的骨殖却散发出强大无比的洪荒气息,浩浩荡荡、无穷无尽,宛如汪洋大海笼罩了整个密林。乍一看去,这具骸骨就好像一团炽热的太阳悬浮在离地数十丈的空中。

让人诧异的是,这具火鸦的骸骨,有三根腿骨,这是一只三足巨鸦的遗体。

姬昊出神的眺望着这具依旧散发出无比骄傲、无穷战意,死后依旧不肯倒塌的巨鸦骸骨,深深的向它三鞠躬,低沉的默祷了几句。

放慢了脚步,姬昊轻快的走到了巨大的木屋前,轻手轻脚的凑到了六丈多高的木门前,从门缝里向内张望了进去。

木屋内的空间极其宽广,足以容纳上千人在内聚会。

木屋的地面是用厚重的石条铺成,正中留下了一个长宽两丈的火塘,大堆篝火熊熊燃烧,熏烤着一头洗扒干净的巨兽。兽肉已经烤得焦黄喷油,大量油脂滴在篝火中,木屋内满是浓郁的肉香。

数十个硕大的陶土酒坛一字儿摆在火塘边任人取用,不时有干瘪枯瘦的老人或者高大雄壮的大汉抓起酒坛,在石块雕成的酒碗中斟满烈酒。

环绕着火塘,坐着数十名体型瘦削的老人和数量大致相当的魁梧大汉。所有人都板着脸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除了用石刀切肉的声音,美酒斟满石碗的动静,整个木屋中就只有篝火燃烧发出的‘呼呼’声响。

姬昊来的时候,篝火上熏烤的巨兽已经被吃掉了一大半,等姬昊张望了一刻钟不到,巨兽就连骨头都被砍碎,所有骨髓都掏了出来,被那些大汉大口大口吃了下去。酒坛中的所有酒水都被喝得干干净净,就连一滴酒都倒不出来。

一尊身高超过三米,长发在脑后扎成了一条胳膊粗细大辫子,双眸细长犹如蛇眸,浑身透着一股逼人煞气的大汉突然抓起身边一个酒坛子,一巴掌拍在地上,将酒坛和下面垫着的石条同时拍得稀烂。

巨响声,打破了木屋中死一样僵硬的宁静。

“吃饱了,喝足了,说正经事吧!”大汉缓缓站起身来,雄壮的身躯上一股热浪扩散开来,他的身体好像充斥了整个木屋,屋子的空间似乎都变得小了许多。

“姬夏,你已经不是十年前,我们这一代最强大的战士!看看你皮包骨的模样,自从十年前你巫穴被破之后,你就不再是大巫,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族人!”

大汉指着坐在篝火边,面孔正朝着大门的一条大汉大吼道:“你还有什么资格做火鸦部的战士首领?你还有什么资格统辖火鸦部的守护战士?你还有什么资格坐镇我族圣地?”

被指名质问的大汉慢慢站起身来,他的骨架极其壮硕,甚至比挑衅的大汉还要高出一个头来。但是他魁伟的身躯上见不到什么肌肉,皮肤紧紧的贴在骨头上,整个人就好像一具骷髅架子,风吹都能倒。

姬夏,姬昊的亲生父亲,曾经的火鸦部最强大的战士!

但是姬昊出生时,在圣地金乌岭的祖庙中遭遇偷袭,姬夏为了保护姬昊和自己的妻子血战不退,被死对头黑水玄蛇部的袭杀部队重伤。这些年来姬夏的身体日渐一日的干瘪,很多人都认定他已经失去了当年的力量。

姬昊紧握着拳头看着姬夏,眼前不断闪过当日姬夏为了护住自己浴血奋战的镜头。姬夏雄壮的身躯,硬生生的挡住了敌人无耻的偷袭和狂野的攻击,顽强的护住了自己稚嫩的小命。

姬昊还清楚地记得,姬夏的血洒在自己的身上,是那样的滚烫。

眯着眼,姬昊深深的看了一眼站起来主动挑衅的魁伟壮汉。

稳稳的站在那里,姬夏温厚的笑着:“那么姬吽兄弟,你觉得应该怎么样呢?”

人群中,一个身量比旁边的壮汉矮了一大截,面孔还带着几分青涩之气的少年突然窜了出来,指着姬夏的鼻子破口大骂:“老废物!还用说么?自己乖乖的带着你那个青夷部的招灾婆-娘和那个小杂-种滚蛋,让我父亲成为火鸦部的战士首领,坐镇我族圣地!”

少年骄狂的昂头大叫:“还有几天就是祭祖大典,火鸦部所有部落的首领都会来圣地祭祖。当着这么多族人的面,你自己乖乖的滚蛋罢!”

‘老废物’?招灾婆-娘?

姬昊‘咔咔’大笑一声,怒气直冲脑门,顾不得这座木屋是火鸦部商议部族大事的肃穆之地,跳起来一脚将厚重的大门踹开。

两扇大门重重撞在墙壁上,轰然巨响中,姬昊一个跨步冲进了木屋。

“小杂-种,你骂谁呢?”姬昊破口大骂,双手结印向前一吐,篝火中一团火光喷出将那少年包裹了进去。

烈火熊熊,少年的头发、眉毛同时‘呼’的一下化为一缕青烟。
第三章 约斗回顶部章节目录
火光熊熊,烧了少年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所有火鸦部的族人,天生对火焰都有奇特的亲近能力。少年怒骂连连,双手在身上一阵乱拍,所过之处火光消散,只有缕缕黑烟缠绕在身边。

姬昊得意的打量着对方烧得溜光的脑袋,厉声喝道:“哈,一把火都挡不住的废物,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废话?谁给你的胆子在这里叫嚣?”

姬夏欣慰的看了姬昊一眼,双臂抱在胸前一言不发。

坐在火塘边,几个外表最为苍老、枯槁的老人欣然点了点头,同时‘嘎嘎’怪笑。

坐在姬夏对面的一群大汉中,一名身高比姬夏差不到哪里去的汉子占了起来。他生得身形匀称,不见其他大汉身上那种虬结的肌肉;皮肤白皙且细嫩,丝毫不像在南荒丛林中谋生的部落族人;满头长发用三个玉环在背后束成了一条大辫子,细长的双眼之间精光乱闪。

“武,不要丢了我们家的脸。”男子的声音阴柔而平和,透着一股子森森的冷意。

被烧光了头发、眉毛的少年大吼一声,一个大步跨出十几丈远,当头一拳姬昊面门砸了下来。一边吐气出拳,少年一边放声怒吼:“只敢背后偷袭的混蛋,我是姬武,强大的姬枢的儿子!”

一股恶风扑面而来,姬武的拳风吹动了姬昊的长发,一根一根发丝笔挺的向后拉直,扯得头皮生痛。

好强的拳劲,姬昊立刻判断出,姬武的这一拳力量起码是自己最强力量的三倍以上,单凭**力量,根本不可能挡住姬武的这一拳。

双手结印,身形一晃,姬昊的身体原地炸开,化为七八条残影‘簌簌’有声的向四周窜去。姬武的拳头在空气中打出轰然巨响,却连姬昊的影子都没摸到。

轻吐一声真言,篝火中的火焰一阵乱晃,数十条手臂粗细的火蛇呼啸飞出,随着姬昊的念头向姬武的身体射去。

姬夏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看着狂舞的火蛇笑道:“几位阿公,昊这些年跟着你们学习巫法,看来有点成就了。”

几个苍老不堪的老人‘嘎嘎’的笑着,得意洋洋的点了点头,一位眸子里绿火闪烁的老人厉声说道:“昊是个好苗子,对巫法有极高的天赋。或许,他会成为万年以来,我们火鸦部的第一个巫王。”

姬夏和身边的几个战士同时笑了,坐在姬夏对面的姬枢、姬吽等人则是同时皱起了眉头。

生得白皙细嫩的姬枢怒声喝道:“武!姬昊可是传说中的天才,你可一定要小心了!”

一边喝斥,姬枢一边皱了皱眉,向那几个坐在最上方的老人不满的望了一眼。这些老人是火鸦部地位最尊崇的巫祭,他们对姬昊的偏袒,是人都能看出来。

姬武低沉的咆哮一声,他的左臂上一枚盾牌形的纹身闪烁了一下,一块直径三尺的金属圆盾从火光中喷出,将姬武大半个身体护在了盾牌后面。青铜色泽的金属盾牌造工精美,盾面上还镶嵌了精美的花纹——一座高塔直入云霄,高塔的顶部,悬浮着一只竖起来的血色眼眸。

“这盾牌,好眼熟啊!”姬昊看着盾面上的精巧花纹,心头骤然一震。

双手下意识的结印,原本只用了三成力量控制火蛇,现在十成十的力量全都喷发了出来。

数十条火蛇的体积骤然膨胀,大大小小的火蛇相互吞噬融合,眨眼间三条长有十几丈的火龙凝形,带着‘呼呼’风声撞在了盾牌上。

‘嗡嗡’震鸣声不断响起,盾牌上一抹青色幽光闪烁,十二枚拳头大小的扭曲符文从盾牌边缘浮现,一道直径三尺的青色寒芒从盾面上喷出一丈多远,三条火龙和青色寒芒相互冲撞、摩擦,发出沉闷的爆炸声,手持盾牌的姬武被巨大的力量冲击,身体微微颤抖着,但是雄壮的身躯丝毫不退。

“哈哈,你就是姬昊?传说中一出生就能说话,一天之后就能满地乱跑,一个月的时候就能施展控火巫法的姬昊?”姬武手持盾牌抵挡着火龙侵蚀,大声的咆哮叫嚣着:“但是你的力量,怎么这么弱?太弱了啊,姬昊,你连我的一根毛都伤不到!”

姬昊‘咔咔’怪笑,放弃了对三条体积迅速缩小的火龙控制,望着姬武笑道:“伤你的毛?你还有毛让我伤么?喂,光头的滋味怎么样?”

一句话刺激得姬武眼珠都红了,他身上骤然一亮,一层极其黯淡的火气从他头顶涌了出来。

大笑声中,姬昊伸手向木屋的一侧墙壁一抓,墙壁上的木架子上,一柄用青桑木做柄,用火燧石做枪头的长矛呼啸飞出,稳稳落在姬昊手中。

一声大喝,双手握着足足有自己两个多高的长矛旋转了几圈,一股炽热的力量从掌心涌入长矛,青色的长矛上一连串十几枚古朴的赤红色符文亮起,火燧石制成的三尺枪头上‘呼呼’喷出了丈许长的火焰。

双臂一抖长矛,姬昊抡起长矛就向姬武的盾牌砸了下去。火光如浪,矛影如龙,瞬间姬昊朝着盾面砸了一百多下,长矛和盾牌剧烈撞击,青色寒芒、红色火光相互摩擦碾压,不断发出刺耳巨响。

狂攻了一百多下,姬昊喘了一口气,姬武顺势一推盾牌,三条火龙彻底崩溃,强大的力量从盾牌中涌出,姬昊只觉双手巨震,强横的力量顺着手臂袭来,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阻挡!

长矛被巨力震飞,姬昊踉跄着向后急退。

姬武一言不发的一挥右臂,右手小臂上的大斧纹身一亮,一柄黑黝黝的金属大斧呼啸而出,他顺势抡起大斧,丝毫不留情的向姬昊的脑袋劈了下来。

姬昊看着姬武凶光闪烁的眸子,感受到了犹如实质的杀意,这个家伙是真想借机杀了自己?

十指颤动,法印连发,姬昊身形凭空消失。一阵旋风‘滴溜溜’从姬武身后喷出,姬昊从旋风中走出,正好接住了从空中落下的长矛,倾力横扫砸在了姬武的后背上。

一声脆响,长矛将姬武打飞了数十丈远,一头撞在了木屋的墙壁上,撞得墙壁木架上的数十件兵器纷纷落下,全都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这一击姬昊用尽了全力,眉心紫府中宛如雾气凝聚的元丹剧烈跳动,全身所有法力瞬间全部涌出。

阴柔无比的热劲透过姬武强横的筋骨、肌肉,侵入他的五脏六腑,狠狠震荡他的内脏。姬武只觉心头一热,好像一颗炸弹在胸膛中炸开,不自禁的一口血喷了出来,迅速化为一团火焰附着在地面上熊熊燃烧。

好像一头被踢了屁股的狗熊,嘴角挂血的姬武‘嗷嗷’嚎叫着站了起来,手持大斧就要继续冲杀。

“够了!”姬夏站起身,大声吼道:“够了!这里是部落议事的地方,不是给你们这群小崽子斗殴用的。”

姬枢冷哼一声,阴柔的说道:“姬夏大兄,不如就让崽子们分一个胜负呗?我们两个争夺部族的战士首领的位置,我们的崽子们,就当一个乐子,让族人们看看热闹!”

姬夏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一切按祖宗留下的规矩来定吧。半个月后,祭祖大典,我们用拳头决定一切。”

羞得面红耳赤的姬武不甘心的将盾牌、斧头砸在了地上,手指姬昊厉声吼道:“姬昊,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在祭祖大典上和我决斗,你敢么?若是输了,你这辈子就缩着卵-蛋做人吧!”

姬昊冷哼一声,举起右手,缓慢的抹过了自己的脖子,接受了姬武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