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_第七十七章 毁她名声
^^ 一起来看书,一起来聊书,米花书库天天陪着您,打发寂寞无聊的时间,和作者一起畅游无限的想象空间 ^^
5米5花5书5库5 www.7mihua.com
他没有想到这康王装腔作势的功夫还挺厉害,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他不禁对康王多了一分心思。

前头的执事先到了月华寺,将闲杂人等全都清走了,很快,后面的大队人马也到了,本来还算宽敞的山路上,这一下子变得分外的拥挤,人语马嘶,很是热闹。

安嫣然让随行的奴婢小翠扶着她一路进寺,她并没有象别家小姐那样,左瞧右看,倒是分外的端庄安静,她也悄声嘱咐小翠不要说话,不要丢人,小翠已经被她们母女几乎吓傻了,哪里还敢不安静,倒是让她说,她都不知道说什么。

康王早派人打点好了一切,东西厢房都安排满了人,那些千金小姐们这会儿各自提步找自己的房间,很快,安嫣然就找到了自己在东厢的住处,他们一行人已是安排好了行程,要祈福三天,白日众人须到指定大殿诵经,当然,男女是分开的,而夜晚便各自在自己的住处修行。

安嫣然哪里等到夜晚,她刚放下包袱,便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走到门口,突然嘤嘤地哭了起来,本来大家都是隔壁,一墙之隔,还有人没有进屋,就站在门口往外望,她这一哭,可是引来了很多人的目光,尚书府的女儿沈涴迟疑了一下,便快步走了过来:“嫣然,你怎么了?”

安嫣然从手帕中扬起小脸儿,睫毛上还带着一颗晶莹的泪珠儿,她小鼻子红红的,摇了摇头:“真是失礼了,我只是看到这青灯古佛的,想起我姐姐的辛苦,不免心里心疼,感念她为将军府祈福,将自己困在这里月余,也不知道人熬成什么样子了……”

她边说边带着哭腔,她这边动静这么大,又引来了不少小姐,她们听闻安嫣然的话,不由地感慨她们真是姐妹情深,沈涴见状道:“你瞧瞧你这个傻丫头,你姐姐不就在这月华寺里吗?想她去见她就是,怎么还在这里哭上了,到底是小孩子!”

“我只是想着替皇后祈福,怎么可以有私心!”安嫣然抹着眼角道。

“姐妹情深,哪里算得上是私心,再说,为皇后祈福仪式,现在还没开始呢……”

安嫣然闻言,看着围着她一圈的人,喃喃地道:“是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你们愿意陪我去吗?”

“好啊,我们也正想瞧瞧安府的大小姐呢!”沈涴开口道,“这点小事,还把你难为得如此,快擦干你的眼泪,去见你姐姐吧!”

安嫣然闻言让小翠带路,实则,她一进月华寺就已经知道安倾然的房间了,但仍然假装不知道,问了一个小沙弥,才奔安倾然的房间逶迤而去!

刚拐过月亮门,安嫣然就看见一身粉装的忍冬站在一处门前,看到忽拉拉地来了一群人,脸上现了一丝慌乱,看在安嫣然的眼里,更是多了几分把握,显然,安倾然如同娘亲料想的一样,已经失踪了!

忍冬看见过来一群娇花嫩柳般的女子,除了头的安嫣然和小翠,剩下的全不认识,不禁有些愕然,脚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靠在了门板上,方回过神,对着安嫣然和众人微微一拜。

看到忍冬这样的动作,安嫣然更是心里有数,不禁一笑道“忍冬,姐姐可在屋子里,麻烦你通知一下,说我们来看望她来了!”

忍冬脸上闪过一丝惊疑:“这……大小姐有吩咐,她今天虔心抄经,不见客!”

“我们也不是客人,只是月余没见到姐姐,担心得很!”安嫣然喃喃地道。

“是呀,你们二小姐,刚才因为思念,都哭鼻子了!”沈涴在旁边笑着道。

忍冬脸上闪过为难:“大小姐一切安好,二小姐尽可以放心,待晚饭时候,奴婢可以转告二小姐的问候!”

安嫣然听她一推再推,心里更有数,不由地大喜,但面上却露出为难的表情:“姐姐虽然如此吩咐过你,但不通知直接拒绝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径可以进去禀报,若是姐姐说不见,我自当放心,这见不到姐姐,只听你一面之辞,我越发地不敢相信,怕是姐姐不知熬到什么样子了,你们当奴婢的不知心疼……”

忍冬若一思忖:“二小姐说的也有道理,可是当奴婢的并不是不知心疼小姐,小姐的身体还好,只是今天正是二月廿一普贤菩萨圣诞,大小姐已许了愿,要抄诵经文一百篇,怕是一整天还不够呢,所以,才闭门谢客的!是以,还请二小姐先回吧,待明日再来,小姐经也抄完了,二小姐也能看见大小姐了,岂不两全,姐妹相思,也不差这一日,是不是?”

安嫣然闻言,心里倒是惊了一惊,忍冬说得如此头头是道,她只是一个奴婢,各菩萨的圣诞她没有道理张嘴就来,难道真的是安倾然说的,她就在里面?

可是怎么可能?若是她在里面,嫡母和父亲怎么会表现得那么怪异,他们没有道理先回府的呀,而且只回了一日便又返回了月华寺!

自己当真这样回去,岂不是所有的心思都白废了?

安嫣然一咬牙,决定,今天无论怎样一定要进去,她进去,探望安倾然,她就算是在,自己也是因为姐妹情深,不会落下诟病,而安倾然真的不在,那事情可就得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了。

想到这里,她笑了笑:“你说的也很好道理,这样,你只悄悄放我进去,我远远地看一眼姐姐,若是她的身体还好,我也不劝她,倒帮着她一起祈福抄经,总好过她一个人苦行吧!就这样,好不好?”

说着,她绕过忍冬想去推门。

忍冬忙挡在安嫣然面前,脸色惊慌:“二小姐,您千万不可,大小姐说了,这抄经许愿之事,贵在心诚,也贵在专注,忌人打扰的,若您真的闯了进去,那菩萨若是降罪,二小姐,您可是……”

“你在诅咒我吗?”安嫣然闻言眼睛立了起来,声音也提高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