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_第八十五章 一见如故
!!! 书籍打开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 五彩缤纷 让我们去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米花书库是您最好的朋友 !!!
“对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们论起来,还是表姐妹呢,我祖母可是你娘亲的亲姨呢!这层关系,我还是最近才知道的,以前亲戚走动,都是大人的事情,我们女孩子间不爱走动是一,家里管的严又是一,竟然连亲戚都冷落了,这会儿可是有时间,托皇后娘娘的福气,所以,昨天未能与你说话,今天我早起就作了决定,不与你好好谈谈,我是不罢休的!”

这层亲戚,安倾然当然了解。

上一世就已经知道了。

只是可惜当时自己与她并不交好,而且太子相对于她来说,还是必除的人!

那时候,是两个阵营的,这一世,她心疼太子,倒也心疼眼前的可人儿,只这几句,倒真真的觉得她与自己投缘,人有时候不用久处,只一个眼神,一句话,就知道是不是可以做朋友!

楼挽月绝对是可以相交的朋友!

更别说她们亲上加亲的关系了!

所以,她又扯着她的手:“那论起来,我该是叫你姐姐了?”

楼挽月比她大两岁。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从我这待你的心意上,这声姐姐倒是生受得起!”楼挽月笑着道。

安倾然也愿意如此。

两个人天南地北的说了许多,后来因为诵经的事情,楼挽月便告辞了。

看着她的背影,安倾然竟然抑制不住的心酸!

她觉得自己重活这一世,是老天让自己来弥补遗憾,自己的,或者是别人的!

她应该可以做到的!

她可以改写楼姐姐的命运,她改还是不改呢?

若如此红口白牙的告诉人家太子嫁不得,倒会被人误会成什么意思呢!

她痴痴地发呆,忍冬却笑了:“小姐,楼小姐是好人,以后多走动就是,怎么地发起呆来了……”

看着眼前的小丫环,安倾然笑了,至少她的命运,自己一定要改变,而且已经是改变了。

不由地开口道“忍冬,谢谢你!”

忍冬被谢的不好意思了:“平白无故的,奴婢只是斗胆说了这么两句,怎么值得谢呢!”

安倾然笑了:“是谢在以前你为我做的所有事情,这样值得了吧!”

忍冬还想说什么,突然看见面朝外的安倾然脸色变了,不禁也回头,却见一身白衫风流倜傥的康王走进了院子,正朝这个屋子走了过来!

安倾然想着自己若此刻关门,倒显然心里有鬼着了痕迹,更何况自己只是不想见他,又何曾怕了他?

果真近前,笑着一揖道:“姑娘今天气色看起来不错,小王从家里带了一些补品过来,送给姑娘……”

说着将东西递给了忍冬。

那忍冬看着安倾然。

安倾然却一笑道:“多谢康王关系,只是民女的身体还过得去,这补品可不敢受!”

“看来,你倒是嫌弃才是。”他脸上挂着邪气地笑。

安倾然看着他的样子就觉得一阵地恶心,她不明白自己上一世哪根筋错了,竟然喜欢看他的笑容,那个时候,她觉得他什么都是好的,根本看不到他邪恶的本性!

现在知道了,她岂能被他所迷惑,不由地开口道“康王那是怪罪民女了,民女可真不敢当,古人曾说过,天将降大任,必苦其心志,饿其体肤,我不敢自认担什么大任,但是为将军府祈福一事,却丝毫不敢大意,窃以为这之于我也算是大任,那饿苦就觉得是上苍的考验,也便不觉得是苦,所以,还请康王承全!”

东方夜闻言,呆愣片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拒人千里之外,还能让人说不出话来!

她这样的本事可是跟谁学的?

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出自十二岁之口,莫不是她成了精?

可是自认自己并没有得罪她,她哪里来的这样的嫌恶?

以前数次去见她,她也是冷淡的,偶尔从她的眼中还能看出恨意来,他百思不得其解,想明着问她,却又想着她不承认也没有办法,现在倒是这一番话让他心服口服了:她绝非等闲之辈!

康王见状讪讪一笑:“既然安小姐如此说了,我倒不当那废力不讨好的罪人,只是若安小姐的行为确实感动了小王,有什么用得着小王的,支会一声,小王必定不会让安小姐失望!”

“民女记住了……”安倾然说完脸上挂着浅浅的笑,骄傲而自信。

却是不让他进去。

康王明白,说了两句场面话就转身离开了。

走出了院子,康王将手里的东西甩了出去,那燕窝便碎了一地,他看着那雪白的碎片,仿佛一地落英,倒是愣了片刻,左右瞧瞧,好在没有人瞧见,他感叹,自己真是被她气疯了!却将那王的气度都忘到脑后了!

不过,这越发的让他心里生了主意,他在邪恶地想着,等他把她弄到手里,就不信治不了她!

翌日。

这东方夜又来了,他明着是问祈福的细节,说自己为皇后祈福,私下里也想为自己的娘亲抄些经文。

这样的借口实在算是好借口。

安倾然也无法,便转身进了屋子,她本想将自己抄的心经送给他一份,他照着抄写就是了,结果没有想到,东方夜竟然不请自入:“这屋子有些简陋,缺什么,我明天差人送过来……”

安倾然转身见他已经自来熟地坐在椅子上了,也不好生生地翻脸,倒丢了她的名声,而且,对康王不敬,这个罪名也不是小的,毕竟她是将军的女儿而已,若是他想到了什么坏水对付爹爹就不好了。

现在,他的恶行还都没有发迹,自己平白的也扳不倒他,所以,她一笑,让忍冬看茶。

东方夜喝了一口皱着眉头:“来人,去把我的雨前龙井拿来……”

有侍卫应着离开了。

他又开口道:“不是我嫌这茶味道淡,只是这茶配不上安小姐才是正理!”

安倾然一笑,也坐了下来,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倒是头一次听说茶不配人的……不过,民女听闻那雨前龙井都是觐上的,想必王爷手里的也是皇上赏的吧?那拿这种孝敬圣上的茶来配民女,王爷觉得这若是传出去,别人会怎么想王爷?”

她声音不高不低,却让东方夜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