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生活中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www.7mihua.com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翅膀。]
第八十五章 一见如故回顶部章节目录
“对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们论起来,还是表姐妹呢,我祖母可是你娘亲的亲姨呢!这层关系,我还是最近才知道的,以前亲戚走动,都是大人的事情,我们女孩子间不爱走动是一,家里管的严又是一,竟然连亲戚都冷落了,这会儿可是有时间,托皇后娘娘的福气,所以,昨天未能与你说话,今天我早起就作了决定,不与你好好谈谈,我是不罢休的!”

这层亲戚,安倾然当然了解。

上一世就已经知道了。

只是可惜当时自己与她并不交好www.kungua.com,而且太子相对于她来说,还是必除的人!

那时候,是两个阵营的,这一世,她心疼太子,倒也心疼眼前的可人儿,只这几句,倒真真的觉得她与自己投缘,人有时候不用久处,只一个眼神,一句话,就知道是不是可以做朋友!

楼挽月绝对是可以相交的朋友!

更别说她们亲上加亲的关系了!

所以,她又扯着她的手:“那论起来,我该是叫你姐姐了?”

楼挽月比她大两岁。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从我这待你的心意上,这声姐姐倒是生受得起!”楼挽月笑着道。

安倾然也愿意如此。

两个人天南地北的说了许多,后来因为诵经的事情,楼挽月便告辞了。

看着她的背影,安倾然竟然抑制不住的心酸!

她觉得自己重活这一世,是老天让自己来弥补遗憾,自己的,或者是别人的!

她应该可以做到的!

她可以改写楼姐姐的命运,她改还是不改呢?

若如此红口白牙的告诉人家太子嫁不得,倒会被人误会成什么意思呢!

她痴痴地发呆,忍冬却笑了:“小姐,楼小姐是好人,以后多走动就是,怎么地发起呆来了……”

看着眼前的小丫环,安倾然笑了,至少她的命运,自己一定要改变,而且已经是改变了。

不由地开口道“忍冬,谢谢你!”

忍冬被谢的不好意思了:“平白无故的,奴婢只是斗胆说了这么两句,怎么值得谢呢!”

安倾然笑了:“是谢在以前你为我做的所有事情,这样值得了吧!”

忍冬还想说什么,突然看见面朝外的安倾然脸色变了,不禁也回头,却见一身白衫风流倜傥的康王走进了院子,正朝这个屋子走了过来!

安倾然想着自己若此刻关门,倒显然心里有鬼着了痕迹,更何况自己只是不想见他,又何曾怕了他?

果真近前,笑着一揖道:“姑娘今天气色看起来不错,小王从家里带了一些补品过来,送给姑娘……”

说着将东西递给了忍冬。

那忍冬看着安倾然。

安倾然却一笑道:“多谢康王关系,只是民女的身体还过得去,这补品可不敢受!”

“看来,你倒是嫌弃才是。”他脸上挂着邪气地笑。

安倾然看着他的样子就觉得一阵地恶心,她不明白自己上一世哪根筋错了,竟然喜欢看他的笑容,那个时候,她觉得他什么都是好的,根本看不到他邪恶的本性!

现在知道了,她岂能被他所迷惑,不由地开口道“康王那是怪罪民女了,民女可真不敢当,古人曾说过,天将降大任,必苦其心志,饿其体肤,我不敢自认担什么大任,但是为将军府祈福一事,却丝毫不敢大意,窃以为这之于我也算是大任,那饿苦就觉得是上苍的考验,也便不觉得是苦,所以,还请康王承全!”

东方夜闻言,呆愣片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拒人千里之外,还能让人说不出话来!

她这样的本事可是跟谁学的?

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出自十二岁之口,莫不是她成了精?

可是自认自己并没有得罪她,她哪里来的这样的嫌恶?

以前数次去见她,她也是冷淡的,偶尔从她的眼中还能看出恨意来,他百思不得其解,想明着问她,却又想着她不承认也没有办法,现在倒是这一番话让他心服口服了:她绝非等闲之辈!

康王见状讪讪一笑:“既然安小姐如此说了,我倒不当那废力不讨好的罪人,只是若安小姐的行为确实感动了小王,有什么用得着小王的,支会一声,小王必定不会让安小姐失望!”

“民女记住了……”安倾然说完脸上挂着浅浅的笑,骄傲而自信。

却是不让他进去。

康王明白,说了两句场面话就转身离开了。

走出了院子,康王将手里的东西甩了出去,那燕窝便碎了一地,他看着那雪白的碎片,仿佛一地落英,倒是愣了片刻,左右瞧瞧,好在没有人瞧见,他感叹,自己真是被她气疯了!却将那王的气度都忘到脑后了!

不过,这越发的让他心里生了主意,他在邪恶地想着,等他把她弄到手里,就不信治不了她!

翌日。

这东方夜又来了,他明着是问祈福的细节,说自己为皇后祈福,私下里也想为自己的娘亲抄些经文。

这样的借口实在算是好借口。

安倾然也无法,便转身进了屋子,她本想将自己抄的心经送给他一份,他照着抄写就是了,结果没有想到,东方夜竟然不请自入:“这屋子有些简陋,缺什么,我明天差人送过来……”

安倾然转身见他已经自来熟地坐在椅子上了,也不好生生地翻脸,倒丢了她的名声,而且,对康王不敬,这个罪名也不是小的,毕竟她是将军的女儿而已,若是他想到了什么坏水对付爹爹就不好了。

现在,他的恶行还都没有发迹,自己平白的也扳不倒他,所以,她一笑,让忍冬看茶。

东方夜喝了一口皱着眉头:“来人,去把我的雨前龙井拿来……”

有侍卫应着离开了。

他又开口道:“不是我嫌这茶味道淡,只是这茶配不上安小姐才是正理!”

安倾然一笑,也坐了下来,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倒是头一次听说茶不配人的……不过,民女听闻那雨前龙井都是觐上的,想必王爷手里的也是皇上赏的吧?那拿这种孝敬圣上的茶来配民女,王爷觉得这若是传出去,别人会怎么想王爷?”

她声音不高不低,却让东方夜出了一身冷汗!
第八十六章 刺激康王回顶部章节目录
她声音不高不低,却让东方夜出了一身冷汗!

她真是给他惊喜不断呀!

什么东西经她这嘴一说,就要了人命了。

他不禁开口道:“打个比方而已,看来安小姐倒是个极认真的人!”

“如此甚好,好在民女也不是一个爱传闲话之人,王爷哪说哪了就是了……”

“还是安小姐深明大义!所以,小王喜欢和安小姐说话!”东方夜趁机道。

“嗯,民女也愿意跟王爷说话,总能听到新鲜的事儿!以前王爷也常去将军府,想来,我们是有亲戚的,只是王爷与嫣然的关系也该更近些,嫣然平时也总念叨王爷的好,不知最近王爷可是去瞧嫣然了,上次因为我的事情让她受委屈了,她年龄小,不知回去后怎样的窝火,我也劝过父亲了,可是父亲的脾气我可是劝不得的,如此,倒只能难为嫣然了……”安倾然提起安嫣然不是偶然,上一世的事情证明那安嫣然对眼前的男人确实死心踏地,他们合起伙来害人更是有一手,这一世,她若是不把这一对凑到一起,她可是找谁报仇去呢?

东方夜不知真假,但听得欢喜,心想这算不算自己心诚则灵?终于得到她正面和自己交谈了!不过提的倒是嫣然。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难道是自己平日去和嫣然熟悉相见,她有些挑理?

便开口道“你不要提她,她到底比你小,还不懂事,那天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她竟然对嫡亲的姐姐口出狂言,想必也是鬼迷心窍了,看她往日倒不是这样的……”

果然,他们是一条藤的,现在,就开始替她说起话来。想着自己亲世那未来到人世的孩子,再想想今生,所有的纷争刚刚的拉开了帷幕,不由地打足精神,与他周旋:“康王素日行事是稳重的,在月华寺里现在又是全权掌事,有那么多的公主小姐,现在一天该有忙不完的事情吧!在下就敢多留了,若是他们找寻了来,那可是民女的罪过!”

她又开始赶自己了!

东方夜觉得气大,这个丫头果然不是好惹的,并没有任何与自己交好的迹象,倒是那么多的女孩子围着自己转,自己都不愿意理,她还如此不识抬举!

心里生了气!

脸色微变,站了起来,扬长而去。

他离开后,忍冬悄悄地走上前:“小姐,您现在可是得罪他了……”

“你当我怕他不成?他愿意来就来好了,我照得罪不误!瞧瞧他有什么本事!”安倾然嘴角一抿,轻松地道。

忍冬深深地佩服起小姐来了,这样的事情她想都不敢想,小姐却举重若轻地处理了,而且还让那个康王发不出火来!

跟着小姐,想必是有造化的!

东方夜回去后暗自憋气,这个安倾然已经逗出了他的真气。

连瑾瑜并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事情,她虔诚地抄写完最后的心经,来找安倾然,却见她也是在收拾笔墨呢,那心经高高的一撂,就放在旁边,这是要送到佛前供着的!

“娘亲!”安倾然转身看着娘亲慈爱地看着她,也笑着打了招呼。

“倾然,我来瞧瞧你经写的怎么样了,若是写完了,我们明后天就可以回府了,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我还不有点不舍呢,习惯了,这里清静!”连瑾瑜开口道。

安倾然笑了:“那是因为我们一家三口一直呆在一起的原因吧!所以,才不舍!”

“你这个孩子!”连瑾瑜笑嗔道。

“我们回到府内也会如此的!”安倾然坚定地道。

“哪里就那么容易!”其实,一说到回去,连瑾瑜真的有些不舒服,想起以前的种种,她觉得心里就一阵阵地发紧,十二年了,她的心里就没有痛快过,只是这段月华寺的时间,她才是最为舒服的。

甚至有时候把连瑾蓉都忘记了,安忠涛每日陪她去后山,寻找当年的记忆!现在,她觉得很是幸福。

若一世都能如此,还有什么奢望?

安倾然见娘亲脸色黯然,便笑了:“那将军府我们可不能让,那是爹爹打下来的,我们母女俩个可都是有份的,不是我小气,也不是我心眼儿坏总算计人,是没有办法,我们必须反击是不是?”

连瑾瑜笑了:“瞧你说的,倒比你爹爹上战争还玄乎,好啦,娘亲当然不想让倾然陪娘亲在月华寺呆一辈子,对不对?那和你爹爹商量一下,我们明天就动身!”

“好啊!”安倾然也盼着早日回府查清是谁对自己下毒手。

不过,她就是想在这里再呆些时间也是不可能了,因为正说着,安福送来了一封信,不是给将军,竟然给是夫人的!

母女两个都吃了一惊,却见信是洪嬷嬷写的,只是几行字,说安老夫人带着安忠远入京,将住在将军府。二夫人正在府内大张旗鼓地准备为他们迎风洗尘,将军府内现已累得人仰马翻!

连瑾瑜与安倾然对视一眼,脸上的表情很是诧异:“洪嬷嬷倒是有心的!”

安倾然扯动嘴角,娘亲不知道,这可是临行前她特意安排的,让洪嬷嬷密切关注连瑾蓉母女的动静,其实她也知道,就算是自己不嘱咐,洪嬷嬷也一样会这么做的,毕竟她是看着娘亲长大的,娘亲受的委屈,她心里怎么没有数?

安倾然看完信后笑了:“祖母来的真是时候,我们正好也赶回去为她老人家接风洗尘,娘亲,你说对不对?”

连瑾瑜点了点头:“当然,这也实在是巧了,正好我们商量着明天回去,这若是再住几天,怕人姨娘也不会通知我们,倒不知怎么的讨好老夫人呢!”

对于这个老夫人,连瑾瑜心里打怵,因为不知为什么,自己做什么都讨不到她的喜欢,自己见到她的大多数时候都屏气凝神,现在想想,自己见太后也没有如此过。

许是住得远不够亲密,所以才会如此?——

新年快乐,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