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_第八十九章 浓情蜜意
[生活中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www.7mihua.com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翅膀。]
她挑了挑眉头,心里有一种感觉,这个让她一直操心的弟弟好像一夜之间就长大了!

她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但是这种感觉让她有些心慌,她怕局面无法控制,主要是不由她控制,这才是她害怕的。

连瑾蓉倒没有觉得什么,只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听话了,很让他开心。

连瑾蓉又前后院子走了一圈,大到花圃小到盆景她都看了一遍,终于相信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天衣无缝,任谁见了,都是称赞这将军府内有一个极称职的女主人!

这个女主人不但美丽无敌,还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不知道将军回来后会如何想?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了,自从连瑾瑜病了之后,他的心就没有一刻在府内吧!男人还真是的,他们需要你的时候,你怎么样都成,在他们不需要你伯时候,你就是一个影子,根本无举轻重!

她就相信连瑾瑜那么假正经的女人,在床上的功夫会比她好,她可是为了捉住男人的心做了很多工作,她学的那些本事确实很有作用,将军一度很喜欢,几乎天天到房里去,把那个东暖阁忘得一干二净,那个时候,她以为他可能会和她天长地久,只要除了连瑾瑜那个女人自己就能登上将军府女主人的座位,然后自己的子女都会摆脱那庶女的阴影……天,这个念头不是一次两次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而是时时刻刻,她是怕自己忘记了这个使命,每天都时不时地提醒自己一下!

就象现在。

安嫣然忙完一切,她坐在自己的屋子里发呆,她在回忆那天在月华寺里的情景,一遍又一遍,她这是为了让自己记住,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再面对她时,自己一定打起十万分的精神,不给她任何反击的机会。

她现在变得如此聪明,自己还真得加些小心!

看来,不是自己以前小看她,就是她突然开窍了!

以前,她认她是姐姐,只是很恼她为什么生下来就比自己优越,自己哪里也不比她差,凭什么,别人请客,也只是请她这个嫡女,而自己则从来没有这个荣誉,若不是自己长袖善舞,这会儿,怕是世人还当将军府只有她安倾然一个后代呢!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东方夜,她这个表哥,她不允许任何人染指,原本她脚受伤的时候,她就非常生气表哥总往她的院子里跑,后来听闻丫环们说,她对表哥倒是没有什么兴趣,总是冷淡的,甚至有时候还恶声恶气的,开始她很生气她那样待康王,不过,后来倒开心,她待他不好自已才开心。

可是现在她又有了别的想法,这个丫头这么狡猾,她不是留了什么后手,玩欲擒故纵的游戏,那自己在这里岂不是当了傻子?

不管她玩什么游戏,她想,一定不会让她得逞的!

安嫣然心里在打着主意,这次自己在宴会上应该想个什么妙招让她出丑呢?

她现在变得很机灵,而且她不确定自己哪些事情上可以压过她的风头,所以比试之类的问题,自己还是避而远之吧。

那么让她的衣服在众人面前脱落如何?

这真是一个好主意!

她不禁为自己的想法而叫绝!

她不相信一个女孩子受了这样的侮辱还能不能活下去!

所以,她跳了起来,一脸的享受,现在,他该去找几个小丫环,不,一个就够了,一个对自己绝对忠心的小丫环……

安倾然没来由地在马车里打了一个冷战,连瑾瑜看着她:“倾然,你冷了?”

安倾然愣了愣:“倒是没有,天如此热了,真没想到,我们刚来的时候,桃花才开……”

连瑾瑜听她如此说,倒是笑了:“你这个孩子,一天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娘亲现在觉得你长大了……”

她却不知道安倾然并不想长大。

终于进了皇城,繁华热闹依旧!

安倾然心里有些兴奋。

但不免有一些紧张,那想劫杀自己的人到底是谁派的,爹爹也在查,但她想,爹爹最可能是从他自己的仇人查起,不太可能会想到姨娘,而怀疑姨娘这件事情,她还不能露,在没有证据之前,自己可不能让爹爹对自己的印象不好,那以后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会让他怀疑了。

就象是安嫣然,已在他心里留了不好的印象。

不知道这次回家,安嫣然如何反击。

这是她很想知道的。

她哪里知道家里已经有人给她准备了天罗地网。

正在屋子里用餐的连瑾蓉突然听到家人传报将军回府,愣住了,急急地问:“将军一个人回来的?”

结果让她很失望。

怎么可能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回来?

他们是得到了消息还是怎么的?

安嫣然也是吓了一跳,但很快镇定下来,她放下手里的碗筷:“娘亲,我们一起去迎他们回府!”

连瑾蓉才回过神,匆匆到了门口,正好将军他们也到了!

连瑾蓉看着高头大马上的威武的身影,眼底露出了笑意,上前道:“将军,您回府来,怎么不通知一声,多派些家丁去接您!”

安忠涛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甩蹬下马,而连瑾蓉上前来扶他,他却是绕过了她,转身到后面马车处,撩开了车帘,眼底带着笑意:“瑾瑜,我们到家了!”

连瑾蓉见此情景仿佛狼在掏她的心一般,他对自己柔情蜜意的时候只限在屋子里,更确切的说只限在床上,他何曾在外人面前如此给过自己脸?

而且她都很久没有听到他这么温柔的声音了!

她脸上的表情将她的内心暴露无遗,身边的安嫣然却是看得清楚,忙扯了扯她的衣衫,给她递了一个眼神,她才回过神来,自己便是天大的委屈也不能让下人们看笑话,更不能让这刚回府的母女看笑话!

连瑾瑜扶着安忠涛的手下了车,她心里从来没有如此舒泰过,他多久没有这样过了,还记得最初嫁过来时,他的眼里只有自己,每天下朝第一件事便是满院子的找自己,直到找到为止,那个时候她嫌被下人们笑话,曾经婉转地告诉过他,不要在人前如此亲昵,倒显得不尊重——

五更完毕,求月票!
∏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