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每本书有每本书的精彩,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米花书库又有萝卜又有青菜()
第八十三章 博得美名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倾然心绪翻滚,前尘往事与现在发生的一切交织在一起,让她幽幽地叹了口气,这一世,她不管如何,只是保护该保护的!至于天下苍生的事情,自己是一个女人家,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再说,自己不会嫁给东方夜,自然就不会入宫,也就不会关系天下苍生,对不对?

也许是大师多虑了,可能是看自己不断惹麻烦,警告了下罢了。

到了东厢房,看到小和尚,才知道太子走了!

对呀n米n花n书n库n http://www.7mihua.com,他一定是挂念皇后,若是自己也恨不得立刻插翅回去,而他在回宫之前,还为自己圆了谎……

想到这里,本一颗平静的心里起了波澜!

“是安家大小姐!”东方夜的声音响起,这声音太过熟悉,以至于安倾然有一瞬间以为自己仍是在前世。

却看见他和东方炎从后院刚走出来,东方夜走近前,盯着她的脸细细地道:“听闻安大小姐为父祈福,累得昏倒了,倒真是孝心可嘉!”

安倾然的心跳开始加速!

她说实话,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

自己脚受伤的那段时间里,他不断地来将军府骚扰,她一概不理,却不想他的脸皮与他的无耻几乎一样,让人不敢恭维!

安倾然淡然地道:“原来康王和宁王也来了!”

“自然来了,你可以为父祈福,我们为皇后祈福,也是应该的!所以,我们打算做三天道场!却不知安小姐为将军府做了几场?”东方夜看着眼前的小丫头,越来越觉得她哪里特别,光是长相甜美中带着英气不说,有时候,光听她说话,就觉得‘有意思’!

她总会轻易地勾起他内心的邪火!

她却是对他爱搭不理,他却是觉得她与众不同!

“嗯,祈福一事讲究心诚,跟到场无关吧!”安倾然不客气地道

东方夜闻言,脸色变了几变,由白转红又转青,虽然他不是太子,但大小也是皇子,所有的人见到他巴结还来不及,她敢这样?

她不过是一个将军的女儿!

她凭的是什么?

难道是因为太子?

对了,嫣然落水那次,是太子东方锦将她抱到了内室,然后这个小丫头对东方锦产生了好感?

想到这里,心里越发的不舒服起来,旁边的东方炎见康王吃瘪开口道:“安大小姐的脾气果然够辣,倒不愧是将军之女,可是同为将军之女的安嫣然,听闻温柔娴淑,倒是难得的恬静,大概是娘亲不同的缘故,这自古以来,总分嫡庶,却不知这嫡庶之说最为害人!”

因为他知道康王与连瑾蓉的关系,是表亲,更因为他和康王相比于东方锦,当然也是庶出,所以,才有此一说

安倾然没有想到自己出来一趟,遇到这两个混世的魔头,上一世这东方炎就与东方夜交好,那个时候,自己一心帮助东方夜上位,倒不觉得东方炎如何,反而觉得他很会说话,很会哄人,现在听他如此说话,不禁一笑:“宁王此言对我说说也就罢了,若是让人听见,倒以为宁王是指自己这庶出的当不了太子才出此言……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不知最重嫡庶有别,前些日子还颁布了禁嫡庶不分之令的皇上会做何感想,这天地有正气,人亦一样,若嫡庶不分,无异于宾主不分,那上推朝堂,倒是让人觉得也该君臣不分了,是不是?这于礼于法都不合的话,宁王怎么会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却不如给我解释一下,民女可是愚钝不懂呢!”

东方炎本来觉得自己说得还不差,没有想到被眼前的女子一阵抢白,倒让他接不上来话。

东方夜看着她清明的小脸上全是严肃之色,又听她说出这么一番大道理来,不禁更是对她刮目相看,心里想着,这个小丫头年龄这么小,就有这份气势,倒不知长大后又如何!

如果有她在自己的身边帮助,或许,自己有些事情做起来就方便多了!

他不怒反笑:“好,不愧是将军嫡女,有气势,有气魄!”

安倾然看着他的笑容明媚灿烂,很是动人,东方夜就有这样的本事,他能很容易让人对他产生信任,安倾然若不是知道他的为人,怕看见这笑容还得认为这个男人多很谦虚有礼呢!

“若二位王爷无事,请恕小女告辞!”说着一行礼,施施然地从他们的身边经过,离开了。

安倾然心里着急,哪有心情和他们在这里磨牙,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帮到太子,她更想知道皇后的身体怎么样了,还有,那害她的人没有找到,但是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得罪的也只有连瑾蓉母女俩!

安嫣然还小,再说,她也没有这样的路子去找劫匪,怕做出这事的只能是连瑾蓉了。

再说安嫣然回到了将军府上,样子灰溜溜的,连瑾蓉一瞧就急了:“嫣然,发生什么事情了?”

“娘亲,那个安倾然好好地呆在月华寺呢,她欺负女儿!”说着,又急又气地将发生的事情跟连瑾蓉说了一遍,然后道,“娘亲,她装死,现在女儿的名声都被她弄臭了,这样一闹下去,她倒是得了一个好名声不说,还得了便宜,爹爹非常相信她,自然也跟着相信她娘亲,这对娘亲您很不利呀!我们该怎么办?”

安嫣然到底是一个小孩子,以前处处顺的时候,气度脾气还控制得好,没有想到,现在在安倾然这里一再失败,气得她什么都忘记了。

安明轩却正好进来,不知轻重地走上前:“二姐,大姐怎么没回来,爹娘怎么没回来?”

安嫣然一听高高扬起了手,眼见着那巴掌就打了下来,只是被连瑾蓉给拦了下来:“嫣然,明轩还小,他懂什么!”

安明轩没有想到二姐如此阴晴不定,以前待自己好的时候,好得不得了,现在有气就象自己来撒,自己倒成了她撒气的,不禁心里生了一丝恨意,自己该快些长大,那个时候,自己想做什么,自然能做,还有,自己长大了,长了本事,看谁还瞧不起自己。
第八十四章 她变了?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嫣然没有想到自己的无意之举,倒让安明轩飞快地成熟起来,他那阴毒的性格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酝酿养成了……

安明轩郁郁地走了出去,连瑾蓉心里觉得自己的这个儿子不中用,倒是自已的小女儿,还能指望些。

所以,她软语地哄嫣然:“我们还有机会,你不要灰心,不过是一时得失,以前我们不是也将她们踩在脚下吗?只要时机对,只要点子好,没有办不成的,对不对?”

安嫣然闻言泄了气:“娘亲,你没有觉得那个安倾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吗?以前可是老好人,我们说什么她都信,甚至跟您比跟她自己的娘亲还要亲,可是现在,你瞧瞧她那双眼睛,都能吃人一样!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真是见了鬼了……我们倒是做事更得不露痕迹,现在我不担心别的,只是担心没准她会逮到什么,反咬我们一口!就象今天的事情!”

“孩子,你想多了,她才多大,得势也不过是一时的事情,只要我们以后行的小心,不给他们留下把柄,看她还能顾到顾不到!”

好说歹说,安嫣然这口气算是顺了许多。

不禁想起月华寺里遇到表哥的情景,想着,若不是因为安倾然,自己与表哥不知有多少机会亲近呢!

而安倾然在那里,可别对表哥生什么意思。

她只是以为这东方夜入了她的眼,也一样会入别人的眼,怕是全天下的女人都会惦记着,不禁无故的起了疑,发起愁来。

事实上,她惦记地倒也不差,只是反了,东方夜自从被安倾然抢白冷淡一顿后,心里就痒痒的,晚课时,男女眷分列两个大殿,一起为皇后诵经,他的心思却不知跑哪里去了,人在那里,嘴动着,一会儿想到东方锦,一会儿又想到安倾然,一会儿突然想到,这两个人怎么会这么巧,都来这月华寺,莫不是里面有什么名堂?

想到这里,越发的难以静心,连那经文看得也不甚清楚了!

总算混到了晚课结束,各自回房,而东方夜看着安倾然厢房的位置有些犹豫。

东方炎不知他的心思,只是有些抱怨,这个太子好不好的玩什么失踪,害得他们这会儿集体挤在这个寺庙里吃斋念佛,虽然是抱怨,但到底没敢高声。

东方夜却开口道:“有时候,逆境是机会,只看你自己如何想的!”

东方炎顺着他的目光,什么都没有看到:“皇兄,你在看你的机会?”

东方夜一笑:“是呀,这一趟,我们该自己找些收获不是吗?太子没有失踪,这该算是一件喜事,对不对?”

东方炎不知何意。

怔怔地看着他。

东方夜一笑:“说了你也不懂,这么晚了,明天我们再谈吧……今天晚上,该睡个好觉才!没有道理自己处罚自己,你说呢?”

最后一句东方炎懂了。

虽然说很快回府,但是安忠涛有事临时走了,连瑾瑜决定将一个月之期服满,她的心里确实是为将军府祈福的,安倾然觉得自己再着急,也不差这两天,毕竟这也是关系到将军府福运的事情!

所以,她倒是安下心来,开始抄写经文。

连瑾瑜见女儿大难之后,仍有镇定自若不禁暗暗自豪,这气魄,不愧是将军的女儿!

安忠涛回来后带回了消息,皇后的病略微有些起色,皇上的心情她好了一些。

闻言,安倾然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一些,若是以前,她对于皇上皇后的事情可是一点儿都不关心的,只是这一次与太子的相处,对于太子和皇后的命运,她觉得甚是感慨,不知谁人在背后下黑手,害得这一对母子生离死别的!

其实,她现在非常不愿意再去回忆太子是什么时候过世的!

白日,她在院子里,周围虽非喧哗,但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月华寺里从来还来过这么多权贵家属,用的东西都是细挑百选,就连那些陪同的丫环宫人,都是难得一见的沉稳恬静,来来往往的,很少发出噪音。

就在这时,突然有脚步声近,却见明媚可人的楼挽月由丫环陪着走了上前:“倾然,看起来你气色很好,昨天听闻你昏倒,我来瞧过你,但没敢打扰……”

她笑容清浅,眉眼间是正气,安倾然一见心里喜欢。

便道:“原来是楼小姐!昨天真是失礼,竟然一点儿也不知!快屋子里请!”

楼挽月竟然也不虚套,只是随她进了屋子,忍冬忙端来清茶,安倾然开口道:“在寺中也无甚好茶待客,楼小姐还不要嫌弃!”

楼挽月持杯细缀两口放下来:“人在这寺中,心无杂念,倒觉这清茶也有了味道,虽非浓烈,却也入脾,也算得上是好茶了,再者,饮茶本为清心,若说此,这倒是好得不能再好的茶了!”

“瞧瞧楼小姐,说的这些话,真是有道理听着舒心呢,若我,便说不出来……”安倾然看着眼前的美人,心里感慨。

说起来,她们之间还是不渊源的。

楼挽月却抿嘴笑了:“倒说我说话好听,你说话我就是愿意听,只是身体可好些了?”

“好多了!”安倾然开口道,上一世跟楼挽月并无深交,她是太子妃,守着东方锦,嫁过去一年后,东方锦就没了,而她亦无所出,一年后也过世了,现在看着她美丽恬静的样子,怎么也无法想象佳人化尘土,不由地有些黯然。

楼挽月见她不愿意说话的样子,便站起身来:“看样子,你还乏得很,我就不叨扰了!”

安倾然才知道是自己怠慢了,忙起身扯着她:“刚才,我在想上一次在定远府的时候,因为扭到了脚,没有见到你,甚感遗憾,此次终于见到了,不知怎样欢叙才好,我在想着,若不是在寺里,我们倒该饮些酒了!”

闻言,楼挽月笑了:“果真是将军的女儿,不作做有魅力,如此说来,我若是现在离开,倒是让你误会我小家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