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书籍打开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 五彩缤纷 让我们去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米花书库是您最好的朋友 !!!
第六十九章 英雄救美回顶部章节目录
东方锦闻言一笑,眼瞧着两个黑衣人上手来扯他,东方锦身形一闪,也没有见他怎么动作,其中一人惨叫着飞了出去,而其它的人都吓得傻了,瞧准这个时机,安倾然几步跑到了东方锦的身侧,笑了起来:“没看出来,你还会法术!”

“丫头,就叫功夫,不叫法术!”东方锦淡然道,眉头一挑,俊美的脸上全是自信,神采飞扬,安倾然愣了一下,别说,这个东方锦近处瞧起来,还真的特别好看c米c花c书c库c www.7mihua.com,比那个东方夜不知好看多少!

一提起东方夜,安倾然仿佛吃了苍蝇,正在这时,黑衣人也反应过来,他们将两个人围在了中间,眼瞧着包围圈里一大一小两个孩子,他们刚才被吓傻的自信又回来了。

安倾然只是躲在东方锦的身后,东方锦三拳两脚便放倒了四五个人,他看着剩下的那些黑衣人,笑了:“怎么样?今天到底是谁倒霉?”

安倾然暗笑,这个时候他还记得这事呢?

这样说起来,确实是这群黑衣人倒霉,不过更倒霉的是自己,她不过是出来散散步,又招到谁了?

这个世上这么想对自己下手的没有几个人,怕是只有将军府的那娘俩!

安倾然正想着,却被东方锦一扯躲过了一个黑衣人的刀身!

天,他们想杀了自己?

安倾然心里一紧,刚才她还没有那么害怕,只当是绑架,现在看起来,怕是她这条命顺便也要了!

好在东方锦这个大救星在此,上次自己扭脚也亏了他,这次遇袭他仍在,这真是好事。

她心里想着,眼睛却不闲着,嘴也不闲着,不时地给东方锦喊个好,提个醒!

那群黑衣人眼瞧着东方锦的功夫奇高,现在他一边迎战一边护着这个小丫头,还轻松有余,若是他放开手脚,他们可是没半点胜算。

却没有想到,一个不注意,被刀划到了胳膊,她哎呀了一声,那血就从指缝间流了出来,东方锦见状,仿佛换了一个人,脸色暴怒,声音嘶吼:“你们敢……”

安倾然只看着他身形闪动,那些黑衣人转眼间便被撂倒了大半,然后回到安倾然的身边盯着她的伤处:“让我瞧瞧!”

“又来了……”安倾然指着他的身后。

那些黑衣人怎么能容他空?

安倾然见他担心自己的伤忙开口道:“只破了点皮,没要紧的,你专心点……”

眼瞧着东方锦仿佛战神临世一般,那领头的开始考虑什么时候撤走。

却突然见东方锦停了下来,面色僵硬,一个趔趄,手捂着胸口脸色都变了,苍白如纸,安倾然只顾着在旁边跳却喊好,却见东方锦要摔倒她嘴里道:“你是不是在诱敌上钩……完,不好,被我给说破了!”

那只是安倾然转念之间的计谋,因为她心里有数,这太子从天生的弱,又有病,刚才一定是气血运行不畅!

那些黑衣人一听她的话,本来有点相信,可是见东方锦已是站不起来,又道:“别信那个小丫头的胡说,他不行了!”

“你才不行了,不行你上来试试!”安倾然反身站立,眉眼清冷拉足了架式,不管如何,她能撑一刻算一刻,一定不要让太子和自己一起涉险,最好这会儿有人过来!

她心里打好了算盘,那些黑衣人哪里怕她,眼见着全都抄起家伙冲了上来,半跪在地上的东方锦咬着牙,握住了安倾然的手站起身来:“别害怕!”

“什么?”安倾然看着他突然笑眯眯的眼睛没有明白。

却见他突然上前搂住了她腰,就在安倾然不明所以要挣扎的时候,东方锦脚一点底,两个人腾空而起,从那些黑衣人的头上跃了过去,然后东方锦足间点地,几个起落,就进了月华寺,那些黑衣人追到门口停了下来,进寺内拿人,他们可是没有把握,更不想将事情闹大,少不得恨恨地骂了两句自认倒霉,扶着抬着受伤的人很快地溜得不见了人影儿——

明天上架,上架当天日更三万。谢谢亲们一直的支持,上架后日更不低于六千。求月票支持!
第七十章 二人逃亡回顶部章节目录
东方锦将惊魂未定的安倾然放了下来,看着她嘴角扯起一丝笑意:“我还当真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边说,边扯出自己随时的丝帕给她胳膊简单地包扎了一下:“疼不疼?”

“当然……疼!”安倾然胳膊疼得钻心,但随即开口道,“你还会飞!”

安倾然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高来高走的感觉,说实话,感觉很不错!

东方锦只一笑,动作笨拙的将她的伤口算是系上了。

‘对了,你怎么了?打得好好的……’安倾然的疑惑非常多。

东方锦没有回答她反而道:“走,我们快些离开这里!”

这里是偏殿,平时只有两个扫地的僧人,现在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事实上那两个扫地的僧人已经被这伙人绑起,正在旁边的树林里叫天天不不应,叫地地不灵呢!

本来东方锦体内先天带着胎毒,因她娘亲在怀他的时候被人下毒,所以虽然经过这么多年的调理,但仍是无效,上一世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早逝的,刚才那一番打斗牵动了他体内的毒,现在,他调息有些费力,但仍努力站直身体,但安倾然看着他脸色不对,也不再问了,扶着他的胳膊道:“我们去找了空!”

“不必麻烦大师,回我的房间,里面有药!”东方锦事实上走路倒是不费力的,只是安倾然的小手仿佛有魔力一般,他觉得很舒服,就由她扶着往回走。

两个人走的是小路,没有人发现,东方锦走得很慢:“那些黑衣人为什么要抓你?”

安倾然叹了口气:“我要是知道就好了!也许是看我好欺负,若是我有你这一身功夫,他们再不敢,看不打他个落花流水!”

安倾然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象十二三岁的小孩子。

果然,东方锦并没有怀疑,而是道:“看来,你得罪了人尚不自知!”

“也许我的存在,对某些人来讲,就是一个得罪!”安倾然冷笑道。

东方锦脚步一顿:“听你这意思,你是有眉目了?”

安倾然摇头:“感慨,感慨而已!”

东方锦脸上现了一丝笑意,听她说话当真有趣。

两人说话间已是到了东厢房,安倾然惊讶地道:“原来你住这里,我和娘亲在这儿一月有余,就在墙那边,竟然没有碰见……”

“我今天才来!”东方锦苦笑着道。

“哇,那你是上天派来专门救我的?”安倾然拍手道。

东方锦还未等说话,突然眉头一皱,扯起她的手就跑:“快走!”

“原来你能跑……”安倾然皱着眉头瞧他,“不过你为什么要逃?”

逃字话音还没落,就从太子房间里窜出了几条黑影追了上来!

“我们去找我爹爹……”安倾然瞬间明白了过来,一定是东方锦察觉到了异样,好在他警觉!

东方锦闻言开心一笑:“原来将军在此,真是天不绝我!”

他带着安倾然跃过了高墙,却发现安倾然原来住的房间上了锁!

“他们定然出去了!”安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顿时有些慌了!

刚才东方锦是强撑着逃了出来,这会儿还哪有力气!

东方锦却没有犹豫,带着她捡了小路就往山上跑去,山上林叶繁茂,自然好隐藏行踪。

安倾然却不以为然:“为什么不去找了空大师?为什么不往人多的地方跑?”

“怎么?你不相信我能保护得了你?”东方锦回过头来,脸色有些不好看。

“跟这个没关系,你可是太子,有任何闪失谁来负责,再说,你的侍卫呢?你出来不带侍卫的吗?”安倾然操不到的心。

“你脑子里怎么能一下子想这么多事情,是你这么大的小孩子想的吗?”东方锦开口道。

他才不带侍卫,那些侍卫只会碍事。

他对自己的功夫很是自信,但他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今天真是邪了门了!

事实上,安倾然边跑边在想,这两拨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样子,一拨是对自己,另一批人则是对太子的。想来太子比较倒霉,如果不是先帮了自己,这会儿他也不必如此狼狈逃跑。

安倾然被他说的一愣,笑了:“好,我不说,只是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不往人多的地方跑?”

“这里不是顺道吗?”东方锦一笑道。

事实上,他对自己的很自信,他才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这般狼狈。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谁知道了空会不会功夫,别因为自己连累了别人。

安倾然回头却见身后追上来几条人影,忙低声提醒,东方锦扯着她,又顺着另一条道跑了下去,事实上,如果他们一直顺着这条路走,就在不远处就能看到将军他们,只是如果是如此情况,那事实就是另一条发展路线呢,所以,人生之中许多事情,大概都是冥冥中自有定数。

“这山上的景色还不错!”东方锦忙里偷闲地开口道。

看着他虽然在逃跑,但仍是气定神闲,安倾然心里微微地佩服,真可惜,上一世,他那么早就夭折了,要不然,他肯定会成长成为一个大人物!

两人在山里钻来钻去,衣服头上除了绿汁便是树叶,安倾然的伤口又扯出了血,而东方锦的脸色越发地苍白,他虽然不说,但从他紧握她的手可以体会到他现在正经历着痛苦!

安倾然从来没有跑过这么远的路,已是喘不上气来了,东方锦往身后瞧去,那些人影并没有追上来,他不敢冒然下去,正好前方有一个山洞,洞口很隐蔽,如果不是正好的方位是看不到的,他扯着她到了洞口,自己先到里面探了一下,这洞顶部有一个不大的洞,阳光直照射下来,洞内很是温暖干燥!

两个人进了山洞,安倾然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也不管是灰是土,只是不停地喘气:“见鬼!你得罪谁了?”

“也许我的存在,对某些人来讲,就是一个得罪!”东方锦悠然地道。

安倾然撇了撇嘴,这个太子,记性倒好,将她说的原封不动地又还了回来。不过想想,确实也是这个道理,他是太子,未来的国君,如果他存在,自然会挡了许多人的路,比如那个东方夜或者其它人也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