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书籍打开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 五彩缤纷 让我们去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米花书库是您最好的朋友 !!!
第八十七章 回府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忠远是安忠涛的弟弟,因为安忠涛是长子,所以世袭了将军府,而安忠远一直在家乡的祖宅,也有自己的营生,安忠涛也不时地接济,在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望!

只是不知道他们此次来算是投亲还是有别的念头?

其实,本来老夫人应该跟安忠涛这长子住的,但她就是喜欢小儿子,离不开,所以老将军过世后,她就搬到了祖宅,一直住到今天。

连瑾瑜不知道怎么回事,而安倾然也不知道。

上一世n米n花n书n库n http://www.7mihua.com,娘亲离世后,她一直同连瑾蓉在一个阵营,帮她处理一切事务,想扶她成为将军的嫡妻,当时想着,她毕竟是自己的亲姨,父亲若是娶了别的女人,脾性什么的又不清楚,若是同自己合不来,自己岂不是郁闷,而且姨娘也会不开心!

但是自己的这个奶奶可是百般阻挠,一直不允!说什么姨娘是庶出的,配不上将军,后来,还是自己求了父亲,说如果他娶别的女人,她就离家出走!(这是上一世,她能想到最狠的招式了!)

后来父亲同意了,现在想想自己那个时候怎么傻成那样,那对母女利用完她之后,不知在背后怎么地开心呢!

虽然她顺利地达到了自己的愿望,从此对这个奶奶心里存了成见,关系便越来越疏远了!

后来长大些,有一段时间,她以为奶奶是因为喜欢娘亲的原因,不愿意让其它的女人当她的长媳。

但后来看看又不太象,奶奶来将军府的时候,看哪里都不顺眼,连丫环家丁都惹她老人家生气,总说父亲糊涂,让这些奴才们给蒙蔽了,还说他把将军府给弄得现了败势了,一代不如一代之类的话。

父亲总是听完一笑就过了,奶奶见此倒越发的生气,后来就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安倾然也没有什么想念,仍旧过自己的日子,因为那个时候,皇上已经给她指婚了康王东方夜,她的心里欢喜,日子过得也格外的快,每天只盼着什么时候过门,府内的事情本来她就不过问,后来越发的什么都听姨娘的,也算是安稳,就算是偶尔有什么事情发生,她也从来没有在意过。

就象是家中有时候进了贼了,失了盗了,还有一次一个贼进了她的院子,好在那个时候她不在院子里,偷偷去东暖阁祭拜娘亲了,那次后,安嫣然就说是忍冬招了贼来,忍冬当然解释,后来姨娘问她,要给她换个奴婢可是愿意。

她愿意了。

所以害得忍冬受了无尽的苦。

现在想想,那贼人怕是这对母女安排的,目的为了什么她就不知道了,总之不会是好的,或者杀了她,或者抹黑她的名声!

好在自己那时候傻,什么都不知道,否则被她们气也气死了。

这一次她听说奶奶带着叔叔来将军府,心里闪过不好的念头,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她不知道这对母女会借着这件事情做什么文章,上一世,奶奶倒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来的,那时候,娘亲被禁足在东暖阁,名声不好,她和姨娘一起办的宴会,上一世的事情,虽然并不太清楚,但细细地回忆,却也有印象!

主要是那次的宴会很是隆重,她头一次见到府内来了那么多的王孙贵族,而且她还见到了康王,自然欢喜。

记得上一世奶奶来府里后,知道了娘亲的事情,很是不屑,支持父亲的行为,恨不得让父亲休了娘亲,当时她也是觉得娘亲给她丢了脸,恨不得永远不见才好,但仍是不放心,偷偷地去见娘亲,却发现奶奶正劈头盖脸的训斥娘亲呢,娘亲有口莫辩的最后几乎气得昏了过去,一想到这里,安倾然的心就一阵的疼,这一世,她一定保护好娘亲!

替娘亲讨回公道,只要有她在,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娘亲!

连瑾瑜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发呆,不由地道:“倾然,怎么了?难道有问题?”

安倾然回过神笑着道:“奶奶来可是好事,我都想她老人家了……这次叔叔也来了,不知道婶婶跟来了没有……”

一听她提起婶婶,连瑾瑜才愣了一下:“是呀,若是他们都来了,大概会住得很久……”

一般情况下,安忠远两三年会来一次,带些土产来看他们,但也是小住几日便离开了,连瑾瑜总会给他带回去无数的东西,绫蜀绸缎自不必说,便是吃的用的,除了年年孝敬老太太的份例外,还有几大车子!

安忠涛因为世袭了将军府,心里过意不去,不知道怎么地对他的母亲和弟弟好了,只是他总感觉有一种无力感!

娘亲对他要求很严,从小就一样,他从记事起就不记得娘亲对他有过笑脸,总是要求他这样要求他那样,但最后他做的所有事情都好像达不到她的要求一样,他当了将军之后,仍是这种感觉。

一家三口打道回府各怀心事。

安忠涛和安福骑在马上,后面的红绸马车里坐着母女两个,连瑾瑜却有些心神不宁,因为她不知道这安老夫人和小叔的到来,到底意味着什么,总是隐隐地觉得哪里不对劲。

安倾然脸上一直挂着浅笑,因为她知道,这对于自己和娘亲来说,倒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上一世搞不清的事情,这一次,她终于有时间也有能力来搞清它,就象奶奶为什么不喜欢将军府里的一切,她非常不理解。

难道她就是为了指责将军一家才来的吗?

真是不理解。

对于叔叔,她没有太多印象,上一世父亲去世,将军府由安明轩当了家,这些她都不知情!

她被那对男女给幽禁了起来!

安倾然想到这里的时候,她脸上的浅笑消失了!

一想到最后那段日子,所有的恨都涌上心头,她便是再宽阔的脸膛也无法疏解这口恶气!

皇宫内。

太子坐在皇后的床头,手里端着药,嘴角带着笑意:‘母后,快吃完药,吃完药,儿臣带你去花园逛逛……’

他的声音温柔,仿佛在哄一个小孩子。

皇后笑了:“我哪里用得着你这样哄我。你这个孩子呀,少让我操心些,比逛什么都好。”
第八十八章 筹宴回顶部章节目录
皇后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那天太子进宫,母子连心,她就醒了过来,这两天,太子衣不解带的,让她既欣慰又心疼,总是让他去休息,他却是伏在床上每天就睡一小会儿,好在他自己的病没有犯,否则她还不知怎么的心疼呢!

皇后本以为孩子打小身子就弱,还有胎毒未清,怕他活不大,却没有想到,这个小生命非常顽强,一天天长大了,还出息得如此俊雅孝顺,她心里是感谢老天的,她总是祈祷上苍,把所有的磨难都转到自己身上,让太子可以健康地成长,成为一国明君,她便是立刻死了又何妨。

可是总不顺人愿,她这一下子就病倒,太子的病根还没除呢,她就不相信,天下最好的大夫都在宫里,却为何不能治好太子的病?

皇上为此也甚是恼火!

只是苦了那些太医,想尽了办法!

现在皇后转危为安。

在月华寺祈福的人受到了皇上的奖赏!

每位公子小姐都有赏赐,宁王和康王也回了皇宫,皇上见到了他们,脸色很好,夸奖他们办事得利,孝心可嘉!

能得到皇上的夸奖可不是易事,他们欢天喜地回到各自的府氐,那舒贵妃见儿子回来了,脸上并没有太大的喜色,康王将他父皇赏的东西让他娘亲过了目,舒贵妃却叹了口气:“这些东西也不是什么没见过的……你过来,我问你,太子怎么会突然就回来了?”

听她这样问,康王也是眉头拧了起来:“这件事情肯定有问题,如果太子当真在月华寺,岂有不回宫探视皇后的道理,可是偏偏的寺里的人都说他与住持下棋来着,再调查不清……”

舒贵妃眼底露出冷意:“太子还算命大,这皇后也是命不该决,少不得我们再等就是了,儿子,你记得,这件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以后遇事,切记要小心,而且那太子看起来比我们想象的聪明,并未象外面传的那般荒诞……”

这一点康王深有感触,他已是领教过了!

宁王回来后,颜贤妃倒是没有说什么,还夸儿子有进步。

********

将军府内。

连瑾蓉和安嫣然母女两个人忙得热火朝天,一会儿指挥人订菜谱,一会儿让人布置院子,还得拟贵宾名单,那有头有脸的,若是见不到她们母女得脸,怎么能行?

连瑾蓉无比开心,让他们三口人在月华寺里乐呵去吧,她决定了,宴会当天再派人去请将军回来,到时候,他便是意外,也不会因为自己准备得隆重好看而说自已的,而世人从此却知道自己的能力了!

看看将军府现在谁当家?

“娘亲,这名单您再过下目!”安嫣然将信笺递给连瑾蓉。

其实,连瑾蓉相信女儿可以做好这件事情,因为有时候,她的心思比自己还细密,她看了两眼“恩,不错,这你名单拟的好,我们相熟的要请,和连瑾瑜相好的,我们自然也要请……这连氏一族请的好,还有楼家,嗯,只是不知他们会不会赏脸!”

“娘亲,以将军的名义发出的邀请,他们自然会给几分面子,再说,他们的人只来一两个就好,来多了总是没脸……”安嫣然语带深意地道。

连瑾蓉闻言笑了,她抚了抚安嫣然的小脸蛋:“我的儿呀,你不该这么聪明的,倒也该装装憨,积些福才是!”

安嫣然摇头:“若一定被她压了风头,我这一世还哪里来的福气?娘亲,我只知道有些东西你不抢,是不会自己落在你头上的,所以,这将军府才有了我,是不是?”

“臭丫头,没大没小,连你娘亲你都打趣,仔细被你爹爹听到扒了你的皮!”连瑾蓉佯怒道。

“爹爹这会儿自然没空理我们,他一定不知道我们给他准备了什么样的好戏!”安嫣然眼底含冰,冷得吓人。

连瑾蓉叹了口气:“若说起来,谁愿意这样,谁不愿意生来就风光无限……”

可是人来就为庶女,这不是她能选择得了的!

现在,她有了机会为自己的女儿做些事情,她怎么可能还遗余力?

“二夫人,管家差奴婢来问,那隔屏用哪扇?是用御赐的墨玉的,还是丞相府送来的双纱的五福图?”小翠近前,声音弱弱地道。

连瑾蓉闻言脸色冷了下来,她扬手就给了小翠一个耳光:“带说一遍说什么呢,我怎么没有听清?”

“二夫人……”

小翠刚说到这里,连瑾蓉的眼神就横了过去,她吓得忙道:“夫人,管家差……”

“用御赐的,没有道理不用御赐用丞相府的!”连瑾蓉冷冷地道。

小丫环抚着脸下去了,直到出了门口,她好像明白了点什么,谁让自己不会说话,那有脸有头的丫头们早齐心地喊她为夫人了,只要大夫人不在,下面的奴婢都这样称呼,自己怎么的就忘记了?

也是该打!

不过,她眼底却不是这么想的,恨得瞧没有人的时候,啐了一口,方急急地走了。

小翠挨打的次数最多,心里自然不平。

“娘亲,何必和小丫头生气,现在可是我们大好的日子,还有空理她们去?”安嫣然倒是非常想得开,对于娘亲的行为不以为然。

连瑾蓉却笑了:“等她们母女回来,我不知又会受什么气呢,索性在得势的时候用用这权力,过期就作废了不是?”

“任她们回来如何行事,我们小心些就是,正好奶奶过来,我们趁她们不在,好生拉笼一番,倒不知道谁敢和老太太作对,那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不过,毕竟奶奶不与我们常来往,倒是和叔叔在一起住,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疼我们?”安嫣然叹了口气。

“任她如何,没有疼孙女不疼孙子的道理!明轩,你过来!”连瑾蓉将一直在门口玩耍的安明轩叫了进来,“我嘱咐你的,你可是记住了?”

安明轩点头:“明天见到奶奶,要讨她欢心……”

“嗯,你明白就好,记得,你是将军府的长子,明白吗?”安嫣然开口道。

安明轩点头:“我懂,我会尽力做得好!”

安嫣然惊讶地看着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