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与经典同行,打好人生底色;与名著为伴,塑造美好心灵。细心品味米花书库经典名著。@@
第八十一章 暗中相助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嫣然想起自己的表哥这些日子也没有来府内瞧自己,更是不由地心烦,前段日子,安倾然脚扭到了,他几乎两天一去,每次都去西梧院,难道表哥看上她了?

不可能!

安嫣然不愿意往那个方面想,因为那样比剜她的心还难受!

她认定的男人,这辈子一定是她的!

正好康王看过来,见安嫣然的小脸上少有的落寞,倒楚楚可怜起来,不禁移步近前:“表妹,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我要回府!”安嫣然喃喃地道◇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仿佛有无数的话要说,保是福全就在身后跟着呢,让她怎么说?

“这为皇后祈福的仪式还没有开始,你为何先离开?可是府内有什么急事?”东方夜俊美的脸上现了一丝疑惑。

安嫣然叹了口气:“一言难尽!表哥,等你有空去将军府,我再与你细说!”

说完,安嫣然转身离开了,脚步有些深重,她悲愤又无助的小脸给东方夜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的表情,她在他的印象里,就是一个整天嘻嘻哈哈象小麻雀一样吵闹的小姑娘,所以,她这样,倒让他的心里有些酸酸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东方炎走了过来,看着安嫣然消失的方向,嘴角扯过一丝笑意:“她虽然小,但也是一个美人胚子!”

东方夜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他这样的语气来谈论安嫣然,便开口道:“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东方炎立刻压低了声音:“我们刚才不是在说怎么样才能巧妙地将东方锦失踪的消息传出去吗?”

“是呀,你有什么好的想法?”东方夜开口道。

东方炎眼睛盯着东方夜笑了:“我不相信皇兄心里没有主意,是在考臣弟吧,那臣弟可就说了!我们只须派人到市井里一说,再弄个瞎眼的算命先生,言紫微星落之类的,保准万无一失!”

东方夜微微点头:“虽然不是高招却是有用的招术!”

东方炎也是笑了:“只要有用,就是高招!”

东方夜抬头看着太子曾经住过的房间,嘴角扯出一丝冷笑:“走,我们还得先拜访一下了空大师,看他对太子失踪的事情知道多少,你说呢?”

“当然!”东方炎跟上了他的脚步。

两个华衣少年一路行得不快不慢,仿佛万事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东方夜的脸上一直挂着笑意,这笑容配在他俊美的容颜上,看起来更是让人感叹出尘脱俗,早不知吸引了多少千金小姐的目光,他只当不知,从容走过!

了空大师的房间在厢房。

门前只清冷的两株玉兰,开出紫色的花朵,隐隐地散发着幽香,其它的并无花草,佛门净地,分外的清幽。

一个小和僧守在门口,见到两位皇子,便双手合什,念了个佛号,两个也是谦虚有礼的样子:“小师父,我们来拜见了空大师,还请通传!”

闻言,小和僧还没等开口,屋子门被拉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人,一边伸着懒腰嘴里道:“原来都到下午了……”

两个皇子看着眼前的人,两眼大睁,仿佛见鬼。

“哦,原来是两位皇弟,你们怎么来这里了?”东方锦仿佛才看到他们,故作惊讶地道。

事实上,他带着安倾然赶到月华寺的时候,看见这些人在门口非常惊讶,好在一个暗影发现了他,将这两天的情况原原本本的都告诉了他,东方锦听闻娘亲因为着急而昏迷不醒,不禁心如刀搅,恨不得马上飞回皇宫,可是,他知道,因为自己的失踪,不知多少人准备着看好戏呢,更不知那背后的黑手是谁,他与娘亲终是不安全!

就算查不出来,他至少得看看风向才成。

知道哪个是朋友,哪个是敌人,绝对不是坏事。

他安排好安倾然之后,就找到了空大师,和他商量发生的事情怎么应付,了空是他相信的人之一,了空大师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后,也是深思不语,正好这个时候,安嫣然亲自来找了空大师,她在门外说明理由的时候,东方锦听得清楚,他在屋子里笑了,这个安倾然,不知又在做什么,不过,不管她做什么,他都相信她是有原因的,所以,在了空答应安嫣然之前,太子已悄声告诉了空大师,如果安倾然是装晕,一定不要揭穿她,如果她是真的晕倒,还麻烦大师快些回来告诉他原因,他可以为她安排太医诊治!

了空回来后,就对他笑道:“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在搞什么鬼,那个小丫头确实在装晕……出家人不打诳语,为你们,我可是一打再打!”

“大师,更有一句话叫救人一命,胜在七级浮屠,您这是在救人!”

“是,我更是天下苍生着想!”了空看着东方锦的眼神带着慈爱和信任。

东方锦闻言脸上亦是动容,对于这份信任与支持,东方锦心里既觉得温暖,又觉得沉重!

他得能担得起这份沉甸甸的担子才是!

“谢谢大师!”唯一谢虽不足以表达感激,却再无其它话可说。

了空念了句佛号:“此番皇宫皇子与朝中大臣的子女都来到了月华寺,说为皇后祈福,老衲瞧事情不太对路,太子刚被人追杀,下落不明,这会儿,他们又来这里祈福……”

说到这里,了空大师一笑:“我这出家人,看来也空不得了,竟然参合到这红尘事中来,只是太子须老自为之,加小心才是!”

正在这时,听到外面康王的声音传来,东方锦心里一动,低声道:“看来我这个皇弟,是极担心我的,来寺里第一件事,就来瞧我,我得好生应应才是!”

了空没有说什么,只是无声地感叹了一下。

东方锦看着脸上虽然带着些许疲惫,但仍算得上是丰神俊逸,尤其那笑容,竟然是耀人眼睛!

但东方夜只是一愣之下,就缓过神来,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东方锦还活着,而且貌似活得很好,这让他不禁大失所望!
第八十二章 皇家无亲情回顶部章节目录
“原来太子在寺内,但这却是奇怪了,太子竟不知皇后娘娘发了病,现在昏迷不醒吗?我们这些人都是来寺里替皇后祈福的……还有,听说,皇后娘娘是因为太子才病了,不知太子这两天到哪里去了,让娘娘担心,颜妃和我娘亲也是一样的担心呢……”

在宫内,若说太子失踪的事情不知道,那才是奇怪呢,所以康王只是略一犹豫,就‘关心’地问了出来。

“母后生病了?”东方锦闻言急急地道,“那我立刻回宫……”

说着急急地往自己原来住的厢房走。

东方夜见状跟了上去,嘴里道:“皇兄,你当真只是在这寺里呆着了,那这些侍卫真是办事不利,竟然没有找到皇兄,回去后,臣弟去找父皇,治他们的罪!”

东方锦只嗯了一声,脚步飞快,并没有进屋,而是拐了一个弯,东厢外的马厩里正栓着他的宝马,他解开了缰绳,看着仍然跟着他的两个人开口道:“你们有心了,是本太子的错,我现在立刻回宫,瞧娘亲的病有无起色……”

东方夜也跟着急急地道:“皇兄,我们陪你一起回宫!”

太子看着他:“你们还有正事要做,这为母后祈福,岂可儿戏,宫里的事情有我,你们不必担心!月华寺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说着,上马扬鞭,绝尘而去!

东方夜与东方炎看着太子消失的方向,两人互视了一眼: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本来是要将太子失踪的消息散出去,却见活生生的他突然出现了,他这两天去哪里了?为什么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娘亲得到的消息是父皇亲口告诉的,父皇的影卫那样厉害,没有道理他在月华寺里,他们却找不到!

所以,他在撒谎!

这个太子在对他们两个撒谎。

东方夜嘴角露出冷笑:“这件事情岂能这么轻易就结束的!我一定要向父皇揭露……”

说到揭露,他又不知道该揭露什么了!

太子失踪,没有证据能证明这件事情真正发生。

可是他们大老远地巴巴来到这里,还要在这里住上几天,还得做样子诵经,岂不被闷死?

正在这时,他们看到刚才站在住持门外的小沙弥,后里拎了桶水,打他们面前经过。

东方夜上前一步拦住了他:“请问小师父,这太子这两天一直住在寺里吗?”

小沙弥看着他,有些愣:“皇子何故有此一问?”

“我是关心皇兄的身体,他以前身体就不好……”说到这里,觉得这个借口实在太驴唇不对马嘴了,便改口道,“我们想知道皇兄喜欢做什么,因为他的生辰马上到了,却不知该送何礼物……”

说完后,自己觉得没面子,他一个堂堂的皇子,有必要向一个小和尚解释这些吗?

小和尚点头:“太子喜欢下棋,这两三天,一直和住持下棋来着!”

“一直都在下棋?连觉都不睡吗?”

小和尚摇了摇头,然后走了。

东方夜和东方炎觉得可笑,他们肯定不会相信太子就在这月华寺里呆了两三天,所以,这个月华寺里的人都在维护太子,都是他的人了!

这一点,两个非常肯定。

再说安倾然,她听着父亲对安嫣然的训斥,心里非常舒服!

这个虚伪的人也该得到教训了!

上一世她加上自己身上的痛苦,自己还没有还到百分之一。

她们母女两个就等着接招吧!

连瑾瑜一直看着安倾然,眼神里全是欣慰:“倾然呀,快告诉娘亲,你想吃什么,娘亲给你弄去,这两天在山上可是饿坏了吧!”

“嗯,在山上太子倒是弄了一只野鸡,烤着吃了,又怕烟引来贼人,倒是烤得半生不熟的……在月华寺里不该提杀生之事的!”

安倾然吐了吐舌头,调皮地笑了。

“是呀,不该提这些,我们回府去,娘亲给你做!”

安忠涛在旁边也是笑着道:“是呀,在这里你们娘俩为祈福之事,病的病,伤的伤,这分诚心也该感动佛祖了,所以,我们该早些回府!”

安倾然道:“这件事情太子有救命之恩,所以,我想去谢谢太子!”

“这个使得!”安忠涛点头,“你先过去,那救命之恩,改日我会特意登门铭谢!”

安倾然闻言立刻下了地,她心里火急火燎的,皇后得病的事情已经惊动朝野,这么多人来月华寺为她祈福,显然她的病情很严重。

她边走边想,上一世这皇后是什么时候薨的?

她努力地想着,好像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也就是说,太子要失去他娘亲了!

本来与太子交往之前,对于他们的命运,她根本不太关心,再说上一次,这两个人对于她和康王的大业根本没有什么阻碍,也不必费心思虑!

她该怎么办?

那皇后是老毛病,她的医术不过是皮毛,难道让师父出马?

这些日子她带着娘亲来月华寺抄经,师父已经回家去了,她该和娘亲商量一下吗?

若是师父都治不了,怕是真的回天无术了!

安倾然边走,脑子里边闪着念头,却忽然地想起,在山洞里东方锦忍受剧痛却一声不哼的情景,他绝对是一个男子汉,只可惜英年……

她不愿意想下去,只想着自己尽可能地帮助他。

他为自己做了这么多,她有仇报仇,有恩怎么会不服呢?

安倾然看见了空大师正迎头走过来,她谦恭一笑:“刚才倾然无奈装晕,倒累得大师为我圆谎,真是罪过,倾然在这里向大师陪罪了!”

“嗯,不管如何,假晕总比真晕好,是不是?”了空一笑道。

安倾然也笑了:“多谢大师承全!”

了空看着她,也是微笑:“老衲入地狱自无挂碍,还望施主,善恶一念间,以天下百姓为重……”

他看着她的眼神中有深意。

有那么一刻,安倾然觉得他好像知道了什么,等她回过神来,了空大师已飘然而去了!

果真是有道的大师!

安倾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他和自己说这些话做什么,难道自己善恶的念头关系着天下苍生?

这顶帽子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