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每本书有每本书的精彩,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米花书库又有萝卜又有青菜()
第九十三章 渣女被罚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忠涛冷眼看着她,那小翠吓得脸都白了,立刻磕头道:“是奴婢的错,奴婢应该记得,喊您夫人,得将军和夫人不在府内的时候,若在了,您便是二夫人……”

这句话不说还说,一语未完,已如同油锅里进了水,安嫣然跳了起来:“你还在这里胡说,你以为我爹娘会相信你的话吗?你在这里血口喷人,真是不想活了,爹爹,这样的奴婢不要也罢,您下令打死她算了!”

安忠涛看着安嫣然www.hushui.net,眼底现了惊讶和失望:“住嘴,你小小的年龄怎么如此的狠心,她只说错了一句话并没有什么,或者口误也是有的,可是你们母女两个人如此反应,看来她说的倒一点儿不错了!”

闻言,安嫣然倒是一愣,她知道自己又办了一件蠢事,她一瞥间看见安倾然嘴角现的那一丝得意之色不由地道:“哦,今天这件事情看来是你安排的,爹,你别相信这小翠的话,你细细问她,看看今天这件事情是不是安倾然搞的鬼!”

安倾然没有说话,只是看向安忠涛,眼底全是惊讶。

她觉得自己演的一定很像,因为在月华寺的时候已经演过一遍了。

安嫣然见她在这里装无辜,自己走到小翠面前扬手就是一巴掌:“说,到底是谁让你这样说的?怎么的,平时是不是亏待过你,你又择高枝栖了?”

安嫣然却不知道自己一着急就胡言乱语,已经吃过亏的人却没有长记性。

“你住手!我将军府什么时候这样对待过下人,便他们是下人,也是人,也是爹娘养的,岂容你这般虐待?”安忠涛简直气糊涂了,是自己以前瞎了眼了吗?

连瑾蓉忙伸手扯住了安嫣然,嘴里道:“老爷,嫣然这孩子就是鲁莽些,但她也是因为心急才会如此,不能由着这奴婢在这里如此胡说栽赃,若是一个奴婢连主子都敢陷害,那倒是无法无天了,传将出去,知道的,是我们将军府宽待下人,才让他们如此放肆,不知道的,还当将军治府无方,会怀疑将军治军的能力……”

“你胡说什么!”安忠涛眉毛立了起来,“看来,是真的本将军治府无方,竟然容你在府内作威作福这么多年,在本将军面前,你们母女都如此,更别说背着我的时候了……来人,将她们母子关回岚晓阁,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她们出来,还有,伙食标准按奴婢的来,就看看她们欺负的人是怎么过活的,还有,奴婢全撤出来,所有的吃用,让她们自己动手做!”

“将军,是妾身错了,罚妾身一个就好,不要罚嫣然,她还小,不懂事,经过这次事情自然会长教训,是不是嫣然,快给你爹爹赔罪!”

“我不要她为我赔什么罪?”将军气得脸色铁青,“她真是无法无天了,刚才还说得好听,却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虚的,倒不知你那好吃的话在哄谁呢?你小小的年龄心怎么如此恶毒?”

安嫣然被骂得脸红了起来,她更是气得直喘粗气,明明的是安倾然在搞鬼为什么爹爹不相信她,倒相信那个丫头?

她做了什么?

就是在月华寺里装腔作势,没有自己揭穿她,她才得以施展,想到这里,她开口道:‘爹爹,只是女儿太着急了,不想让丫环在这里胡说八道抹黑我姨娘,姨娘一天在家很是辛苦,大家没有看到她的辛苦,却任由丫环们在这里诬她……’

“你不要说话了,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安忠涛看着洪嬷嬷,“你们还等什么?把她们带下去,看好了,院子里一个丫环都不许留,看她们如何生事,如何作践别人!”

连瑾蓉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本来,以前将军发火的时候,她只要说几句软语就可以了。

而现在他说话说得这样狠,想必他是冷了心了。

安倾然这个时候开了口:“爹爹,想必妹妹和姨娘也不是有心的,再说夫人和二夫人都是夫人,一字之差,也没有什么的。”

“你不要替她们求情了,刚才她还那么说你!”安忠涛指了指安嫣然,气哼哼地道。

连瑾瑜也是开口道:今天一家团圆,还是让她们留下吃完这顿饭吧。

“谁也不许替她们求情,她们太过份了,再不教训一下都要反了天了!”

终于两个人被带了下去。

安倾然算是松了口气,一回来见安嫣然在院子里自由自在的,她就已经有了气了,没有想到,她们母女两个在家里做得那样过分,举家被闹得鸡犬不宁,还企图当什么夫人,连瑾蓉可真是太失算了。

这顿饭吃得并不痛快,不过,安倾然根本不在乎这顿饭的质量,现在看来,她已经达到目的了。

夜里,她躺在床上,想着安嫣然先前的表情,不禁心里痛快。

忍冬叹了口气,安倾然不解地看她:“怎么了?”

“小姐,奴婢只是替小翠担心,她够可怜的,这回她说错了话,若是再回到二夫人的身边,以后肯定没有好日子过了!”

原来她在担心这个,其实,自己今天下午找到小翠的时候,就已经替她安排好了,但她这会儿不能说,因为一说就惹人怀疑了。

这件事情连她娘亲都不知道,因为她怕她娘亲会心软。

相比于这对母女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伤害,自己这可真是九牛一毛的。

想到这里,她开口道:“也许我爹爹会想到这件事情,大不了,明天我去求我娘亲,瞧瞧她有什么安排,总不能我要了小翠来吧,本来安嫣然就认为是我指使小翠做的……”

“二小姐也不想想,她们母女俩个做的事情还能瞒过天去?整个将军府的人谁不知道她想当夫人呢,小姐,您以后可真得注意安全,多加小心才是。”

“没事,我命大。”安倾然笑了笑,今天晚上注定会有一个好梦。

第二天早上,刚起来,忍冬就告诉她说老夫人的车队已到了城外了,将军亲自去迎接,让府内的人都做准备呢。
第九十四章 老夫人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倾然打足了精神,前一世,她的祖母可是让她吃了不少的苦头,这一世再相见,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有改进。

不管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的。

连瑾瑜有些紧张,已经有两年余没有见到老夫人了,以前她不喜欢自己,不知道这回来又如何。

安倾然站在娘亲身边,身后一大群的家丁丫环,都是屏息凝神的,大气都不敢出。

终于,有家丁跑回来报:“老夫人就在街口了,一柱香的时间就会到此!”

安倾然不禁开始心跳加速,她开始怪自己没出息,还不见人就开始紧张了。

终于几挂马车依次而入,安忠涛在最前面骑在马上,他身边的正是安忠远。

连瑾瑜立刻上前替老夫人打帘,安倾然跟在身边,安静而端庄。

老夫人并不太老,六十多岁,很富态,下了车,看着连瑾瑜道:“嗯,你倒是还没有变……”

又瞧着安倾然,她拜过后,她扯起她的手,细细地端祥了两眼,微笑地点头:“倒也还算标致……”

她的语气慈爱的成份少,倒象是在评价一件花瓶之类的。

安倾然笑着道:“祖母两年未见,倒越发年轻了……”

“哟,这孩子小嘴儿真甜!”老夫人笑了笑,“染月在家的时候也象你这般哄我……你去见见你妹妹吧,还有你明博哥哥也来了,在后面的马车里,和你婶子在一起呢……”

安倾然又转到后面,众人厮认完毕,婶子握着她的手往院子里走:“倾然变成大姑娘了,你染月妹妹在家里时常提起你来,今天一见,倒将你妹妹比下去了……”

她笑着道。

旁边的小姑娘开口道:“娘亲,我比姐姐不过小一个月,您是说个子比下去了吗?”

说着往安倾然的身边一跳,眼睛看着她的头发。

两个人其实个子几乎一样高。

这个带着酒窝的小姑娘就是安染月,比安倾然小一个月,上次见面的时候,她们已是很熟了,她也是一个话多的丫头。

显然,她娘亲的话她不认同,只认为个子比她矮,并不觉得其它的有什么被比了下去。

“倾然妹妹不要见怪,染月就是这样的脾气,见不得别人比她好!”旁边的少年开了口,看起来很象叔叔,其实他不过十四岁,还没有连暮寒大,但他的举动却比较老成,在家里一定受了严格的教育。

“哥,你在说什么?谁的脾气不好了?”安染月霸道地冲他喊道。

安明博只笑笑,并未和她计较,安倾然对他的印象好了起来,因为上一世对他没有过多的接触,所以两个人也基本没有什么恩怨。

这一家子里,她对他的印象是最好的了。

至于身边这个粘着自己的小丫头,她心里闪过一丝冷笑,她和她的帐在前世根本没有算得清,这一世,她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她倒是瞧瞧,她可是有长劲。

“倾然,你别跟你妹妹一般计较,她可是让我惯坏了……”婶子笑着道。

安倾然心里想,她不是惯坏那么简单,她是品质问题。

“姐姐,你不是在生我气吧,我在家里的时候想着要见你,我都兴奋得睡不着觉呢,我特意给你绣了一个香囊……在这里呢!”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香囊,看起来很是精致,上面绣着荷花,还有蜻蜓,看起来倒还不错。

安倾然收了下来:“妹妹真是有心……”

“姐姐,这将军府可真大呀,记得小时候来,就觉得这府走不到头的感觉,现在大了,仍是觉得这将军府大……”安染月一边四处看着一边感叹地道。

将军府内,装饰一新,自然又气派又奢华,她不惊讶才怪呢。

“嗯,这哪里算大,皇宫比这大不知多少呢,你一见,不知要感叹成什么样子呢!”安倾然一笑道。

“那有机会姐姐带我进宫瞧瞧好不好?”安染月立刻来了精神。

安倾然知道,有好事好东西她是不会放过的。

“我哪里能进得去宫,再说,我们不被宣就进宫,可是会出大事的。”

“哦,这样呀……”她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眼神不够用地四处瞧着,终于开口道,“嫣然妹妹呢?她怎么不来接我们?”

“她呀,她有事,一会儿会来的!”

“嫣然小时候最粘着我,我都想她了,也不知道她现在什么样儿了……”

安明博安静地仿佛不存在。

安染月的话让走在前面的老夫人听到了,她对连瑾瑜道:“是呀,怎么没有看到瑾蓉和嫣然,她们是躲着我们,还是有什么惊喜?”

安忠涛开口道:“她们在楚足,昨天儿子把她们关起来了!”

“这倒是为了什么,倒是犯了什么大天的错误了,赶着我来,倒是把她们关起来了,我相信你,是认为你治府严厉,不相信你的,还倒是你对于我们娘们孩子的有意见呢!”老夫人本来看着将军府内隆重的迎接仪式,还有那明显是为了欢迎他们而进行的摆设和装饰,心里很高兴,想着这个儿子到底还算有自己,自己这一趟心里打着主意呢,他若是顺了她的心一切都好说,若不顺,她倒是要说道说道。

安忠涛一听立刻站在一身,低头伏首道:“儿子哪里敢,母亲教导得对,儿子现在就让她们出来给娘亲进孝,这治府的事情也该有时有晌。”

老夫人嘴角扯出了笑意:“这还算是明理的话,我说呢,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将军,遇事唯有一个理字服人,这有老人在,连教育孩子都得背着,你还让我知道训她们,这哪成!放出来才是正理!”

安倾然心里暗恨,这昨天刚把她们关起来,这今天又出来了。

早知如此,自己何必这样辛苦。

不过有什么办法。

好在老夫人接着道:“我最知道你和瑾瑜是孝顺的,瞧瞧这气派,看着就舒心,也难为你们了,准备得这样周到!”

“哪里,为娘亲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安忠涛开口道。

老夫人脸上又恢复和言悦色:“嗯,这才是最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