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这里是米花书库,欢迎加入米花书友大家庭,我们一起翱翔在文字的海洋里面,享受阅读的无上乐趣##
第七十五章 上山祈福回顶部章节目录
翌日。

天气非常晴。

仿佛昨天那场雨将天空清洗过了一样,分外的蓝,蓝得发亮。

而皇宫里的气氛却没有因为这晴好的天气而变得好转。那些大臣们都眼睛带着血丝,不知道为什么皇后娘娘突然病倒,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皇后娘娘病重,太子却不在身边服侍。而云启帝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岁,只一夜间,大家都在猜测发生了什么。

但是谁也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

那些太医们也是守口如瓶○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对于皇后的病讳莫如深。

但是越是如此,众人越是感觉到了不同。

清早,各路妃子就来凤宫晨省,大家在院子里知道了皇后的病,个个表现得都是痛不欲生。

甚至还有妃子在祈祷上苍,让皇后醒过来。

云启帝看着自己的那些女人们一阵心乱:“你们去下去吧,这里不用服侍。”

他心烦意乱。

舒贵妃这个时候开了口,她上前一步:“皇上,姐姐的病怎么会如此重?太子又怎么不在身边?”

“太子到现在人不知何处……”云启帝烦乱地道。

“怎么会这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昨天一切还好好的!”舒贵妃一脸的惊讶,颜妃闻听也上前来,脸上是担心。

云启帝只将昨天影卫带回来的消息简单的说了一遍,这两个妃子俱是惊慌起来,全是关心的语气问这问那。

云启帝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两个妃子转身将其它的妃子打发了,然后舒妃开口道:“皇上,现在找到太子是头等大事,但是太子失踪的事情不能让其它的人知道!”

“其它的人?”云启帝瞧着她们皱着眉头道。

舒贵妃低声道:“皇上,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其它的人知道,您想,如果是其它的小国知道了这个消息,趁机联合起来,作乱可不是小事!”

云启帝一边担心皇后的病情,一边担心太子,心里根本没有想到这方面,乍一听,倒是愣住了,皱起了眉头,心里想着,还好昨天晚上让影卫们出去寻找,没有声张!

他看着舒贵妃:“还是爱妃想的周到……”

舒贵妃脸上现了一丝温柔之色,将眼底的得意掩了:“皇上,妾身不能为皇上分忧国家大事,只是想到点什么,绝不敢瞒着皇上……”

颜妃在旁边也是开口道:“是呀,舒妃娘娘说的对,既然我们想得到了,哪里有不说的道理……”

颜妃不论什么时候都同舒贵妃一个阵线,因为她们是亲的表姐妹,利益自然捆绑到一处。

云启帝此刻也是同意他们的看法,他叹了口气,那舒贵妃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轻声道:“皇上,妾身有一个想法,既不用大动干戈,又可以放开手查找太子的下落……”

闻言,云启帝随后让两个人跟他进了屋子,将屋子里的宫人都赶了出去,然后舒贵妃道:“皇上,皇后娘娘这病是需要祈福的,让东方夜和东方炎……”

接着,她说了自己的看法,东方夜是她的儿子,东方炎是颜妃的儿子,这两个兄弟因为他们娘亲的原因,平时来往也很密切。

这个时候,舒贵妃当然要把这两个孩子推上位,正是该表现的时候不是吗?

她将自己的计划说完后,皇上倒是想了想,虽然觉得连暗影都查不到的事情,他们查到的可能性不大,但也许保不准他们会给他带来奇迹,这个时候,他已经觉得需要有些奇迹了。

云启叹了口气:“你们安排吧,只是需要严密些!”

舒妃领了命和颜妃交换了个眼神,两个人下去研究了。

太医们一直在忙碌着,云启帝坐回皇后的床前,握起了她的手:“落儿,我无能,还没有找回我们的孩子……”

云碧落已是昏迷,根本无知无觉,云启帝除了让太医打起精神,再没有别的办法。

舒颜二妃边走边在商讨如何处理这次突发事件。

那些闲散的妃子也打听一些消息,等在外面,舒颜二妃哪里会让她们掺上一脚?只是告诉她们皇后的身体不见好,大家还是为她祈福才是。

翌日。

太子仍然没有半点消息。

皇宫里仿佛笼罩着阴云。

只是很快,京城里热闹起来。

康王东方夜与宁王东方炎带着三品以上官员的公子和千金忽拉拉地一大队人马往月华寺进发。

这些人是因为打着为皇后祈福的幌子,所以那仪仗阵式是一点儿不差的,宫人开道,执事分列两行,最前面是康王的马车,然后是宁王的,接下来便是各官员的公子千金,都是锦衣华服,便是那马都是一溜地雪白,所有的百姓都在道旁艳羡的看着,不时地低声议论。

安嫣然坐在马车里,眼底是得意的笑。

这次祈福事情本来没有她的份,可是娘亲正好得知舒妃娘娘要去月华寺,便想让她趁机去找安倾然,将安倾然失踪的消息捅出来,而最震撼的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那她的名声可就‘大振了’!

安嫣然在自己的马车里笑得阴暗,昨天嫡母又借口身体恢复差不多回了月华寺,一并离开的还有爹爹,娘亲昨天因此一夜未睡,娘亲只是心恨爹爹的心又一次被嫡母抢走,而自己则是非常开心,她认为父母如此来往月华寺,一定是因为安倾然的事情,以前只是猜测,现在则是十分肯定:她出事了!

安嫣然想象不到她会出什么事情,但只要她失踪,所有的好处都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就象三品以上官员的子女都为皇后祈福,她做为庶女就没有资格去,以后,只要她不在了,这样的活动自己是当仁不让的!

将军若只有一位千金,谁还会分嫡庶?

她并不知道太子也失踪的消息,否则依她的心性,定会将此联系到一处,而生了更大更坏的念头。

月华寺。

安忠涛和连瑾瑜心急如焚,这已是过了一天了,怎么还没有消息,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的,她也是活不成了!
第七十六章 人形枕头回顶部章节目录
看到她垂泪,安忠涛走到她身边,握起了她的手:“瑾瑜,倾然一定不会有事,那孩子是有造化的,岂能如此轻易出事……”

安忠涛声音低沉,却分外的有份量,连瑾瑜虽然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但仍是心里有了希望,是的,倾然是有造化的孩子!

忍冬一直默默地守在安倾然的房间,她没有想到这么大的事情将军和夫人是相信自己的,她不禁更是责任重大,她一定要保护好小姐的名声,不让任何人进到这个房间里来。

再说山洞里的两个人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下山!

说回当天。

两个人躲到山洞里,夜半东方锦醒来,将安倾然抱到角落里,两人相拥,东方锦听着夜雨,而安倾然睡得安然。

终于,天光大亮,安倾然睁开了眼睛,却有些恍惚,发现自己伏在东方锦的怀里,而此刻,他看见她醒来,脸上的表情清朗纯净,安倾然想着昨天睡在他的怀里,心里微微一动,但看他的表情,又释然:看来,他还算是一个君子。

“如何?”东方锦开口道。

“什么如何?”安倾然未解。

“我这个枕头如何?”东方锦笑容里露出了一丝调皮,并无邪气。

“勉强!”安倾然坐了起来,自己可是头一次在野外睡觉,这肩膀有些酸,腿也有些疼,“下雨了?”

她看着地上的雨水惊讶地道,雨后山中,空气很清新,这对于前世几乎没有出游过的安倾然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她站了起来,从洞口往外看,那树叶上还有晶莹的水珠未落,晨光笼罩山林,清香的林木花草气息,仿佛直达人肺腑!

东方锦站在她的身边,也望出去,却见林中星星点点的野花,皇宫里的御花园根本无法与此相比,他心中的抑郁一时尽散,眼底露出笑意:“如何?是不是从未见过如此景致?”

安倾然点头,这山里的景致对她来说还有另一层的意思,爹娘当年在此相遇,现在又在此重新修好,所以,她对这山这树,已有了别样的感情。

“我们还是快些下山吧!爹娘不知如何着急!”安倾然突然想了起来。

东方锦也是点头,昨天他也是一夜未归,不知父皇母后发现没有,若是发现,也定然担心。

他们刚要下山,东方锦却突然将安倾然拉回了山洞,面色凝重,正在侧耳倾听。

安倾然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只是被他这样禁锢在胸前,连喘气都有些困难,她不由地挣扎,东方锦嘘了一声没有放开她,她同时也听到了声音。

“继续找!”一个男人阴沉的声音响起。

“他们一夜未下山,定然还在这山上,仔细给我搜!”

天!那些贼人竟然还未死心。

安倾然看着东方锦,却见他脸色平静,并未显露担心,显然,他现在的功夫大概是恢复了,人也有自信了吧。

可是,天知道他什么时候犯病,若是打到半道……

所以,还是能避就避吧!

安倾然大气都不敢喘,她耳朵听得外面的动静,但听到地却是东方锦的心脏,强健有力,同那会儿完全不一样,已是丝毫感觉不出来病态,显然要么就是他的身体太奇怪,要么就是自己的功夫不到家。

终于她什么都听不见了,自已的姿势太难受,她挣扎了一下,东方锦这回松开了她,脸上没有任何尴尬的表情,倒是皱着眉头:“看来,我的命还要,他们终不死心……”

“那又如何?你不能自己将命送上去吧?”安倾然撇了撇嘴走到里面干爽的地方坐了下来,“我们还是等等吧,等他们死心了才好!”

“同意!”东方锦挑了挑眉头,“只是你难免要忍饥挨饿了!”

“你难道有吃的?不用饿?”安倾然笑着道。

东方锦摇头:“你这个小丫头,一点儿也不饶人,太过聪明了!”

“我当你夸我!”安倾然一笑道,“对了,你的伤好奇怪,太医怎么说?”

闻言东方锦沉默了一下,然后俊美的脸上展露了笑容:“太医们?不过混口饭吃,我何必难为他们呢?”

安倾然闻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黯然神伤了一下,若是太医们没有办法,她不知道自己能帮到他什么,本来对于太子的死生,她觉得这是命运使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可是通过这半天加上一夜的相处,她觉得太子并不像外面传言那样讨人厌,相反的,他身上的优点是东方夜所没有的,显然以前是自己看走了眼!

所以,他不该英年早逝。

看见她突然黯淡下来的小脸,东方锦倒是一笑:“怎么?开始担心我了?”

安倾然笑了笑:“没事,吉人天相这个词可不是乱说的,你也会有的!”

“谢谢,你安慰人的本事虽然不怎么样,但也算是真心的,所以,谢谢!”东方锦坐在了她的旁边,看着山洞口的枝藤,有些出神。

安倾然担心自己的爹娘,也没有开口,一时山洞里静悄悄地,只听到风过树梢的声音不断清晰地传进来,看着东方锦静美的侧影,安倾然刚才还焦急的心情竟然很奇怪地平静了下来,只要他在,一切都会没事的!

其实,她知道他不会有事的,毕竟她是过来人!

两个人享受着这春日的山景,却不知山下的人为了他们都做着怎么样的各自钻营。

且不说安嫣然如何兴奋,她将要亲手揭开将军府嫡女端庄娴静的面纱,外面都传她有德有行,却哪里知道,她背后是一副什么鬼样子。

东方炎更为兴奋,他和东方夜骑在高头大马上,威风无限,接受着两边百姓艳羡的目光,更是得意得不得了,他看着东方夜移马过去悄声道:“康王,我们此行可是身负重任……”

他话没说完,康王便横了一眼过来,英俊的脸上是无奈:“宁王,我们是为皇后祈福,国母现在身染重病,我们还是快些动作,早到月华寺才好!明白吗?”

宁王见他脸色前所未有的不经,不禁点了点头,但心里却不以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