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_第九十三章 渣女被罚
$$ 好书天天看,好站天天来,好贴天天顶,好书慢慢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里就是黄金屋 ,这里是米花书库$$
安忠涛冷眼看着她,那小翠吓得脸都白了,立刻磕头道:“是奴婢的错,奴婢应该记得,喊您夫人,得将军和夫人不在府内的时候,若在了,您便是二夫人……”

这句话不说还说,一语未完,已如同油锅里进了水,安嫣然跳了起来:“你还在这里胡说,你以为我爹娘会相信你的话吗?你在这里血口喷人,真是不想活了,爹爹,这样的奴婢不要也罢,您下令打死她算了!”

安忠涛看着安嫣然,眼底现了惊讶和失望:“住嘴,你小小的年龄怎么如此的狠心,她只说错了一句话并没有什么,或者口误也是有的,可是你们母女两个人如此反应,看来她说的倒一点儿不错了!”

闻言,安嫣然倒是一愣,她知道自己又办了一件蠢事,她一瞥间看见安倾然嘴角现的那一丝得意之色不由地道:“哦,今天这件事情看来是你安排的,爹,你别相信这小翠的话,你细细问她,看看今天这件事情是不是安倾然搞的鬼!”#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

安倾然没有说话,只是看向安忠涛,眼底全是惊讶。

她觉得自己演的一定很像,因为在月华寺的时候已经演过一遍了。

安嫣然见她在这里装无辜,自己走到小翠面前扬手就是一巴掌:“说,到底是谁让你这样说的?怎么的,平时是不是亏待过你,你又择高枝栖了?”

安嫣然却不知道自己一着急就胡言乱语,已经吃过亏的人却没有长记性。

“你住手!我将军府什么时候这样对待过下人,便他们是下人,也是人,也是爹娘养的,岂容你这般虐待?”安忠涛简直气糊涂了,是自己以前瞎了眼了吗?

连瑾蓉忙伸手扯住了安嫣然,嘴里道:“老爷,嫣然这孩子就是鲁莽些,但她也是因为心急才会如此,不能由着这奴婢在这里如此胡说栽赃,若是一个奴婢连主子都敢陷害,那倒是无法无天了,传将出去,知道的,是我们将军府宽待下人,才让他们如此放肆,不知道的,还当将军治府无方,会怀疑将军治军的能力……”

“你胡说什么!”安忠涛眉毛立了起来,“看来,是真的本将军治府无方,竟然容你在府内作威作福这么多年,在本将军面前,你们母女都如此,更别说背着我的时候了……来人,将她们母子关回岚晓阁,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她们出来,还有,伙食标准按奴婢的来,就看看她们欺负的人是怎么过活的,还有,奴婢全撤出来,所有的吃用,让她们自己动手做!”

“将军,是妾身错了,罚妾身一个就好,不要罚嫣然,她还小,不懂事,经过这次事情自然会长教训,是不是嫣然,快给你爹爹赔罪!”

“我不要她为我赔什么罪?”将军气得脸色铁青,“她真是无法无天了,刚才还说得好听,却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虚的,倒不知你那好吃的话在哄谁呢?你小小的年龄心怎么如此恶毒?”

安嫣然被骂得脸红了起来,她更是气得直喘粗气,明明的是安倾然在搞鬼为什么爹爹不相信她,倒相信那个丫头?

她做了什么?

就是在月华寺里装腔作势,没有自己揭穿她,她才得以施展,想到这里,她开口道:‘爹爹,只是女儿太着急了,不想让丫环在这里胡说八道抹黑我姨娘,姨娘一天在家很是辛苦,大家没有看到她的辛苦,却任由丫环们在这里诬她……’

“你不要说话了,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安忠涛看着洪嬷嬷,“你们还等什么?把她们带下去,看好了,院子里一个丫环都不许留,看她们如何生事,如何作践别人!”

连瑾蓉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本来,以前将军发火的时候,她只要说几句软语就可以了。

而现在他说话说得这样狠,想必他是冷了心了。

安倾然这个时候开了口:“爹爹,想必妹妹和姨娘也不是有心的,再说夫人和二夫人都是夫人,一字之差,也没有什么的。”

“你不要替她们求情了,刚才她还那么说你!”安忠涛指了指安嫣然,气哼哼地道。

连瑾瑜也是开口道:今天一家团圆,还是让她们留下吃完这顿饭吧。

“谁也不许替她们求情,她们太过份了,再不教训一下都要反了天了!”

终于两个人被带了下去。

安倾然算是松了口气,一回来见安嫣然在院子里自由自在的,她就已经有了气了,没有想到,她们母女两个在家里做得那样过分,举家被闹得鸡犬不宁,还企图当什么夫人,连瑾蓉可真是太失算了。

这顿饭吃得并不痛快,不过,安倾然根本不在乎这顿饭的质量,现在看来,她已经达到目的了。

夜里,她躺在床上,想着安嫣然先前的表情,不禁心里痛快。

忍冬叹了口气,安倾然不解地看她:“怎么了?”

“小姐,奴婢只是替小翠担心,她够可怜的,这回她说错了话,若是再回到二夫人的身边,以后肯定没有好日子过了!”

原来她在担心这个,其实,自己今天下午找到小翠的时候,就已经替她安排好了,但她这会儿不能说,因为一说就惹人怀疑了。

这件事情连她娘亲都不知道,因为她怕她娘亲会心软。

相比于这对母女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伤害,自己这可真是九牛一毛的。

想到这里,她开口道:“也许我爹爹会想到这件事情,大不了,明天我去求我娘亲,瞧瞧她有什么安排,总不能我要了小翠来吧,本来安嫣然就认为是我指使小翠做的……”

“二小姐也不想想,她们母女俩个做的事情还能瞒过天去?整个将军府的人谁不知道她想当夫人呢,小姐,您以后可真得注意安全,多加小心才是。”

“没事,我命大。”安倾然笑了笑,今天晚上注定会有一个好梦。

第二天早上,刚起来,忍冬就告诉她说老夫人的车队已到了城外了,将军亲自去迎接,让府内的人都做准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