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如果您觉得这个小说好看,推荐给朋友们吧,这里是米花书库,好书多多,无弹窗,力求全文字,争取全txt )
第七十三章 一起失踪回顶部章节目录
太子下落不明,她又生死未卜,云启帝的头开始晕了起来,但是他告诉自己不能倒下,这个时刻,他必须撑着!

若是他再倒下了,东泽怎么办?

可是现在他最担心的是皇后。

皇后不能有事。

云启看着皇后美丽的容颜变得如此憔悴,他心都碎了,他遇到她那年,她还是一个小姑娘,花一样的年龄!

这么多年了,他觉得给她的太少,他真的希望把一切好的东西都给她,可是她性子恬淡,并不在乎那些荣华富贵,然后他到底不能不遵守祖宗的规矩,不能独宠她一个人!

所以,他觉得很是对不起她,他不能再失去她!

他想,他需要她,胜过她需要他!

******

而与此同时,连瑾瑜和安忠涛已是六魂无主了,他们不过是出去走了一圈,回来就找不到安倾然,问了几个人也不知道,最后安忠涛在偏殿外发现地上虽然处理过,但仍是留下了打斗的痕迹,地上的脚印显示,怕是有十几个人!

难道安倾然已被人绑了?

连瑾瑜几乎昏倒,安忠涛忙道:“你先回府,我要继续在这里找倾然!”

连瑾瑜摇头:“不,我们分头来找……”

安忠涛看着她失措的样子,心里一疼,连瑾瑜何况如此失魂过,她是急糊涂了,忙道:“瑾瑜,你听我说,你先回府,我保证将倾然找回来,若是我们分头找,那贼人若还没走远,你的安全怎么办?”

连瑾瑜也不说话,只是摇头欲哭,最后安忠涛没有办法,和她一起里里外外的找,好在安福那天随后跟了他过来,也一并寻找。

他们还不知道太子同时也失踪了。

安忠涛没有敢声张,怕是安倾然只是调皮贪玩,若是他们大张旗鼓,传出去,还不知会有什么样的闲话呢!这女儿家的清白名声比什么都要紧!

日落西山,已是没有一点儿消息,连瑾瑜昏了过去!

安忠涛没有办法,带着连瑾瑜回了将军府,然后想着再和安福出去寻找。

连瑾蓉看见连瑾瑜如此落魄回来,心里早乐开了花,但表面上却是急得不得了:“姐姐是怎么了?身体还没有好吗?要不要去宫里请太医?”

安忠涛对连瑾蓉道:“你好好照顾她……”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没有看到倾然?”

“倾然?她呀,在月华寺里抄写经书呢?”安忠涛说出了和自己夫人商量好的借口。因为绝对不能将消息散出去。哪怕是连瑾蓉,他也不能让她知道,这是夫人嘱咐再三的。

连瑾蓉闻言脸色变了几变,然后看着连瑾瑜道:“那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可怎么是好,将军。妾身帮忙去照顾倾然吧,姐姐身体这样……”她说着开始抹眼泪!

“哭什么你这一哭让瑾瑜听到,只是添堵,她不过是累到罢了。”

“是,将军说的是,妾身只顾着担心姐姐……倒忘记了避讳,这可怎么是好,我立刻让大夫来瞧瞧!姐姐怎么还不醒……”连瑾蓉关心地抚上了连瑾瑜的额头,她眼底的担心之色让安忠涛的心里舒服了一下。

看来,她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她对连瑾瑜还算是姐妹情深。

安忠涛只是感慨一下告诉她有事要办,便立刻起身离开了。

看到他的背影离开,连瑾蓉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奸笑,她看着躺在床上还在半昏迷状态的瑾瑜,笑得灿烂。

同时还有些迷惑,这安倾然是真的在月华寺吗?

看将军的脸色不像,而且他现在又出去做什么了?连瑾瑜晕迷他都出去,显然是极重要的事情。

没有道理让安倾然自己在月华寺呀,她不过十二!越想越觉得这里面事情不简单。

想起安倾然,她心里还是有芥蒂的。那个丫头的性格,最近她越想越觉得有古怪,自从上元节后,她就对自己根本不像以前了,好像她知道那些事情是自己做的一样!

以前可不是这样,她跟自己的关系与跟她娘亲差不多,甚至有时候和嫣然一起玩,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比同她娘亲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现在可好,她觉得她很可怕!甚至她怀疑这次去月华寺的事情都是她在捣鬼!

明明的,连瑾瑜只会和安忠涛斗气,只恨不得不见他才好,怎么可能想出这迂回的法子呢?

外面下起了雨,她的心情却无比的明媚。

其实,就在他们回来之前,她还在岚晓阁里发脾气,因为那群人并没有完成她交给的任务,安忠涛绝对想象不到,她在背后做了什么!

她们母女两个开始行动了,她和嫣然怎么可能坐以待毙呢?

只是没有想到那群笨蛋没有完成任务,还说什么半路杀出个太子,那太子能有多厉害,显然是他们太笨了找托辞罢了。

所以,她想到了一个可能,就是安倾然失踪了!

虽然没有被自己的人抓到,她一定出了其它的事情,如果那些人说的是真的,那就很可能和太子在一起。

想到这里,她的表情更复杂起来,好好的,她怎么偏偏地惹上了太子呢?

若是太子对这个丫头起了念头,那自己可是如何是好?

那东方夜的心思看起来也不在自己女儿身上,而舒表姐只是嘴上答应,并没有见行动,也许她是嫌弃嫣然是庶出而不好明说吧!

连瑾蓉算是看出了世态炎凉,人情淡薄。

但不管怎么说,眼下的事情绝对是天大的好事。

本来安福把将军叫走之后,她就觉得不对劲,派人到月华寺打探到了连瑾瑜身体不适,还知道了安忠涛照顾她一天一夜衣不解带的事情,所以,她在府内是心如刀绞,安忠涛这个男人,到底对连瑾瑜的心还没有死,枉自己这么多年来对他的委曲求全!

她绝对不能让连瑾瑜这么轻松地与安忠涛重新修好。

上次夜痕的事情没有打击到她,反倒让她趁机上位,这一次,她换个方向,她要对付那个小丫头,如果那个丫头出事,她不信连瑾瑜不心灰意冷,到时候,她最好出家才解了她的气呢!
第七十四章 戏真情假回顶部章节目录
连瑾蓉站在连瑾瑜的床前,转念间脑子里转了无数的念头,却见连瑾瑜幽幽转醒,她蹙着眉头坐了起来,连瑾蓉忙上前扶住了她,往身后塞了个团花锦枕,嘴里道:“姐姐,可是好些了?”

连瑾瑜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是她,心里早堵了一半,便转头找安忠涛,连瑾蓉见状道:“姐姐可是找将军?将军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儿,走得很急……”

说着,将茶端到了连瑾瑜的面前,眼底是担忧:“姐姐,倾然那孩子小,若是出什么事可如何是好?”

“你在说什么?”连瑾瑜挑着眉头看她,同时心里在打鼓,难道她知道实情了?她最想防的人就是她,她若是知道了,那岂非传出去,整个京城都知道了!

连瑾蓉看连瑾瑜的表情就知道安倾然一定出事了,她一笑道:“姐姐,我只是担心倾然呀!”

“倾然?她有什么好担心的……”连瑾瑜面无表情地道。

“不管怎么说,她一个人在月华寺也让人不放心,要不,我让嫣然过去陪她,再带几个丫环嬷嬷照顾^”

“不用!”连瑾瑜飞快地道,“我一会儿让忍冬过去服侍她……”

忍冬是可以相信的。

“姐姐,嫣然虽然小,但到底也算是和倾然姐妹情深,这几天还吵着见姐姐呢,让她去也算是一种锻炼不是!”连瑾蓉继续试探。

连瑾瑜看着她,面上的表情冷冷地道:“去月华寺本为祈福,若有诚心,嫣然若是也想如此,再选个日子吧,倾然抄写经文贵在心静心诚,人多倒只会碍事!”

连瑾蓉这个时候已经基本判断安倾然不在月华寺了,她脸上现了笑意:“姐姐说的是,妹妹到底年轻些,想的不周到,姐姐身体可也是要紧地,妹妹已经去请大夫了,也不知姐姐到底哪里不舒服……”

“我想自己闲一会儿!”连瑾瑜淡淡地开口道。

连瑾蓉见状笑了笑:“那妹妹就先退下了,只是不知道姐姐还需要什么吃的用的,妹妹去给你准备!”

看着她脸上单纯的表情,连瑾瑜心里暗笑,自己的这个妹妹真是一个高手,若不是她心里早防备了她,这会儿看起来,她真是天下最好的妹妹了。

连瑾蓉终于微笑着出去了。

只是一出东暖阁的大门,她脸上的表情就立刻收了起来,自己已是笑得够僵硬的了,正想着,安嫣然从远处走了过来,一身翠绿的衣裙,衬得明媚的小脸儿,走在春光里,仿佛蕊宫仙子一般,连瑾蓉看着自己的女儿,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回是真心的。

“娘亲,听说爹爹已回府了?”安嫣然脸上挂着浅笑,仿佛一个小天使,全是光明的颜色。

连瑾蓉压低声音:“怎么又叫我娘亲了?还是说好在外面叫姨娘的吗?”

“这不是没有人吗?”安嫣然笑着道,“安倾然也回来了?”

连瑾蓉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很是诡异:“跟我来!娘亲有话跟你说。”

到了岚晓阁,连瑾蓉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嫣然,安倾然怕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

“怎么会?娘亲不是说没有得手吗?”安嫣然疑惑地道。

找杀手的事情连瑾蓉并没有隐瞒自己的女儿。

“显然,还出了别的事情,不过你爹爹和你姨娘倒是瞒得我们呢,看来,我们果然是被人家防备着的!”连瑾蓉脸上露出了苦笑。

安嫣然不以为意:“如此倒也好,我们也不必心里内疚呢,不过,安倾然那个家伙挺走运的……”

安嫣然这么说是因为想起了上次发生的事情,她竟然没有得手,真是想不明白。

“走运?哼,我倒想着我的嫣然什么时候成为将军府唯一的小姐!”连瑾蓉笑得邪恶。

安嫣然闻言也笑了:“娘亲,如果当真是那样,娘亲也慢慢会成为将军府唯一的女主人,我想姨娘失去倾然,日子不会好过,她未必会有心思与爹爹纠缠,对不对?到时候娘亲可就有很多的机会了!”

连瑾蓉点头:“到时候我们娘们孩子的,就有出头的机会了,天知道,我盼那一天,盼了多久!”

连瑾蓉眼底有恨意,她想起在将军府里的这十多年,虽然有一段时间也算是如意,但想着这庶女的头衔如一座大山一样,压完自己还压自己的女儿,她心就绞绞的!

“就算她真是贪玩跑了出去,我们也让她好出不好回才是!”突然安嫣然开口道,眼睛里放出一道邪光。

连瑾蓉闻言来了兴趣:“女儿是何道理?”

“娘亲,你想呀,就算是将军家的女儿也该是出入有人陪,不能随便见人是不是?她这一离家出走,好听的是她发生了危险,不好听的,倒以为她出去见什么人了呢!保不齐去见男子?”

连瑾蓉闻言一惊,看向自己的女儿,她这么小,心里竟然比自己想的还多,还细密,这可了不得了。这若是长大了,倒有她想做做不成的吗?

想到这里,对于安嫣然的信任和疼爱又多了几分。

“所以,我们……”连瑾蓉与女儿眼神交流,双方顿时心领神会。相视一笑!

不说连瑾蓉母女,东暖阁。

洪嬷嬷在服侍着连瑾瑜:“夫人,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快,让忍冬快点去月华寺,你这么交待……”连瑾瑜说着声音变低了,洪嬷嬷在地上边听边点头,很快她就出去了。

连瑾瑜下了地,手交握着,在地上走来走去,她知道安忠涛一定是去找倾然了,只可惜她只能在家里等着,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雨打在窗上,窗纸很快湿了,连瑾瑜在想,然儿是被人绑架了,还是贪玩到山里迷路了?若是前种情况,现在怕是也该有消息了,可是要是后者呢,这雨这么大,山里若是下起雨来,她往哪里躲才好呢!

她哪里知道此刻安倾然在山洞里睡得正香,那雨声倒成了催眠的。

春夜里,没有什么比这雨声更引人入睡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