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这里是米花书库,欢迎加入米花书友大家庭,我们一起翱翔在文字的海洋里面,享受阅读的无上乐趣##
第七十九章 将计就计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嫣然心里了然,安倾然晕得如此合时机,怪不得,她冷笑着道:“爹娘,你根本就是装晕,刚才还精神着呢,她是装的,安倾然,你何必如此耍心眼儿……”

说着,她冲进了屋子里去摇晃安倾然,安忠涛横了一眼她:“住手,嫣然!”

“爹娘!你们不知道,刚才她好得很,她是一看见你们就故意晕倒的!”安嫣然气得脸通红,指着安倾然激动地道。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嫣然,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该在家里呆着的吗?”连瑾瑜奇怪地道。

“哦,我是跟随大家来这里给皇后祈福的,因为心里惦记姐姐就来看望她,可是没有想到,先是忍冬百般阻拦不让我进来,我怕姐姐出事情,一直坚持,结果姐姐出来了,没有任何事情,倒是怪我和奴婢一般见识,这也就罢了,她明明好好的站在那里,是看到你们来了,她才一下子晕倒的,我不知道姐姐在搞什么鬼,但是爹娘,你们不要被她的外表骗了……”

安嫣然边说边想摇晃安倾然,被安忠涛给推开了:“嫣然,不许胡闹,你来给皇后祈福就好好的,怎么能在这里诬陷你姐姐呢?成什么样子!”

外面还站着一大群看热闹的人,她们虽然没有明着看,好像站在那里说什么,但是所有人的耳朵可都是听着屋子里的一切,毕竟这将军府里的事情,大家并不太了解,外面一直传言二小姐聪明漂亮,大方得体,显然,同她今天的表现完全不符!

这可算得上是新闻了。

再说安嫣然听到父亲用从来没有的责怪语气同她说话,她已是委屈万分,更恨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安倾然,而且,就在刚才,爹娘对着她说话的时候,她真切地看到她睁开眼睛还冲她眨了眨,把她的心火勾得越来越旺,不由地跳脚道:“爹娘,刚才她还睁开眼了呢,你们不要被她骗了,她这样做,就是想……想什么,鬼才知道!就是没有好事就对了!”

安忠涛看着安嫣然,脸上明显的失望:“不许你这样说你姐姐,平时里看着你也不是这样,倒是懂事的孩子,没想到,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如此不知礼,让我怎么说你?难道让所有人笑话去才好吗?”

“爹爹!”安嫣然几乎要被气得哭出来,“我若是有半句和假话,让我天打雷劈好了!”

“胡闹!好好的起什么毒誓?”安忠涛怒目而视,“你既然这样说,那去把了空大师找来,听闻他医术高明,瞧瞧,他是如何说的!”

“好,我这就去找!”安嫣然飞快地转身跑了出去,这是她唯一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她岂能放过,再说,了空大师可是得道高僧,总不至于会骗人的!

今天的事情太过诡异,各种迹象表明她都出事了,尤其刚才她看到爹娘的那一眼,已是总得不对劲,他们显然对于平安见到她的事情很是欣慰和惊讶,只是没说罢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其实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也是安忠涛和连瑾瑜想知道的,他们在这之前还在发愁安倾然到底在哪里,没想到听到声音出来,却发现她就在自己厢房的门口,这件事情真是怪到不能再怪了,本想好好问问她,可她现在正昏迷着,一定是这两天发生了不少事情!

安忠涛在地上踱着步,忍冬也是一脸的奇怪,明明的小姐就不在房里,夫人和将军吩咐她一定把好门,她本来看着二小姐要进屋子已是快吓傻了,甚至想着,自己不惜以头撞墙来拖住她,哪怕一时片刻也是好的,只要夫人出来了,一定会将她劝回去,可是千想万想,也想不到会是如此情形。

她也是一头雾水。

屋子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但有些话又不能说出口。

沈涴和众千金看见安倾然晕倒了,也是关心,都在屋子里呢!

连瑾瑜只握着安倾然的手,有千言万语,只盼着她快醒过来,她不懂为什么安嫣然要说她假装晕倒,她为什么要假装昏倒?

现在安倾然躺在床上,心里也是一阵阵地担心,她没有想到安嫣然会如此破釜沉舟的指出她假装昏倒,她该怎么办?是现在就清醒过来,还是等了空大师进了屋子再清醒?

她本来就是想引得安嫣然生乱,她心里明白,她这个架式就是来拆台的,所以,索性她将计就计,让她自乱阵脚好了!

同时也暗道好险,自己若是再晚回来一会儿,怕是真的出大乱子了。

其实,明明的昨天就可以回来,只是担心那些贼人会躲在暗处,而且她不知道东方锦是怎么想的,倒是兴致十足的在山洞里,脸上的表情无比的自得,下午的时候,其实已经确定没有什么人了,因为这期间东方锦还出去猎了一只野鸡,他将野鸡在火上烤得喷香,虽然没有盐巴,但仍是吃得两个口饱腹饱,无限满足。

说实话,她没有想到,他还会如此本事,看着他利落的动作,她知道这不是一日两日就能练会的,显然,他以前也经常这么干!

现在,她隐约的从月华寺里这么大的动静可以得知东方锦当时的想法,他一定是让那暗处的人以为得逞,而放松警惕,从中可以察觉出什么来!

不过,他这样做可苦了自己,同他在山洞中又睡了一夜,她的胳膊腿几乎都僵了,好在今天上午他决定下山,那会儿,正好月华寺门口车水马龙的仿佛开了庙会一般,热闹非凡,东方锦把她悄悄地从后窗送了进去,让她不要出声,甚至连门口的忍冬都不要打扰,让她一头雾水,现在才明白,也许东方锦早就想到了会有这样一幕!

那他可真是半仙了!

其实她想的也差不多,东方锦看到宫车鳞鳞,是想到那些人是为他而来,只是让安倾然先避过这一阵,他会将所有的事情摸清之后再来通知她,毕竟他很想查出来,那些刺杀他和她的人是谁!

那背后的主使又是谁。
第八十章 计败被骂回顶部章节目录
毕竟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千金小姐,她说过她的存在对某些人来讲都是一种威胁,所以,若是她的对手选时机,现在正是大做文章的好时候!

安倾然想着东方锦的种种,不由地更是感叹,他这样的年纪,心思已是如此缜密,当真了不得,若是他来当一国之君,那些背后的屑小之辈,怕是无所遁形了吧!

可是一想到他身体中的毒,她的心里就有了遗憾,还隐约的觉得有些酸楚!

这个东方锦!

安倾然想到东方锦的时候,倒一时将自己何时清醒的事情给忘记了,她还想着那山上的花都开了,自己的爹娘也不知道看到没有,而且还有一个好地方,这一场雨后,那里竟然形成了一个小瀑布,潭水周围还有着星星散散的野花,也不知道他们知道不知道!

要不要醒来后告诉他们?

这个时候,却听见外面的脚步声响起,接着是众人移步让路的声音,就听见了空大师念了声佛号,安倾然大惊!

完了,自己没有准时清醒,这会儿若是睁开眼睛,安嫣然一定更加得意,不知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呢!

接着安倾然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垫上了轻纱,了空大师开始给她诊脉,然后周围一片安静,大家都在等待着了空大师的结果。

安倾然心里大惊,额头上也是细密地出了汗珠,如果了空大师真的宣布自己假晕,那么今天的优势完全转化成了劣势,不知众人会怎么传她呢!

安倾然的呼吸急促起来,她在等着了空宣布这个结果!

她该怎么说呢?

说自己无法忍受安嫣然的喋喋不休才出此下策?那样她不知会怎么样的尖酸反击,如果这样倒好,她不怕她露出真面目,就怕她一副乖巧的样子示人。

这时却听了空叹了口气道:“这孩子气血虚得很,想是因为诚心抄经,顾不上吃饭所至,但也无碍,有燕窝什么尽可以给她熬些来,老衲给她扎银针,这针下去,她必会醒过来!”

安倾然无比震惊,了空大师查不出她假晕的可能性为零,那么,他为什么要替自己隐瞒?

唯一的可能就是太子!

突然虎口处一疼,是了空大师在下针,她咳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正对上了空了解的眼神,她笑了笑:“谢谢大师!”

“看来老衲的针法进步了!”了空慈祥的笑了笑。

安嫣然一直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她看着安倾然脸上得意的表情,不由地开口道:“原来了空大师早与你串通一气了,我还请他来瞧病,你装晕是何道理?”

“放肆!”安忠涛的声音冷了下来,“象什么话,刚才你诬蔑你姐姐,现在连了空大师你都敢诟言,真真是丢人!来人,将二小姐送回府内,不许让她再出府!”

安忠涛的声音里隐忍的怒气,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这里,他真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来,他不明白为什么一直都乖巧的女儿,怎么突然变得如此不懂事理?难道这才是她本来的面目?

安嫣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气得直跺脚,手指着安倾然只瞪着眼睛,却不敢再说什么,安倾然微微一笑:“妹妹,怎么了?刚才我昏倒了,什么都不知道,父亲,妹妹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她年纪小……”

“倾然,你不必替她求情!”安忠涛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相比之下,差距何等之大!

虽然好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安倾然失踪了一天两夜,但他想一定是有理由的。

他相信自已的女儿。

那些千金小姐们见人家在处理家事,便都相约告辞了。

安嫣然虽然有一万句话要说,有一万个不情愿,但仍是被福全送了回去。

屋子里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连瑾瑜忙问安倾然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倾然将发生的事情跟他们讲了一遍,两个人听完后脸色都变了,连瑾瑜将她抱在身前,一个劲地感叹大难不死,而安忠涛的脸色越发的黑沉,他在地上走来走去,不明白到底谁要害自己的女儿。

他脑海里将与自己有仇怨的人都过了一遍,也是把握不准。

他再怎么也是想不到连瑾蓉的身上去。

不过,对于安嫣然的印象连带着对连瑾蓉的印象也不好起来,想必安嫣然如此霸道,定非一日养成,在府内自己的背后这对母女不知怎么地霸道呢!

又想起上次在东暖阁吃剩菜的情景,他心里对于她们越发地凉了起来。

看着安忠涛凝重的表情,连瑾瑜不由地叹了口气:“将军可是想得出来,是什么人对我们倾然下手?”

安忠涛摇头:“实在想不出!不过,倾然,以后出门千万要小心……”

“不能随便出门才是!”连瑾瑜接话道。

安倾然乖乖地点头:“是,爹娘放心,我会加强练习功夫,保护自己不让爹娘操心……”

安忠涛闻言欣慰地笑了:“到底是我的女儿,有志气!”

安倾然看着爹娘的笑容,心里涌过一阵甜蜜,这样的生活就是自己要的,不论是谁,如果想破坏,她绝对不会饶恕!

话说安嫣然被安忠涛赶出来之后,她眼里几乎充了血,边走边恨恨地咬牙,今天自己真是马失前蹄,怎么会被她搞得乱了分寸,忘记娘亲教过的话了呢!

她明明可以更冷静些!

只是一看到她那装腔作势的样子,她就禁不住地心里恶心,外人都道将军府的大小姐端庄娴淑,文静好学,他们就不知道她居心叵测,就想将自己和娘亲逼到绝路上去,若不是因为她,自己也不会差点落水淹死,自己的娘亲也不会被关禁闭!

她完全忘记了,那始作俑者是谁了!

但凡阴险小人,总会把责任捡到别人的身上。

安嫣然绝对是其中一个!

她越想越气,同时也恨自己为什么是庶出!

福全也不说话,只是安静地走在她身后。

正往外走着,突然抬头看见凉亭处两个锦衣华服的少年长身而立,那正是康王和宁王!
♂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