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纪
** 这本书相当的十分的好看,这是一本精彩的书,精彩连载就在www.7mihua.com,如果您有什么观点,留个评论吧 **
楔子回顶部章节目录
层层叠叠的云片边缘,有雷光闪烁。雷波涟漪快速的滚过天空,却没有半点声音。

天柱之巅,大神强良手持石斧,脚踏着刚刚斩杀的毒蟒头颅,愕然看着天空。从天的极东到极西,几乎遮盖了整个天穹的,是一条紫色的蛇尾,正在极高的天际蜿蜒游动。

这条蛇身是如此的巨大,不见其首尾,但是已经遮挡了视线所及的整个天空。

遮天蔽日的蛇躯不时没入云中,和彤云混为一体。偶尔一阵雷光撞击在蛇躯上www.kungua.com,就有一道可怖的气息从天空落下,压迫得身高百丈的孟明龇牙咧嘴,身体不断摇晃。

“这可怕的娘们发火了,谁又招惹了她?!”

一尊古色斑斑三足圆鼎缓缓从云层中降落,鼎内一声巨响,无数电光向四周狂涌。等得电光消失的时候,一切异状都已经消散,天空巨大的蛇躯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

天空乌云密布,瓢泼大雨疯狂鞭挞着大地,溅起无数水花。

水晶玻璃制成的金字塔灯火通明,照亮了漆黑的夜空。数十名武装到牙齿的壮汉紧握枪械,身披雨衣环绕着金字塔四处游弋,警惕的注视着四周。

雨水溅起的水花突然有节奏的跳动起来,好像心跳一样,一点一点晶莹的水滴不断跳起来有一尺多高。空中落下的雨丝‘簌簌’的纠缠在一起,拧成了数十条水绳无声无息的套住了武装壮汉的脖子。

水绳用力的甩动,壮汉们没能发出半点声音就被拧断了颈骨。

蒙蒙水雾中一个黯淡的人影突兀浮现,一步一步向金字塔的大门走去。每走一步,朦胧的身形就清晰一分,到了金字塔门口的时候,雾气凝成的人影已经变成了透明的水人。

身体微微一晃,水人骤然变色,身材修长、瘦削,身穿黑色劲装,生得清癯俊朗的青龙显出了身形。

无数雨水凝成的水绳扭动着,好像狂舞的蛇钻进了金字塔,顺着风窗缝隙钻了进去,犹如利刀一样切断了所有的保安装备的线路。大片电火光喷出,金字塔内只有照明系统依旧完好无损。

用力推开三尺厚的水晶玻璃大门,青龙缓缓走进了金字塔内的展览厅。

一百多个水晶制成的展台静静的矗立在辉煌的灯火下,外围的展台上摆放着数十具盘坐起来的骸骨,正中一座展台上,厚厚的防弹玻璃制成的护罩下,屹立着一尊人头大小龙凤缠绕,呈五彩近乎透明的圆鼎。

青龙凑到外围一座展台前,静静的端详了一阵盘坐的骸骨。

这些骸骨神似人类的骨骼,但是眼前的骸骨通体呈暗金色半透明,犹如琉璃一样在灯火照耀下熠熠生辉。如果他们站直了,身高应该都在两米开外。更让人差异的是,他们的骷髅头上除了一左一右两个黑漆漆的窟窿,眉心正中还有一个更大一圈的眼洞。

“三眼人?”青龙从靴子里拔出了一柄匕首,用力的敲了敲面前的骸骨。

骸骨敲起来‘叮叮’作响,特种合金锻造而成,坚硬程度堪比钻石的匕首居然无法在这骸骨上留下任何痕迹。青龙的脸色变得格外的严肃,质地比钻石还要坚硬的类人骸骨,这其中蕴藏的价值太大了。

“这一趟我亲自动手,倒也值了。”青龙转过身,走到了正中的展台前笑道:“喂,你们再不出面,我可就带着这些宝贝回去了。”

展厅的侧门开启,一队二十几名身穿长长的黑色风衣,身体被火焰、雷霆、飓风等各种异象包裹的男女走了出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金发碧眼,身材高挑窈窕,手持奇形玉剑的冷厉少女。

“青龙先生,久闻大名。”少女走到了展台对面,向青龙微微欠身行了一礼:“这些年,死在您手上的,我们的同伴,已经超过一百人,其中我的前任特勤局长就有三人之多。但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我们居然还是第一次见到您真正的模样。”

“啊呀呀,这个问题其实没这么重要了。我长得不是很帅!”青龙一边调侃少女,右手按在展台上的防弹玻璃罩上,掌心肌肉一跳,厚达两尺的防弹玻璃就碎成了无数砂砾。

“神啊!”跟在少女身后走出来的众人纷纷惊呼出声,惊骇的向后退了一步。他们早就听说东方华夏的青龙是世间最强的人类,但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青龙能有这么强!

两尺厚的特种防弹玻璃,坦克主炮都轰不开的彪悍玩意,居然轻轻一掌就能震碎?这种力量,完全超出了这些人的想象极限——人类真的能变得这么强?

双手捧起三足圆鼎,一股极其奇妙的感觉油然而生。青龙捧着这口鼎,就感觉好像捧着整个宇宙。

仔细的将圆鼎放进了腰间的收缩皮囊中,青龙笑道:“这些宝贝,来自我国良渚古城,我必须将它们收回。按照我们的行规,拳头大的是大爷,你们对我回收本国文物的事情,没意见吧?”

少女轻笑看着青龙,柔声说道:“青龙先生,您或许有兴趣知道一些我们对这些神秘宝物的研究成果?您或许猜想不到,掩没它们的土层,经过我们的测算,年代超过了十万年。”

青龙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皮囊,十万年前的古物?十万年前的人类还在茹毛饮血吧?他们能制造这么精美、蕴藏了这么奇妙能量的宝物出来?

手掌一翻,少女亮出了手中玉剑。

三尺长的玉剑足足有手掌宽,整柄玉剑就是用一整块玉石雕刻而成。靠近剑柄的地方,有一个奇异的纹章——一座高塔上,悬浮着一支竖起来的眼珠,猩红色的眼珠死死的盯着青龙,散发出一股邪异的阴冷气息。

“我们做过测试,这柄用和田羊脂玉雕成的玉剑,材质的确是羊脂玉。大家都知道,羊脂玉是一种软玉,质地非常的细腻。”少女微笑道:“但是无论是天然钻石还是我们实验室合成的最坚硬的特种合金,它都能轻松的,好像切豆腐一样的把它们切开。”

随手抖了一个剑花,少女微笑道:“我用它,亲手一剑劈开了一架战略轰炸机——隔着两公里的距离,以我的实力,我能劈开一架战略轰炸机。青龙先生,如果这柄剑握在您的手中,我真的无法想象它的杀伤力能有多大。”

青龙的脸色再变,眼前的少女和她身后的一群下属完全不放在青龙心上,土鸡瓦狗,轻轻一击就能彻底瓦解。但是如果这柄剑真的有这样的威力,那么青龙今天估计就很难全身而退。

“这么说起来,今天这里还是一个陷阱喽?”青龙扭动了一下颈骨,开始活动全身的骨骼关节。

“我们想有机会和青龙先生面对面的谈判。”少女笑得很是妩媚:“您在过去的几年,给我们造成了太大的损伤,我们希望,青龙先生能够加入我们,我的职位,甚至我的直管上司的职位,只要您开口,就是您的。”

“当然,作为交换,我们希望能得到您的全部忠诚,以及您创造的《九字真言丹经》!”少女说道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她和她身后的人呼吸骤然凌乱了起来。

九字真言,是无上秘术,开发人体潜力,沟通宇宙神秘力量,拥有鬼神莫测的威能。

而青龙独创的九字真言丹经,则是以九字真言为基础独创的一门神功,青龙就是依仗这门神功驾驭地水火风、沟通天地幽冥,来无影去无踪,号称当世最强的人类。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喽!”青龙拍拍腰间皮囊,古怪的笑了起来:“你们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有一个‘睚眦必报’的美名,同时我还是出了名的——不卖祖宗!”

怪笑一声,青龙身体一晃,骤然变成数十条残影,带起无数巴掌大小的锋利风刀向少女和她身后的众人卷杀过去。残影和风刀化为朦胧的漩涡,将整个金字塔展厅都笼罩了进去。

少女无奈的摇头叹息了一声:“我就知道是这样,但是那群该死的蠢货上司,他们非要白费力气!”

冷笑声中,少女掏出一卷金色的竹简卷轴,用力的往头顶一丢。高空响起一道惊天动地的雷鸣声,近百具盘坐在四周展台上的骸骨骷髅头上黑漆漆的眼洞中,同时喷出了血色的光芒。

血色光芒汇聚成海,‘嗡嗡’声中骤然化为一个巨大的血色光罩,将青龙牢牢地禁锢在了里面。

无数残影和风刀撞在了血色光罩上,光罩纹丝不动,残影和风刀则是宛如鸡蛋撞石头般粉碎。

高空中电闪雷鸣,原本黑漆漆一片的乌云突然变成了无数鱼鳞般重重叠叠的云片。水波一样的电光在云片缝隙中划过,漫天都是电光,天空好像发狂一样一个接一个惊天动地的霹雳不断传来。

四处大街上传来了无数惊呼声,好些夜行人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异变的云层——在厚厚的云层后面,好多人好像看到了一条庞大到无法形容的蛇躯在翻滚扭动。

金字塔内,青龙狼狈的跪倒在地,浑身鲜血直淌。血色光罩内,九十九柄血光凝成的长戈凌空悬浮,静静的指向青龙。数十条贯穿伤穿透了青龙的身体,四肢和五脏六腑,同时被血色长戈洞穿。

“该死的,这些古怪玩意真有这么强的威力?”少女兴奋得抓住了金色的竹简卷轴,声嘶力竭的尖叫着:“青龙,你看到了么?什么最强大的人类,在我们面前依旧不堪一击!”

“这些骸骨和这竹简,和那个三足鼎来自同一个地方!都是十万年前的古物!天哪,太不可思议了,这些骸骨按照这些竹简上记载的方法,用这种古怪的方位布置起来,真的能发挥出屠戮神灵的力量!”少女几乎歇斯底里的大声尖笑。

“这他-妈-的是什么东西?”青龙艰难的抬起头来咆哮了一声。

“这竹简上有记载,这是一种古老的阵法,具体的名字,抱歉,我们的语言学家还没翻译出来!”少女耸了耸肩膀,无可奈何的说道:“但是这些骨骼么,他们的名字叫做……”

一道紫色的狂雷从高空落下,笔直的落在了水晶玻璃制成的金字塔上。

所有的水晶玻璃瞬间灰飞烟灭,少女和她身后的下属在一瞬间被化为乌有,青龙腰间皮囊中的三足圆鼎放出淡淡五彩光芒,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进去。青龙疯狂的吼叫着,身体剧烈的抽搐着,浑身的血液,五脏六腑的精华,还有自己的灵魂,都在被这三足圆鼎疯狂的抽取。

四周的三眼骸骨同时举起双手,作势向天空反扑。他们眸子里喷出的血光凝聚成一条血色巨龙,张牙舞爪的向着紫色狂雷一爪子抓了过去。

紫雷落下,血色狂龙烟消云散,九十九具三眼骸骨剧烈的震荡了一下,同时炸成了金色的烟尘。

紫雷包裹住青龙,无穷无尽的雷霆之力从高空落下,将方圆里许的一切都彻底融解,雷光压缩成了一个人头大小的雷球,最终一抹电光闪过,一切都平息了下来。

原本金字塔所在的广场荡然无存,没有任何物体留下。
第一章 猎人回顶部章节目录
南荒,无边无际的原始丛林。

剧毒的瘴气在参天古木的树梢盘旋,炽烈的阳光洒下,原本无色无味的瘴气倒映出了七彩华光,在丛林上空铺起了一层绚烂的彩虹。

一块方圆数百里的浮空陆地从空中掠过,数十条白龙一样的瀑布从陆地边缘奔涌而下。高空飓风吹过,瀑布散出大片水雾,数十条霓虹在水雾中卷动,和树梢头的七彩瘴气相映成趣。

姬昊站在陆地边缘,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十几里下方的南荒丛林。

无色的风吹动姬昊浓密的长发,发丝下,清秀、坚毅的面庞上,一对深邃的眸子熠熠生辉。姬昊全神贯注凝视某处的时候,瞳孔周围就有九枚黯淡的紫金色符印骤然闪烁,威严、神秘、让人不敢直视。

两条剑眉直透鬓角,挺拔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略带弧度但是线条干净利落的面庞,配上嘴角一丝若有若无、时刻带着几分讥嘲之意的微笑,帅气迷人的姬昊好像没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

一条简单的兽皮裙围在腰间,姬昊瘦削、高挑的身躯犹如飓风中的青松,牢牢扎根在岩石上,通体都带着任凭狂风暴雨、闪电雷霆,却坚定如山、无法摧毁的强悍气势。

一头体型极大,双翅偶尔张开足足有三十几丈宽的乌鸦站在姬昊身边,通红的双眸中火光隐隐,不时转过头,向四周警惕的张望一阵。

“鸦公,就是随便出来逛逛而已,不要这么紧张。”姬昊用力拍打着巨鸦的一根爪子,大声的说道:“等会先弄一条大蛇,给你填饱肚子;然后去黑风谷,看看能不能找到几棵‘风龙草’,拿回去给阿爸补补身体。”

巨鸦‘咕咕’低鸣了几声,低下头来,亲昵的用尖嘴磨蹭了一下姬昊的脑袋。

张开双手,用力伸了个懒腰,姬昊很惬意的仰天打了个呵欠:“舒坦,太舒坦了。不用陪着那群老头子,琢磨那些草根、树皮、蛇牙、毒囊之类的玩意,舒坦啊!”

“嘿,真有不怕死的?这群臭皮蛇,不知道这一片丛林,已经被我们火鸦部给打下来了么?现在这里,是我们火鸦部的地盘!”游目四顾,姬昊突然瞪大了眼睛,向着斜下方的丛林指了指。

一群上身袒露,身高两米开外,身形健壮魁梧,身躯上尽是累累伤痕的大汉大摇大摆的行走在丛林中,肩膀上扛着各色猎物。姬昊仔细看去,这些猎物有虎、有豹、有熊,每一头都有数丈长短,犹如一座小小的肉山一样被这些壮汉扛在肩上。

“混蛋,这里是我们火鸦部的猎场,这些野兽都是我们火鸦部的财产!这些大家伙,最小的一头都够族里一个娃娃吃上一年;这些兽皮洗扒干净了,可以换回来三个媳妇哩!”

姬昊大声叫嚷着,双臂张开,十指结印,距离最近的一条瀑布突然‘轰隆’一声响,丈许粗的瀑布不再笔直向下坠落,一股神秘的力量控制了瀑布的水流,偏移了三十几度,向着丛林中的大汉们冲了过去。

十几条黑水玄蛇部的大汉得意洋洋的行走在丛林中,瀑布冲到了头顶,化为倾盆大雨呼啸而下。他们‘嘻嘻哈哈’的抬起头来,得意的张开嘴,大口吞咽着从天而降、清冽甘甜的清水。

领头的大汉腰间,一条一丈多长、头生独角的玄蛇吐着蛇信子挺起了上半身,欢快的摇摆着身体,沐浴着让它感到无比快意的雨水。独角玄蛇,这是黑水玄蛇部特有的战兽,只有部落中的精锐战士,才有资格将一条独角玄蛇收为战兽,帮助自己作战厮杀。

暴雨中,无数雨点突然连成了一条线,十几根透明的水绳从暴雨中突兀冒出套住了他们的脖子。

“敌人……偷袭!”领头的黑水玄蛇部大汉尖叫一声,满怀恐惧的大吼了起来。

他们居然被水系巫法攻击?

但是在暴雨中偷袭敌人,这是黑水玄蛇部的专利;在这一片山林中,黑水玄蛇部的世代死敌火鸦部,他们最擅长的是放火烧人,从没听说火鸦部的巫祭,有人掌握了水系巫法。

姬昊手指一弹,手指结成的法印变幻,下方丛林中十几根水绳剧烈一抖,被套住脖子的大汉们身不由己的被甩得飞起,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大树上,眼前一黑纷纷昏厥倒地。

只有领队的大汉一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双手抓着脖子上的水绳狠狠一撕,硬是把水绳撕成了无数水滴喷出。他身后的大树树干上,被他脑袋硬生生撞出了水缸大小的窟窿,可见他的身躯强壮到了什么程度。

“只敢偷袭的懦夫,给我滚出来!”大汉拔出一柄长矛,愤怒的放声咆哮。

他腰间的独角玄蛇窜了出来,灵巧自如的在雨水中急速穿行,不时张开嘴喷出几片淡淡的黑色寒气。

“鸦公!冲!”姬昊大笑一声,跳上了巨鸦的脊背。巨鸦张开翅膀,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声,庞大的身躯一个扑腾跳下了浮空大陆,笔直的向丛林中暴跳如雷的大汉俯冲下去。

浮空大陆距离地面不过十几里高,巨鸦急速俯冲,三五个呼吸中就到了丛林上空。

黑水玄蛇部的大汉惊恐绝望的看着俯冲而至的巨鸦,扭曲的面孔几乎不成人形,嘶声尖叫道:“火鸦!火鸦!火鸦部圣地的守护战士!”

火鸦张开巨爪一把抓下,大汉的身躯被黑漆漆钨钢一般的爪子轻轻一撞,骤然炸成了漫天血雾喷得满地都是。独角玄蛇惊恐的转身就走,刚刚爬出了十几丈远,火鸦张开嘴,一道赤红色宛如岩浆一般粘稠的火焰就喷了出来。

独角玄蛇悲鸣一声在火光中化为青烟,连带着好几颗古树都被火鸦喷火引燃,好像火炬一样熊熊燃烧。

火鸦得意洋洋的张开翅膀悬浮在树梢头,仰天‘嘎嘎’叫了起来。

姬昊拍了拍火鸦的脑袋,轻快的跳到了树林中。不远处的一株参天巨木被无数藤蔓缠绕,姬昊麻利的挑选了几根足足生长了数百年的‘龙筋藤’编成绳索,将地上昏厥的大汉们一个串着一个绑了起来,所有的猎物也都绑扎在了一起。

“先把猎物送回去,鸦公,我们加速!”

重新跳回了火鸦背上,姬昊长啸一声,火鸦一把抓起了地上的俘虏和猎物,拍打着巨大的翅膀向南方飞去。翅膀挥动了几下,火鸦冲上了离地数里的高空,黑漆漆的羽毛上喷出了一层淡淡的火光,火鸦化为一道火光,几个呼吸间就飞得不见了踪影。

疾飞了一个时辰,前方一座巨峰拦路,高耸入云的山峰顶部,十几颗高达千丈的桑树巍然傲立。

巨桑上数十个巨大的鸟窝清晰可见,上百头体型比姬昊脚下火鸦更加庞大的巨鸦,正围绕着巨桑盘旋飞舞,‘嘎嘎’乌鸦叫声震得天空奔涌的浓云都无法靠近巨峰半步。

距离巨峰还有百多里远,前方一道火光激射而来,一尊身高将近三米的魁梧壮汉站在火光上,朝着姬昊大声咆哮:“昊!你这娃娃又偷偷溜出去了?你才多大的屁娃娃,不怕被大鸟叼了走?”

看了一眼火鸦爪子上抓着的俘虏和猎物,大汉‘咔咔’怪笑几声,用力的挥动了一下拳头:“不愧是姬夏大兄的儿子,你从哪里抓了这群臭皮蛇回来?这下后山的矿洞,就有足够的奴隶采矿了!”

语气一顿,大汉皱眉说道:“先回去看看吧,姬夏大兄的远支堂弟带着族人来了……这家伙,可不讨人欢喜,他这次过来,可没怀好心啊!”

姬昊的脸色一变,用力的踩了一下火鸦的脑袋,火鸦再次加速,迅速向前方巨峰下的一条深谷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