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_第七十九章 将计就计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米花书库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安嫣然心里了然,安倾然晕得如此合时机,怪不得,她冷笑着道:“爹娘,你根本就是装晕,刚才还精神着呢,她是装的,安倾然,你何必如此耍心眼儿……”

说着,她冲进了屋子里去摇晃安倾然,安忠涛横了一眼她:“住手,嫣然!”

“爹娘!你们不知道,刚才她好得很,她是一看见你们就故意晕倒的!”安嫣然气得脸通红,指着安倾然激动地道。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嫣然,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该在家里呆着的吗?”连瑾瑜奇怪地道。

“哦,我是跟随大家来这里给皇后祈福的,因为心里惦记姐姐就来看望她,可是没有想到,先是忍冬百般阻拦不让我进来,我怕姐姐出事情,一直坚持,结果姐姐出来了,没有任何事情,倒是怪我和奴婢一般见识,这也就罢了,她明明好好的站在那里,是看到你们来了,她才一下子晕倒的,我不知道姐姐在搞什么鬼,但是爹娘,你们不要被她的外表骗了……”

安嫣然边说边想摇晃安倾然,被安忠涛给推开了:“嫣然,不许胡闹,你来给皇后祈福就好好的,怎么能在这里诬陷你姐姐呢?成什么样子!”

外面还站着一大群看热闹的人,她们虽然没有明着看,好像站在那里说什么,但是所有人的耳朵可都是听着屋子里的一切,毕竟这将军府里的事情,大家并不太了解,外面一直传言二小姐聪明漂亮,大方得体,显然,同她今天的表现完全不符!

这可算得上是新闻了。

再说安嫣然听到父亲用从来没有的责怪语气同她说话,她已是委屈万分,更恨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安倾然,而且,就在刚才,爹娘对着她说话的时候,她真切地看到她睁开眼睛还冲她眨了眨,把她的心火勾得越来越旺,不由地跳脚道:“爹娘,刚才她还睁开眼了呢,你们不要被她骗了,她这样做,就是想……想什么,鬼才知道!就是没有好事就对了!”

安忠涛看着安嫣然,脸上明显的失望:“不许你这样说你姐姐,平时里看着你也不是这样,倒是懂事的孩子,没想到,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如此不知礼,让我怎么说你?难道让所有人笑话去才好吗?”

“爹爹!”安嫣然几乎要被气得哭出来,“我若是有半句和假话,让我天打雷劈好了!”

“胡闹!好好的起什么毒誓?”安忠涛怒目而视,“你既然这样说,那去把了空大师找来,听闻他医术高明,瞧瞧,他是如何说的!”

“好,我这就去找!”安嫣然飞快地转身跑了出去,这是她唯一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她岂能放过,再说,了空大师可是得道高僧,总不至于会骗人的!

今天的事情太过诡异,各种迹象表明她都出事了,尤其刚才她看到爹娘的那一眼,已是总得不对劲,他们显然对于平安见到她的事情很是欣慰和惊讶,只是没说罢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其实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也是安忠涛和连瑾瑜想知道的,他们在这之前还在发愁安倾然到底在哪里,没想到听到声音出来,却发现她就在自己厢房的门口,这件事情真是怪到不能再怪了,本想好好问问她,可她现在正昏迷着,一定是这两天发生了不少事情!

安忠涛在地上踱着步,忍冬也是一脸的奇怪,明明的小姐就不在房里,夫人和将军吩咐她一定把好门,她本来看着二小姐要进屋子已是快吓傻了,甚至想着,自己不惜以头撞墙来拖住她,哪怕一时片刻也是好的,只要夫人出来了,一定会将她劝回去,可是千想万想,也想不到会是如此情形。

她也是一头雾水。

屋子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但有些话又不能说出口。

沈涴和众千金看见安倾然晕倒了,也是关心,都在屋子里呢!

连瑾瑜只握着安倾然的手,有千言万语,只盼着她快醒过来,她不懂为什么安嫣然要说她假装晕倒,她为什么要假装昏倒?

现在安倾然躺在床上,心里也是一阵阵地担心,她没有想到安嫣然会如此破釜沉舟的指出她假装昏倒,她该怎么办?是现在就清醒过来,还是等了空大师进了屋子再清醒?

她本来就是想引得安嫣然生乱,她心里明白,她这个架式就是来拆台的,所以,索性她将计就计,让她自乱阵脚好了!

同时也暗道好险,自己若是再晚回来一会儿,怕是真的出大乱子了。

其实,明明的昨天就可以回来,只是担心那些贼人会躲在暗处,而且她不知道东方锦是怎么想的,倒是兴致十足的在山洞里,脸上的表情无比的自得,下午的时候,其实已经确定没有什么人了,因为这期间东方锦还出去猎了一只野鸡,他将野鸡在火上烤得喷香,虽然没有盐巴,但仍是吃得两个口饱腹饱,无限满足。

说实话,她没有想到,他还会如此本事,看着他利落的动作,她知道这不是一日两日就能练会的,显然,他以前也经常这么干!

现在,她隐约的从月华寺里这么大的动静可以得知东方锦当时的想法,他一定是让那暗处的人以为得逞,而放松警惕,从中可以察觉出什么来!

不过,他这样做可苦了自己,同他在山洞中又睡了一夜,她的胳膊腿几乎都僵了,好在今天上午他决定下山,那会儿,正好月华寺门口车水马龙的仿佛开了庙会一般,热闹非凡,东方锦把她悄悄地从后窗送了进去,让她不要出声,甚至连门口的忍冬都不要打扰,让她一头雾水,现在才明白,也许东方锦早就想到了会有这样一幕!

那他可真是半仙了!

其实她想的也差不多,东方锦看到宫车鳞鳞,是想到那些人是为他而来,只是让安倾然先避过这一阵,他会将所有的事情摸清之后再来通知她,毕竟他很想查出来,那些刺杀他和她的人是谁!

那背后的主使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