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书籍打开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 五彩缤纷 让我们去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米花书库是您最好的朋友 !!!
第九十一章 夺权回顶部章节目录
“姨娘说的也是,姨娘以前管理将军府那么久,自然一切都是轻车熟路,这次,姨娘又代母亲来管理,总之,我觉得姨娘还真的很辛苦……现在我娘亲回府了,管理府内的事务未必会有姨娘那般顺手呢!”

她这一言惊醒梦中人。

连瑾蓉母女只觉得当头一棒,原来她说了这么多,只在这里等着她们呢!

怪不得一点儿不生气的样子,原来她心里一直计较的是这件事情。

而安忠涛却突然被女儿点醒:“是呀,夫人回来了,你将钥匙都交给夫人吧……”

“将军,姐姐身体不太好,而且刚回府,妾身刚刚准备了一个宴会,准备请王公贵族来迎接老夫人的到来,这个时候,没有谁比妾身更了解一切……”连瑾蓉笑着道,“大可以宴会结束后,由姐姐来接手……”

“你还在聒噪什么?让你交出来,你怎么地就舍不得,还说那么一大堆地话做什么?”安忠涛没有想到自己的命令在她这里不能直接执行下去,就有了火气。

再加上刚才安倾然指出的安嫣然没有被禁足一事,显然是她娘亲在这里面捣鬼,好好的孩子都被她给教坏了,以前她还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现在那脾气越发地随她了,她还在这里不觉得,说的话都让人笑话。

“将军,妾身只是实话实说……”连瑾蓉开口道,她看着将军今天的脸色很好,便以为自己还有机会,至少在交出钥匙之前,她可以领些功劳,“妾身一直以将军府的利益为重,我刚才还在想,要不要将宴会的细节告诉你,那名单您还得过一下目,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妾身准备得再充分,怕还是有些事情想不到……”

“我说的话你没有听清吗?这些事情夫人会做的,我和夫人会一起审核,若你当真不交钥匙,倒是让人怀疑你的动机,还有,你有什么权力让安嫣然解禁?我明确告诉她回来禁足!你倒是将我的话也当成了耳边风了呢?现在我还时运强着呢,你就来当我的家了,真不知道若是我落了势,你会如何?既然你如此倔强不思悔改,更累得安嫣然小小年纪,泼辣异常,你们娘俩好好思过!”

连瑾瑜看着连瑾蓉失势的脸色,心里很是痛快,她没有想到,自己一到家,将军就送给自己这么大的一个礼物!

不过,当她看到她眼底闪过的恨意,又有瞬间的无奈,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将军府,而且与她还是亲姐妹,便如此地争斗,真不知道皇宫里的妃子们是怎么样的为得宠而殚精竭虑呢!

这一世,绝对不要让自己的女儿去后宫!

却不知,她女儿的命运之轮,早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开始运转了,她是阻止不了的。

安嫣然这会儿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知道,此刻父亲的眼里,自己就是一个无礼教的恶劣丫头,自己若再分辨只会让事情更难堪,还不如老实认罪的好呢!

这一次,她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合作,态度非常之好。

安倾然不禁对安嫣然更加提高了警惕,她进步的很快!

连瑾瑜和安倾然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洪嬷嬷上前欣喜地道:“夫人,您可回来了,这一个月来您不在府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上次您养病一走,二夫人就行为异常,去宫里找舒贵妃,又让二小姐跟着去月华寺,当时老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着急,只是苦于无法传递消息……现在你们回来了,太好了,我这老眼晕花的,有时候看什么都可疑,有时候,又觉得该是正常不过了,又没有什么问题,现在我知道有什么问题了,二夫人在府内又开始作威作福,经常有小丫环偷偷地哭,被她打的,你们猜是因为什么?”

安倾然笑了,这洪嬷嬷还真是离开她们太久,甚是想念吧,这一口气就说了这么多,不过她仍是好像还有许多话要说,神情激动。

“因为什么挨罚?”安倾然也想知道。

“因为那些奴婢叫她二夫人,而不是夫人……”

连瑾瑜与安倾然对视了一眼,前者叹了口气,后者嘴角扯出笑意,果然,自己这招一石二鸟,她在家里可真是露出了直面目。

不过,这样的消息怎么巧妙地传到父亲的耳朵里呢?

安倾然的脑子在飞快地转着,很快,她脸上露出了笑意:“娘亲,我们今天刚回府,我们该请姨娘还有妹妹一起吃个饭,她们在府内也是辛苦一个月了,是不是?”

连瑾瑜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不过,回府一家人吃个团圆饭倒是应该的,于是她笑着道“好,今天厨房的菜谱娘亲亲自来安排,洪嬷嬷,少不得你还得帮忙张罗,我这一回来,又要你们开忙了,倒真是的……”

“夫人,您跟老奴还客气什么,能看到你们开心地回府,老奴不知道怎样高兴呢……”说着,她抹了抹眼角,这一个多月里,她一直看连瑾蓉的脸色过日子,现在总算是真正的主子回来了,受的委屈哪里好讲,她当真是高兴得哭呢。

安倾然说自己要回去洗漱一下,便离开了东暖阁,她悄悄地拉住了洪嬷嬷,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到底哪些人受到了欺负,哪些是连瑾蓉的忠仆,她要调查得清楚。

洪嬷嬷接受了她的任务之后,自然处处留心,所以,她说了几个名字,安倾然听了之后,微微点头:“今天晚上,我们就为二夫人和二小姐准备一场盛宴,她们在府内这个月也实在是太辛苦了……”

看着她脸上笃定还带着霸气的表情,洪嬷嬷愣了愣,她对于大小姐的变化,有些忐忑,既欣慰,又有些难过,这样大的孩子,根本不该参与到这么复杂的关系中去!

她该是个天真的孩子才对。

可是一想到二小姐,她把这个念头打消了,若大小姐还是一个天真的孩子,怕到最后吃了亏还不知道怎么吃的呢,有些事情,她真是无能为力,所以,只是叹了口气,便去准备了。
第九十二章 复仇第一步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倾然这一世下定决心要报仇,谁也拦不住她的脚步。

于是,她开始了正式复仇的第一步!

连瑾蓉和安嫣然没有想到她们会被邀请参加东暖阁的家宴。

下午的时候,本以为挨到了父亲的责骂,她们母子两个再没有希望出头露面,却没有想到,是安福亲自来通知他们的,那可是将军的亲信。

想必,父亲还念着她们的好。

连瑾蓉更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一套水蓝的衣裙穿在她的身上,她年轻了不只一两岁,看着镜中犹在的花容月貌,下午沮丧的情绪一闪而光!

安嫣然看着自己的娘亲比母亲还要娇美,心里替娘亲不平,自己比那安倾然也不差分毫,没有道理,自己这对母女就一直在她们之下!

其实,她现在明白,只要得到父亲的关注,才会有机会板倒她们。

可是,如何得到父亲的关注,她有些为难,自己先前在月华寺的时候落败了,给父亲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该怎么做呢?

晚宴如期。

东暖阁里灯火通明,孩儿臂粗的蜡烛正发着耀眼的光,还有那明瓦的灯罩,将屋子里照得没有一处不亮堂。

连瑾蓉到的很早,将军还没有来,她看着连瑾瑜道:“姐姐,可有什么要妹妹做的?”

连瑾瑜看着她明媚的样子,不由地感叹,她也算是一个美人,只是心狠了些!

若不是她挤进了将军府,自己也许与她不至于如此交恶。

她没有开口,连瑾蓉的脸上有尴尬之色:“或许是妹妹来早了……”

“嗯,你来的正好,我这里有个经文,是了空大师给的,最可以静心养性,你有时间,也该抄上一抄才是!”连瑾瑜让人翻找经文。

连瑾蓉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姐姐是说妹妹心性不足,需要休养是吗?”

“你也不用多想,这个是修福之事,多做少做,都是个人得了,我倒不能分你的半分……”连瑾瑜半开玩笑地道。

因为她收回了将军府的管理权,又得到了将军的全部注意,她心情大好,看着连瑾蓉也不觉得那么刺眼了。

连瑾蓉嘴角僵硬了一下,然后笑了:“倒是姐姐想的周到,妹妹这点就不如了,所以,将军不让妹妹来管家也是有道理的,只是姐姐此后就辛苦了,姐姐不知道,那些家人们,背后耍奸躲滑的,你若没有火眼金睛,一错神,就被他们给骗了……”

“谢谢你提醒,我会注意的!”

正在这里,安嫣然走了进来,她的目光四处地找着,竟然没有看到安倾然的影了了,她觉得有些奇怪。

很快就正式入席,安嫣然先举起酒杯敬了大家一杯,说得很是冠冕堂皇。

安忠涛倒没有说什么,只是举起杯子喝了,脸上的表情缓合了些,安倾然明白,毕竟安嫣然也是他的女儿,叹了口气,喝下了酒。

安嫣然脸上露出了笑意。

安倾然也是笑着道:“妹妹最近越来越乖了……”

“如果姐姐能不时的提点,妹妹愿意聆听,只是姐姐现在忙得很,妹妹都见不到姐姐的人影呢……”安嫣然开口道。

安倾然知道她是想让爹爹问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她也知道她去自己的院子里找自己了,但是她不知道还有一件事情,也就是自己正在做的,足以让她一会儿瞠目结舌了。

连瑾蓉也是举起了杯,笑盈盈地道:“姐姐这些日子辛苦了,妹妹当敬的。”

连瑾瑜开口道:“妹妹真是客气,在家里也是挨的累不比我少,你也辛苦!”

安倾然心里还在想,娘亲真是好人一个,明明知道人家在背后捣什么鬼,只要说好话,她就不好意思当面驳人家。

安忠涛一时间虽然有些对连瑾蓉母女不满,但到底也算是团圆饭,自然不能太较真难看了,但心里的疙瘩到底仍是没有解开。

那安嫣然实在丢人丢大发了,现在满京城的人谁不知道他这个小女儿妒嫉大女儿,在众人面前出言诬蔑!

正在这时,洪嬷嬷进来,手里持着盘子,给众人填菜,桌子上才摆上来六菜,按理说,早应该全部上齐。

连瑾蓉今天没有敢开口,反正是连瑾瑜安排的宴会,她享受着就是,最好她出笑话才好呢。

连瑾瑜开了口:“洪嬷嬷,怎么如此慢?催厨房的人快些!”

安忠涛在旁边开口道:“怎么?这几日你没有在家,那厨房的人又生了事不成?”

这话明显是说给连瑾蓉听的。

连瑾蓉听着不像,却不又敢乱接话,正在郁闷,心里暗恨,怕是这宴无好宴吧。

自己该怎么扳回这一局呢?

她还没等说话,洪嬷嬷开口道:“因为府内的丫环一直都在忙碌打扫的事情,刚才夫人吩咐她做那灯笼,她们没有忙完,不如让翠儿等人帮忙,却不知二夫人意下如何?”

连瑾蓉点了点头:“原来姐姐屋子里的丫头们不够使,只要说一声,妹妹来帮忙都成,这算什么!翠儿,你去吧!”

“是,夫人!”小翠对着连瑾蓉一拜就往外走。

安倾然突然开口道:“娘亲,这丫环真奇怪,怎么对着姨娘叫夫人,敢情她眼神不好用了!”

闻言,连瑾蓉的脸一下子变色了,她看着安倾然道:“倾然,想必看错了,她怎么会叫我夫人呢,该是叫你娘亲呢……”

“我听着就是这样!”安倾然挑了挑眉头,笑得甜美,“或者我听错了!”

安忠涛也听清了,不过他没有在意,现在安倾然这样一说,他一下子也觉得不对劲,便道:“这丫环是你屋子里的?怎么如此没有规矩?”

连瑾蓉回头喝着翠儿道:“你怎么回事?怎么如此没有规矩?平时我是怎么教你们的?”

翠儿立刻跪在了地上:“夫人,翠儿就是按照您平时教的,不敢不遵从呀,您不是让奴婢们都喊夫人的吗?”

连瑾蓉一听眉毛立了起来:“蠢东西,还不快滚出去,我什么教你这样喊的?难道你笨,倒是我连尊卑都不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