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生活中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www.7mihua.com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翅膀。]
第七十七章 毁她名声回顶部章节目录
他没有想到这康王装腔作势的功夫还挺厉害,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他不禁对康王多了一分心思。

前头的执事先到了月华寺,将闲杂人等全都清走了,很快,后面的大队人马也到了,本来还算宽敞的山路上,这一下子变得分外的拥挤,人语马嘶,很是热闹。

安嫣然让随行的奴婢小翠扶着她一路进寺,她并没有象别家小姐那样,左瞧右看,倒是分外的端庄安静,她也悄声嘱咐小翠不要说话4米4花4书4库4 http://wWW.7MIHua.CoM,不要丢人,小翠已经被她们母女几乎吓傻了,哪里还敢不安静,倒是让她说,她都不知道说什么。

康王早派人打点好了一切,东西厢房都安排满了人,那些千金小姐们这会儿各自提步找自己的房间,很快,安嫣然就找到了自己在东厢的住处,他们一行人已是安排好了行程,要祈福三天,白日众人须到指定大殿诵经,当然,男女是分开的,而夜晚便各自在自己的住处修行。

安嫣然哪里等到夜晚,她刚放下包袱,便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走到门口,突然嘤嘤地哭了起来,本来大家都是隔壁,一墙之隔,还有人没有进屋,就站在门口往外望,她这一哭,可是引来了很多人的目光,尚书府的女儿沈涴迟疑了一下,便快步走了过来:“嫣然,你怎么了?”

安嫣然从手帕中扬起小脸儿,睫毛上还带着一颗晶莹的泪珠儿,她小鼻子红红的,摇了摇头:“真是失礼了,我只是看到这青灯古佛的,想起我姐姐的辛苦,不免心里心疼,感念她为将军府祈福,将自己困在这里月余,也不知道人熬成什么样子了……”

她边说边带着哭腔,她这边动静这么大,又引来了不少小姐,她们听闻安嫣然的话,不由地感慨她们真是姐妹情深,沈涴见状道:“你瞧瞧你这个傻丫头,你姐姐不就在这月华寺里吗?想她去见她就是,怎么还在这里哭上了,到底是小孩子!”

“我只是想着替皇后祈福,怎么可以有私心!”安嫣然抹着眼角道。

“姐妹情深,哪里算得上是私心,再说,为皇后祈福仪式,现在还没开始呢……”

安嫣然闻言,看着围着她一圈的人,喃喃地道:“是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你们愿意陪我去吗?”

“好啊,我们也正想瞧瞧安府的大小姐呢!”沈涴开口道,“这点小事,还把你难为得如此,快擦干你的眼泪,去见你姐姐吧!”

安嫣然闻言让小翠带路,实则,她一进月华寺就已经知道安倾然的房间了,但仍然假装不知道,问了一个小沙弥,才奔安倾然的房间逶迤而去!

刚拐过月亮门,安嫣然就看见一身粉装的忍冬站在一处门前,看到忽拉拉地来了一群人,脸上现了一丝慌乱,看在安嫣然的眼里,更是多了几分把握,显然,安倾然如同娘亲料想的一样,已经失踪了!

忍冬看见过来一群娇花嫩柳般的女子,除了头的安嫣然和小翠,剩下的全不认识,不禁有些愕然,脚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靠在了门板上,方回过神,对着安嫣然和众人微微一拜。

看到忍冬这样的动作,安嫣然更是心里有数,不禁一笑道“忍冬,姐姐可在屋子里,麻烦你通知一下,说我们来看望她来了!”

忍冬脸上闪过一丝惊疑:“这……大小姐有吩咐,她今天虔心抄经,不见客!”

“我们也不是客人,只是月余没见到姐姐,担心得很!”安嫣然喃喃地道。

“是呀,你们二小姐,刚才因为思念,都哭鼻子了!”沈涴在旁边笑着道。

忍冬脸上闪过为难:“大小姐一切安好,二小姐尽可以放心,待晚饭时候,奴婢可以转告二小姐的问候!”

安嫣然听她一推再推,心里更有数,不由地大喜,但面上却露出为难的表情:“姐姐虽然如此吩咐过你,但不通知直接拒绝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径可以进去禀报,若是姐姐说不见,我自当放心,这见不到姐姐,只听你一面之辞,我越发地不敢相信,怕是姐姐不知熬到什么样子了,你们当奴婢的不知心疼……”

忍冬若一思忖:“二小姐说的也有道理,可是当奴婢的并不是不知心疼小姐,小姐的身体还好,只是今天正是二月廿一普贤菩萨圣诞,大小姐已许了愿,要抄诵经文一百篇,怕是一整天还不够呢,所以,才闭门谢客的!是以,还请二小姐先回吧,待明日再来,小姐经也抄完了,二小姐也能看见大小姐了,岂不两全,姐妹相思,也不差这一日,是不是?”

安嫣然闻言,心里倒是惊了一惊,忍冬说得如此头头是道,她只是一个奴婢,各菩萨的圣诞她没有道理张嘴就来,难道真的是安倾然说的,她就在里面?

可是怎么可能?若是她在里面,嫡母和父亲怎么会表现得那么怪异,他们没有道理先回府的呀,而且只回了一日便又返回了月华寺!

自己当真这样回去,岂不是所有的心思都白废了?

安嫣然一咬牙,决定,今天无论怎样一定要进去,她进去,探望安倾然,她就算是在,自己也是因为姐妹情深,不会落下诟病,而安倾然真的不在,那事情可就得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了。

想到这里,她笑了笑:“你说的也很好道理,这样,你只悄悄放我进去,我远远地看一眼姐姐,若是她的身体还好,我也不劝她,倒帮着她一起祈福抄经,总好过她一个人苦行吧!就这样,好不好?”

说着,她绕过忍冬想去推门。

忍冬忙挡在安嫣然面前,脸色惊慌:“二小姐,您千万不可,大小姐说了,这抄经许愿之事,贵在心诚,也贵在专注,忌人打扰的,若您真的闯了进去,那菩萨若是降罪,二小姐,您可是……”

“你在诅咒我吗?”安嫣然闻言眼睛立了起来,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第七十八章 计谋失算回顶部章节目录
那些陪同来的女宾们,本来没有觉得什么,妹妹想念姐姐来看看,最自然不过的事情,可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状况,这不由地让人联想起安嫣然在将军府内的地位,连一个丫环都敢对她一阻再阻,让人心生怜惜!

所以,沈涴不禁开口道:“嫣然,这丫头说的也有些道理,若不然,我们回吧,明日再见也妨!”

安嫣然早被忍冬的左挡右挡弄得心里火大,而且这更是让她在众人面前没有面子,所以,今天便是不为找安倾然的麻烦,眼前的小丫头已是惹到她了,她岂能如此善罢甘休?

她回头对沈涴笑了笑:“家里丫环没有规矩,倒是让众位见笑了,倒是姐姐平时只做好人,当菩萨呢,连丫环们都不怕了!”

沈涴不知该如何接,只是笑笑。

安嫣然回过头来瞧着忍冬,眼里露出了冷笑:“我真怀疑,你平时怎么服侍姐姐的,问你什么你都推三阻四的,我真担心你有没有照顾姐姐,如此,我还非见不可了!”

说着将忍冬往旁边一扯,手就碰到了门上,忍冬一个趔趄,但仍是上前来扯安嫣然的袖子,满脸哀求:“二小姐,您就饶过奴婢吧,大小姐吩咐的事情,奴婢怎么敢不照做……”

安嫣然看着她冷起了脸:“你这个奴婢,真是眼里不分尊卑,竟然敢拉扯起我来了,你是不是还想打我?”

安嫣然掐着腰瞪着忍冬:“真是不知好歹的奴婢,倒将自己看成小姐了不成,我还要听你的吗?倒要真心降服起我来了,今天我不教训教训你,还真当我们将军府的不分长幼尊卑,无礼无法……”

说着她的手就高高的扬了起来。

众人见她管自家的奴婢也不好开口,而且大家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唱的哪出,只是看戏罢了!

那忍冬见她的巴掌扬了起来,却仍旧扯着她的衣袖不放手,就在这时,屋门从里面打开了……

话说,正在安嫣然高举着巴掌要打忍冬的那一刻,房门从里面被拉开了,一身白衣清美出尘的安倾然站在那里,面色沉静地看着安嫣然高举的右手,樱唇轻扯:“妹妹说的果真好听,既然妹妹知道长幼尊卑,礼法教法,那么你也该知道,忍冬是我的奴婢,听我的吩咐做事,并没有任何错,就算她有错,也该我来教导,而轮不到妹妹在这里废心废神吧?”

她的这一席话,说得安嫣然脸色变了几变,更让她心惊的是安倾然怎么会真的在里面?怎么可能!

看着她如见鬼的眼神,安倾然心里暗笑,她如此坚持来见自己,她怎么可能相信是姐妹情深,她们之间到底情深不深,别人不知,她怎么会不知?

安嫣然高举的手就僵在那里,她眼瞧着众人的眼神里都带着看笑话的神情,心里不禁又羞又气,回头道:“姐姐倒是真的沉得住气,妹妹一直在这里和忍冬强调要来看姐姐,妹妹一直担心姐姐的身体,可是没有想到,忍冬连通报都不肯,现在姐姐出来了,想必也不是真的一点时间都没有,倒教妹妹在这里心急如焚,不知姐姐是什么心思!”

安倾然听着她话里带刺,知道她已是憋不住火气了,不禁笑着道:“是吗?那是我吩咐忍冬如此做的,妹妹知道是我的吩咐竟然一再坚持要进屋子,连半天也不等,真真的让我感觉到意外,莫不是妹妹听到了什么消息,觉得我会出什么事情不成?”

“姐姐怎么会如此想?妹妹不过是真的担心姐姐,而且大家也看到了,忍冬这个丫头,对于我的话只当耳旁风,各种推诿,而且一幅目中无人的样子,我不过是说说丫环,姐姐当真觉得这丫环给你的妹妹还强,妹妹倒连一个丫环都不如了,是吗?”

“妹妹怎么会和丫环一般计较呢,倒好端端的失了小姐的身份,虽然妹妹是庶出的,但也不至于将自己贬到如此地步吧?”安倾然嘴角仍扯着微微的笑意,“更何况,今天是菩萨的圣诞,我许了愿了,倒是为将军府祈福,也不为我一人,妹妹若当真担心我的身体,自会等到晚饭的时候来见我,何必跟一个丫环在此计较,自己失了身份,还怪在我的身上,我真是担当不起呢!”

安嫣然被她的话弄得几乎抓狂,她还真的没有发现安倾然如此犀利呢,让她怎么接下话呢。

但转念一想开口道:“姐姐教训得是,不管怎么说也是妹妹太担心姐姐了,如果因为此而让姐姐心烦,那真是我的错了,妹妹在这里陪罪就是,姐姐以后再发生什么事情,妹妹只是暗暗担心就够了……”

“妹妹的担心我心里领情,只是妹妹的作派太过强势,倒与身份不符,这里都是千金公子,若是传将出去,对妹妹的名声不好,说得好听的,是妹妹在教导奴婢,气势强些,说得不好听的,倒说妹妹是悍妇,哪里还有人敢和妹妹相处?”

“我悍妇?”安嫣然眉毛立了起来,因为这些事情一件件地同她想的都不一样,已是打乱了她心里的计划,她又是这样步步紧逼,一步不留,已是将她心里的怒气全部勾起来了,完全忘记了她该冷静,“安倾然,你欺人太甚了……”

她指着安倾然的鼻子眉头皱了起来,头脑里热血上涌,脸涨着通红:“你好,你不是悍妇,你护着奴婢,欺负妹妹,是何道理!”

安嫣然大声吼道。

安倾然的余光看到自己的爹娘从旁边的屋子里走出来,她身子一软,靠在了忍冬的身上,闭上了眼睛!

吓得忍冬忙大声呼唤小姐,一脸的惊慌失措:“小姐昏过去了,二小姐,快去找大夫……”

安嫣然明明的看着她刚才还一副生龙活虎的,怎么可能突然昏倒,正在这时,嫡母的声音响起来:“倾然……倾然你怎么了!”

说着冲上了前,而安忠涛也是近前将安倾然抱了起来,大步走进了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