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米花书库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第六十七章 前嫌尽释回顶部章节目录
“你怎么说话呢?当爹的,倒是怕她真的打扰你不成!”连瑾瑜说着,自己也是撑不住笑了。

这一笑,倒将前嫌尽释,安忠涛握着她的手:“瑾瑜,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吗?”

“还说呢,你倒是不放过那只小鹿!”

“怎么没放过,还不是让你放走了……”安忠涛眉眼舒展,脸上越发的神采奕奕。

连瑾瑜看着他,回想起当年来,一个俊美少年坐在马上,是那样的意气风发……

连瑾瑜想着脸上的表情也现了温柔:“将军不该为这点小事放下将军府的一切来月华寺,瑾瑜一条贱命……”

“不许胡说!若没了你,将军府的一切又有何用?”安忠涛开口道。

从他嘴里还能说出这样甜蜜的话来?

连瑾瑜惊讶地看着他:“倒是让我承受不住呢!”

“你若承受不住,便再没有人能承受得住了……你是将军夫人,我安忠涛的夫人,也是将军府的女主,什么都更改不了这个!”安忠涛想起不久前自己还沉浸在连瑾蓉的温柔中,心里就更是生了自责。

不过,现在他知道了自己的内心,便也展颜欢笑,是呀,就算是有十个连瑾蓉,而连瑾瑜却只有一个,是他心底最重要的那个人!

这么多年,他忽略她,但从未真正从心底抹掉他们的美好,他只是气她不能原谅自己的一时糊涂!

而现在想想,自己当年倒是确实糊涂!

连瑾瑜握着安忠涛的手,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心早已软了下来,再有,这些日子在月华寺里,她心越发的不能平静,她知道,她心里还有将军,她离不开他,所以,更是对他的绝情生了愤恨,可是现在,她才发现,两个人之间感情依旧在,只是因为少了沟通的缘故!

两个倔强的人到了一起,这样的情况真是不可避免的。

这会儿,想起安倾然安排的这一切,心底不由地感叹,自己还不如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她那么小,就能替自己来运营这一切,也是因为这些年自己与她爹爹不睦,才逼得她如此早熟,越想越是觉得心疼,不由地道:“倾然呢,别让她到处乱走,寺里乱……”

“她在寺里比我们还熟呢,我们的女儿就是有这个本事让人一见就喜欢。”安忠涛自豪地道。

连瑾瑜脸上也有自豪的笑容,她的女儿是极聪明的,只聪明还不只,她的女儿是最善良的。

她哪里知道,她的女儿负了怎样的血海深仇!

因为安忠涛细心照顾,连瑾瑜心情很好,按时吃药,只一天便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是安忠涛没有半点想离开的意思,他不提,连瑾瑜也不提,在这里,只有他们一家三口,难得的安静和舒心,若是再回将军府,不知家里有什么样的乱子等着呢。

两个人的心思相通,安倾然更是乐得父母在一块,她也不提。

心里只想着,父亲来到了这里,姨娘在这里不知怎么样的焦躁呢,且让她们猜去!

见连瑾瑜行走自如,安忠涛开口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看他神秘的样子,连瑾瑜也不问,便一笑点头:“看到是什么地方,可是有趣!”

他拉着她的手,起初连瑾瑜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安忠涛不放手:“走山路,我扶你一下,哪个又会说什么?”

安倾然才不想打扰他们呢,找了一个借口又跑开了。

安忠涛最后带着连瑾瑜到一处山前:“还记得这里吗?”

连瑾瑜眼底感慨万千:“如何能不记得?”

这里就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点。

现在满山的野花开放,空气中都是醉人的香气,安忠涛执着她的手动情地道:“瑾瑜,以前是我的不对……”

连瑾瑜一笑打断了他的话:“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就当现在重新开始,不好吗?”

安忠涛感动,将她轻轻揽入怀里:“瑾瑜,等你这句话,我等了十二年了……”

连瑾瑜鼻子发酸,埋在他的怀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第六十八章 黑衣谋命回顶部章节目录
再说安倾然,闲得无聊,自己在月华寺里乱逛,因为今天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上香的人很少,偌大个月华寺只有几个扫地僧,月华寺的杏花开了,一树的粉红,安倾然信步欣赏着,不知不觉地走到月华寺的凉亭,眼见着了空大师有一个人正在下棋,安倾然没有上前打扰,拐了一个弯绕了过去,她因为心情好,步子也轻盈了起来,嫩绿的裙角随着步子摆着,仿佛一朵绿云,飘然而去……

那下棋的人,其中一个是华服少年,他的眼神被那朵绿云吸引,眼神里带着几分欣喜。手捏着棋子不知不觉地放了下去,听到棋盘声响,才低头发现自己将子下到了劫里,了空看着他,摇了摇头:“太子,你这是在让老僧吗?”

这个俊美少年正是太子东方锦,他闻言脸色微赦:“大师棋艺精湛,我还有很多要学的地方!”

了空一笑也不语,刚才他们统共下了三盘棋,太子连胜三盘,丝毫没有费力,他们的棋艺相差可不是一半点的问题。

东方锦往想将心思收回来,但眼神却情不自禁地跟随着那绿衣少女,了空见状,一笑起身:“年纪大了,坐了这么一会儿,腰背发酸,恕老衲不能再陪太子……”

东方锦见状起身躬身:“大师走好……”

态度很是恭敬。

了空很快离开了。

东方锦想着刚才安倾然离开的方向,信步追了过去!

这个小丫头不知为什么,从上次落水后,就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不为别的,只是她眼神中那种倔强和聪慧,着实吸引他。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小女孩象她这样淡定大气。

仿佛胸中有沟壑,有江山一样!

不过,他这次好奇的是,她来这里做什么?

他最近并没有见过连暮寒,所以将军府的事情并不清楚。

转过一个角门,却是侧殿通往山下的小路,东方锦还未踏出寺门,就听到声音不对,提步追了出去,却看见一群黑衣人围着安倾然,安倾然大声地斥责:“你们是谁,光天化日还想抢人不成?”

说话间她左冲右突,一拳一脚有模有样,只可惜力道太小那些黑衣人好像瞧热闹一样,并没有着急将她掳住,但没有想到,她舞起来,倒一时半会儿的不好捉她了!

其实安倾然的武功只学到皮毛,就算加上在月华寺里勤练习也不过一个多月,又能强到哪儿去,只不过她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只知道被他们捉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结果拼了命地连踢带打,倒一时也唬住了人!

她只希望山里的僧人能听到好来救她,结果却看见一个身影腾空掠起,向这边冲了过来,却是东方锦!

原来刚才在凉亭里的那个人是他!

“快救我!”狼狈不堪的安倾然大叫道。

东方锦眉眼清冷,看着那群黑衣人:“大胆!”

那群黑衣人本以为来了什么人,却见是一个少年,其中一人开口道:“这事情,你不该管!小子,算你今天倒霉,兄弟们,把他也一并绑了……”

东方锦扯了冷笑:“好,那倒要看看今天是谁倒霉!”

安倾然在包围圈里开口:“你们还聊天?要不要准备点酒,东方锦你个笨蛋,你自己来顶什么用!”

她压根没瞧得起眼前的少年,在她的心里,他就是一个可怜的病孩子,十六七就会病死的,她只是觉得他可怜,但是他病死是他的事情,没必要为了自己而把命搭上吧!

东方锦被安倾然骂得一笑,这个小丫头她能不能不这么犀利,还有,她瞧不起自己,能不能掩饰着点。

看见她笑,安倾然有些晕头了,她扯开嗓子喊救命。

东方锦开口道:“丫头,别慌,我是来救你的!”

“谢谢!”安倾然不客气地回敬道。